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十一章

我来到夜店门口,泊车的小伙子们都已经认识我了。虽然眼神中不是很友好但也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我顺利的进入夜店选了一个散台坐了下来。

我点了几瓶啤酒,在来了两盘干果就坐在那里欣赏着舞池中的美女,品尝着韩国酒的味道。

有个小妹穿着靓丽来到我的身边说:「帅哥,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说:「当然可以,美女想喝点什么?」

美女很自然的坐在我的旁边说:「跟你一样就好了。」

我失意服务员在来几瓶啤酒。我给美女满上一杯说:「请用吧。」

美女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好好好。没想到美女的酒量还不错啊。」

「你千万不要小看女人。这是我对你的忠告。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吧。」

说着就要起身。

我赶忙拦住她说:「别啊。这才来就要走啊。在陪我喝几杯吧。」

我又将酒给满上说:「美女能不能请教下芳名?」

「相逢何必曾相识,都是过往云烟,名字就是个代号。」

「那我总该知道怎么称呼你吧。」

我有些不甘心。

「那你就叫我云朵吧。」

「云朵?我们真是有缘啊。我叫风。你叫云。来为了我们的缘分干杯。」

我感觉到在云朵身上可以打探到智恩的消息。于是开口道:「你在这上班?认不认识叫智恩的?」

我索性开门见山的说道。

「智恩?我不知道啊。看你这么帅一会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吧。」

我将手臂环绕在云朵的小蛮腰,上用手指在她敏感的肚皮上轻轻的画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形状。

「咯咯咯。好痒啊。不要弄了」我将嘴舔着云朵的耳朵轻轻的说:「我很寂寞。我们找个地方吧。好吗?」

云朵被我挑逗的有些瘫软轻轻的靠在我的肩膀说:「啊~ !你弄的我好痒啊。」

我将手探进云朵的短裙隔着内裤轻柔着她那微微凸显的阴蒂。云朵的手也有意无意的搭在我的肉棒上,虽然隔着牛仔裤但也可以感觉到我的肉棒在成长。

「啊~ !跟我来嘛。」

云朵拉着我的手向包厢走去。我任由云朵带领我来到一间不算太大的包厢里面。

进入到包厢云朵将我推在门口用身子顶着我的胸膛在我的耳边悄悄的说:「智恩在隔壁。」

说完就用她的舌头舔着我的耳垂小手隔着裤子在轻柔我的阴茎。

在云朵的挑逗下我的阴茎已经膨胀到极点。云朵蹲下身体,轻轻的拉开我的拉链将我巨大的肉棒取出,轻轻的含在嘴里。

云朵的脑袋前后来回运动。小手在我的阴囊处抚摸。云朵的技术明显强于智恩。在云朵高质量的服务下我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云朵感觉到我要射,将肉棒深深的顶在自己的喉咙里,我的一股精液直接射进云朵的喉咙。云朵痛苦的流着眼泪口中不断的流淌着透明液体。这是云朵的口水和我的精液。

在我射的差不多的时候,云朵强忍着痛苦用舌头将我的肉棒清理干净,然后指了指沙发说:「帅哥你先坐一下我去洗洗。」

说着就推开房门。可能是走的匆忙连房间的门都没有关好。

我透过房门的空隙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我急忙追出去的时候这个身影已经不见了。这时候我想起云朵进入包房后在我耳边说的话。难道智恩就在隔壁?

我决定去一探究竟。我推开隔壁包房的房门看到里面坐着三男五女。其中真的就有智恩。智恩看到我进来,露出惊恐的表情,想要借着身边男人的身体将自己遮挡住。坐在最旁边的一个酷似肥猪的男人挺着个大肚子站起来说:「你小子是谁啊?进来干什么?」

我懒得搭理他。我指了指智恩说:「我要带她走。」

那个胖子来到我的面前推了我一下说:「你是干什么的?你说带走就带走啊?」

「我操」我顺手拿起大理石桌面上的空瓶砸在胖子的脑袋上。鲜血顿时顺着他肥大的脸庞流的满地。

胖子捂着头上的伤口倒退几步喊:「保安~ !保安?」

这时旁边的小姐们吓得全部躲在一角吓得哆哆嗦嗦的。我上前拉起智恩的手说:「跟我走。」

智恩惊恐的跟在身后,还没到门口的时候门外冲进来7,8个类似安保的人。

清一色穿着黑西装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的还带着墨镜。其中看起来像是他们的头挡在我的面前说:「我认识你。老板交代过不要为难你,你要是来消费我们非常欢迎但要是来找麻烦那可就不一样了。」

