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1909下载网
成人小说
韩国风流爽记
第二十二章

很快两人来到树下这时我接着月光可以认清这两个人是军和艺熙。我刚要开口喊他们军这时开口了。

"走累了,艺熙你别急,峰也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没事的。我们先坐这里休息一下吧。"

军扶着艺熙坐下捎带醋意的说:"你的心里峰还是那么重要?"这句话也是我想要的答案于是我屏住呼吸等待着艺熙的审判。

艺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我补知道,但是我离不开他。"听到这句话我都有跳下去的冲动。我的心里开心极了。并暗暗发誓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对得起艺熙。这句誓言以后我用行动证明了。

军很自然的坐在艺熙的身边一只手将艺熙揽在怀里。可是奇怪的是艺熙竟然没有反抗。也许艺熙以为这是军安慰人的方式吧。但我知道军没那么简单。此时我的心里非常纠结,想着军对艺熙做点什么我的身体内的血液就会沸腾但是想到以后要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我的心又会阵阵刺痛。

"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我想也许他是迷路了。"军开口说道。

"可是这么晚了要是遇到什么危险那可怎么办好啊?"此时身为女警的艺熙表现的像家庭妇女一样的无助。

"可是……"军开口又止。

艺熙猛的回头看着军问:"可是什么?"

艺熙不断的摇晃军的身体追问:"可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你急死我了。"

"可是他搞了我的老婆。当时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而且现在我还要去担心他的死活。"军冲动的站起身子对着艺熙一通怒吼。

艺熙被问的哑口无言默默的低下头悄声的说:"你不是说这都已经过去了吗?"

军一把将艺熙拽起来怒吼着说:"过去了?哈哈说的很轻松。你以为我的鸡巴立不起来就不是男人了吗?是男人谁会不在乎。你告诉我。告诉我啊?"军的态度让艺熙非常害怕苦苦的哀求。

"求求你,放开我。你把我弄痛了。这一切又不是我的错"

军一把将艺熙推倒在地,一边解着裤带说:"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要替他还债。"

艺熙蜷在树下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这样对我不公平。"

军已经将下半身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我知道军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可是此刻我的身体丝毫不受大脑的控制,连下去制止的勇气都没有。也许我压根就没想过制止。

军将身体上最后一块遮羞布褪下后他的肉棒坚挺的展露在艺熙的面前。艺熙看到军的大肉棒发出一声惊叫:"啊~!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你是想说我的家伙站不起来是吗?"

艺熙不住的点头两眼露出的目光急盼着等待军的答案。

"你不用怀疑。我的家伙在狱中的确受过电击。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已经有所好转但也不是十分的如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的时候它总是会给我信号。让我体内的血液沸腾。"

"不,你不要说了。我是你朋友的妻子。我们不能……"

"不要跟我说什么朋友的老婆。是你的老公先对不起我的。"

"那你想怎么样?"艺熙的态度渐渐的软弱。

军看到艺熙的态度转变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感觉这样对不起峰,可是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不是吗?"

艺熙喘着粗气说:"你刚才给我的水里放了什么?"虽然天色很暗但是我能感觉到艺熙在极力的忍耐着身体的需求。

"呵呵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你的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可以忍耐这么久。"

"你……卑鄙。"艺熙站起身一拳击向军。还没等拳头击中军的面孔艺熙已经瘫软的倒在军的怀里。

"这就对了。只要你乖乖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军好像完全没有察觉上面还躲着一个人。

军将艺熙平放在草地上艺熙瞪大眼睛怒视着军。无奈浑身使不出一丝力气。

军一边笑着一边解开艺熙身上的衣物说:"你不用那么费劲了。好好享受就好了。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中国带过来的啊。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会用到你的身上。"

艺熙的力气也以用尽,不再去抵抗军的侵入。眼见艺熙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一寸寸雪白的肌肤在夜幕下展露在军的眼前。

情急之下我随手掰断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啪"的一声脆响传入军的耳朵。军抬起头喊了一句"谁?谁在上面。"

眼看情况危机我拿起树枝从树上跳下来指着军说:"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啊?"

