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十章

一天的购物终于要伴随着太阳的西落而宣告结束。我和军手里提着各式各样的纸袋跟在两位美女的身后。不禁让我想起富婆保镖的角色。

终于东家肯赏口饭吃了。小婉对这附近相当的熟悉。他带我们来到一家中国菜馆。里面的装修风格都显得非常的古典。我们点了几道可口的中国美食。由于智恩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较久也可以适应中国菜中散发的香料味道。我和军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各种菜肴。智恩却显的非常淑女,看着智恩斯文的吃着小笼包有些别扭于是我给智恩做了一个示范。我拿起一个小笼包说:「智恩。这个东西要这么吃才有味道。」

说着一口将小笼包扔进嘴里。

智恩有些不太习惯但也学着我的样子将小笼包扔进嘴里。可能是嘴比较小的原因吧。智恩的嘴里被塞的满满的。看着包子里流淌下来的油质顺着智恩的嘴角流淌我真想上去舔干净。

智恩的样子当时是非常的滑稽。小婉说:「峰你真坏。连自己老婆都骗啊,谁说小笼包非要那么吃的。」

说着转过头去看着智恩说:「快吐出来吧。看你难受的样子真让人心痛。你被你老公骗了。」

智恩发觉上当于是把嘴凑过来将嘴里的包子全部倒进我的嘴里。看的军和小婉这阵恶心。我却欣然接受。

吃过饭我们回到住所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下今天采买的各种必需品。准备明天开始我们浪漫的旅行。

由于明天要出远门我们平静的度过了这个夜晚。智恩月经的到来也是一个原因。

晚上睡的好第二天自然起得早。天才蒙蒙亮我就已经起床。看着外面做晨练的人群我的兴致也被引诱上来索性出去跑步锻炼一下。

等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也都已经起床梳洗完毕正在那里收拾行装。看到我回来智恩说:「你一大早去哪了啊。都不知道帮忙收拾。这么多东西都是我一个人弄的。」

我上前亲了智恩一口说:「我去锻炼身体了。跑跑步。」

智恩撇了一下嘴说:「还知道跑步今天也不知道太阳从哪里升起。」

军知道如果让我们继续下去可能要墨迹到天黑。所以军果断的打断我们两个的谈话说:「你们两个有什么甜言蜜语留到飞机上说吧。我们现在要出发了。」

「喂,我还没吃饭呢,就出发?」

我抗议道。

「谁叫你一早就跑出去了。我们以为你吃完了呗。饿着吧。」

智恩将行李递给我的手中说。

「真是命苦啊。劳动人民何时才能真正得到解放啊?」

我结果行李继续抱怨。

来到机场办完登记手续后还有些空闲,军带着小婉去附近逛了逛。我和小婉坐在候机厅里等待登机。由于早上没吃早饭在运动了一番我的肚子不住的在抗议,智恩听到后说:「哎呦。这是什么声音?这么好听呢?」

我摸着瘪瘪的肚皮表现的非常可怜:「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好几天滴水未进了。谁能施舍我点食物我宁愿以身相许。」

智恩用粉拳轻轻的捶打我的肩膀说:「讨厌了。谁要以身相许啊。」

说着在包包里拿出一个便当放到我的手上。

我如获至宝一样打开一看:「哇。紫菜包饭。你做的?一定非常好吃。」

在我风卷残云下一盒便当被我一扫而空。我拍拍肚皮说:「真好吃。」

智恩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说:「你都吃啦?这是我们4个人的午饭啊。我起早开始忙活到现在还没吃到呢。你……你竟然都吃了?呜呜呜。」

说着开始装哭。

既然你装哭我也就假装安慰一下吧。于是我拍着智恩的背说:「哦乖。你也没说啊。我以为你们早上吃了呢。」

「我不管,你把紫菜包饭赔我。」

「那我吐出来好不好?」

说着用手指假装抠喉咙想要吐出来。

「啊。我不要。你好恶心。」

这时智恩的手机铃声响起。当看到来电号码,一丝不安的申请在智恩娇美的脸蛋上一闪而过。

随后智恩说了声:「你在这里等他们吧。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头也没回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

