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十二章

第二天,早早的小婉就已经收拾好行装,我们两个赶第一班飞机离开了这个让我一度伤心的地方。虽然这里的景色宜人但我却无心观赏。

我们回到首尔已经接近与午后。我和小婉在附近吃了点便饭将小婉送回酒吧我就回到自己的住所。

一进入屋内我发现房间里一尘不染丝毫不像很久没住的样子,看到这些我知道是小崔每天都来帮着打扫。我感激的拨通小崔的电话给他报了平安。小崔也关切的问事情怎么样了,我随便应付了几句就挂上电话。

我躺在床上看着鲜艳的床单就想起智恩。来到客厅看到墙壁上的挂件也是智恩,厨房的锅碗瓢盆也是智恩。智恩,智恩。又是智恩。满屋子都已经留有智恩的痕迹。看来我想要忘记智恩光靠时间已经不可能了。我打算换一个环境。于是我骑车来到离家很远的房产中介去找一套新房。

房产中介的老板娘很热情的给我介绍讲解手中的房源。我也是简单的看看照片最终敲定一套12楼的两居室,据说这家人是新婚不久就移民了。所以房间布局都是新的。最主要的是随时都可以搬过来。我付了定金定好当晚就搬。老板娘虽然不解但毕竟我是客人一切客户至上。于是老板娘找人去清扫一下房间。而我回去收拾行李。

由于屋里所有的摆设都已经留有智恩的记忆我索性一概扔掉。就拿了几件衣服。我来到新房的时候老板娘正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看到我就提了一个小行李箱进来惊讶的问道:「你就这些东西吗?」

我点点头说:「嘿嘿,我是光棍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到哪都一样。」

中介老板娘打趣的说:「瞧你张的也是有模有样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别开玩笑了。」

「原来是有一个不过已经分手了。就因为以前的房子里留有我们太多的回忆我才想换一个环境。」

「哦。这样啊。那有机会大姐给你介绍一个。」

「那一言为定啊。」

「把心放肚子里吧。我看你挺好的。有时间经常到我店里坐坐。跟你聊天挺开心的。」

「好的。」

「那你忙吧。这里收拾的差不多了。而且也很晚了。我先带她们回去了。」

「嗯。非常感谢。那我就先不送了。明天我去你店里将尾款给你吧。今天太晚了银行里已经取不出那么多钱了。」

「没问题的。不用放在心上。等你方便的时候送来就好了。」

在跟中介大姐客套一阵之后我将她们送到楼下才回来。在孤单的夜晚置身于空旷的房间难免有些孤单。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婉的电话。

「喂,小婉,我是峰。你睡了吗?」

「没有啊。这才几点啊。你怎么了?声音好像有些怪怪的。有什么心事吗?」

「嗯,没有。就是刚刚换了一个住所」「哦?这么急着换地方啊?原来的地方呢?」

「里面留有太多智恩的影子我想换个环境」「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是换个环境换份心情也好。那新地址告诉我。我明天过去帮你整理一下。你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

「不用了。刚才中介大姐已经帮我收拾过了。何况我的行李也不多。你有事就先忙吧。我就是告诉你一声。那不多说了。再见。」

「好。再见。」

挂上电话心里的失落感依旧,我只好借助于酒精使自己可以得到暂时的麻痹。于是我来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了2打啤酒顺便带了些小菜就上楼了。

回到房间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着韩国的夜景。由于是13楼附近的景色可以尽收眼底。我拿起酒瓶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将满满一瓶灌进肚里。

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随着体内酒精含量的增加我的神经也已经渐渐麻痹。我站在窗台打开窗户感受着夜晚带来的一丝清凉我将上身完全探出窗户张开双臂止不住一声呐喊:「啊……为什么……」

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着时吓了我一跳。「你想自杀吗?拜托离我远点。我可不想让那种血腥的场面影响到我的心情。」

在深夜突然在身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的确很吓人于是我在夜色下努力的搜寻着声音的发源地。在我东张西望努力寻找的时候那个美妙的声音再次响起。

「找什么。我在你的上面。」

终于在我的上面看到一个女孩的双脚。她是坐在窗台外面的。在裙子的遮挡下仍然隐约可以看到一双修长而美丽的长腿。

我不禁替她的危险感到一些担心。「喂。你这个姿势很危险的。快下来。」,女孩探出头向下张望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孔。

这是一张长相非常清秀的脸蛋。没有一丝化妆品的修饰下仍然可以透出那份清新自然。大大的双眼上面搭着又黑又长的睫毛。水灵灵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一样,在看笔挺的鼻梁下面有一张娇小微红的嘴唇。

