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二十五章

妈咪退出房间我们4人迅速的寻找自己的衣物,迅速穿戴整齐又一次确认好之后才重新拿起麦克继续一展歌喉。

原本以为唱歌是我的弱项,谁知道这几杯洋酒下肚在加上几杯炮弹我的高音竟让可以上那么高。我也使出浑身解数展示着我的歌喉。还真有一代歌星的风范。羡慕的小崔差点用眼睛就要把我鸡奸了一样。

我索性将麦克扔给丝袜女让他们郎情妾意去。我则搂着阿雅直奔温柔乡。

阿雅躺在我的怀里用手指在我的胸口画着圈圈一边跟我聊人生聊理想。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

聊着聊着我才真正体会到"胸大无脑"的真谛。每次一个话题不用聊到10分钟我就要转移话题因为阿雅根本就接不下去了。我也只能聊聊比较肤浅的话题,聊到成人笑话的时候阿雅的储备量简直让我吃惊,我跟她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让我身为国产狼友汗颜啊~!(我在这里郑重的向国内狼友致歉,我给你们丢人了唔唔唔。)

看着小崔一杯一杯的喝着洋酒我知道他唱的渴了。也累了。不知道谁提出来的去楼上放松放松。其他人跟着附和很快我们4人达成了默契。

嘱咐过服务生以后我们在领班的带领下乘坐观光电梯欣赏着首尔的夜色来到了28楼的贵宾休息区。在商业中心的摩天大楼可以包下整个一层看得出他们KTV的实力。

事情的发展正如小崔希望的那样只剩下一间双人大床房。可算是如了小崔的意愿他的脸上已经掩饰不住兴奋的表情。我拉着小崔的耳朵说:"你小子很如愿了是吧?啊?那么想跟我分享啊?"

小崔捂着耳朵说:"疼疼疼,别使劲啊。我的耳朵是给我老婆留的别拉坏了。"

我们来到房间5星级的布置还带有情趣套件。什么捆绑,情趣在这里都可以轻松的实现。我对SM没什么兴趣只是偶尔想想要是真的去实施还真是没那个胆量。

群P带给我的新鲜感已经淡去,但是小崔好像才刚刚上瘾。趁着二女进去沐浴的功夫小崔在我的耳边喋喋不休的表示他的兴奋。我用鄙视的眼光时不时的打击他几下。比如容易感染性病啊。互相攀比的心理下生理功能下降等等反正都是随口瞎编的。反正小崔现在没有电脑无法去验证我的话是真是假。半信半疑的下也把他吓得冷汗直冒。

在聊天中我才知道丝袜女的名字因为真实姓名比较土给自己起个外国名字"艾米"。反正名字就是代号我更喜欢叫她丝袜女,这样比较贴切。

很快两女沐浴完毕,丝袜美女换上一身性感的网眼吊带上衣配上花边T裤腿上套着蕾丝网袜,乳房和阴毛在网袜的互赢下若隐若现更加显示出此女的性感和魔鬼身材。而阿雅则给了我更大的惊喜,一身豹纹的情趣套装一对巨乳暴露在外更显示出野性与狂野。看得我和小崔直流口水在二女的催促下我们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的冲进浴室简单的冲洗一下就穿上皇帝的新装跑出浴室。

阿雅看到我们的造型吓得大叫:"你们怎么连个内裤也不穿,胯下晃荡着坏东西多难看啊?"

我和小崔异口同声说:"这是今年流行的皇帝的新装"我看了小崔一眼问道:"你们韩国也知道皇帝的新装?"小崔腼腆的笑了下说:"在中国留学的时候学的。"

"切~!那时小学课本"我更加鄙视小崔。小崔也不在乎。

二女也不听我和小崔打嘴仗反正她们的表现是听不懂什么叫皇帝的新装她们只知道皇帝穿的是龙袍。索性打断我们将我们推倒在大床上。

二女一左一右各自抱着一根钢管在那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舞姿动人完全是专业级的。优雅的音乐配上二女柔美的舞姿我和小崔的肉棒已经不安分的跟随着音乐跳动。我的目光在阿雅和丝袜女的身上不停的转换真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正当我和小崔享受着紫醉金迷醉卧温柔乡的时候艺熙刚刚在警局开完一个紧急会议。通过这段时间的收集证据和市民举报一个恶性的犯罪集团网络已经浮现在警方的视线。艺熙也是这次专案组的成员。