这时一个大手落在我的肩膀上,当时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军。

军说:「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

「哦,没事。智恩去洗手间了。等下就回来了。」

我们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可是智恩还没回来,正当我打算去找的时候智恩回来了。

「怎么这么久,已经开始登机了。我们走吧。」

智恩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就向登机口走去。

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智恩依靠在我的肩膀上说:「峰。我爱你。」

我将智恩搂进怀里说:「我也爱你。你今天是怎么了?自从你去接了一个电话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解决吗?」

「没事。就是单位的事情有些心烦。我好羡慕小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得到自己的幸福。」

「结婚嘛就是一个形式。我们不是很幸福嘛。等我事业稳定一点我一定会给你个安稳的小窝。」

「希望吧。」

这句话智恩说的声音特别的小。小的连近在咫尺的我听起来都有些费劲。

飞机顺利的抵达济州机场。我们一行四人搭乘一台出租车来到了下榻的酒店。

由于已经提前预定了房间,军去办理入住手续我陪着两个美女在大厅等候。可能是一路劳顿两位美女略显疲倦。智恩一副无精打采的靠在椅子上休息。

等军办完了入住手续我扶着智恩去房间休息。军的房间就在我们的对面也能有个互相照应。

10分钟以后军和小婉安顿好了之后来到我们房间邀请我们出去吃饭。

「怎么样?我们先出去简单的吃点饭然后回来你在继续休息?」

我关切的问智恩。

智恩摆了摆手说:「不了。我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去吃吧。」

「那我给你带点吃的回来吧。你好好休息。把门锁好。」

我再次嘱咐了一句之后就跟着军两口子离开。

等我们吃完饭的时候后小婉也要先休息明天在去玩。我也非常担心智恩的身体于是带着外卖回到房间。

「智恩~ !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我推开房门就喊。可是房间里面竟然空无一人。智恩的手机掉落在门口地上。

「智恩……智恩~ 你在哪?」

我跑出房间大喊。

「怎么了?智恩不见了?」

军和小婉听到我在外面寻找智恩。也出来帮忙寻找。我们几乎把整栋酒店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智恩的身影。

于是我们找到酒店的保安部打算调取监控录像查看当时发生了什么。在我们表明身份和缘由后保安部的负责人带领我们来到监控室查看录像。镜头记录了整个过程。

在我们刚刚离开不久两名彪形大汉敲开智恩的房门,十来分钟后镜头里出现了3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就是智恩。丝毫看不出被绑架的痕迹。智恩像是完全自愿的似得。军指着屏幕里的智恩说:「这……这……怎么个情况。难道智恩认识这个人?」

我们决定回到房间在商议一下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们三人回到房间后。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峰。你还是先坐下来吧。有可能……唉反正智恩不会有事的。有可能是出去一下呢。」

军安慰我说。这句话说的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行。我要出去找她。」

说着我就要行动。

军强行拉着我说:「你这里人生地不熟你去哪里找啊?」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出去还有一半的希望。你要是朋友就不要拦着我。」

军放开我的手说:「我们一起去。」

「不用。你在这里等我电话。我不会乱来。如果发现什么线索我会通知你。还有你给大彪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这里我认识的也只有他了。」

说完我就走出酒店。

来到大街上我漫无目的的游荡,希望可以凭着运气发现蛛丝马迹。可是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傍晚时分很多夜店已经开始营业。很多妹妹站在门口招揽着生意。我自然也就成为她们的目标。有两个小姐就像苍蝇一样围绕在我的身边转来转去。

这时我满腔的怒火全都发泄在这个倒霉的女人身上。我狠狠的扇了她一个耳光说:「滚。我对你没兴趣。」

小姐被我打翻在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这时附近代客泊车的少爷们全都围了上来。

一个年轻小伙看起来好像他们的头头站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脖领说:「对女人动粗这个毛病可不好。」

心情本来就低落在谷底的我还真想找个人来发泄一下。这个小子还真是不开眼。我用非常硬朗的口气说:「放开你的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听到这个话这个小伙哈哈大笑。旁边围着的人也笑的非常夸张。

「大伙听到没?他说要不客气了。今天就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来啊。」

小子带着挑衅的口吻说。

就在他的注意力转移的瞬间我的一记直拳狠狠的打在他的鼻梁上。鲜血顿时顺着两个鼻孔流下来。还没等他反映过来我的又一记勾拳狠狠的打在他的小腹紧接着右手的一记勾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这些动作几乎一气呵成。