「我要带智恩离开。你们最好不要挡着我。」

「那要看她愿不愿意。即使她愿意你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说着在身后抽出匕首在我的面前晃了晃。而身后的伙计们也都拿起棒球棒扛在肩膀上。

智恩挣脱开我的手跑到那个男人的身后说:「三哥。我不会走的。你赶快把他赶走吧。我不想在见到她。」

那个叫三哥的人用匕首指着我说:「小子听到没?人家说不走。你的脸长的这么好要是加上两道疤痕那就不完美了。」

我将手中的瓶子砸在地上恶狠狠的瞪了智恩一眼说:「你……你这个贱人。这里就这么值得你留恋?」

三哥示意手下将我带走。两个小孩将我夹在中间想要架住我的胳膊。我狠狠的将两人的手甩开说:「我自己会走。」

于是我在前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孩。走出房门我回头看了一眼。智恩搂着三哥的胳膊撒娇似的说着什么。还有几个人在收拾瓶子碎片。

我来到大厅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后面的二人说;「你怎么坐这了。快走。」

「我他妈的消费。」

说着将钱包拍在桌子上,顺便从里面抽出两张递给后面的二人说:「这是你们的小费。你们可以忙去了。愿意站着我也没意见。」

两个人结果钱说:「那你可别在去惹麻烦了。不然老板也保不住你了。」

「真不知道老板看上他什么了。」

两个人嘀咕着回到三哥身边报告。三哥冲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继续给客人赔礼。

这时云朵跑到我的身边坐下说:「你运气真好。碰到的是三哥,要是别人你估计就要横着出来了。」

我给云朵倒了一杯酒说:「这个三哥是什么人?」

「三哥是老板的弟弟。和智恩的关系不一般。」

「呸」我狠狠的吐了一口,「这个贱人。来你陪我喝酒一会跟我走。」

「喂~ !大哥。我下班会很晚的。」

「我在这里等到你下班。今晚我买你全钟。」

我看到智恩时不时的透过门缝注视着我这边。我故意将云朵揽在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红唇。手还不老实的伸进衣服里抚摸着她的乳房。

这里似乎已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坐在我后面的人更是将女的按在桌子上就开始发泄自己的性欲。

我悄悄问云朵:「在这里也可以啊?」

云朵不削的说:「他们都吃药了。已经不受主观的意思控制了。这里都是这样,难道你没来过夜店?」

我傻笑一下想尽量掩饰自己的孤陋寡闻说:「我不怎么来这种地方。我们是没看到有这样的。都是在炮房里。」

云朵说:「炮房?是什么地方?」

「呵呵。就是专供人爱爱的房间。」

「那……那……」

「那什么?你也想去体验一下吗?」

「你真坏」说着云朵轻轻的捶打我的肩膀。我将罪恶的手指伸进云朵的短裙之内,发现里面已经泛滥成灾了。

在抗洪方面相信不不会比大禹逊色多少。我一把将云朵抱起就想走廊的阴暗处走去。云朵在我的怀中拼命的挣扎引来很多人注目。

我将嘴靠近云朵的耳朵悄声说道:「你看好多人都在看呢。难道你希望这些人观看现场直播?」

这句话起了强烈的化学反映,云朵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怀里不再挣扎。

我将云朵带到离卫生间不算远的拐角处停下。云朵的双脚一落地就说:「你真够可以的了。这么多人都在看不就不怕被智恩知道啊?」

「哼~ !知道了又怎么样?她和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从现在起我只对你好。」

说着话我的舌头就已经开始活动开了。

云朵享受着我的舌尖给她带来快感的同时还怕被人发现,只能尽量的控制声音不让自己发出丝毫的声响。

「啊~ !我们非要在这里吗?不要在这里好不好?一会被人发现会很难为情的。」

「那有什么?不是有人在大厅就已经开始表演了吗?在夜场谁会关心你在干什么?」

「可是……可是我还不习惯啊。」

云朵娇羞的说。

「这样才够刺激不是吗?」

我的手指再次探到云朵的裙下。隔着性感的T裤玩弄云朵的阴蒂。

「啊~ !~ 啊……」

云朵夹紧双腿不住的扭动着性感而又富有弹性的屁股,在我的手指挑逗下云朵的淫水已经湿润了内裤,淫水顺着大腿流淌。我怪笑了一下说:「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啊。这么快就已经泛滥了。」