艺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于凌晨1点钟了。照往日的习惯她总是要到我的房间去看我一眼才能睡着。可是今天她刚走到楼下就发现金姐家的灯火通明。等她开门走进房间看到金姐和小婉坐在客厅里焦急的等待着。

"怎么了?这么晚了你们怎么都没睡啊?"艺熙一边换鞋一边说道。

"睡什么睡啊?峰到现在还没回来。"小婉开口说道。

"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你们有没有去找啊?"艺熙听说我不见了当时就急了。

"喂~!不止你一个人担心峰好不好啊。"小婉抗议着。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还是快想想怎么能找到他吧。这孩子一点也不让人省心。"还是金姐在关键时刻能把握大局。

"好。我们分头找。我去警局让值班同事帮帮忙。你们也去峰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找找,什么同事家或者酒吧什么的。反正也别在家等着。我先走了"说着艺熙将手中的资料仍在鞋柜上穿上还保留着她脚上温度的鞋子又一次出门。

金姐和小婉也分头行动。小婉对我的同事比较了解金姐呢对我经常出入的娱乐场所比较熟悉,分配好任务后两个人披上外套也加入到寻找我的行列。

每家都有一个故事。在小浩的家里也出现了金姐家同样的场景。小浩的爸爸妈妈劝小浩赶快睡觉。小浩却执意要等到姐姐回来才肯睡觉。在小浩爸爸苦劝和强势的态度下仍不屈服的小浩。小浩的爸妈也没有办法只能妥协希望智贤可以早点回来。

正当两家人焦虑万分的时候我和小崔的战斗已经打响。小崔先把阿雅压倒身下而我只能把丝袜女驾到落地窗前欣赏着外面的夜景狂草丝袜女的屁眼。显然丝袜女已经开过后门所以我的进入非常的顺利。小崔将阿雅的双腿架在双肩上用最原始的性爱方式也让阿雅一次次的进入高潮,淫水狂喷不止,淫叫连天。

我将肉棒从丝袜女的菊花中拔出对望一眼非常默契的加入小崔和阿雅的战斗中。丝袜女和阿雅狂吻,我一时兴起拿起手中的手机对着淫乱镜头狂拍。用手机记录我"失忆"以后的第一次的淫乱生活。

我不是将镜头聚焦在小崔的肉棒和阿雅的结合处,不时用镜头记录阿雅的表情。起初阿雅还比较抵触刻意的躲避镜头的捕捉,小崔狂操几下阿雅的本性流露也不再避讳用镜头记录她那动人的身体。由于小崔的时间把控不到位使得他的精液喷溅在丝袜女的身上。受到波及的还有我那可怜的手机。

小崔却兴奋的说:"换我了,换我了。来峰你上。"不待我答话小崔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手机将我推向二女的怀抱。

二女像饿虎一样将我按倒在床上就上演一出《二女抢霸美男》的好戏。将我刚刚披上的遮羞布一把扯到一边。阿雅霸占着我的肉棒将肉棒含在嘴里,最可恶的是丝袜女跨坐在我的脸上。硬生生的将她的蜜穴贴在我的脸上。让我不由得不为她口交。本来我不是很抗拒为女人口交但是第一次感觉被强 暴的滋味。

丝袜女的淫水流淌在我的脸上,阿雅刺激着我的肉棒温柔的抚摸着我的阴囊。小手还不断的刺激着我的菊花,硬生生的将大半个食指塞进我的肛门。在肛门处传来的阵阵刺痛让我近乎发疯。

我用尽我的全力将丝袜女推开一脚将阿雅踢到床边险些就踢到床下。我愤怒的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大喊道:"妈的你们很喜欢SM是吧?啊?~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SM。"二女被我吓得四处逃窜。我最恨的就是丝袜女强逼着我为他口交当时是将目标锁定在丝袜女的身上。

我一把将丝袜女拦腰抱住摔倒在床用身体狠狠的将她压在身下。一手将她的双手按在头上,丝袜女紧紧的将自己的双腿夹紧想要保护她最后的一道防线。我的牙齿狠狠地咬住丝袜女的乳头鲜血顺着牙印从丝袜女的身体中渗透出来。痛的丝袜女嗷嗷直叫哭叫连篇。

阿雅怕玩的太过火过来拉扯我的肩膀并哭喊着:"大哥~!别玩了,你看她都流血了别玩过火了好不好。"

我松开牙关狠狠的说道:"一会哥哥在收拾你。要是不想像她一样乖乖的给老子舔屁眼。刚才让你弄的到现在还痛呢。"阿雅胆战心惊的"哦"了一声,还真乖乖的用她的舌头服侍我的肛门。

丝袜女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但是她的一番话语惊到了屋内的每一个人:"哥哥在来啊。继续。我喜欢这样。来打我。"

我腾出一只手狠狠的抽了丝袜女一个耳光。鲜红的印记证明我的手掌曾经在此光顾。并说:"臭婊子,SM的味道怎么样?"