「喂~ !你瞎看什么呢?小心长针眼。哼~ !色狼」说着就将腿收回窗内,重重的关上窗户。「喂,你误会了~ 喂。」

此刻的我才深深体会到被人误会时那种复杂的心情。

美妙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在刚刚那一刻我好像真的忘记了智恩。是这个女孩改变了我的心情。这时我的木棺落在窗台旁散落的酒瓶上。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喝了这么多了。

看着仅存的两瓶啤酒我打算一股脑消灭掉然后好好睡一觉,也好迎接新的一天。

由于昨晚喝了太多酒,第二天起床脑袋一阵阵的发痛。我是被楼上的音乐声吵醒的。无奈之下我打开窗户想呼吸一下清晨的新鲜空气。可就在我刚刚打开窗户的一刹那面前有一个不明物体在眼前飘落。在下落的过程中我才看清楚是一个卡通床单。随着床单的下落楼上传来「啊~ 该死的。又掉了。」

我探出头正好看到楼上露出的小脑袋。我打趣的说:「怎么用又这个字?难道你经常把东西掉下去吗?」

楼上的露出非常不友善的目光说:「关你什么事,我不想和色狼说话。」

被人污蔑成色狼还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也不客气的说:「拜托小姐。我有对你做什么吗?怎么出来个色狼?」

「你还敢说不是。你昨晚……那么龌蹉的事情我都不好意思说。幸好我跟你不熟。谢谢。再见。」

斩钉截铁的说完这句话又是重重的关窗声。我真的替她家的窗户祈祷。无奈一大早被吵醒还招来一通乱骂。我的气就涌到了嗓子眼。我需要冷静。于是跑去卫生间冲了一个凉水澡。正在我洗的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门外响起非常气促的门铃声。

我围上浴巾来到门口,通过门眼看到外面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红色睡袍的女人。我万分感谢这是在白天。我打开门问道:「请问您是?」

「不好意思我是你楼上的。」

随即将头发挽起来,依旧是那一副没有任何修饰的清秀面孔。

「你有事?」

「我刚才去楼下捡床单不小心把门锁上了。现在进不去了。想请你帮个忙打个电话。」

「哦?那你不怕我这个色狼了?」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都是误会。我就打一个电话就好了。」

「那进来吧。」

我做了一个很绅士的动作将她请进屋内。

女孩进入屋里后左看右看说:「没想到你家装修的还很别致啊。而且一个男人能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很不简单嘛。」

一听到美女的表扬一早上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夸的我有些得意忘形。

「哪里哪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劳动了。既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给自己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你看那边。」

说着我就像客厅移动脚步。

谁知道由于刚才关门的时候没注意浴袍竟然夹在了门缝中。我这一动浴袍在我的身体上滑落下来。这时我已经赤裸裸的站在女孩的面前。

女孩看到这个情形吓得捂住眼睛说「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我要喊了。本来还不想相信你是色狼。谁知道你……你竟然……」

说着转头就转进厨房将自己反锁起来。我也尴尬的赶忙跑进卧室找了一套运动服穿上。等我换好衣服来到厨房门口敲门的时候,里面的女孩吓得拿起厨房的菜刀做出自卫的样子。

我怕被误伤没有冒然进入。我隔着透明玻璃窗说道:「刚才是误会。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把门打开让你出去。你看怎么样?」

女孩这时犹豫了一下说:「好。那你离门远点。」

我摊开手做出投降的动作往后退着说:「好好。你别乱来就行了。」

女孩看到我已经退到了安全距离才慢慢的走出厨房手里仍然紧握着我的菜刀。

当她渐渐的退到门口的时候说:「你这个色狼。这辈子我都不想在看到你。」

说完转身就要出门。「等等。」

我叫住了这个女孩。女孩回过头摆出非常凶悍的表情看着我说:「你还想干什么?」

我指了指她手中的刀说:「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是你这样拿走属于别人的东西好像也不太好吧?」

「哼~ !谁稀罕你的东西。还给你。」

说完将刀扔在了客厅的地板上。我明显看到地板被刀口划出的一道痕迹。

我见女孩马上就要出门。我急着喊道:「还有……」

女孩很生气的回头瞪着我说:「你还有什么事?」

虽然女孩装的样子很吓人,但我可以在她的目光中发现她的敌意已经渐渐的消退。

「你不是要我帮忙?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到你。」

我缓慢的说道。

「哦。糟糕。我的家里还煲着汤。因为你都忘记了。可是我的钥匙。」

看到女孩非常的为难。我做出一个比较英勇的决定。「我帮你吧。」

女孩疑惑的看着我说:「你怎么帮?」

我指了指窗外说:「我可以爬上去。」

这次女孩的表情更加的夸张。「啊?这里是13楼吧?你不要命了?」

我活动着身上的每一处关节。虽然我昨晚对楼上的结构有了大致的印象但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系数。