「还说。都是你弄的。这会还想取笑人家。我好想要。」

云朵双臂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

「你不怕被人发现吗?」

我故意挑逗着。

「你好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

云朵张开双腿夹着我的大腿磨蹭。

「好吧,我也很想给你,但是我的小弟弟好像有些不高兴袄。」

「嘿嘿。那好办啊。我最有方法对付小朋友了。」

说着云朵蹲下身体将我的裤带将我的肉棒掏出。

云朵温柔的抚摸着肉棒舌尖轻轻的舔着马眼。就像一个女孩在舔着心爱的巧克力冰激凌一样。低头看着云朵非常享受的舔着我的龟头。还有若隐若现的乳沟,我的手伸进云朵的衣领用两个手指揉捏着云朵小巧的乳头。

云朵晃动上身吐出肉棒说;「讨厌了。别弄人家了。弄的我好难受。一会还扒拉掉了呢。」

我依旧玩弄着云朵的乳头说:「掉了?要是真的掉了我就用胶水给你粘上好了。」

云朵轻轻的咬了一下我的龟头说:「讨厌。真不知道智恩喜欢你什么?怎么会忍受你这个流氓。」

每当云朵提起智恩的名字,我的心头就好象有一根刺深深的扎进我的心脏。我猛的拉起云朵将她的身体转向冰冷的墙壁,拉起短裙将昂首挺立的巨大肉棒狠狠的插进云朵的身体。

「嗯。」

第一次插入这个陌生的身体我的肉棒好像一个勇士破开重重关卡直挺挺的插进洞穴深处。没想到云朵的阴道会这么紧好悬就要被挤压的射出我的第一波炮弹。

「你的洞洞很紧袄。好像还没开发出来吧。」

「啊~ !舒服吗?我平时是很调客人的。我只陪酒不陪睡的。」

「嗯。好舒服啊。」

我将云朵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墙壁上从后面狠狠的抽插。

「啊……好大。好涨啊。~ 啊……」

云朵也顾不得被人发现已经开始放声呻吟。我和云朵在角落里卖力的做着活塞运动的时候,拐角路口有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偷窥着「现场直播」。看着我们激情的时候,手也伸进裤裆安慰自己饥渴的身体。

我将云朵抱起。云朵的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部以便我的肉棒可以顺利的进入她的身体。随着云朵身体一上一下每次的插入都是直抵花心。

「啊……好深啊……啊……我……我受不了了。啊~ 」由于这个姿势比较考验体力我也不想自己在云朵面前出丑顺势将云朵放下。抬起云朵的左腿挺着坚硬的肉棒对准洞穴再次插入。

「骚货。哥哥的味道怎么样?」

「啊……好棒啊。我要死了。」

云朵哀求。我加快了抽插速度,肉棒在云朵的体内一进一出。

「啊……我不行了。啊……啊……」

一股暖流冲击着我的龟头。我的精液也喷射进云朵的子宫深处。

我抽出肉棒上面还沾满着云朵的淫液。云朵再次蹲下身体用嘴将我的肉棒清理干净后将衣服整理好靠在我的身上。

「你真棒。我们走吧。」

我和云朵重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场上已经进入到高潮的部分。

在散台走位的4个圆台上已经有4个妖艳的美女正在跳着火辣的艳舞。正中间的舞池里面男男女女挤在狭小的舞池里面疯狂的随音乐节奏甩着头。正中间DJ喊着麦说着粗口将场子的气氛完全的调动上来。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我像是在寻找什么。云朵靠在我的身上摸着我的胸膛说;「你不要找了。智恩姐姐是不会在这的。」