军看我只有一人呵呵一笑说:"原来找了半天你在上面藏着呐。呵呵。"看着军恬不知耻的样子我手中将木棍攥的更紧。

军说:"别那么冲动。现在就是你出现也救不了她了。"

看到艺熙的样子我冷静了下来问道:"你对她都做了什么?你这个畜生。"

听到我的问话军当时就怒了冲着我吼道:"畜生?你不配提这个词。要论畜生我还不如你。是你先对不起我在先。"

我被军问的一时语塞态度也软了下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以为你和艺熙……"

军咬住我的话题穷追不舍:"你以为我和艺熙怎么了?你可以怀疑我难道你连艺熙对你的感情也怀疑吗?"说完指了指艺熙。

艺熙的眼角流淌着两行泪水。也许我是真的伤了她了。也许她现在的衣衫不整的样子是不希望我看到的。

"别说了。赶快把药拿出来。"我怒吼道。

"哈哈。药?你没听说过云南有一种东西叫'蛊'吗?这可是我的狱友给我的。"军得意的说道。

"你真卑鄙。对我的女人还用这么狠的方法。"我心里一直打鼓,什么是'蛊',以前只有在电影里看到过没想到军还真能弄来。

"我告诉过你别把卑鄙这样的字眼用在我的身上。你还不配。想救她也可以。不过你要听我的话。这个蛊只有下蛊的人才能解。而且要和下蛊的发生性交才可以解决。如果在一个小时内不能完成的话艺熙会有什么后果我暂时不知道。"

"你……"我挥起手中的木棍举过头顶停了下来。

"来啊。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可以用你那烧火棍来解恨了。我不还手。不过我要提醒你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15分钟。剩下的45分钟我能不能完事还不一定呢。"

木棍在我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我跪在军的面前求道:"你真的要这样吗?我求求你"为了艺熙我敢冒险只能相信军说的是真的。

"我们的峰哥知道求人了。好事好事。人总是要进步的嘛。曾经一直高高在上的你现在也体会一下无能为力的滋味吧。不过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以后小婉你可以随时享用。这个条件很优厚吧。哈哈。"

我站起身看了艺熙一眼,我不忍心看到艺熙可怜的样子对着军说:"你块点吧。"说着转头就要走。

军拦在我的面前说:"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现在时间已经过去30分钟了。你知道我一般都会在40分钟以上的。但是有你在旁边看着我可能会快点。"

我一把抓住军的衣领说:"你不要过分。"

军用手指点了点我的手不温不火的说:"我劝你还是冷静的考虑下问题。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打扰我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完事了。"

我放开手找了一块石头坐下点了一根烟对着军说:"你快点吧。要是你敢骗我我活刮了你。不要在考验我的忍耐力。"

军见好就收一向是他的性格。也不理我径直朝艺熙躺着的地方走去。

艺熙无助的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祈求我制止军的荒唐举动。我装作没看到将头转过一边。这一切都被军捕捉到眼底冷冷的一笑开始他的计划。

军将艺熙身上仅存的衣服一条条的撕开,用他的舌头游走艺熙的胸部。食指挑逗着艺熙的阴蒂。

虽然艺熙不是第一次。但是军和我的攻势完全不同。即便是小姐也抵不住军的诱惑何况是艺熙呢。

没两下艺熙的下体开始泛滥。一滩滩淫水顺着阴道流出。军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喝女人下体的淫液。当然艺熙的更不能错过。军的舌头将艺熙的淫液一滴不剩的全部收进口中咽下。

艺熙羞愧难当虽然明知我在身边口中已经控制不住的发出阵阵淫叫。只是不知道军用了什么方法艺熙的口中只能发出一个音调。

"唔唔唔……唔唔唔。"

