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三章

屋里到撕碎的相片,衣服,各种杂志单据等等散落一地。好像刚刚被匪徒打劫过一样。可是屋内就是看不到军的身影。红姐怕军有什么意外,葱忙的跑出房间连衣服也没有换。

看着红姐穿着那么性感的家居服就上街。街上的行人都向红姐投以莫名的眼光。更有些类似小流氓之类的还不断对着红姐打着口哨。红姐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嘴里大声的喊着军的名字奔向海边。

来到海边红姐不断的向行人描述军的样子一路打听着来到海边。问道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丝线索。

学生指着远处的岩石告诉红姐在那里可能会有军的线索。红姐匆匆的说了声谢就往学生指引的方向奔去。来到海边岩石附近可是哪里还有军的身影。红姐歇斯底里的喊着:「军……你在哪?不要吓唬我……军……你快出来……姐姐求求你了……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红姐的声音越来越小蹲在沙滩上嚎啕大哭。

这时后面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位小姐,你找人也不用穿成这样出来吧,你这样很容易诱发交通事故的。」

红姐猛然回头看到军带着顽皮的笑容「噗哧」笑着用双拳猛锤军的双肩:「你个坏小子。你吓死人了你。这时候还开什么玩笑。快跟姐回家。晚饭已经做好了。」

军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红姐的身上。一身结实而又有弹性的肌肉展现在红姐的面前。虽然红姐对军的身体已经不是很陌生但这次的感觉另红姐心潮起伏。

军调侃着红姐:「怎么让我充满男性魔力的身体震撼到了?」

「讨厌。哪有。你个小屁孩有什么魔力。」

军低头看着红姐的眼睛同时把自己的小手指放到红姐的嘴边充当麦克采访道:「那这位小姐您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你看,远处的汽车以为是红灯都停在那里不动了呢。」

红姐狠狠的掐了一下军的胳膊说:「拜托,少爷那是停车场好不好。车当然都停着了。别臭屁了咱们回去吃饭。我是又冷又饿。」

军带着红姐来到路边拦了辆车回到家里。

由于刚才离开的时间比较久饭菜已经没有了热气。红姐说:「菜凉了,我去热热吧。」

说着端起一盘就往厨房走去。

军一把拉过红姐的胳膊把红姐揽在怀里。紧紧的抱着红姐说:「不用了。菜虽然凉了但我的心是热的。刚才我的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

红姐挣扎了几下在无果的情况下说:「我手里还有菜呢。一会儿菜汤撒你身上了。快放开我。」

军放开红姐,端起面前的饭碗狼吞虎咽的把所有的饭菜一个劲的往嘴里「倒」「你慢点,别噎到了。喝杯水慢慢吃。」

红姐起身给军倒了一杯水放到军的面前。

军抹了抹嘴说:「姐。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我有些累了。我先去睡了明天还要去公司呢。你也早点休息吧。这些明天在收拾。」

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红姐收拾完碗筷坐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可能刚才折腾的确实累了。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大约凌晨红姐被丝丝的凉风吹的有些清醒。刚刚睁开眼睛看到面前蹲着一个男人的身影顿时吓得惊叫:「啊……谁?~ ……」

还没等红姐喊出声一只大手堵住红姐的嘴,一只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慢慢的红姐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已经看清了面前的男人是军。

红姐生气的说:「你想死啊?大半夜不睡觉蹲在这里吓人?」

军把红姐揽在怀里「红姐,你好迷人。刚刚我看了你好久,本来想把你抱回屋里但又怕惊醒你。请原来我的冒失。」

红姐的双手抚摸着军结实的后背有些爱不释手:「军,不要总是装作很坚强。

我知道你心情难受。虽然我不是你的姐姐,但我会像亲姐姐一样照顾你,甚至更好。「军把红姐的脸微微抬起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打量这个女人。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一个性感的嘴唇。五官完美的搭配看起来是那样的完美。尤其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里面深藏着很多的故事。