我活动完做了一个空翻的动作说:「看我的灵敏度就知道没有问题。为了安全起见你帮我一个忙。」

「怎么帮?」

「你先等一下。我去准备。」

于是我来到卧室将我攀岩用的安全绳取了出来,将安全扣扣在要带上。将另一头拴在水管上面。

女孩看着我的装备惊讶的叫道:「哇~ !你还有这些东西?你真棒。」

我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头说;「小意思。全是新的。还没用过。」

女孩更惊讶了。「啊?那……那你会不会用?」

此刻被女孩怀疑我有些冲动。为了挽回些面子说:「怎么不会。我是说我原来的已经旧了。所以新买的。」

女孩点点头好像已经相信了我的话。于是说:「那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需要你帮我冲一杯咖啡。」

「就这样?」

女孩怀疑的问道。

我非常肯定点点头说;「嗯。就这么简单。等你咖啡冲好后我就回来了。」

「哦。那你小心点啊。」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站到阳台上面。俯看了一下楼下的环境我的脑袋有点晕。

说实话这个攀岩绳是军留下的。原来一直要我陪他去攀岩但我一直克服不了对高空的恐惧。主要还是觉得不安全。为此军还羞辱了我好几天。我大话已经说出口怎么可能打退堂鼓。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尽量不去看下面。我将目光锁定在阳台外面的消防管道上面。

这个管道一直延伸到最顶层。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踏着阳台的边缘往消防管道的边缘挪动着脚步。一步,两步,三步,终于我顺利的来到了消防管道的边缘。

剩下的就是顺着管道往上爬了。这个应该不难。幸好小时候还积累了一定的爬树经验。我笨拙的一点点往上爬。其中好几次差点因为把持不住掉下去。女孩也在窗口发出阵阵惊叫。5米高的距离看起来很轻松,但是我真正爬上去的时候,才知道这样的动作下次打死也不会去做了。

足足用了20多分钟我才爬到楼上的顺利的进入女孩的阳台。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对着楼下的女孩伸了一个大拇指解开腰间的保险扣。然后就进入她的房间。

进入到屋内我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这哪里是一个女孩居住的地方?我甚至怀疑这个屋子刚刚被一伙不明身份的匪徒洗劫过一样。衣服凌乱不堪的散落在客厅的四周。地板上尽是吃完的小食品包装。更惊奇的是我看到一个粉色累死吊带内衣竟然还搭在沙发的扶手上。我用两个手指捡起地上的运动裤扔到一边。我正扫视着屋内有什么地方可以落脚,这时鼻子里传来一种糊锅的味道。

此刻我才想起我来这里的目的。我急忙跑进厨房将炉子上的汤锅端起来扔在水池里。赶紧将炉子上的火熄灭打开窗户透气。

这里说成厨房已经是对厨房的一种侮辱。这根本就像是菜市场一样。满地散落着青菜叶。竟然还有一双筷子掉在了壁橱的一角。排烟机上的油质可以看出来这里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大清扫了。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我关闭好阀门。来到客厅寻找主人失落的钥匙。

在茶几上。沙发上。最终在门口的鞋柜上发现了一串钥匙。钥匙上面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流氓兔钥匙扣。我真为这只流氓兔感到惋惜。竟然碰到这样的主人。

我拿起钥匙打开房门看见两名穿着保安制服和两名警察站在门口,吓了我一跳。好在我的反映比较快。

一边关门一边嘀咕:「唉~ !在不走又迟到了。」

等我锁好门以后回头看门口的4人丝毫没有要给让路的意思。于是我说:「麻烦各位让一下。这里的楼道好挤啊。」

微胖的警察向我出示了证件说:「跟我们走一趟。」

还没等我说什么的时候两个保安一左一右将我夹在中间。我急忙解释说:「各位是不是误会了。我就是帮着朋友来取钥匙。」

警察说:「那钥匙可不可以借给我看一下?」

我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交给警察。警察接过钥匙以后就对两位保安说:「把他带进来。」

不等我说什么接过钥匙的警察已经打开房门。看到屋里凌乱不堪的场景微胖的警官拿起相机就开始拍照。我忙解释说:「误会了。误会了。这家主人是我的朋友。她的钥匙落在屋里。我来帮忙取一下而已。我没干什么坏事。」