虽然我的目光看向别处但是艺熙的淫叫声犹如雷声一样阵阵传进我的耳膜。好几次都忍不住将头转向艺熙。

随着军的插入我的肉棒也不安份的在裤裆里跳动。这时我完全被面前的画面吸引丝毫也没有在意面前的女主角是我的女友。

军将艺熙的双腿扛在双肩笔挺的肉棒对准艺熙粉嫩的阴道一挺而入。粗大的龟头犹如要撑破艺熙的阴道一样丝毫没有怜悯之意。

艺熙哪里受过这种罪。疼的艺熙五官几乎汇总到一处,显露出狰狞的表情。等待军的龟头进入脸上的表情才渐渐缓和随后出现了我最熟悉不过的样子,看得出来艺熙非常的满足,这种表情只有艺熙快进入高潮的时候才会出现。

军回头看我两眼发直微微一笑但是他的攻势丝毫未减。猛烈的撞击夹带着艺熙体内的淫液飞溅而出。一滴滴的洒落在附近的草坪上。

军飞快的在艺熙的身上运动着。他的肉棒每次在艺熙的体内进出都会将艺熙的阴唇带起。艺熙幸福的闭上双眼享受着不容反抗的性爱。

我也趁着夜幕下悄悄的将手伸进裤裆抚慰我的肉棒。好似安慰肉棒不要急马上就可以让它一展雄风。

军的喘息声越来越重随着军大叫"啊~!射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射进艺熙的子宫。艺熙被军的精液烫的一阵阵痉挛。

军射出精液以后瘫倒在艺熙的身上。此时的我才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快步上前将军拉开艺熙的身体关切的问艺熙:"你怎么样?现在感觉怎么样?"

军已经在一旁不知何时已经穿戴整齐,并悄悄的拿起我丢在地上的木棍狠狠的照我的头部击去,

"峰~!小心~"还没等艺熙的话传入我的耳朵我已经被重重的击倒在地。

这一下可急坏了艺熙,也许是军的话没错。被军下的"蛊"已经解了。也许是艺熙太在乎我已经冲破了身体的限制。

军看到艺熙此时已无大碍也怕艺熙跟他拼命,慌不择路的逃走消失在黑夜之中。

"峰~!你醒醒啊~!不要丢下我。唔唔唔你醒醒啊。不要吓我。有人吗?快来人啊?帮帮我。"

"艺熙是你吗?"远处传来小婉的声音。

"小婉~!是我。你快来啊。峰受伤了。唔唔唔。"

随着艺熙的话音刚落小婉已经来到艺熙面前看到怀里像血人一样的我着实吓了小婉一跳。小婉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吓得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艺熙提醒道:"还愣着干什么啊?快打电话。我的手机不知道丢哪里了。"

"哦哦哦。我马上打。"小婉慌忙着在口袋中掏出手机拨通紧急电话。

"喂~~!!是急救中心吗?我需要帮助我的朋友受伤了。请您快来。哦。我的位置是……"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身处在一个类似病房一样的房间。我的身体上插满了各种滴流管。各种不知名的液体随着塑料管流淌进我的身体。

"啊~!我的头好痛。这里是哪啊?"

"啊~!你醒啦~!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你已经昏迷了整整10天了。唔唔唔。你醒了就好。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买。"艺熙一连串的问题让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不饿。这里是哪啊?"

"这是医院啊。傻瓜。你吓死我了。"

"我怎么在这里啊?我们不是去过周末吗?"

"你不记得了?"

"我回来了。艺熙你去吃点东西我来换你吧。"人还未到声先到一贯是小婉的作风。

小婉推开房门看到我已经醒了急忙跑过来询问:"峰~!你醒啦。你感觉怎么样。最近艺熙一直很担心你呢。一直陪着你不肯离开。"

"啊~!就是头有点痛其他的好像没什么事。小婉~!你怎么在这里?你和军不是回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我的话小婉和艺熙两个人同时一愣互相看着对方。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小婉再次确认。

"嗯。我真的想不起来。一想头就很痛。"我双手捂着头非常痛苦。

"好了。好了。不要想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只要你还记得我就好。"艺熙看到我的样子非常心痛。

