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乱之曲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1909下载网
成人小说
乱之曲
第七章 浪丫头春心大动,俏少爷为其破瓜

中午,我坐在房中一边看书,一边想着昨夜与两位姐姐的那番恩爱、那番缠绵。正在心神荡漾之际,服侍我的丫头小莺进来了,这丫头也已长大了:苗条身材、水蛇般的柳腰,走起路来似风摆杨柳,妆扮起来,比小家碧玉还要俊俏。虽然大姐的丫环小平、二姐的丫环小芙、小妹的丫环小莲等都是娇滴滴的美人,但我最喜欢小莺,我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不是吗?现在我刚觉得有点渴,她就端着一杯茶进来了。「少爷请用茶。」她把茶放在我面前,妩媚地给我送了个媚眼。大概由于女人早熟的缘故,小莺这丫头早就春心大动了,平时老喜欢在我面前搔首弄姿,还爱讲些男女情爱的事挑逗我,在服侍我起居时,有时偶尔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身体,便娇羞满面,可能有了生理上的反应,这浪丫头可能早就在梦想着那美妙的男女性爱了。这么浪的俏丫头一天到晚泡在我房中,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我肏过,只因我以前惦记着和妈妈的「十年之约」,后来又忙着去找两个姐姐,所以放过了她,现在我和妈妈的心愿已了,又和姐妹们大事已定,今天终于有闲情逸志来对付这个浪丫头了,今天我一定不放过这个浪蹄子,一定要单「枪」直入,让她在我的「枪」下「销魂」,做我的「枪」下女人。我上下打量着小莺,这丫头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浓装艳抹,穿着一身紫衣紫裙,看上去如同一个紫衣仙女,动人极了。我下意识地向她下身望去,发现裙子下面两条雪白的小腿上,浮起了几个鲜红色的蚊咬痕迹。我急忙拉着她坐在床上,爱怜地问:「你怎么让蚊子咬成这样?痛不痛?痒不痒?」「多谢少爷的关心,这是我刚才烧水沏茶时让蚊子咬的。」小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粉面绯红。我找出万金油,蹲在她的身前,要为她的小腿涂抹。「少爷,这怎么成?这不折杀小莺了?怎敢劳您大架?」小莺惊慌失措了。「这有什么?你为我弄茶水才让蚊子咬成这样,我为你服务一下,又有何妨?」我不由她再说,就开始为她抹起万金油来,由她的小腿慢慢地抹到大腿上,虽然她的大腿有裙子遮着不可能被蚊子咬到,可我却故做不知,一直向上寻找蚊痕;她也像有意似的,缓缓掀高裙子下摆让我为她「服务」。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她的大腿部分的肌肤更加雪白晶莹,我舍不得挪开我的手,缓缓地向上移动。慢慢的,已经不再是给她抹万金油了,变成了挑逗性的抚摸;我偷看她一眼,发现她虽然满脸娇红,却不但毫无怒意,反而面带喜色,像喜不自胜似的,于是我色胆更大了,更加放肆地摸起来,手法也越来越有挑逗性。我越往上抚摸,她的裙子越往上掀,大腿也越张越开。我瞥见了她大腿根部一个女人最神秘诱人的地方,雪白的、薄薄的亵裤,现在已被里面缓缓溢流出来的液体润湿了一大片,那白绫质料的亵裤,被浪水浸湿后,变成了近乎透明,紧紧地贴在那饱满的阴户上,原来遮蔽在半透明的内裤后面的春穴,现在已凸凹浮现,暴露无遗了,透过那湿「水」后透明得近乎不存在的绫片,粉红色的阴户轮廓分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那些黑黑的、稀疏的***都能一根根看清,想不到这个浪蹄子这么不经挑逗就出水了。我的心跳得厉害,男性特征有了强烈的反应,虽有内裤挡着,仍控制不住地迅速膨胀起来,内裤被高高撑起,就像搭了一顶帐篷。小莺发现我色迷迷地望着她的三角禁区,她也不禁向我的下身望去,看见我那高高隆起的「帐篷」,逗得她心神不定,意乱情迷,脸红得就像熟透的柿子,呼吸亦明显地急促起来,胸脯不住起伏……终于,她也许是控制不住了,也许是想让我早些来真格的──她浑身一软,整个人软弱无力地扑倒在我怀里;我趁机吻了上去,她的红唇早已火热了,我感到一股迷人的处女芳香扑进了我的鼻孔,这小丫头可真懂事,根本不用我引导、暗示,便主动把她那又香又甜又滑又软的香舌伸进了我的嘴中,任我吸吮,我吸住了她主动伸过来的舌尖,尽情地吮着、吻着,她也热烈地亲吻着我的嘴唇。她那高耸的乳峰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伸手进入她的衣内抚摸起来;她的乳房虽并不太大,但也坚挺结实,胸前的肌肤柔嫩光滑,摸上去舒服极了。我的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裙带,穿过裙腰和内裤,由肚脐经过柔软的腹部,摸到阴户上,感到她的屄倒也蛮饱满隆突的,屄口湿粘粘、滑腻腻的,不停向外渗出的津津「春水」弄湿了我的手。