「我哪里在找她啊。她在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晚上跟我走吧。我等你」「不行。」

云朵断然拒绝了我的要求。

「那我回去了。明天在来找你。」

云朵一直送我到门外,当我要拉开出租车门的时候云朵猛的扑上来抱住我说:「回去好好洗个澡,早点休息。」

这下给我弄的张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疑惑不解的看着云朵刚想开口。云朵已经跑回夜店。我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回到酒店。

回到房间发现门虚掩着。我悄悄推开房门看到小婉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身边还没有军的影子。

看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了。凌晨的夜风还是有些凉我拉过被子给小婉盖好以免受风着凉。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小婉娇美的睡姿点上一根香烟想着心事。直到烟头烫手才回过神来。

我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倒了一杯酒自饮起来。也许我走路的声音惊醒了小婉。小婉揉了揉睡眼说:「你回来了啊。去哪里了?」

「出去转了转。」

「骗人。你去找智恩了对不对?你一个人多危险啊?怎么不叫大彪陪你去。你知道我们多担心吗?」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怎么跑我房间里了?军一会该吃醋了。」

「他回去了。」

「回哪了?」

「回国。」

我惊讶的站起来说:「怎么这么突然?」

「谁知道啊。他说什么我也没听明白大概就是说他以前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回去处理。打电话过来挺急的。军当时脸色都变了。我也就没敢多问。」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以前负责的案子出了事情也不用他飞回去啊。我打个电话问问。」

我拨通了国内同事的电话。「喂~ !李姐吗?我是峰。」

「哦。峰啊。你最近好吗?怎么这么久都不跟姐联系啊。是不是韩国美女把你迷住了?把姐姐都忘了?」

「哪有的事。这不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嘛。我听说军以前负责的案子出了点事情,你知道什么事吗?」

「切!我就知道你小子没事不带给我打电话的。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吧。」

「具体的。说详细点。」

「具体的我还真不太清楚。都是金总亲自接待的。好像是有行贿嫌疑。涉案金额也不大。在说他不是在国外嘛。」

「他回去了。」

「啊……什么时候?」

「就几个小时之前。可能是赶的晚上飞机现在应该都到了。」

「这个小子我都告诉他了。先看看情况在说。事情不大我这边就能帮他处理。他怎么这么冲动啊。」

「那李姐你就多费费心吧。」

「他人都回来了。我还能怎么样。我也不能看着他吃亏。行了。峰这事就包我身上。」

「嗯。那李姐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挂上电话小婉就问「怎么样?」。

「没事。这小子脑袋里想着什么啊?」

「军也挺无奈的。这里你的事情他都帮不上忙。整天就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他的心里也憋得慌。」

「那你休息吧。我去跟大彪他们睡。」

「算了。你还是别去了。昨晚大彪又叫来了几个朋友现在他那屋都人满为患了。还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跟你挤一晚上吧。」

「你对我还真放心啊?」

「切~ !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朋友妻不可欺啊。」

我摇摇头说:「是朋友妻不客气。」

「你就贫吧。要睡就睡不睡就给老娘打更」「还是睡会吧。今天喝的有点多。一会要是发生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啊。」

「你敢」小婉故意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看在眼里是那么的滑稽。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智恩的身影。

小婉用脚踢了我一下说:「喂~ !你还有完没完了?不睡出去。我还要睡呢。你知道睡眠对于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吗?」

本来还想跟小婉斗一斗,但是我此刻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我披上外套站在窗口点燃香烟想着心事。连小婉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后都丝毫没有察觉。小婉突然递给我一杯水吓了我一跳。

小婉将身体靠在窗户旁边的墙壁上说:「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

我感激的结果小婉手中的水杯说:「我吵到了你?对不起。」

小婉噗哧一笑说:「你站在那里跟个幽灵似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怎么会吵到我?我看你最近心事挺重的。跟我说说吧。我愿意做个忠实的聆听着。」

我张了几次口但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但看到小婉真诚的眼神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将心中的苦恼一股脑的全倒给她。

「我看到智恩了。」

小婉点点头说:「我猜到了。要不你不会连续几天晚上都独自一人出去。说说我不知道的」「小婉变了一个人。」

「每个人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你也一样。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朝气更多的是你脸上的忧愁。」