"啊~!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啊。我好怕啊。不要打我。"我不得不佩服这里的女人演技很逼真,足可以跟演员媲美。

我用一条腿将丝袜女的双腿分开,阿雅扶着我的肉棒将它引入到丝袜女的阴道深处。

我疯狂的抽插,牙齿狠狠的咬住丝袜女的乳房,这次我放过了乳头我还真怕一下将乳头咬掉。这些疯狂的镜头丝毫未落的全部记录在我的手机的内存卡中。

阿雅看着我的肉棒在丝袜女的阴道中进出,她也忍耐不住身体的欲望竟然在旁边抚摸自己的阴蒂以消解身体中的欲火。

我将动作提至极限疯狂的抽插过后将滚烫的精液遗留在丝袜女的子宫深处。

疲倦的身体让我躺在床上点燃一根香烟,但丝袜女的欲望好似还未得到满足非要逼着小崔给她在房间的架子上进行捆绑和鞭打。阿雅乖巧的躺在我的身边舔着我的乳头抚摸着我已经疲倦的肉棒。这次的淫乱足足进行了4个小时。激情过后我才担心今晚的消费会不会让我和小崔破产。

墙上的时钟提醒我凌晨三点钟已经过了。我这才想起我家里还有人会为我担心。看到小崔那边已经接近尾声,小崔解下阿雅手腕上的绳索将丝袜女扶到床边休息。丝袜女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说:"今晚真舒服。好久没有接待SM的客人了。没想到你们竟然是我意外的收获。呵呵呵。"

我听着直打冷颤起身对小崔说:"太晚了,我要回去了。她们会担心的。"

小崔的身体已经疲倦懒洋洋的说:"这么晚了还回去干什么啊?今晚我就住这里了。我还要试试二女共侍一夫的感觉呢。"阿雅听到我要回去眼神中流露出不舍,我害怕我的留情会伤害到阿雅,假装未见将属于我的衣物穿戴整齐倒了声:"再见"就出了房门。

僻静的走廊里传来阵阵女人呻吟的声音,看得出今晚的客人真的不少。三三两两的服务生在走廊尽头交头接耳,当看到我出来全部站的笔直恭恭敬敬的对我鞠了一躬,待我走过他们的身旁继续他们刚才的话题。

在我等待电梯的时候隐约听到今天这里出现的都是娱乐圈的人。里面还有些二三流的女星。我为娱乐圈的黑暗所不齿,脑海中还在幻想都有哪些女星呢?会不会有我认识的呢?。"叮"的一声,电梯门在我的面前开启我的思绪才回到了现实。

我走进电梯按了一楼的按键。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一刻一只女人的小手阻挡住电梯。电梯门被重新开启。一个女孩整理下披在肩上的长发礼貌的说了句"对不起。"

当女孩踏上电梯我们的目光相聚两个人的脸上都惊现出惊讶的表情"啊~!是你~"此时电梯已经启动女孩想要转身退出电梯已经不可能了。

"你怎么会在这?"我好奇的问道。

"那你呢?"女孩回答。

"我在问你呢。"我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对着女孩狂吼。

"你是我什么人?你为什么冲我吼真是无理取闹。"

"我……"是啊我是她什么人,为什么冲她吼。我重新整理了一下头绪说:"我一直相信娱乐圈的黑暗,在我刚才等电梯的时候那些服务生说的娱乐圈的肮脏交易我也理解。但是你弟弟小浩却一直相信这些东西和你毫无关系。而你在这里出现要是让他们知道会不会很担心你?"我特意强调小浩。我以小浩来当藉口可以感觉到理所当然。

电梯门开了智贤向箭一样冲出去,眼看快要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我毫不犹豫的追了出去。好在有智贤在前面引路也不至于我会在这里迷路。

跟着智贤我们飞快的冲出了KTV的大门。服务员被我们弄的摸不清头脑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已经跑出大门外。

眼看着智贤拉开一个等候的出租车车门的时候我一把按住车门将车门重新关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是我什么人啊?在这样我喊保安了啊。"智贤冲我吼道。

我拉开车门一把将智贤推进车内,紧跟着自己也转进TAXI关上车门对着司机说:"去山顶。"

"为什么去山顶?我要回家。"智贤抗拒着。

"开车,去山顶。"司机见我的态度强硬好似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发动车子直奔山顶而去。

30分钟的车程车内非常的安静。当我们到达山顶我随手抽出几张钞票扔给司机将智贤拉出车外。出租车也消失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山腰的位置就是我和智贤的家。万家灯火已经熄灭零零星星的还有几处人家等还在亮着,似乎在晚归的家人照亮回家的路。

"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智贤疯狂的吼道。

"你为什么去那里?"我一再的追问。

"这跟你有关系吗?"