「哦?那你的朋友叫什么?电话多少?」

警察问道。

「嗯……叫什么名字我还没问。可是她就在我家。」

「你家在哪?」

「在楼下。13楼。我昨天才搬进来的。」

「我们一起去一趟吧。」

我把警官带到我家。这时候女孩还在厨房里面煮着咖啡。看到我带着警察进来赶忙从厨房跑出来,还把我的垃圾桶踢翻了。

女孩来到我面前指着我就说;「哦。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警察都找上门来了。警察先生这个人是色狼你们一定要好好调查。早上还要非礼我。」

警察看着我说:「这是真的?」

我忙摇头说:「不是。早上是误会。我是帮她去取钥匙的。」

警察指了指女孩说:「那她是谁?」

「她是楼上的。」

「为什么在你家?」

「我帮着她取钥匙。她的钥匙锁家里了。」

警察看着女孩问:「是这样吗?」

女孩好像这才想起她出现在我家的原因忙说:「哦。对对对。我炉子上的火关了吗?」

我充满怒火的说:「关了小姐。你还是赶快跟警察同志解释一下吧。免得被人误会」女孩这才放心的说:「是的警察先生。早上我的床单掉落在楼下了。我去捡床单回到家门口才想起来钥匙锁在屋子里。当时左右邻居都上班了,我只好到楼下求助。我的床单还在这里。不信你看。」

说着就拿起床单在警察的面前晃了晃。

警察说:「你们两个把证件出示一下。我看看。」

我指了指屋内说:「我的护照在屋里。我能进去拿出来吗?」

看到警察点头我急忙冲进客厅在背包里拿出护照交给警察手中。

警察看完我的护照指了指女孩说:「你的呢?」

女孩指了指楼上说:「当然在楼上。」

警察说:「带我们去取。你们两个还要跟我们回警局把事情经过写一下。」

一上午的时光就在审讯调查中结束了。等我们出了警局已经是中午了。

看着中午明媚的阳光我的心情却十分的低落。女孩猛的拍了我的肩膀说:「中午了,你饿不饿?早上的饭都没吃呢。」

我没好气的说:「不饿。要吃自己吃。我要回家了。」

说着就抬手拦了一辆的士。

刚坐进车里,女孩也跟着挤进来说:「往里串点。反正是顺路搭个便车。」

「喂。你不会自己打车啊?」

「你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

「我碰到你就没什么好事。一会成色狼一会成小偷的。」

「那不是误会嘛。」

司机看着我们两个喋喋不休打断我们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决定啊?要不一起上来要不一起下去。」

我们两个此时异口同声的说;「你这是什么态度?」

司机无奈的关闭发动机说:「那你们继续。什么时候决定好告诉我去哪。」

我把身子往里挪了挪让女孩坐进来。关好门又异口同声的说:「开车。」

司机无奈的摇摇头启动车子说:「你们小两口还挺默契。」

「你别乱说。谁是小两口啊?我要是有这样的老婆那才是苦命。」

我赶忙澄清和她的关系。

「喂。你说话要负责任。娶我怎么就命苦了。你不知道我多会照顾人。」

女孩咄咄逼人的说。

「你看你家弄的乱七八糟的。也不怪警察看到以为我是小偷。那明明就像被洗劫了一样。」

女孩听我揭她老底。顿时哇哇大哭。边哭边说:「谁叫你花心在外面养小三。把我一个人扔家里。」

「喂。我什么时候在外养小三了?」

司机不时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后排的我。

我拍拍司机的肩膀说:「别听她的。我们俩根本就不认识。」

女孩哭的更伤心了说:「当初你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现在你想甩了我又说不认识我。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呜呜呜。」

我刚要反驳司机一个急刹车我的头重重的撞到司机的靠背上。还没等我生气司机下车打开我这边的车门说:「你小子给我下车。」

我愣在那里说:「为什么?我是打车的。」

司机把我拎出车外说:「我就不拉你了。怎么地。你愿意上哪投诉就投诉。」

说完关上出门坐会驾驶室一脚油门车子已经启动。女孩还透过后窗玻璃跟我扮着鬼脸。以示她的阴谋得逞。

我在后面紧追着喊:「事情不是那样的。」

我气的将衣服狠狠的丢向已经远去的出租。无奈只能重新打一台车回家。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楼上的丫头评理。可是任凭我怎么敲门里面就是没有应答。

我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到家里。收拾着被丫头摧残过的厨房。我心里暗下决定一定要把这丫头泡到手然后在甩掉。