「可是……可是你不知道小婉自甘堕落。她是自愿去当小姐的。」

我的声音很大。

「那你可以忘记她。只要你想让自己去忘记一个人的话你一定会做到。」

「可是我……」

「你忘不掉是吗?那你就试着原谅她,接受她。」

「我本来想给她一个机会,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但是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

我低下头眼泪不受控制的挤出眼角。我不想被小婉发现我在掉泪。感觉好丢人。小婉将我的头搂进怀里紧贴着她那双丰满的乳房。

「也许智恩也有苦衷呢?有的时候亲眼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的。只要你愿意相信她有隐情。」

我偷偷擦拭了眼泪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夜景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现在很享受这种生活。」

小婉拉着我的手说:「别想这些了。你整天在这里自己想也不是办法。明天去问问智恩」「没用的。」

这样的谈话我们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算告一段落。伴随着东方第一缕阳光升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每个人都为了这新的一天而忙碌的准备着。这一切好像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小婉将我换下来的衣物拿去清洗。而我却懒洋洋的躺在穿上计划今晚的事情。我打算晚上直接找智恩谈谈。

为了晚上的行动我需要补一觉,最近连日来身心的疲惫已经让我的身体出现了透支。正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有人猛摇我的身体,隐约还可以听到有人在不断的喊着我的名字。「峰~ !起来看看这是什么?」

我揉揉睡眼强打起精神坐起来,看着小婉手中拿着一条精美的项链。这个项链我在智恩的身上见过,可是又如何到的小婉手中让我非常之不解。

我结果小婉手中的项链说:「这……这不是智恩的吗?」

「嗯。我在你的口袋里发现的。」

「她的东西我不要你还给她。」

「你让我怎么还?我又见不到她。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

说着小婉将项链放到我的手心。我一气之下将项链远远的抛出砸在墙壁上发出非常清脆的响声。伴随着项链落地项链断为两节。

小婉赶忙跑去拾起项链。「咦?这是什么东西?」

小婉在项链的断裂处抽出一张纸条。我也好奇的走到小婉的身边拿起项链仔细的端详。

原来这条项链上有个卡簧,项链的的吊坠是个花生行装。这张纸条就是藏在花生的肚子里。

我将纸条打开里面写着一串数字。我看着这行数字有些摸不着头脑。翻来覆去的想和这个数字有关的事情。还是小婉无意中说出:「会不会是电话号码?」

「对啊。我怎么会想不到啊。智恩又不是间谍怎么可能有什么密码。一定是电话号码。」

小婉也激动的赶忙催促我:「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打个看看。」

我拿起电话按照纸条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接通我和小婉秉着呼吸,甚至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到。电话接通是一个语言信箱。我按着语音提示进行着按键。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智恩的声音。

「峰~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这条信息。我希望你能听到同时又不希望你听到。我的心情非常矛盾。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非常的恨我。我可以理解。但我也要恳请你耐心的听完这段录音。有可能这将是我们的永别。

峰~ !还记得当初你破解我的主页相册时我的反映那么激烈吗?你看到的那个人是我的妹妹。她是一个非常苦命的孩子。本来她的出生给我们家带来了无限的快乐,但也随着父亲的病故妹妹的人生也彻底的改变。从爸爸死后以前爸爸生意上的朋友都纷纷前来讨账,于是妈妈只能变卖家里所有的财产带着我和妹妹来到乡下老家。那里的生活非常的艰苦,妈妈赚的钱也勉强够一家人的生计。妈妈也是在那时才落下了病根。好不容易妈妈将我和妹妹拉扯长大。我和妹妹都有了各自的工作。我就到了现在这个单位,而妹妹则入职一家服务公司。每天都会工作到很晚。经常拖着疲倦不堪的身体回到家倒头就睡。我每次劝妹妹不要那么拼命可是妹妹总是笑着说:「只要妈妈和姐姐平平安安的我在苦在累也值得。」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妈妈突然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确诊为癌症。好在是初期只要手术就有治愈的可能。当时我和妹妹想尽办法筹钱给妈妈治病。真是应了你们中国人那句话「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近邻。」

