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1909下载网
成人小说
韩国风流爽记
第十七章

第二天一早第一缕阳光温暖的照在我的身上。我睁开迷糊的双眼抚摸身旁的娇妻。艺熙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肉棒说:「这个东西我真的是又爱又恨啊。爱它带给我很多美好的体验,恨它折磨的我死去活来。」

「那你是爱还是恨啊?」

我打趣的说。

「爱的时候需要它,恨它的时候剪掉它。」

「真是最毒妇人心。我们起来吧。我昨晚还一直担心他们两个呢。」

「嗯。是啊。都这么晚了他们那怎么还没有动静?」

我和艺熙正在赖在床上谁也不肯起来的时候,门口传来阵阵敲门声。我披上睡衣就去开门。透过门镜看到只有军一个人。我打开房门把军让进来。

军大方的坐在沙发上眼睛却偷瞄着里面正在穿衣服的艺熙,我也不点破很自然的带上卧室的房门做到军的对面递给他一根烟说:「昨晚睡的好吗?昨天你喝的太多了。怎么不多睡会。」

军接过我手中的香烟说:「还行吧。昨晚喝的太多了。都不记得了。我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吧?」

「哈哈。没有没有。喝点酒耍耍脾气可以理解。怎么样还痛吗?」

我指了指军的裆部。

军揉了揉说:「没事。这个已经宣告报废了。就是摆着装个样子罢了。」

「你别那么说。小婉说还有希望。我在托艺熙的表姐给介绍几个权威的医生给你看看。」

「不用了。人生不就那么点事嘛。而且我也已经提前超额完成了人生目标。老天也是公平的。」

「不要那么消极,我们要乐观点,保持一颗良好的心态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也许吧。我们换个话题吧。我不想在谈这些了。」

军有些回避我也不好在说什么。

我和军好像还没有完全摆脱昨晚的尴尬,坐在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时候艺熙穿戴整齐出来跟军打了一声招呼以后坐在我的身边听我们天南地北的胡侃。

听到有趣的地方会放声大笑,听到黄色段子的时候还会表现出少女般的羞涩,每当这时军就会调侃她已经经历过翻云覆雨怎么还会对这种话题害羞。就在我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小婉敲敲门进来了。

今天的小婉抹了很厚的妆昨晚脸上的淤青已经完全覆盖,甚至还透出成熟女人的韵味。小婉被我看的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羞愧的躲在军的身后说:「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啊?」

艺熙依旧是那份活泼赶忙开口说:「小婉姐姐,你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有多讨厌啊。当着人家的面什么话都说。」

小婉探出头说:「他们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妹妹让他们两个聊吧。我们出去走走顺便给他们买点吃的。」

艺熙像个孩子一样跳着直拍手说:「好啊好啊。我老早就像出去了。谁知道他们两个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我去拿包等我啊。」

「嗯。你去吧。」

小婉端起军面前的水杯喝了两口说:「你们两个在人家面前说话注意点啊。我看艺熙还很纯洁呢。不要被你们两个污染了。」

「我们哪里有啊。真是冤枉了。」

我赶忙解释。

「你们要是没有那就怪了。」

说着将水杯放回原位对着卧室喊到:「妹妹,好了吗?」

「好了,好了马上来了。」

话音未落艺熙就出现在了卧室门口,军抬起头看到艺熙的霎那眼睛都直了,我好奇的回过头看到艺熙的时候我这个做老公的也感到非常的惊讶。

原来艺熙进去不光是拿包而且还换了一身装扮。一件乳白色的紧身上衣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配上黑色的超短裤勉强可以盖住大腿根部,此时她修长的大腿看上去几乎接近于完美。一双黑色的网袜透露着性感,踏着的一双足有9厘米高的高跟鞋让她走路的样子更加的性感迷人。这哪里还是我的艺熙简直毫不逊色于国模。

艺熙发现我和军看着她直流口水,甩起手中的包包,在我们的眼前晃了晃说:「怎么了?两位久经沙场的干将也有失态的时候啊?小心看到眼里在拔不出来。」

我假装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说:「还真是快拔不出来了。这位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份荣幸得到您的联系方式?」

小婉拍了我一下说:「少来了。看你们那样子就没安好心。艺熙我们走小心你一会掉在狼窝里可没有人救你啊。」

看到艺熙和小婉出门军表现的很失望。

「怎么了?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

「艺熙打扮的太迷人了。丝毫不比智恩差。」

说到智恩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心痛感。

「你对艺熙感兴趣?」

我问道。

「没有,你别误会。我就是说说。」

军解释道。

「不是,我没开玩笑。你看到艺熙的时候你的下面有反映吗?」

我很认真的说道。

「哦。对啊。我刚才好像感觉到冲动了。而且感觉下面涨的很难受。」

军也好像看到希望竟然掩饰不了心中的激动。

「你看到艺熙有感觉说明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是你对小婉的身体太熟悉了,以至于有一种左手摸右手的感觉。」