直到小伙瘫软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的人才反映过来。有人上前扶起受伤的小伙,呼啦十几个看似也就20岁左右的年轻人将我团团围住。不知道是谁率先向我发起攻击。

好汉难敌四手。在实力悬殊寡不敌众的情况下我明显感到雨点般的拳头和脚全部招呼在我的身上。此时我已经忘记了疼痛。行人看到我被围殴竟然都纷纷选择了躲避。以免祸及自身。

渐渐的我失去了知觉。在我最后的一刻我发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峰……你怎么了?你看看我啊。峰~ !」

生硬越来越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这个声音中充满了关切和爱。那个声音是那么熟悉可就是记不得是哪里听到过。我想要睁开眼睛这点要求对我来说已经显得非常的奢侈。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我置身在一个黑洞之内。远处透着一丝光亮在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我在黑暗中寻觅,我不知道我在找什么,也许什么也不找也许……

太多的也许……渐渐的我离这处光亮越来越近面前有个模糊的身影在我的面前晃动。是谁?

我努力的睁开双眼渐渐的这个人的样子显现的越来越清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站在我的面前看到我醒来说:「呵呵。帅哥,你醒啦。」

「你是谁?」

我感觉我的身体好像不能动了。我试图挣扎了几下才发现已经被人牢牢的绑在椅子上,美女蹲在我的面前,我可以非常清晰的看清在她丰满的乳房的衬托下,显现出的乳沟。

两个乳房极具挑逗力。美女好像发觉我在扫视着她的乳房上,可是却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反而将乳房靠近我的眼前说:「我的身体美吗?你说你何苦来这里受这份罪啊。看你的样子真让人心痛。」

「你……你为什么绑着我,快把我放开。不然……」

「不然什么?不然不客气了是吗?哈哈哈。」

美女突然抬起我的下巴而且变换了一副非常凶狠的面孔说:「告诉你小子。你来这里简直就是找死。我可以轻松的将你解决掉,反正在韩国失踪的人口已经不再少数。有的甚至在几十年后才被发现。」

「你想怎么样?」

毕竟我还没遇到过这种阵势,我有些心虚。

美女又露出了刚才抚媚的笑容说:「乖,这就对嘛。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也是你们中国人的话吧?」

「你知道我的身份?你们……智恩是不是你们绑架的?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没错,她是在这里但不是我们绑架的她,是她自愿的。」

「不可能。」

「美女掏出一根烟点上火塞到我的嘴里说:」

相信不相信那是你自己的事。」

我将烟吐在地上说:「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可以。但我们也是开门做生意只要你不给我惹麻烦我可以保证你能见到你想见的人。」

「好。我答应你」「帅哥~ !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来人~ !」

门口出现了两个彪形大汉,这两个人我非常眼熟就是在酒店带走智恩的两个人。看到他们的出现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你们两个王八蛋,是你们把智恩带走的。」

其中一个大汉来到我的面前对准我的肚子狠狠的给了我一记重拳。

美女来到我的面前抚摸着我的头发说:「帅哥你这么激动对你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还是配合一下比较好。你说呢?」

我痛的直咧嘴只能点点头表示配合,美女说:「这就好。带他出来。以后对待斯文人不要那么粗鲁。要学会温柔。」

说着就走出房间。两个大汉将我夹着来到外面。

原来刚才待的地方是监控室里的一个房间。出了门就可以看到满墙的屏幕,在这里可以监控到夜店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将我按在一个屏幕前坐下来。美女边调试着仪器边说:「帅哥。为了增进我们的感情我先做下自我介绍。我叫雪妍他们都叫我雪姐。我希望你可以叫我小雪。」

「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我就像知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明知故问的问道。

「不要急,一会就好了。你看这不是好了。」

顺着雪妍手指的方向我可以看到这里是一个装修别致的包间。里面有男有女。

甚至有的人在众人面前开始调情做爱。我仔细的观察着里面的每一个人,发现有一个人比较面熟,虽然面孔被散落的头发遮挡但我可以确认那就是智恩。

智恩躺在沙发上。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在亲吻着她的阴道。虽然这里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但我通过智恩的表情可以了解她现在已经快要接近高潮。脑海中不断的出现智恩高潮迭起时的娇美的呻吟声。