当我们借遍了亲戚朋友还不到2000万,这点钱对于妈妈的手术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妹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背着我借了信誉卡贷款。以后妹妹为了还账被迫去夜总会去当坐台小姐。

在妹妹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的时候雪上加霜的事情又一次降临到我们家里。

有一天晚上妹妹下班回家的路上突遇交通事故以至妹妹重伤入院。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递给我们的确实一张冷冰冰的处罚通知单。由于妹妹在这次事故中负有主要责任不仅医药费没有着落还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妹妹也在这次事故中失去了行走能力。在我和妈妈的细心劝导下妹妹才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我为了照顾妈妈和妹妹也无奈的选择了去夜总会工作。这也是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你看到和白天完全不同的我。为了我的家人我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说了这么多我不是要你同情我,原谅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恨我。请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听着这段留言我的眼泪一直在我的眼眶中打转。我宁愿相信这个类似电视剧的情节是真的。我也想相信智恩对我的爱是真的。可是一想到她依偎在别人的怀抱中我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我狠狠的挂掉电话,将手中的项链放到小婉的手中躺在床上吸烟。

智恩说:「这个项链是怎么到你的口袋中的?你有和智恩接触过吗?」

「不知道」我没好气的回答。但是脑中却仍然在想着这个项链的来源。突然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道:「是她。」

小婉好奇的问:「是谁?」

我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平复了一下心情说:「你不认识,是那里的女孩叫云朵。好了不说了。我出去一下。晚上不用等我锁好门」说着拿起外套就冲出房门。

小婉在后面一直叫我,渐渐的小婉的声音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来到电梯间,乘着电梯来到酒店大堂。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我拿起电话看了下电话号码是国内打来的。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喂。我是峰。」

「峰~ !军的事情比较麻烦。」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

我赶忙问:「李姐,你不是说没什么事情吗?」

「唉~ !本来我了解的情况无非就是行贿,而且金额不是很大。我以为可以摆平的。可是昨天警察已经将军拘留了。」

「为什么?」

「涉黑。」

李姐简单的说了一句。我的脑袋嗡的一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喂~ !峰你在听吗?」

「哦。哦。我在听,你继续说」「最近国内打黑比较严重,听说军涉嫌故意伤害罪,绑架罪。等几项罪名。而且同犯几乎都以落网。」

「那……那军怎么办?」

「现在找谁也不敢碰这个案子,即使敢出面求情军也要判实刑,希望你能让他的家人有个心里准备。」

「哦。那麻烦你了。」

挂上李姐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我一时摸不清头脑,我一直在大堂坐了将近两个小时,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不好的消息告诉小婉。毕竟小婉现在是军最亲的人了。

我重新回到房间,小婉还在收拾衣物整理着房间,看到我这么快就回来还表现的非常惊讶。

「呦~ !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带钱包?」

我也无心理会小婉的冷幽默,我来到小婉身边将她手中的抹布丢掉一边把她按在椅子上坐好。

我蹲在小婉的面前说:「军有消息了。但我希望你听完要冷静。我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在一起,你很珍惜。」

小婉看着我那么认真的眼神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急的就差眼泪掉出来了。

小婉捧起我的脸说:「峰~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军的问题很严重?」

我点点头说:「军涉嫌参与黑社会组织,已经被拘役了。而且可能会判实刑。」

小婉狠狠的捶打我的肩膀,眼泪终于制止不住顺着她娇美的脸庞流淌下来。

小婉哭着说:「你告诉我,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逗我玩呢。是不是。你告诉我说是。」

我抓住小婉的拳头用力将小婉搂进怀里「小婉。你冷静点。想哭就哭吧。但是你要接受现实。」

小婉抱着我嚎啕痛哭。此时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安慰小婉的语言只能默默的抱着小婉让他发泄。

旁边屋子的大彪他们也听到小婉的哭声赶忙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见到我和小婉抱在一起而且小婉哭的很伤心。

大彪上前拉开我们将小婉挡在后面指着我说:「峰。没想到你趁军不在竟然干这种事情?军哪里对不住你?都说朋友妻不可欺,你现在干的是人事吗?」

说着一拳直接命中我的鼻子。鲜血顺着两个鼻孔往外流淌。大彪的小弟们怕我反抗一人一边将我按在桌子上。任凭我挣扎,小婉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小婉拉开大彪喊道;「你知道什么啊。你怎么这么暴力。」

