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噩梦
徐婕妤心头无缘无故泛起不安的感觉。按理说,她来应聘的这家公司是国际知名的跨国旅游集团,信誉度很高,不会有什么问题,那么是竞争对手太强?她在外面已经注意到来应征的固然不泛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人,但以她工商管理硕士的头衔、26岁就从事了5年高级企业管理的经验和一副骄人的身材来看,对自己她是有充分自信的。难以想象以重视人才著称的这家外资企业会轻易放过她这颗金子。
王牌特工之旅
夜幕下的大海漆黑一片,海面百米以下,一个穿着热能隔离衣的人影灵活地拨打着水流,速度比剑鱼还快。海军总部倾力打造的水下特工果然名不虚传,在深海急行了几个小时,不仅体力如常,而且一直没有浮上水面换气,彷佛他就是一条人形的海洋生物。靠着特别的水下本领,海军特工终于奇迹般穿过了敌人的各种探测装置,成功到达了目的地——恐怖组织的海岛基地。“轰——”连串爆炸的火光冲天而起,计划进行得无比顺利,令正在用卫星监看的军部高官们同时松了一口大气。
激情过后
史兰一夜辗转难眠,耳边的闹钟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更是让她心浮气躁、忧焚交加。她压根没想到父亲居然会答应继母方玉华的要求,逼她嫁给方子明!方子明是方玉华的侄儿,成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他仗着方玉华的关系,在半年前住进史家,从那时候起,他就成了史兰的梦魇。还记得继母于七年前刚嫁进史家时,她带着方子明初次拜访,当时,他那双贼兮兮的双眼就时常绕着她的身上转,虽然那时她只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但已能从他眼中轻浮的神色意会出他的可怕与邪恶。
只有香如故
飞机缓缓的停在机坪,盛美雪悠闲的收拾行礼,最后一个下飞机,二十岁的她,一米六五的个头,长得清丽脱俗,纤细柔美,一身白色休闲装,齐肩秀发,整个人显得飘逸自然。盛美雪径直走向机场附近的一个停车场,来到一辆雷克萨斯车前,这辆车是前一天由她父亲盛俊树安排人停放在这儿的,尽管盛家有专门的司机,但盛美雪喜欢自己驾车,所以,司机只把车送到机场的停车场就行了。她甚至不让司机当天把车开到机场等她,怎么能让司机坐车而她开车?
欲女大家庭
盈盈与敏敏是大学的同学,她们的父母均早亡,靠着勤奋学习终于获得了奖学金,从而上了大学,盈盈学的是外语专业,敏敏则修工科。为节约费用,她们共同租用一套公寓,并以姐妹相称。她俩都长得非常漂亮,有着超一流模特的身材,身高1.70米,是公认的校花,而且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她们都喜欢穿牛仔裤。
帮助妻子去偷情
我今年33岁,我妻子小宛今年31岁,虽说女人上了岁数容颜多少有些衰退,但是我的妻子是个白领,很会保养,看上去和24、5岁的女人没什么两样。我和她不是很相配的,我只有1米72,而小宛却是1米68的细高个子,体重也只是101斤,非常的苗条清秀。我们两家上一代人关系很密切,早在大学时就把我和小宛的关系确定下来,虽然,她那时已经有一个朋友了。关于这一点,直到结婚5年后她才和我透露了一点。不过她一直很父母的听话,所以最终和我走到了一起。关于我们的性生活,我不想说什么,可能和大多数人一样吧。
春闺梦史
从迷恋起妈妈身体后,我收集了不少的乱伦小说、录像带、光碟以致妈妈的三角裤,还把这些写进了日记。到高中时我有了第一次性行为。进了大学,我同时和几个女同学约会。虽然如此,但我对母亲的渴望却从未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故事发生在我二十二岁读大三那年。三月十二日周六,正值初春。我和小蝶在我租的公寓里,一直闹到很晚。我要回家了,小蝶却一把抱住我,说什么也不放……
一年又一年:职业妇女们的爱和欲
雅琴从梦中惊醒。六点了。讨厌的闹钟不耐烦地叫着。雅琴坐起身,面色潮红,汗流浃背,胯间黏渍渍地,伸手一摸,内裤已经湿透了。她按掉铃声,闭上眼睛,不甘心地躺下,试图再回到梦中。她失败了。雅琴不情愿地爬起来,飞快地冲了澡,穿好衣服,叫醒女儿妞妞,穿衣,喂饭。三刻钟以后,她们已经坐在公交车上了。妞妞显然还没睡醒,迷迷糊糊靠在妈妈的怀里,雅琴也趁机打个盹儿。谢天谢地,今天的交通还不算太堵,七点半,雅琴和妞妞赶到了幼儿园。