军也非常赞同我的说法:「可是有什么办法,」

「有办法。」

我故作神秘的说道。

军也有些兴奋赶忙凑到我的身边说:「什么办法?说说看?」

我故意钓钓军的胃口但也不好太过于是干咳了几声说:「我们一会找机会出去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

军非常迫切的得到答案。

「老办法。找个妞试试看。」

我的眼神给了军足够的信心。

「好啊。那我们走吧。」

军有些等不及。

我赶忙安抚他说:「不急,现在出去有点早也找不到什么高质量的,一会吃完饭我们找个借口出去。听我的。」

「好。」

我和军达成一致就等着二女的归来。

等人的日子真的是不好过。感觉时间像数米粒一样的难熬。终于在我们两个差不多望穿秋水的时候小婉和艺熙拎着两个袋子回来了。艺熙进门就说:「怎么样?是不是饿坏了?」

「饿倒是不饿就是想你了。」

我上前接过艺熙手中的袋子亲了她一口。

「讨厌还有人呢。」

艺熙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艺熙害羞的样子更加的迷人,于是我说:「怕什么。这里都是过来人。」

我将手中的纸袋放进厨房。

由于我和军心里有事匆匆的吃过饭,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把二女留在酒店去寻找我们的目标。

由于这里是乡下离市区很远,夜店之类的当然不在考虑之列。只能去附近的村庄碰碰运气。

这里说是村庄其实可以算做是小县城。人口虽然不多但是街面上各行各业的门面是应有尽有。我们在附近随便逛了几圈有些累了就决定就近找个酒馆解解乏在说。

在不远处我们看到一个小店面,店面不大也就勉强可以挤下7张桌子,而且都是地热夏天当然用不上。我和军脱下鞋子来到靠里的一个桌子坐下。老板娘很热情的招待我们。

老板娘看上去也就40来岁但是骨子里透出一股风韵,熟女的味道让我们心怀鬼胎的二人心里直扑腾。我和军交换了一个眼神。很快达成默契。这个女人将是我们来到这个小镇的第一个目标。

为了给老板年留下个好印象我们出手非常大方,随便挑了几个最贵的菜。

老板娘在点菜时一再嘱咐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不要浪费。于是我说:「我看到这里这么干净相信饭菜也一定很好吃就想全部尝一尝,如果不嫌弃老板娘可不可以陪我们哥俩喝一杯。」

老板娘呵呵笑着说:「看你们小哥俩是城里来的吧?怎么来玩吗?我这店里虽然小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客人,我要是喝多了好像是对客人的失礼呢。」

「呵呵,没关系大不了今天我把这里包了。损失多少我来补。」

我非常大方的说。

「那怎么可以,虽然店里客人不多但都是乡里乡亲的何况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酒馆了。你们先坐我去准备一会就好」看着老板年离开我的心里有些失落,军却不以为意好像很不在乎一样。

我悄悄靠近军说:「军这娘们咋样?有兴趣没?」

「还行吧,但是反应不是那么强烈。」

「一会看看,要是不行就试试强奸。」

我露出奸笑军会意的点点头。在老板娘去准备的空隙,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店。

我和军坐在的位置正处在厨房的出入口,正对着是酒馆的大门。看到左边墙壁旁边排满了各种酒的箱子,而且箱子的后面好像可以看到一个铁楼梯直通二楼。

这里是乡村还正当是中午时分外面的行人很少更别说来喝酒的客人了。估计晚上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会到这里来喝酒解乏。估计那时候人会很多而且杂七杂八的谈论着家长里短。我刚要起身去看看楼梯的上面是什么样的时候老板娘端着菜出来了。而且托盘里还摆放着2瓶酒壶。

老板娘将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又给我和军将杯子倒满说:「这个就是我刚去世的老公亲手酿的,都是自己中的高粱。酒性很烈我们这的人几乎都喝不了,正好你们两个是中国人韩国酒估计也喝不惯就拿出来给你们喝好了。」

我赶忙接过酒杯说:「那怎么好意思,来老板娘谢谢您的招待我敬您一杯。」

老板娘频频摆手说:「这个酒劲很大。我喝了会醉的,我就不喝了。」

「来吧,老板娘在我们的家乡劝酒不喝是很不给面子的,很伤人自尊。就一杯没什么事的。」

我一再坚持着将酒杯递到老板娘的手中。老板娘非常无奈的接过酒杯说:「嗯。好吧看到两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就破例陪你们喝一杯。但就这一杯啊。」