在大彪的字典里可能就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看到小婉冲自己发飙也不管她是谁一把推开小婉说:「我帮你出气连哥们感情都伤了。你在这跟我穷叫什么?我看到的难道还有假?」

小婉正有气没地方发。看到大彪蛮不讲理的样子也气的瞪大双眼嚷道:「就算峰对我做什么了,也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愿意。」

我听小婉这么说我赶忙解释:「大彪,不是她说的那样。是军……」

还没等我说完,大彪的小弟就把我的嘴堵上后半截关键的话全给我堵回肚子里去了。我只能干着急。

大彪一个巴掌打在小婉的脸上说:「你这个贱人。军是瞎了眼了。懒得管你们。」

说着大彪指了指我一句话没说就出了房间。大彪的手下也随后跟了出去,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在临走前还狠狠的踢了我一脚。小婉看他们离开拿起床上的枕头砸向门口说:「滚,滚,都TM滚吧。」

说着来到我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峰。你怎么样?我就没看过这么不讲理的人。你怎么会认识这种朋友。」

我抽出堵在嘴里的抹布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大彪一定误会了。我去解释。」

小婉拉着我说:「你解释什么啊?他能听你的?你现在去不是自讨苦吃嘛。」

我推开小婉说:「你们女人啊。唉~ !真愁死我了。」

说着我来到对面的房间敲门。

正好大彪他们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大彪没好气的说:「好狗不挡道,给老子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念兄弟情分。」

我说:「大彪,你冷静点。我们认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兄弟的事。」

大彪听了我的话有些犹豫。于是我趁热打铁说:「是军在国内出事了。已经被拘役不久可能就要宣判了。」

大彪半信半疑的说:「什么事情?」

「国内正在打黑,赶巧不巧就将军打进去了。」

「操。他算哪根葱啊。」

看大彪已经相信了我的话,我上前搂着大彪的肩膀说:「我们进去谈吧。」

大彪的小弟关上房门站在门口随时准备应变突发状况。我也全当不见。坐在沙发上将我了解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大彪学了一遍。大彪听完说:「哥们对不住了。刚才我有点太……呵呵。你不会怪我吧?」

我一笑带过说:「正好最近我也憋的慌。也想让人削一顿。你算帮我忙了。」

大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峰,要不我也要回去了。我家里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可就是你这边……」

我说:「嗨,回去吧。这次把你大老远的叫来也挺不好意思的。何况我这里也算解决了。我也打算回去了。」(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那……那你老婆……哦不,智恩那怎么办?」

「她既然选择了这里那我又何必强求。天涯何处无芳草啊。这个没了我再找。」

大彪哈哈笑道:「这时候能像你这么想的开的也就是你了。说没心没肺吧还有点过。算了既然这样那我这也收拾好了。现在就回去了。最后一班飞机还赶得上。你也让小婉回这里住吧。毕竟男女有别,主要她还是军的老婆。你可不要干什么出格的事。」

我拍拍大彪结实的肩膀说:「放心吧。我和军的关系你知道的。那我祝你们一路顺风。」

大彪拿起行李回头对我说:「这次没帮上你的忙还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不会这么就过去了。」

说着回头对他的兄弟们说:「我们走,跟峰哥道别。」

大彪首先出门,他的兄弟也尾随而去,临走的时候还毕恭毕敬的给我鞠了一躬。我回到我的房间,小婉还坐在沙发上哭泣。看到我回来了就问:「他们走了?」

我坐在床上说:「嗯。都走了。现在清静了。明天我们也回去吧。这次你的蜜月都被我给搅合了。」

「那你不去找智恩了?」

「不找了。我想明白了。就算现在去把智恩抢回来那又能怎么样?事情还是没有解决。既然智恩已经选择了这里就让她安静一些吧。」

我站起身说:「你休息吧。我去那屋。有事喊我。」

小婉点点头把我送出门外。关上房门我隔着门依然可以听到小婉的哭泣。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也许哭能让她好受一点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