双飞
“喔……喔……好舒服呀……老公……啊……”我一手拿着时下最时髦的DV,一手抱着老婆雯华放我肩膀上的双腿,一边卖力地执行夫妻之间,应该履行的义务;一边将她在床上的淫姿媚态,完全忠实地记录在小小的摄影机内。雯华那对三十二D的丰满巨乳,在镜头的放大作用下,好像有E罩杯以上,让我不由得用力抓了一把;而平坦的小腹下,是她修剪整齐的稀疏芳草;她双腿之间,那道应该隐藏在丛林中的秘谷,此刻却随着我的抽插而不时显露出来。
女友的联谊派对
「嗯……」随着我的吸啜,妍浑身抖了一下。我左手托着她丰满的乳房到嘴边亲吻,右手则攀到她的两腿之间,而老同学的女友也识趣地张开双脚,好让我的手指能深入她那湿透的小肉缝。妍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熟练地抚摸着她的蜜屄儿,并以指尖有节奏地替上面早已充血的肉芽按摩,妍发出舒适的呻吟。经过无数次的交合,我早已瞭解我同学女友的喜好,爱液随着我指头的拨弄徐徐流出。我知道妍现在一定很想被男人插入,可惜正当我把阴茎对准妍的小洞之前,那半秃头的张先生已经早我一步,从后面把鸡巴完全插入妍的屄内。
山口山的童话
山口山的童话玛克布莱德挠了挠头,一拉维里,说道:“走吧,进来说……”说着,自己当先转身,走了进去……维里无奈之下,只得跟了进去,只见房间之内大床上,躺着一个赤裸的年轻女子,娇躯莹白如玉,双手被拉被背后用绳子捆着,绳子沿着那女子的胸前呈倒八字形,将女子的玉乳勒的更加挺翘,女子的双目被黑布蒙住,小嘴也被红色的塞口球堵着,女子修长的双腿被左右分开,分别锁在床角的拉环上,双腿之间,粉红色的鲜嫩美穴可以隐约看到一些白色的液体流动……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秦彧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半夜里被尿憋醒的时候,好像见过爷爷光着身子睡在妈妈身上。当时他还觉得奇怪,怎么爷爷和妈妈要那样做啊!看起来妈妈还好像很舒服似的。再想想自己,从生下来就没见过爸爸,只有妈妈和爷爷一直照顾自己。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很不对。现在回想起来,仿佛所有的东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胸口急剧地喘息着,秦彧迫不及待地翻开日记,要从中找出让自己心中火烧火燎的答案来。翻开第一页,几个血红的大字出现在他的面前:“恶人成长日记”。
伪福尔摩斯事件簿之来自东瀛的蛟龙
伪福尔摩斯事件簿之来自东瀛的蛟龙我的笔记中,这件案子是发生在三月底,哪是一个寒风怒号的日子。不过,如果要详细说明整件案子的话,就必须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乔安娜与我的感情相当好,一般而言,就我们俩人的关系,双方的无名指戴上象征誓言的结婚戒指,在上帝的见证下结为夫妻,在这个社会上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真实情况却不是这样,我们俩人虽然同居在贝克街,不过我住二楼,她住在三楼,大多时候是吃饭时或有案子才碰面且一起行动。
姐姐的美腿
姐姐的美腿一户寻绸宅的客厅里,传来阵阵肉体剧烈碰撞的打击声伴随著噗哧噗哧的水流响声的,是一对男女不住喘息的淫靡交响乐「呼……呼,好深啊……啊啊啊艾宝贝,再用力点,捅死妈妈……」「妈妈!妳的小穴实在太紧了,我干得好舒畅啊啊……」年轻男孩叹息著将沙发上年轻妇人全身赤裸,却只裹著黑色亮光裤袜的小脚扛上了肩膀一边将嘴巴吻上了致密的丝袜小腿,边用力的在手掌使劲揉著年轻妇人紧贴著裤袜丰满的臀部一阵阵疯狂的抽送,让女人无毛的光滑私密处淫水不断溢出,狠狠的喷溅在沙发之上35D的雪白双乳也随著男孩下体抽送的节奏而不断前后摆动「喔喔……妈妈的奶子好漂亮艾又大又白的,怎么都吃不腻呢!」
不伦舞台