"我答应小浩要照顾你。"我说的理直气壮。

"照顾我?你凭什么?凭你和小浩的关系还是你能娶我?还是你根本就好奇我们这些不入流的歌手的私生活?"

"我……"我被智贤问的一时语塞。

"怎么样?说不出来了吧?那我告诉你。娱乐圈就是你想的那样。小浩口中的娱乐圈是我为了他们不让我担心而杜撰的。如果你能让我出名能让我火,我也会陪你睡觉。随便你想要什么样的方式。"智贤刻意强调睡觉两个字。

智贤的话音刚落我的手冲动的狠狠甩了智贤一个耳光。说:"好。既然这就是你选择的道路。我不拦着你。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既然这里让你很疲倦,你又何苦留恋这里?难道只是为了名利?你有没有考虑到你的家人?当你被那些不知名的绯闻缠绕的时候比你更痛苦的是你的家人。话已经说的够多了我送你回家,我会对他们说今晚你一直和我在一起。"

我拉着智贤的手一路走到智贤的家门口。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直到按响门铃小浩开门后看到我和他姐姐在一起开心的说到:"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大哥哥快进来。"智贤的母亲此时也来到门口。

我这是第一次看到智贤的父母。智贤的父亲威严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似乎对女人晚归显得漠不关心但是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怒火。从双眼中可以看出这位老人的精明干练。智贤的母亲显得非常的温柔简直是家居女性的典范。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慈祥的面孔透露妈妈非常的温柔。

我踏进房门毕恭毕敬的对着二老鞠了一躬并说道:"伯父伯母好。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才讲智贤送回来让你们担心了。"

智贤的妈妈拉着女儿的手非常温柔的说:"他是你男朋友?你要是回来晚也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啊。多让你爸爸担心啊?小浩不看到你回来死活也不睡。你说这孩子。"智贤听后温柔的抚摸着小浩的头说:"好弟弟,姐姐回来了。你快去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不要。我要等哥哥走了再睡。"小浩坚持着。

"等什么等。小孩子大晚上不睡觉?你想干什么?要不明天开始你不要上学了跟我去工地干活。"一直未吭声的智贤爸爸突然冲小浩发了一通脾气。吓得小浩对我做了一个鬼脸就乖乖的跑进卧室。

"你跟我过来。"智贤的爸爸指着我说。

"是,伯父。"我的预感不妙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来到阳台。

"啪"还未等我站稳。智贤的爸爸一个电炮就将我打到在地。虽然退役多年看得出来老头子的功夫仍在。我竟然连躲闪的机会也没有就已经被打翻在地。

"喂。老头子你干什么?""爸爸~!你怎么能打人呢?"智贤和她妈妈同时说道。

"我们男人的事情不用你们女人来管。看什么看死丫头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还不赶快给我回屋。"

我捂着脸站起来笔直的立在一旁用眼神暗示智贤我没事。等到她们娘俩回到屋内,我本以为接下来免不了一通胖揍但是智贤的爸爸却冷静了下来。

智贤的爸爸拉开窗户掏出2支烟递给我一支后说:"家里有小浩不习惯闻烟味。我就只能每天开着窗户抽两口。你不会不习惯吧?"

"哦不会,我平时也喜欢在阳台上看着夜景抽根烟。"我礼貌的接过智贤爸爸手中的香烟说道。

"呼~!你是做什么的?"智贤的爸爸点燃香烟问我。

我和智贤的爸爸聊了很久。几乎是把我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遍。最后问道"你们会结婚吗?"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就如五雷轰顶般,说实话我还真没考虑过跟哪个女孩结婚。我感觉年轻的生命不能浪费在婚姻上面。

智贤的爸爸看我沉思良久于是接着说道:"你们年轻人就是这样。好。我不逼你跟智贤结婚,但是我要你保证不能欺负我家智贤。不然身为老兵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即使你逃到中国我也会一路杀过去。好了。现在也不早了既然你的家就在附近我就不留你了。"