"艺熙你陪着他,我去找大夫。"小婉离开病房去找主治医生了解情况。

不一会小婉就带着主治医生来到我的面前。医生又一次对我做了全身检查,确定并无大碍之后对着小婉说:"太幸运了。这么段时间可以醒过来,刚才我也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现在这位先生的身体已经无大碍了。剩下的就是回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可是他怎么有些事记不起来了啊?"艺熙追问主治医生。

医生回答:"嗯。有可能是选择性失忆吧。这是脑震荡留下的后遗症。不用担心。休养一段时间在来复查一遍。如果想恢复记忆可能不是简单的事情。你们要有心里准备。"

"可是……"艺熙还要问什么却被小婉打断了。

"好了,谢谢您大夫。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辛苦您了。"

"不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说完医生非常礼貌的退出房间。

房间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二女各自想着心事唯独我因为头痛躺在病床上透过窗户努力的回想我失去的记忆,无奈越想越头痛。

"啊~!好痛"我的叫喊打破了病房内的宁静。艺熙摸着我的头说:"是不是头痛了?不要想了。也许记不起来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好了。你们收拾一下,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我去吧。小婉姐。"艺熙说罢就要起身。

"行了。我自己可以的。手续很简单。你照顾好峰吧。"说完看了我一眼。看的出来小婉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惜与愧疚。

当小婉走出房间艺熙开始收拾行李。好在这段时间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简简单单的几个包里就基本搞定了。

我伸手预接艺熙手中的包里,艺熙巧妙的藏在了身后说:"你病还没好。还是我拿吧。反正也没多少东西。"这时小婉办理好了出院手续看到我们收拾妥接过艺熙手中的包里率先下楼。

我和艺熙跟在身后下楼打了一辆出租直奔我和艺熙的温暖小窝。

一路上无话,当我们来到家里人还未进屋就已经可以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香味。

我不禁停下脚步闭着眼睛享受着美妙的味道。肚子已经耐不住咕噜噜的直叫。

二女听到我肚子不争气的叫声异口同声的笑道:"馋猫,快进去吧。姐姐准备了好几个小时了。一会就可以吃了。"

"姐姐?哪个姐姐?"

"当然是我表姐啊。你怎么连表姐都忘了?那姐姐会很伤心的。"

"哦,你说金姐啊。我怎么能忘呢。姐姐那么美丽的女人"(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色鬼。连姐姐的主意你都敢打?看我一会告诉姐姐让她修理你。"说着艺熙生气的率先走进屋里。

小婉对我耸耸肩表示这次帮不上我了。也跟着进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只能跟着进去关上房门。

满屋里飘着中国菜的菜香味让我感觉到饥肠辘辘。

"咕噜~咕噜~!"肚皮没出息的叫了两声。本来声音很小怎奈当我进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大姐聚焦到我的身上。这下所有人都听到了。随后爆出满屋子的笑声。让气氛融洽了许多。

我不好意思的抚摸着头皮说:"在医院呆的太久了。"

"好了。块来坐下吧。我特意找了一个朋友学的中国菜。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大姐拉着我坐下。

当我尝遍桌上的每一道菜肴我不得不佩服大姐的厨艺。丝毫不比国内的一级厨师差。尤其是红烧肉做的那叫一个地道。

我狼吞虎咽的吞噬着桌子上的美味。最后一擦一嘴的油质说:"真的好香。吃的好饱啊。大姐的厨艺可以去开一家中国餐馆。那一定会火的不得了。"虽然我还不能记起和大姐之间的回忆但我可以感觉到大姐对我的那份情。

"呵呵。还是这么会说。好了我收拾你们去看会电视吧。"说着大姐起身收拾碗筷。小婉也起身去帮忙。

整个房间又剩下我和艺熙。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自在。但到底是哪里我还搞不清楚。于是我找了个借口说:"吃饱了。我出去走走。"

艺熙起身说:"我陪你吧。"

我连忙阻止艺熙说:"不用了。我已经没事了。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不用担心我就在楼下。"说完出门而去。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