不伦舞台魏子扬,现年二十五岁,毕业于大学外贸系,年纪轻轻就担任某大企业公司的总经理,可算得是年青有为的才俊。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如此而已,因为某大企业公司不过是他老爸所拥有的公司及数家工厂的总机构,父业传子是理所当然的事。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时刻苦耐劳才有今天,成为家财万贯的大富翁,因只有子扬这一个独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读外贸系,将来在他年老退休之后,能接掌他庞大的事业。
秘书的成长之路
秘书的成长之路站在拥挤的公交车厢里,陈静心中思量着上班的事情。由于今天是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因此陈静穿着正式的米黄色工作套装。黑亮浓密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上,精致的瓜子脸,皮肤细嫩白皙,闪烁着动人的光泽,淡淡的细眉精心的描绘过,下面是水汪汪的杏眼,偶尔的转动闪烁着灵动的光芒,小巧而挺拔的琼鼻,薄薄的嘴唇轻轻抿着,偶尔向边上一撇,牵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流露出一丝俏皮,细细尖尖的下巴,白皙细长的脖颈,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平添一丝妩媚。
我上了女友的朋友
我上了女友的朋友2008年的9月,虽说已进入初秋,但S城的天气丝毫没有一丝丝凉爽的感觉,我心里烦躁不安,不仅是因为天气,更多的是因为我的女朋友回老家了,由于她父亲生病需要回去照料几个月,这一去差不多已经一个月的时间,她这一走,带给我的不仅是心理上的寂寞,更多的是生理上的煎熬。对于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正是生理需求的旺盛期,而我又比别人更强烈些,没有女人的日子苦呀,没有爱爱的日子更苦,像我这样一天不做爱,兄弟不低头的日子更是苦上加苦。
下岗女工之后的生活
下岗女工之后的生活南方某城。从纱厂的布告牌转身回家,依敏拖着沉重的脚步。下岗就是失业,依敏的丈夫早她几个月就下岗了,这几个月来,全靠依敏一人独力持家,她的眼神茫然,不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问题!二十三岁的依敏已经结婚四年,她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交代母亲抚养,丈夫达刚下岗之前是钢铁厂的工人,俩人虽然都有技术特长,但下岗之后却一无用处!且不说当今已经不是在家里纺纱织布的朝代,“全民炼纲”的故事也已成笑谈!吃惯大锅饭的达刚,失业之后是一筹莫展,原来是堂堂的正式工人,他拉不下脸皮去做沿街叫卖的小贩,只有整天在家里唉声叹气。
治疗阳萎的天使
治疗阳萎的天使当我走近时,两个护士小姐正在低语讥笑。我以前每次说出自己名字后都要被人嘲笑一番,我十八岁那年曾想去改名叫杨利伟,但俺老爹却说我出生时找人算过命,我只有用这个名才能一世平平安安,后来反正也习惯成自然就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克住我,从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开始,每次做爱都不超过一分钟。我外表白白净净轮廓分明,也算得上是个帅哥,但每个女朋友和我做爱后,很快就跟我分手了。去年我27岁,遇到了清纯可爱的娟,我们便一见钟情,她那时23岁,一米六五,45公斤,修长的身体,加上一对碗型结实的奶子,姣好粉白的面容。
同学会的故事
按照地址,峰找到了一座别墅的门前,按了下门铃,很快,一个小巧的长发美女出现在了峰的眼前。还是那样迷人的身材,小圆脸,大眼睛,樱桃小嘴。惠上身穿着宽松的白色小背心丝毫遮掩不了她那傲人的双峰,下身淡色的紧身小短裤着实让峰咽了一下口水。“看傻了啊?别那么没出息行不行,快进来吧,别那么傻站着。”“啊,呵呵,别那么说我,这么长时间没见,还不能让我找找以前的感觉?”峰笑道。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