军低头吻了吻红姐的眼睛,鼻子,终点是那性感的嘴唇。军的舌头慢慢探进红姐的口中试图撬开那洁白的牙齿。红姐的欲望被挑逗出来。两个人的舌头混交在一起。两个人借着黑暗带给他们的便利疯狂的吻着。

不知何时两人身上的衣物已经褪去。裸露着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哪怕是每一寸肌肤。

军的手指探进红姐的神秘地带用很巧妙的手法挑逗着红姐的阴蒂。红姐娇嫩的呻吟声做着背景音乐。

「啊……额……啊……啊……」

军把沾满红姐的爱液的手指伸到嘴里吸了吸说:「你的味道真好。」

红姐让军在沙发上躺好,自己爬到军的身上。舌头扫过军的每寸肌肤。

脖子,胸口,下腹。大腿直到脚丫。然后重新回到军挺拔的阴茎上。用熟练的技巧吞吐着。

红姐毫无齿感的口交已经彻底让几乎没有什么经验的军彻底折服。军的呻吟是对红姐最大的鼓励。

「啊……太舒服了……啊……」

红姐把军的双腿高高抬起,军的「菊花」完全展露在她的面前。

红姐的舌头刚刚抵达军的「菊花」边缘。军的一个冷颤让红姐知道军还没体验过这种服务。

红姐的舌头开始在「菊花」边缘舔着,让军慢慢适应这个服务带来的美妙之处。

渐渐的军的呻吟已经消弱,红姐的舌头开发了一块新的领地,也是「菊花」的中心地带- 屁眼。

军的兴奋重新被燃烧。「啊……红姐……那不要了,脏。」

红姐用手指沾了些口水手指按压着军的屁眼说:「我就喜欢你这个味道。」

手指的刺激丝毫不必舌头的差。

红姐重新把军的阴茎含入口中。军的阴茎已经给了军一个要喷射的信号。

「啊……我要射了。」

红姐丝毫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快速的吞吐着军的阴茎。一股股浓烈带有一丝气味的精液喷射进红姐的嘴里。甚至有些流进红姐的喉咙。红姐把口中的精液吐到手上把玩着说:「好久没做了吧?射了好多啊?」

此时的军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一把将赤裸的红姐揽在怀里说:「红姐我好喜欢你,做你的老公一定很幸福。」

红姐把精液慢慢的滴在军的肚脐上一边把玩着一边说:「说什么傻话。红姐不是好女人,配不上你。今天的事情过去了就不要想了全当是梦吧。」

「我情愿这个梦一辈子都不要醒来。跟你在一起的体验是任何人都不可比拟的。」

「那是你接触的女人不多,等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相信姐。」

这时门口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叮咚……叮咚……叮咚……军和红姐匆忙的整理一下衣服,军出来开门。

军开门看到我站在门口对着军「怒目而视」军吓了一跳说:「你?你这么晚了怎么来的?」

我一把推开军身体进入房间看到红姐惊恐的眼神,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一拳将军打倒在地。红姐赶忙上前阻拦「峰,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被红姐拉回客厅推倒在沙发上。我重新站起来说:「我下午接到小婉的电话,小婉什么都跟我说了。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

红姐赶忙解释:「没有,事情不是那样的,这完全就是一个误会。你听我解释。」

「误会?本来我是相信这全都是一个误会,来了就想找小婉解释。可是现在我都看在眼里了还有什么解释的?」

红姐哭着拉着我的手说:「峰,你真的要听我解释一下,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生气的拿起茶几下面的裤衩在红姐面前晃了晃说:「这是什么?啊~ 这是小婉的还是你的?难道你们两个在家里都不注意这些?还有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怎么还没睡?穿成这个样子不说匆忙间连衣服的扣子都扣错了。」

红姐低头看见自己的酥胸几乎半裸着暴露在外。赶紧转过身重新整理。

军转过身对我说:「峰,我们是光屁股长大的哥们,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情绪。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但感情不能。自从我来到这个城市我和小婉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比从前了。在红姐没有来的时候我感觉这没什么,但自从红姐来到这里之后我发觉我已经爱上了红姐。做为我最好的哥们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而不是指责。」

要不是红姐在我前面横着我真想上去在给这兔崽子两「电炮」。

「放你妈的狗屁。这是哪家逻辑?我让你照顾红姐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红姐也怒了给我一巴掌冲着我吼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又不是你亲姐姐,我喜欢和谁在一起那是我自己的权利。跟你有什么关系。在说你不是已经有小林了吗?」

听了红姐的话气的我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确实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喜欢的人也是红姐?