道别了伯父我踏上了回家的路,本来就是一个小区而已,但是今天却走的格外的漫长,感觉回家的路好远好远。一路上我智贤爸爸的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看到智贤出现在那里为什么我会生气呢?我和她只见了几次面而已甚至都没有好好的谈过,但我却感觉她是我多年的好友。难道就真的只是好友?想着好多的为什么竟然连走到楼门口都没发觉。

这时门口出来一个人是我们家对门的大哥。大哥看到我后点点头说:"这么晚才下班啊?原来你们大公司上班的白领也这么辛苦。"

我抬头看到大哥后说:"是啊。大哥这么早就出车了吗?"

"哎~!是啊。为了生活嘛。还要还贷款,还要养家。除了辛苦就是辛苦。哪像你们啊。好了不说了我要出车了。你也回去早点睡吧。"看着大哥渐渐远去的背影让我不禁感叹。生活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下来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的人出生就要为了混口饭而奔波。我不禁有些同情这位出租车司机,但是他的脸上重来都没有因为辛苦而表现出对生活的不满充其量就是在嘴上抱怨两句而已。

回到家我透过门缝我看到屋内亮着灯。我才想到她们会不会因为我一夜未归而担心。我掏出钥匙麻利的打开房门说:"不好意思今天我加班回来晚了让你们担心,真的对不起。"但是我发现屋内除了亮着灯以外看不到一个人的身影。难道她们已经睡了。

我将衣服挂在门后换上拖鞋将手机扔到鞋柜上。由于不小心我碰到鞋柜上面放着一本厚厚的资料。资料散落开来牛皮纸袋内出现了一本卷宗,题目印有《大韩民国案件卷宗》的字样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反正现在也快亮天了也睡不着了。看看智恩现在负责什么案子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当我打开牛皮纸袋后一张照片掉落下来。我拿起照片看了看感觉这个女人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我将照片放到一旁打开首页看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我才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

姓名:雪妍

性别:女

出生年月:某年某月某日。(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籍贯:釜山

看到这里我的头嗡的一下大了。难道这次艺熙的目标是雪姐?我已经了解雪姐的手段和实力不禁开始担心艺熙的安全。

为了艺熙我继续看下去。当6点钟的铃声敲响我才将内容全部看完。原来这次艺熙的任务是去雪姐的身边卧底。这让我的心乱成一片。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时我听到楼道里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我知道艺熙她们回来了。我赶忙将卷宗整理好放到原处,慌忙的跑回自己的房间连衣服都没时间脱。

果然是艺熙他们三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看到我的外套挂在门后,鞋子放在鞋柜里。她们已经知道我回来了。

艺熙顿时气的火冒三丈的就要冲进我的房间把我拉出来教训一顿。还是金姐和小婉极力的劝阻才为我避免了血光之灾。看到艺熙冷静下来金姐和小婉同事送了一口气。

小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揉着脚丫抱怨到:"这个峰,也不知道去哪疯了。害的我们找了一宿。哎呀我可不管了,我去睡觉了。啊~!"小婉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房间。金姐也简单收拾一下就去了店里。剩下艺熙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着卷宗。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中我隐约的感觉有人推开我的房门在我的身边坐了良久。由于我昨夜奋斗的太过辛苦导致我连睁开眼看看是谁都已经成为奢望。

(PS:导演等等。导演:咔~!怎么了你?主角:导演这个是谁编的啊?跟原来的剧本好像不一样了?导演:没办法,看客就是上帝。上帝不喜欢看你炫耀什么风流更多的想在剧中找到那种刺激。前几集播出后有不少人强调要看到着名女星之类的。主角:哦,为了工资继续吧。)

等我醒来的时候屋内已经没有人了。我正收拾东西打算上班的时候我才发现今天是周末。我在冰箱里拿了瓶饮料站在阳台想着昨晚艺熙带回来的资料。

这时楼下一个身影映入我的眼帘。仔细一看是智贤。她也是才起来吗?我正要跟他打招呼发现她的身后来了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智贤拉拉扯扯的。智贤表现的很抗拒。我隐约感到事情不妙急忙冲出房门向楼下跑去。

等我来到楼下的时候智贤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好在是白天又是周末小区内的长廊里坐着几个大姨。在我打听之下才知道智贤被两个人拉着向小区外走去了。她们拦了结果没拦住。让我快点去追。

我抄近路跑出小区,发现一辆黑色的瑞风刚刚驶离停车位很快就要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下一章:没有了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