正在我被丫头气的火冒三丈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怒气冲冲的接起电话说:「喂~ !谁啊~ 」电话那头好像被我吓到一样。停顿了近半分钟才说:「怎么了?峰。怎么那么生气啊?我电话打的不是时候?」

听到是小婉的声音我忙说;「不是,你别误会。我一大早就被一个丫头气的。怎么了?」

「呦。什么丫头可以把你气成这样?你刚搬过去就认识新的女朋友了?」

「什么女朋友,别乱说。要是有那样的女朋友我宁愿去出家。」

「话别说那么满嘛。看你这么生气说明你很喜欢她。」

「就算世界上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喜欢她的。放心吧。」

「算了。还是不讨论了。时间可以证明。对了,你一打岔我差点忘记一个重要的事情。」

「哦?什么事啊?」

「我要回国一趟。还定不下来什么时候回来。店里也照顾不到。我想把店盘出去。我留的是你的联系方式。」

「哦。那么好的店兑出去有些可惜了。你回去是因为军的事情吗?」

「嗯,也不全是吧。也有自己的私事。」

「那还回来吗?」

「不知道。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那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不知道啊。这里处理完听总公司的安排吧。」

「嗯。好。那我们可能国内见。」

「嗯。好。常联系。」

「拜拜。」

「拜拜。」

挂上小婉的电话我的心情无比的失落。小婉一走我在韩国的朋友又少了一个。

所幸我的假期还有些时日,我也想出去透透气,在了解一下附近的情况。于是我换了一身休闲装就出门了。

我们的小区坐落在一个山脚下。这里没有吵杂的汽车声还可以呼吸到难得的新鲜空气。我顺着小区转了一圈。经常可以看到有保安在巡逻,早上我就已经深刻的体验到这个小区的安保工作做的很到位。于是我顺着花园散步。绕着小区走了一圈我走出了小区的大门来到了前面的马路上。

看着两边排列的小门面,老板正为了生活而忙碌着看似辛苦但每个人的脸上都透出对生活的满足与幸福。看到我在面前路过每个人都很有礼貌的向我问好,我也会很礼貌的回礼。不知不觉我看到前面的房产中介,我才想起昨天的中介费还有尾款没有付清。

于是向旁边的店家大听附近的银行取了钱回到了中介。

老板娘看到我进来很热情的迎上来说:「这么早就来了啊。来快坐。要喝杯咖啡吗?」

「谢谢,请给我一杯吧。正好我走的很渴了。」

「好的,稍等。」

老板娘转身给我冲了一杯咖啡递到我的手里。

我礼貌的接过咖啡将中介费交给老板娘说:「不好意思这么晚才送来。您点点。」

「这点事还特意跑一趟啊。不用点了相信你的。」

说着接过装进收款机里。

「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吗?」

老板娘关切的问。

「嗯。很好啊。」

「但看你的脸色好像很疲倦啊?换个地方没睡好吗?」

「哪里。就是早上出了点小状况。已经解决了。」

「哦,下回要是有什么事情不好处理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那真是太好了。那我先谢谢了。」

「您太客气了。」

我和老板娘天南地北的聊着。两个人时不时还相互捧腹大笑。好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

在聊天中我了解到老板娘比我大15岁可是相貌好像比我大几岁的样子。老公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婚了。有一个儿子老公带走了。离婚的时候分给她一笔财产。

她就开了这家中介。谁知道这两年生意越做越顺。现在已经有些闲钱还在投资房地产生意。主要是搞些二手房买卖和店铺租赁。(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生意稳定了就会在闲暇至于去做皮肤护理,瑜伽健身。所以相貌保持的基本跟原来没什么变化。在性感中透露出一股成熟的韵味。由于我们谈的很投机老板娘索性就认我做她的干弟弟。以后叫我以姐弟相称,经常来陪她聊聊天。

一直从下午聊到黄昏肚子咕噜噜的在抗议我才想起今天一天都没吃饭。

大姐打趣的说:「怎么肚子饿了?姐姐带你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别麻烦了。我一会自己随便对付点就行了。你这还没到大洋的时间吧。」

「那有什么关系。正好我也饿了。我们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在大姐的诚挚邀请下我也就欣然接受了。当我们准备妥当就要出门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客人。大姐很轻松就给打发走了。

我和姐姐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姐姐发动车子就像山顶驶去。

我问姐姐:「山上有什么好吃的?」

「我知道山上有一家切面很好吃。不知道你喜欢吃面吗?」

「好啊。我最喜欢吃了。」

其实我是不太喜欢吃面食的。

我们来到接近于山顶的时候看到一家餐馆。我甚至怀疑把餐馆开在这里会不会有人来。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