我的手滑到她的阴户上时,她很敏感地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伸手摸到我裤裆上来。小莺真是太浪了,太开放了,竟主动地去玩弄我的鸡巴,坚硬如铁的鸡巴被她那柔软的小手隔着裤子不停的轻捻着、重按着、抚摸着、揉搓着,这一来,弄得我更加兴奋,大鸡巴也更硬更大了。她也更加兴奋,我见她已满面通红,阴户内外全都是淫水,内裤和坐在身下的裙子都被弄湿了,湿得就像是尿裤了似的,我抱起她放在床上,并为她脱去了被「尿湿」的内裤,也脱光了我自己。我低头注视着裸露的玉体,只见她胸前的两座乳峰,如两个馒头置于胸脯上,又白又嫩,乳尖似尚未开放的蓓蕾般坚挺,乳晕白中带红,令人越看越爱;小腹光滑平坦,大腿丰满圆润,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如抹上一层油似的,油光发亮,两片红润的阴唇微微张开,桃源洞口「露水」蒙蒙,如花生米的阴蒂此时已发硬突出,触手感觉到似在微微跳动。我知道她已经欲火烧心难以忍受了,不忍心再逗她,就伏在她身上,用力吻着她的红唇,一手揉着结实饱满的乳房,尖尖红红的乳头被揉得胀大起来;另一手在她的阴户上尽情游弋,轻轻地抚摸着丰满的阴唇,揉捏着勃起的阴蒂。小莺忍受不住了,又伸出小手玩弄我的鸡巴,这次可没隔着裤子,而是直接接触了。看她这么浪这么主动,我真怀疑她是不是处女。她缓缓地捻弄着我的鸡巴,也不知是因为我的大肉棒太粗了,还是因为她的小手太小了,以至于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无论怎么努力围拢都还合不严;虽然如此,可她还是毫不气馁地用手「半套」着我的鸡巴上下滑动着,并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好少爷,别揉了,人家难受死了你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大?实在是太大了,这么粗这么长这么硬,我怕我会受不了。」「谁说我的鸡巴大?你见过小的吗?要不然怎么会说我的大?」因为她刚才的表现那么放浪,摸我的鸡巴那么自然那么轻车熟路,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处女,所以才这么问她。「没有,我谁的也没有见过,除了小孩子的,就算是小孩子的也是见你的次数最多,十年前就在你身边,小时候你可没少把这东西露出来让人家看。那时候你的这东西可没有这么大呀!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大?你这根鸡巴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大男人的鸡巴,只是因为你的确实太大了,和我想象的截然不同,我心目中还一直以为和你小时候一样大呢!」「去你的,小时候我什么时候把它露出来让你看?」「睡觉的时候呀,那时候你晚上睡觉不老实,常把被子踢开,一晚上我不知要给你盖几次,有时你的鸡巴就会从内裤边上露出来,我可没少看到。」「原来是这样呀,好你个骚丫头,这是你偷看的,怎么能说是我把鸡巴露出来让你看?」「就算是偷看好了,那么我帮你洗澡时,算不算是你自己露出来让人家看呢?那时你的这东西有这么大吗?好少爷,不说这些了,你这鸡巴真的太大,我真的好害怕!」「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看它头上不是软软的吗?」「哪有一点软劲儿,人家捏都捏不动,硬得像铁棒似的,吓死人了,还这么粗,这怎么能弄进去?」「你怎么知道弄不进去?你知道我要把鸡巴往你哪里插吗?」我故意调戏她。「当然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连这个都不知道?不就是要往人家下身这洞里插吗?人家这个洞这么小,怎么能插进去?」小莺可真是浪,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你们女人的这个肉洞连那么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这么细一点儿的鸡巴会弄不进吗?你可真外行!」「就算能弄进去,你这鸡巴这么长,这要全插进去不是要弄到人家的肚子里?好少爷,一会儿你只放一半进去,好不好?」小莺的浪态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硬梆梆的阳具又跳了一跳,胀得她的手更握不住了。我伏在她身上,她倒是很内行地自然地分开了双腿,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轻薄的阴唇,并用另一只手将我的阳具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玉门关,夹在她两片阴唇中间,好方便我的进入,我不禁对她这些内行的行动感到吃惊,问道:「小莺,你这么懂,一定和人肏过屄了,才会这样,你让谁肏过了?」