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北方的冬天
我和兰一个省的,因此很自然的吃饭上课都一起走。听课的时候也坐在一排。这是个大教室。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因为有电脑课,每排课桌上都有两台电脑。很自然的把前后排的人隔开了。因为距离太远,如果趴在桌子上,连讲台上老师也不会看见我们在干什么。我和兰也常常在下面窃窃私语。
发现老婆偷情
老婆翻过身来,四肢著地趴著,男人扶了一下鸡巴,贴近老婆的屁股,那鸡巴毫无阻挡地插进了老婆的阴道里。那男人看来对自己的鸡巴也很自豪,感觉是件厉害的武器,他两手轻松的垂著,看著自己的鸡巴在老婆体内进进出出,几十下后,抬起两手,紧抓著老婆的屁股,那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啪啪声越来越响,老婆的叫声也越来越大。突然,他猛地向前压去,两手抓著老婆的肩,大叫一声,两脚蹬著床单,屁股狠命地压向老婆,几十秒后,男人松开老婆,两人瘫在了一起。
上海地铁遇色女
每周四下午的例会结束了。4:10我与五个男同事一起走下了地铁站,由于周五我要去搞市场工作,手中还提了一小桶XX牌的香油。因为不是高峰期,月台上除了我和几个同事总共也就有三四十人,我们在聊一会是去打麻将还是搞点其他活动的时候,车来了,我们找了位子刚刚坐下,忽然我的眼前有个黄色身影一晃,不知不觉中我发现在我身旁坐下了一位美女,而且紧贴著我坐下,还面带笑容的看著我,另我有些紧张,心想:莫非遇到了神经病?!
陪室友的老婆试婚纱
怀著兴奋的心情上前,伸出我的魔掌,一手抓起衣服、一手拉下,手背就贴在她背上,感觉得出来她比我紧张,动也不敢动的让我服务,“泼辣”一声,本想用力一拉到底,没想到才拉一小段就卡住了,用力扯两下仍然没解除,其实只是咬到布边罢了,但是我宁可慢慢磨蹭,她又紧张又关切的回头。不晓得我在搞鬼,我这么又拉又扯的,低低的胸口不小心就给牵动,乳波荡漾,在趁她一个不留意,一鼓作气“刷”一声给硬扯下来。
和重庆高中卖淫妹的一夜激情
我们在网上约了2个重大的女学生,一起去了沙坪坝的“823”迪厅玩,到了门口见面才知道是两只恐龙,一问方知不是重庆的,一个西藏,一个新疆,那个长相言语不能形容其万一,用朋友的话说就是,丫也是一神物啊,这长相异于常人,可以去北影做特型演员的。推脱不掉,我们吓得买了一堆酒喝得半醉就跑了出来。走在沙区步行街上一肚子懊恼。恨的牙痒痒,其实花多钱无所谓,关键是浪费了一晚上和两只动物在一起耗着,你不但没欲望,还特别不希望她对你怎么样。哼,没有办法,这也是无欲则刚吧!
不可思议的直播
在忙碌了一周后,单身的我现在回到家里,在晚上饱餐一顿后,就开始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欲火,想要发泄发泄。最近Fuckhob在搞活动,充会员一个月送两个月,于是手头稍微有点闲钱的我就充了一个月的会员。在Fuckhob,你是可以看到很多的成人直播,不过,只有在成为会员后才能观看,会员也不便宜,50美金一个月,所以要不是这次活动我可不想让自己这么多钱投入到Fuckhob里面来,毕竟吃饱肚子更重要。在一顿操作后,我终于成功购买了会员。不过看着自己即将见底的钱包,内心还是有点欲哭无泪的,所以现在下定决心立刻将这个会员用起来。
秘密
良久,唇分。两个女人俱是面颊通红,气喘吁吁,身体热得发烫,她们依然紧紧的抱在一起,乳房贴合着,仿佛能感受到对方激荡起伏的心跳。终于,还是柳玉洁先开了口,说道:「小妹,我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我也是。」华月虹激动的说道。柳玉洁笑道:「那你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寡居的女人都会变成同性恋吗?」华月虹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知知道刚刚那一刻,我好舒服,感觉心底不再空荡荡的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我喜欢那种感觉。」柳玉洁点点头,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你是女人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妈妈的大意
妈拥有如此诱人的身材,但妈完美的身体,却只有在她跳有氧舞蹈时我才能窥见。一天,为了窥见妈穿紧身韵律服,我跷课回来,妈并不知道我在家。音乐声停止了,看看时间,也到了下课时间了,我走下楼……妈正如我想的正在入浴,但令我惊讶的是刚穿在妈身上的紧身衣,竟放在浴室外的椅背上,通常是不会这样子的。“哦……天啊!”我小心的将它拿起来,妈的香汗渗透到布料内,摸起来湿润的触感令我兴奋,而它的味道,微酸的汗味,这是刚从妈身上流出来的……
秘密花园
虽然和她有着长久时间的性交过程,可在这过程中,他还真的没好好地研究过他人生中插入的第一个阴户!……曼莎的阴户生得肥嫩,有着隆胀的阜丘,两片略张的大阴唇肥厚有肉,隆起在双腿旁;她的小阴唇也生得很长,突出在厚降的大阴唇之外,两片充血胀红的小阴唇此时张着一个小洞,这是因为刚经过强劲的性交而无法得到闭合的缘故;小阴唇上的阴蒂微微地突露,证明她也有着比一般女性要突出的敏感点;淡黑的阴毛分佈在她的阴唇和阴阜之上,因为那毛儿稀短,看去也就甚是整洁。“看什么看?没看过吗?”