智恩的呻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音乐,可是此刻却觉得越发的刺耳,我想要捂住耳朵无奈双手被绑的结结实实。

雪妍在一旁偷瞄着我的表情后说:「怎么了?很难受?看到自己的女人这样是不是很痛苦啊?」

雪妍亲自将我身上捆绑的绳索解开。趁着解绳的时候时不时的小手还有意无意的碰到我的肉棒。在几次触碰我的肉棒的时候我的阴茎有些按捺不住的开始有了反映。我感觉有些厌恶的扭动身体。我可不想成为她手中的玩物。

雪妍看到我越是抗拒就越来越过分。甚至毫不避讳的一把抓住我的肉棒。还带着调侃的说:「呦~ !变形金刚啊?还是年轻好啊。非常中看。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

身后的两个保镖此时已经悄悄的退出监控室,里面只留下我和雪妍两个人。雪妍搂着我的脖子坐在我的大腿上装的十分乖巧的说:「帅哥。你都看到了。智恩好像很享受的。哪里可以看出是被逼的样子啊?你都把人家冤枉死了」我一把推开雪妍站起来说:「我现在不像讨论这些。我要回去了。」

雪妍张开双臂挡在我的面前说:「怎么我不漂亮吗?」

说实话雪妍比智恩多了几分成熟几分妖艳,我还是违心的说:「我对你没兴趣。要不你就弄死我要不就让我走。」

「好~ !我就不信你还能翻什么大浪。我要得到的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时候。回去好好想想。」

我也不理雪妍拉开监控室的门两个保镖一直站在门口,看到我出来用自己的身体将门挡的严严实实。我回头看了雪妍一眼。雪妍冲两人挥挥手说:「送他出去。谁要是敢为难他我就不客气了。」

两个人毕恭毕敬的点了一下头然后由大个子的送我出去。

我们顺着铁楼梯来到了一楼,面前是一个舞池周围是散台。两侧可以看到很多的包厢。此刻智恩就在其中的一间。

大个子看到我愣在那里推了我一把说:「别看了。快走。一会让兄弟们看到我可不敢保证能平安的把你送出去。」

大个子将我送出门口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脑袋上缠着绷带手上还打着石膏。

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大哥,就这么让他走了?」

被打的小子气哄哄的说「你最好别惹事。大姐的意思。」

「那……那我的伤?」

「大姐好像对这小白脸有点意思,你打不过人家还好意思在这叫唤。给我滚远点。」

我搭乘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来到酒店大堂就看到军在跟一名警官交代着什么,看到我回来了就跑过来说:「你没事吧?警官正调查呢你就回来了。回来就好。」

说着拉着我来到警官的面前。

警官说:「这位就是您说的那个朋友?」

军连忙点头说:「是是是。就是他。现在回来了。」

警官看着我脸上的伤说:「你的脸怎么了?」

我用手将伤口捂住说:「没什么,喝多了摔的。」

「哦。那就好。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着递给我一张警民联系卡。

我礼貌的接过名片说:「一定一定。这次麻烦你了。」

我和军将警官送出酒店就回到房间。

房间里大彪和几个兄弟正在那里打牌。小婉坐在窗台心不在焉的翻看手中的杂志。

小婉看到我回来了急忙跑上前关切的问道:「峰。你去哪里了?你的脸是怎么弄的?你看到智恩了没?」

面对小婉一连串的提问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回答只能摇摇头。我有些虚弱的坐在床上点燃一根香烟。吐着烟圈想着心事。

大彪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峰,我们出去聊聊吧。」

我和大彪出了酒店来到附近的沙滩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济州岛不愧为旅游圣地,犹如置身于热带海滩一样的感觉。可是此时我以无心去欣赏着上帝的杰作。

大彪递给我一根烟首先开口道:「你看到雪妍了?」

我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大彪说:「你怎么知道?」

大彪非常平静的向天空吐了一个烟圈说:「在济州岛还有谁能有雪姐的实力?里面的细节虽然不是很清除,但只要在给我些时间我一定可以将来龙去脉摸得一清二楚。」

「这个雪姐是什么人?一个女人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实力?」

「这个话说起来就长了。雪姐真名金雪妍今年应该30多了。可是看上去还像20出头一样。她本来是我们老大的情妇。我们老大曾经一手把着东大门几乎首尔所有的地方都在他的一手掌控之内。这里可以说是韩国最有油水的地方。好多人对这里始终是虎视眈眈。无奈老大手里人多,枪多。这些人只能远远的看着咽口水,偶尔可以蹭点汤喝。雪姐的地位那也是直线飙升。很多老大都给面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跟日本的黑帮有了瓜葛。这件事情被老大发现了。还没等老大有所动作警方就找上门来。将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都扣在老大身上。」