我怒火中烧努力控制了一下情绪说:「好。你愿意你随便。我不打扰你们了,我走。」

说完我疯狂的跑出了小区。往海边的方向跑去。

夏夜的凉风让人们感到丝丝凉意,但我的身体却像火焰一样在燃烧。我想要借助体力的消耗来减轻一下我心中的痛苦。我疯狂的飞奔,一口气跑到了海边,将疲倦的身躯狠狠的摔在沙滩边缘。我大声的嘶喊:「啊……」

我的脑海中全都是红姐和军缠绵的身影。我努力的想要忘记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女人你真的是一个充满奇异能量的怪物,你的能量使我不敢小视。你竟然可以轻易的破坏我十几年的有情。

听着远处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更使我想起男女交合时身体碰撞的声音。我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耳朵连什么时候军来到我的身边都没发现。一瓶打开的啤酒在我的面前晃动我才发现军已经坐在我的身旁。

军看着我说:「喝一个吧。我们好久没一起喝酒了。你就是要打我也要等酒劲上来以后的。那样不会有痛的感觉。」

我把整瓶的啤酒一口气灌进喉咙。「咳咳~这酒真难喝。」

军也喝了一口说:「不是酒难喝是你的心情影响了酒的品质。你喜欢红姐?」

「红姐一直很照顾我,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你别乱说。我只是不想叫你姐夫罢了。」

军又递给我一瓶啤酒说:「别骗我了。我们是十几年的哥们,我比你老婆还要了解你。你喜欢红姐。」

我不否认我对红姐的爱已经跨越到爱情的角度。我努力的逃避着……

「别说这个了。说说你和小婉,今天接到小婉的电话她哭的很伤心。你能告诉我你们之间怎么这么容易就夹进一个红姐?」

「我和小婉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两句话也说不清,今天我买的酒不知道够不够,我说你听吧。能理解多少就理解多少。」

我刚来到这里找小婉的时候小婉很兴奋,那时的她还是那么天真。每天我们都形影不离就连她上课的时候我都是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以至于他们的老师都知道我这个不是「偷艺」的学生。

后来我发现现实的生活还是要靠金钱来维持,我身上的钱本来就不多几乎都是小婉在给我支助,我以为小婉就是我上辈子丢失的另一半,我也欣然接受。

可是我发现我这个想法太可笑也太天真了。女人的身体和钱不是那么容易动的。每次从小婉手中接过所谓的生活费的时候,我都能从小婉的眼神中体会到一种很不自然的目光。为了维护我男人的尊严于是我开始努力的去找工作。

由于没有学历做基础,我的应聘几乎是屡次碰壁。虽然期间也找到了几份工作。但工资也是相当的低,就连维持我的生活都成困难更别说养一个只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小婉每天放回回到我们只能放下一张双人床的插间的时候,不是嫌这就是嫌那。甚至还冲我大呼小叫,把我男人的尊严随意的践踏。于是我在反省自己的时候得到了答案,那就是钱。我需要更多的钱。不是靠小婉的支助。于是我放弃了当时还算比较稳定的工作,来到人才市场重新体现我应有的价值。我找到一份业务员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回报丰厚。