一个人妻的三P感受
夫妻交换这是我认识网络之前从未听说过的事,也根本无从听说,更谈不上实际交换了。在这里我看到了成功的典故,看到了希望,在梦里曾多想自己也尝试一次。但我是一个在传统环境中成长的女人,不可能告诉别人这个梦,只能暗自幻想,过干癮。也许是多年的夫妻,相互瞭解透彻,在徵得我的同意后老公发出了夫妻交换的信息。剎那间,各种信息象潮水般涌入我们的邮箱,想参与交换的来信真让人眼花繚乱,看著那些令人脸红,心跳,激动的字眼,眼前闪现出一幕幕激动人心的画面。
我第一次和老外的激情
当A片男的把阴茎插进女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翻过身就骑上老公身上,把他的东西插入到我里面,疯狂活动起来。说实话,我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来自全身的兴奋和高潮了。我满脑子都是A 片性爱的情节,好像那外国女人是我,男的是杰克。我不自觉的,更紧紧的拥抱著老公,儘可能的打开自己的大腿去迎合老公的硬物,让它能插到更里面一些。在老公的抽插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彷彿进入了天堂。
被迫换妻,无奈换妻
我有点不高兴,心里想著:“我为公司卖力,又不是卖老婆。”但嘴里却不敢说,只能鬱闷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等了很久,妻终于出来了,她面无表情的望著我,我将妻拉到一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说:“这是我们公司很大的一个客户,不能得罪,况且只是陪酒,又不是陪睡,让他吃点豆腐哄高兴了,对我的前途有利,我们马上要买新房,看在房子的份上,就忍了吧!张姐让他吃足了豆腐都还笑得那么灿烂,要学下人家怎么做一个成功人士的妻子。”
昭圣者小米
今天晚上我跟室友同时也是学妹娜悠要去参加一个聚会,在线上游戏里大家称为盟聚,是同工会的玩家们一起出来见面吃饭的聚会,这还是第一次办。我本来不玩电脑游戏的,是小悠介绍我进来的,大一新鲜人算是时间很多,工会的朋友人都不错,结果就这样待下来了。小悠比较厉害,都高三了还在玩游戏,课业却也顾得很好,我们绿制服高三的时候可是被盯得很紧的说。她玩游戏也是很厉害的,打群架有她在都是胜多败少,谁会想到萤幕对面是个我见犹怜的小美女。
我做摄影师的那些年
“你稍等。”我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那是几个月前给一个乐队拍的专辑,在当时来看风格很前卫,是我参照国外的一些流行元素作出的一种尝试,哥特风格。里面有一个女贝斯手,特地给她做了夸张造型,风格野性中带著一点妖异的性感,但并不十分暴露。只不过似乎他们并不喜欢这种风格,当时是当作废片处理掉的。但我自己很喜欢,做成了相册留了下来,当然也是经过对方允许之后才留下的。后来给他们补拍了一套“正常”一点的。
悖伦的娇妻们
悖伦的娇妻们我接过相簿,开始翻看起来,只是看了几页,就让我不禁对玉洁怜意大起。相片里,高中时代的玉洁只穿着白色的学生内衣,仰着身子双脚着地,被靠桌面的被固定在一张餐桌上,照片里,玉洁下身稀疏的阴毛,和粉嫩的小屄清晰可见。接着岳父出现在相片里,开始隔着内衣舔弄玉洁发育当中的乳房,一只大手中指来回的在小屄的细缝,来回的摩擦,可以想像岳父粗糙的手指在玉洁未经人事、娇嫩的小屄上磨蹭,会带给玉洁多大的痛苦和快感。接连几张相片,拍的是岳父亲吻玉洁的小嘴、耳垂、肚脐,一直吻到小屄,然后岳父爬到餐桌上,跨在玉洁的身上,将粗长的鸡巴塞进玉洁的小嘴,只是不论玉洁怎么样的尽力张开小嘴,依然还是只能含进岳父1/3长度的鸡巴,相片上玉洁的眼角都泛出了泪光。
家庭风暴
家庭风暴十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将精液射入妈妈的小穴深处,但是姑妈和大姐、三姨妈则不断的抗议,我不得已休息了一下之后又连干了姑妈和大姐、三姨妈,从中午到晚上八点多,这五个女人让我连翻的插了又插,最后我在三姨妈的穴里射了精以后才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房休息。而在客厅里则留下一幅叫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神荡样的淫靡画面。五个女人赤裸裸的七横八竖的躺着,大姨妈躺在沙发上,阴户红肿的摊开;姑妈则靠在大姨妈的肚皮上,一只腿放在桌上,淫水沾满了大腿,三角裤仍挂在腿上;三姨妈则大剌剌的躺在地板上,淫水正因高潮刚过而不断涌出;妈妈则躺在桌上,一只腿垂在地板上,阴户仍不断的收缩着;而大姐则媚眼含春的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边直望着我,一副满足的神情。