「去你的,少爷,整日在你身边,你说我让谁肏过了?要有人肏那也是你肏,轮不到别人!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可别乱说!」小莺娇嗔着,浪态毕现。「你这么懂事?那是谁教你的?一定有人肏过你、教过你了,要不一个没开苞的黄花闺女,怎知道这么多?还知道自己分开「洞口」,还知道帮我「抬枪」?」对小莺我可没有那么尊重,所以对她说话不用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话刺激、淫秽、下流就说什么。「你说什么呀?什么分开「洞口」、帮你「抬枪」?我不懂,也从没人教过我,每个女人到这时天生都知道怎么办,想让你肏,不把我自己的屄擘开,怎么能肏进去?想让你肏,不把你的鸡巴对准我的屄,怎么能保证你肏的准?怎么能保证你不弄错地方?不信你肏肏,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看来她真的急了,所以才会向我发出「不信你肏肏,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的挑战。我被她这些话逗乐了,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如果她真的是处女,那她可就真是天生的淫种、荡娃,根本不用人教天生就能领悟到性交的诀窍,摸起男人的鸡巴显得轻车熟路毫不生分,说起话来鸡巴长鸡巴短的,肏字、屄字张口就来,急起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毫无遮拦,真是标准的荡妇,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荡?「照你这么说,你真还是处女?真没人教过你?连女人也没有?」我追问她。「我当然是处女了!真的没有人教过我,哪个女人好意思教人肏屄的?你真气死人,到底你还肏我不肏了?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让你肏了!」她佯装生气,我才不怕她这时不让我肏呢,因为她已是欲火烧身了,不怕她不献身,可为了以后的方便,不能太过份,我也装做害怕说:「好,我不胡说了,那就让我试试看你让人肏过没有!」她那鲜红的屄罅中充满了淫水,我轻轻一顶,感到龟头顶住了处女膜,没想到这么浪的她竟真还是处女,是处女而懂这么多,要真没有人教过,那她可真是天生尤物了。我不敢过分心急,怕这次弄疼了她,吓坏了她,以后不好玩她,就往后抽了抽,让她将大腿用力向两边分开,然后我用力向前一顶,这下阳具尽根而没,她不敢高声,轻轻地呼疼:「喔…少爷,疼死我了!」我的鸡巴泡在她的阴道中觉得舒服极了,她的阴道暖暖的紧紧的,包里着我的鸡巴,我缓缓地抽送了几十下,她慢慢不再呼疼了,我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她双手紧搂着我的背,双腿紧缠着我的腰,肥圆的臀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片阴瓣紧包着我的肉棒,阴部紧顶着我的下身,迎合着我的动作上下抖动着,挺送着。我见初开苞的小莺这么放荡淫浪,就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干她,她也更加放荡地迎合着。因为怕隔壁的大姐听到我们这神秘的浪声,我俩始终在悄悄地进行着,小莺虽然被我弄得十分舒服,欲仙欲死,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浪叫。又经过一阵疾抽快送,小莺的阴精终于一泄如注了。她稍事休息就又开始挺动起来迎接我的抽送,我见她这么浪,就更加用力更快更猛地干她,直干得她的阴精一阵阵地不知泄了多少次,直泄得她双目紧闭,气喘吁吁,不住地轻呼讨饶,最后竟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四肢瘫软地躺在那里,任我恣意玩弄,我又疯狂地抽送了一百多下,打了一个寒噤,把一股热精直射入她花心深处,美得她娇躯狂颤,又苏醒过来,紧紧地搂着我,吻着我,那样子,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我无力地倒在小莺怀中,她热情地搂着我,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拿过枕边的毛巾先替我擦去***上残留的淫液和她的处女血,然后才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屄罅,只见她的两片大阴唇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阴道口被插成了一个圆洞,洞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我俩的混合精液,她泄得实在太多了,床单上已湿得一塌胡涂,而嫩屄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我取笑她:「小莺,你的浪水可真多,这要流到什么时候呀?」