大彪狠狠的吸了一口眼将手中的烟屁弹向远方继续说道:「由于平时老大对兄弟非常仁义。所以一部分兄弟把老大这件事都算到雪姐的头上。对雪姐的抵触情绪就比较大。我们这些人就都离开首尔去水源那打出一个地盘勉强还能混口饭吃。你们一直在明洞在加上这次到济州岛后才出现状况所以我就大胆的推测跟雪姐有关。没想到还真让我猜着了。」

听完大彪的话我思量良久才开口说:「我昨天看到智恩了。看她的样子好像自愿的。我打算在去跟智恩照个面在做打算。」

大彪拍拍我的肩膀说:「你看着办吧。只要你决定了就是把我搭进去我也没二话。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照顾好我的父母还有把我的弟弟带走。」

我点点头说:「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我们走吧。晚上去场子看看。」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们出面反而不好解决。我一个人对他们没什么威胁。」

我语气非常坚定的说道。

我们回到酒店身心疲惫的我倒在床上先蒙头大睡。一直睡到接近傍晚时分小婉推开房门叫我起床吃饭。

「峰,起来吃点东西吧。你一天都没吃了。」

「我不饿你们吃吧。」

「你不要这样。你是个男人你……呜呜呜你这样我很心痛。你知不知道。」

小婉竟然哭了。自从大了以后我就几乎没看到小婉掉眼泪,今天看到她竟然在我的面前流泪。我也有些心软。

「不就是吃饭嘛。我吃就是了。你还哭什么?一会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

「噗哧」小婉瞬间转变成笑容说:「怎么?你把我怎么样你还感觉很委屈吗?我哪里比智恩差了?」

小婉说完自觉语失忙捂住嘴巴。

「没事。不用那么大反映。吃饭去吧。」

我和小婉来到大厅的时候他们已经围坐在一个大大的方桌前等候了。我总感觉在韩国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是见很费劲的事,要是能把中国的转台引进这里一定很有市场。

大家看到我和小婉来了都起身让座弄的好像我是领导一样。这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也非常感谢这些真心交往的朋友。

军开口说:「还是我们家小婉的面子大啊。快坐这。」

说着就给小婉拉过一张椅子。

他们为了不勾起我的伤心事。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都是谈论在国内的时光。整个过程是那么的和谐。但我心中的事情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吃过晚饭我回到屋内休息。军和大彪在对面打牌。小婉在我的身边看着时装杂志。我说:「小婉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早点歇着吧。」

小婉将书放到一边躺在我的旁边说:「唉~ !算了吧。他们在那里玩牌哪里还会顾得上我啊。今晚我陪你好吗?」

说着还做出要往我身上爬的样子。

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让小女子给唬住。我伸出手臂抓住智恩的胳膊一把就将小婉搂在怀里说:「你是说这样陪我吗?」

小婉奋力挣扎说:「喂~ !你还来真的啊?别闹了。」(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你不是说要陪我吗?来吧。」

我将小婉搂的更紧。

「你在这样我真的……」

小婉说到一半将后面的话都咽进肚里。

我好奇的问道:「真的?怎么样?」

「峰别闹了。朋友妻不可欺啊。你不会做对不起军的事情吧。」

「是啊。朋友妻不客气嘛。我和军啥关系。裤头都能穿一个女人怎么就不能一起用?」

由于小婉在我的身体上来回挣扎。使我的男性器官有了反映。

小婉也感觉到我身体的反映有些急道:「你……你还真想来真的?冷静下啊。峰。我要回去了。」

我得到了我要的答案放开怀中的小婉。小婉离开我的身体看到我的雄性器官在昂首挺立淘气的拍了一下说:「这个东西你要看好不要乱动。你休息。我回去了。」

临走还对我调皮的眨了眨眼。

小婉离开我就准备开始行动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确认没有人以后我悄悄的打开房门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酒店。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