我和姐姐的疯狂性爱
我和姐姐的疯狂性爱第一章我上中学时,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的平房里,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每年回家的次数和时间都很少。我和爷爷、姐姐一起生活。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管教,虽然我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但性方面的成长可能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我自从有了朦胧的性意识,就开始对姐姐发生了兴趣。姐姐比我大三岁,虽然长的漂亮,但因为天天都能面对所以也对她的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到是对她衣服里面我不熟悉的世界越来越好奇。当时我家的房子,我爷爷住一间,我在爷爷隔壁的大间(父母的房间,他们回来我就只能和爷爷挤挤睡,好在不经常这样)我住的大间里还有个小套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身材美妙的美少女穿甚么都是美的,女儿俩在爸爸面前一再表演时装秀,同时有意无意的展现了些脱衣秀,看得洛奇的鸡巴在裤中挺硬得难受。当碧丹丽第四度进入浴室,脱尽上下衣裤,准备试穿新购的内衣时,室门微动,已全裸的爸爸没有敲门便已进入。极为醒目的是爸爸腹下腿间的昂挺近九吋的肉棒,和大逾鸡蛋的紫亮龟头。比奈利的性器粗了一号,也长了三吋。双颊飞红的碧丹丽瞬即被爸爸强有力的臂膀抱住,尖挺高耸的乳峰被壮实的男性胸肌贴压,爸爸的粗壮生殖器伸进碧丹丽微分的大腿间,肉棒上沿贴压着女儿阴唇间的柔嫩肉缝,棒根粗浓的性毛紧贴女儿肥突无毛的阴阜。
不穿裙子的女生
不穿裙子的女生我是个讨厌穿裙子的女生。小时候我并不讨厌穿裙子,甚至还有点“恋裙癖”,最爱那种有很多花边的裙子,因为卡通和故事书里的公主都是穿着大蓬蓬裙,所以当然要穿裙子才像公主罗!可是,打从小学一年级意识到“裙子下面的东西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的那天起,我就开始讨厌穿裙子。既然这“东西”不能随便给人家看,当然要收好藏好啊!你应该把它好好收在盒子、箱子里面,怎么可以随便拿块布盖住就算啦!“女生就是要穿裙子才有女生的样子!”因为大人这样想,所以我从小就开始累,每天都得小心的保护那薄薄的百褶裙,免得任何“天然因素”或“人为因素”入侵。
放下教鞭执什么鞭
放下教鞭执什么鞭我连忙称谢。素蓉又指著刚才带我进来的小姑娘说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为命的养女,让她带你到房间歇著吧。”这里一共有一厅四房,围绕著一个铺著细琢石板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边厢一间明窗净几的房子里。殷勤帮我放置好简单的行李,接著就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并亲手拧了一条热气腾腾的白毛巾,我连忙上前要接过,青梅却轻轻把我推坐下来,然后轻轻地为我抹除扑扑的风尘。我虽然觉得非常意外的惊讶,也祗有乖乖地让她为我洗脸。青梅丰满的身体挨近著我,一种少女的幽香直钻入我的鼻子。青梅又帮我抹了抹手,这时我接触到她那一双软绵绵的小手,禁不住轻轻地捏住说道“青梅,你的手儿又白又嫩,真可爱。”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威伯斯云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