「去你的,少爷,那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最后向我的屄中射的是什么?那还少吗?把人家的屄憋得胀得难受,子宫都满了,现在流的都是你的!」小莺的嫩屄中的精液流个不停,总擦不净,她干脆把毛巾用她的两片大阴唇夹着,堵在她的洞口,这才偎着我躺下来,我们闭着眼相拥着,享受快感过后的温存……真佩服小莺这浪丫头,真是天生尤物,她的屄都被我肏成那样了,被弄成不闭合的圆肉洞了,却不知疼痛,没过一个时辰,又浪起来了,那双小手不安分地又伸向我的下身,而我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我们又开始第二次的疯狂,这次直把她肏得昏死了过去,过了好半天才苏醒过来……虽然我们中午干事时小心翼翼,但是大姐还是有所察觉,晚上她把我叫到她房中,问我:「中午你在房中都干了些什么?」「没干什么,只是……」我吞吞吐吐。「只是什么?快老老实实地告诉大姐,大姐不会骂你。」在温柔贤惠的大姐面前,我根本没有撒谎的勇气,当然,也没那个必要,于是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我和小莺发生关系的始末。「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花心,有我们几个陪你,还不够么?怎么又把小莺给干了?」大姐娇嗔道。「姐,你不知道小莺这浪丫头有多浪,她早就春心大动了,我是为她好,怕她憋出病来,何况我也没有用强呀!」「呵,你这孩子,说得倒好听,肏了人家还说是为了人家好,让你这么说人家还得感谢你呢?那你怎么不把天下的女人都给肏了?让她们都来感谢你?!」「不,我不敢,我怕我的好姐姐好妻子生气、吃醋!」「去你的,又胡说八道!」大姐似怒还笑,风韵迷人。「大姐,我们这是两厢情愿,我又不是强奸她,对不对?何况,还有大姐你的责任呢!」「关我什么事?」大姐被我弄胡涂了。「因为中午我想起昨天晚上你和二姐给我的好处,特别是又想起「强奸」你的情景,心中正在回味你那迷人的娇态,口中正在回味你的精液的滋味,所以正欲火难耐,小莺这浪丫头送上门来,你说我怎么办?反正不肏白不肏,肏了也白肏,对不对?好姐姐,你放心,我和她只是逢场作兴,并没有爱情,我不会背叛你们的!」「我知道,若没有这点信心,我们还敢把自己交给你吗?姐只是关心你的一切,想知道你的一切罢了,你见大姐有怪你的意思吗?大姐是那么爱你,你的幸福就是大姐的幸福,只要你高兴,别说是你的丫头小莺,就算是大姐的丫头小平,你想玩大姐就也送给你。大姐会吃一个丫头的醋吗?一个丫头,肏了就肏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得对,不肏白不肏,这个浪丫头你不肏自有人肏,早晚要让男人肏,你要不先肏她,还不知要便宜哪个男人呢,与其让别人肏,还不如让你肏呢,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省得她让别人给肏了,对吗?」大姐对我永远是那么温柔,那么贤惠,凡事都依着我,让我感动极了,不由得抱紧了大姐,手又不安分起来。「好了,好弟弟,不要这样……」大姐挣扎着,但反抗显得那么无力,那么轻微,我一把抱住她,就向床边走去,大姐伏在我的怀抱里,温柔地吻着我的脸,媚笑着,突然又问:「小莺是不是处女?」「是处女,出了许多血呢!」「是就好,姐怕你肏个丫头还肏了一个破烂的,要那样,你就划不来了,姐想起来就不舒服。」「谢谢姐对我的关心。不过,小莺虽是处女,可真不像处女,要不是我亲自弄破她的处女膜,亲眼看到从她的嫩屄中流出那么多血,我真不敢相信她是处女;她实在太浪了,我只是摸摸她的腿,她就淫水四溢了;我刚去摸她下身,这个浪蹄子可不吃亏,径直去摸我的鸡巴,还捻弄个不停,弄得我想不肏她都不行!你说她浪不浪呀?」「她可真浪,真是个浪丫头,这下可对你的胃口了吧?」大姐取笑我,接着又骂我:「你说她浪,你也够浪的,对大姐说话就不能正经一点?说得那么难听!」大姐到斯文,现在还受不了我的浪话。「大姐,她算什么,你才对我的胃口呢,我的好妻子!」我避开她的责骂,转而调笑起来。「你胡叫什么呀?大姐对你的胃口?哪点对你的胃口?」大姐也放过了我,颇感兴趣地柔声问道。「哪点都对我的胃口,这脸,这眼,这眉,这唇,这酒窝,这琼鼻,这玉乳,这小腹,哪里都对。」我在大姐的身上到处乱摸,最后按着大姐那高高隆起的阴户说:「特别是我这个「好姐姐」最对我的胃口了。」其实,大姐最对我胃口的是她对我的深情厚爱,我爱她,一生一世永远都真心爱她,而对她的身体只不过是爱屋及乌,不过这一切我们彼此清楚,一切尽在不言中。「去你的,你这个坏弟弟,坏丈夫,坏死了!」大姐也胡叫了。「好,敢说我坏,那我就坏给你看,让你看看我有多坏!」我将大姐压在床上,双手在她身上放肆起来,在她为助我的淫兴而故做的娇呼惊叫声中,脱光了我们两人的衣物……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