「好好好。谢谢老板娘。」

我随手在旁边拿过一个杯子倒满然后和军一起举杯和老板娘碰了一下,我和军一饮而尽。老板娘看我们都喝了就只能分着几次将一杯高粱酒喝光。然后不住的咳嗽。我随手夹点看上去非常好吃的菜送到老板娘的嘴里说;「来吃点菜吧。这酒还真有劲。」

老板娘被酒呛得也顾不得其他张口接过我夹得菜。并不住的吹着气。「啊啊啊,好辣啊。」

看到老板娘的样子我和军相视而笑,继续劝着老板娘喝酒。老板娘一再坚持只喝一杯但我和军的轮番进攻下只能乖乖的顺服,转眼间已经喝了6- 7杯。说话时可以感觉到舌头有些大。而且脸色通红。头支在桌子上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从只言片语中我大概可以猜到对老公的思念。

我趁老板娘还很听话的时候,一把揽到怀里,并一杯接一杯的将烈酒灌进老板娘的口中。直到老板娘实在是抵不过烈酒的劲道,倒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和军对视一眼,军来到老板娘的身边摇了摇见没有反映就起身去将酒馆的门反锁。由我抱着老板娘直奔二楼。

怀里抱着一个成年人通过狭窄的楼梯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军利索的锁好酒馆大门过来帮忙。在我和军合力之下终于将老板娘抱上二楼。

原来二楼是老板娘的卧室,刚上来就看到对面有一个小窗户,也是这个房间唯一的通风措施。紧靠着窗户的墙壁有一个立柜,军从里面拿出一个大被铺在地板上。我将老板娘放在被子上起身将窗帘拉上并随手将屋内的灯光点亮。

我和军利索的脱光身上的衣服,我的肉棒已经非常威严的挺立着。可是军的肉棒却依旧是软绵绵的睡着。我告诉军不要急。一会可能就有反应了。

我和军将老板娘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放到一边。当最后一块遮羞布从老板娘身体上拿下来的时候,老板娘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任凭我们用罪恶的眼光欣赏。

老板娘的胸部很大,虽然有些下垂但是还是富有弹性。微微隆起的小腹中央有一块20厘米左右的刀疤,这是留下儿女的见证。我将两腿分开看到一片浓密的黑毛,黑毛上面还沾着透明的粘液。我低头舔了一下粘液有点怪味道但是还可以接受。可能是平时也很注意个人卫生。

军蹲在老板娘的头上,将软绵绵的肉棒插进老板娘的嘴里。

「嗯。不要。」

老板娘晃动着脑袋想要把肉棒吐出,我和军以为是醒了吓的我们一身冷汗,好在有惊无险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了。于是就放心大胆的去迷奸眼前这个寡妇。

军疯狂的操着老板娘的嘴,我的舌头依旧在老板娘的私处活动。一股淫液顺着阴道口流出,阴道也逐渐湿润。

我扶着肉棒对准阴道直挺挺的插进老板娘的身体。可能守寡的日子不久还是以前老板的肉棒太粗。就在刚进去的时候稍微有些紧迫感,但随着肉棒的进出没有几分钟就已经完全扩充。我的肉棒在洞穴中甚至有些晃动。(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在松大的阴道中抽插还是第一次,我搞过的熟女也有几个也没碰到过这么大的阴道。军在前面看着我抽插,他的手在老板娘的大奶上来回抚摸并问我:「怎么样?舒服吗?」

「眼太大了。没有紧迫感但是也不错。」

「你快点让我来试试,我的鸡巴好像有点硬度了。」

「嗯。」

于是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但是射精感觉还不是很强烈。

军把鸡巴在老板娘的口中抽出来到我身边说:「你要是不射就想玩会别的,我来试试。」

我一想这次出来主要是治疗军的病情也不能光顾自己享受,心中虽然不乐意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我和军换了位置我坐在老板娘的身侧用她的手来套弄的我的鸡巴,我的手把玩着稍有弹性的乳房。军这时已经进入了。可能是肉棒的硬度不够经常会从老板娘的洞穴中掉出。每次掉出来军都会非常有耐心的重新塞进去。

我正玩的起劲军一边大喊一边疯狂的抽插:「啊……我要射了。」

当军的肉棒在老板娘的洞穴中抽出一股白色液体顺着老板娘的洞穴流出体外。这时的我已经受不了了。也顾不得军的精液还没有流净就将自己的肉棒顶进老板娘的体内。

看到军射精我感觉到很兴奋。在插入老板娘的身体以后我加快抽插速度将我的一股精液射进老板娘的子宫。看着我和军的精液一起从老板娘的洞穴中流出我兴奋的将流淌的精液涂抹在老板娘的身上。

我们清理了一下现场,将残留在老板娘体内的精液擦干净然后从新给老板娘的衣服穿戴整齐这才下楼将酒钱压在托盘下离开。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