我为了留住这份工作我每天都很努力,甚至比别人多付出2倍有余。由于客户的数量剧增我的应酬也开始增多。我每天都出入各大酒店的同时和小婉的沟通也渐渐减少。小婉也搬回校舍去住了。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偶尔出现甚至我不去接她都不来。有一天我临时推掉一个客户的应酬去小婉的学校接她,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但是得到惊喜的人却是我。我在小婉的学校找遍了各个小婉可能出现的角落可就是没有小婉的身影。我碰到小婉的同寝才知道小婉接到一个电话就出去了,连她最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怀着失望的心情走出校门,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发现对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里面有一对亲热的男女。里面的女人酷似小婉。为了印证我的猜测我躲在黑暗的角落偷窥。等他们依依不舍的分开的时候下车的女人竟然就是我的女友,小婉。

看着小婉从容的走进校园,我估算着她走回寝室的时间。找到一家电话亭拨通了小婉寝室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正是小婉接的:「喂。找谁?」

还是那么熟悉带有磁性的声音,可是我却感到万分的恶心。

「我找小婉。我是军。」

「啊~ !军。我是小婉。你不是应酬吗?你这么快就完事了?」

「还没有,刚才喝的有点急出来透口气,想听你的声音了就给你打个电话,你刚才去哪了?」

「哦。我刚才去自习了。刚回来。」

看的出她还没有碰到她的同学。

「哦。你在学校就没事了。我要回去了。」

「嗯。亲爱的别喝那么多。注意身体。」

军挂上电话郁闷的心情顿时涌上心,被欺骗的感觉使的军不知如何发泄。

军一路狂奔跑到家里。拔掉电话线,关上手机。总之一切能与外界的联络几乎全部切断。

此时一瓶瓶散落满地的酒瓶是军唯一的伙伴。凭借着酒劲军昏昏睡去。

第二天有人在摇动着军的身体。由于昨天酒喝的实在是太多至今脑袋还生痛。

迷迷糊糊睁开睡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这张面孔每次军看的时候总是能找到新鲜的感觉,但今天看起来就是那么的不顺眼甚至有些厌恶。

小婉看到军冷冰冰的眼神关切的说:「亲爱的~ !怎么了?昨晚喝多了难受是吗?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贪杯嘛。你先躺会我去给你那条湿毛巾」「不用,现在我很难受你来这有事吗?没事我要休息了」军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声音。

受到军如此的冷落小婉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冲着军喊道:「一大早的你吃什么疯药啊?哪里受了气跑我这里来撒。我从昨晚给你打电话就不通,还不是怕你出什么意外。来了就让你冷言冷语的。我图什么啊?」

军也不答话把身子转过去继续睡觉。

小婉气的浑身哆嗦。一把掀掉被子喊道:「你给我起来。你把话说清楚。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军坐起来轻轻的问道:「你昨晚去哪里了?我之前去过你们学校,你的同学没有告诉你吗?」

小婉的动作顿时凝固,手上的被子在空中高高的挂起。小婉愣在哪里看着军说:「你听说什么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什么?我应该怎么想?放心,你的同学没有出卖你。她说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小婉坐在军的身边将头靠在军的胸膛温柔的说:「昨晚我的一个姐妹过生日,我跟着去吃法了。我怕你生气就没有告诉你。」

「我是那么小气的男人吗?之后你怎么回来的?」

「由于我喝的太多是我同学的男朋友送我回来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学校的。亲爱的。我保证下次不在喝酒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说着小手不停的在军的阴茎上抚摸。

军把小婉的手挪开说:「昨晚天太黑了,我看到一个车里的女人跟你很像。我以为是你。」

小婉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将头靠向军的阴茎,一边舔着一边说:「亲爱的。相信我。我的心里还是很爱你的。」

小婉的小手和嘴巧妙的配合让军享受着她带给军的特殊服务。

军把小婉的头发温柔的别在小婉的耳后说:「你以前可从来不口交的。这次是怎么了?」

小婉吐出军的阴茎说:「我爱你就要爱你的全部。这个小东西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啊。不要说话好好享受。」

小婉的口交技术的确不怎么样。时不时的还有牙齿碰到军的阴茎。由于军也是第一次接受「口交」这个新名词,也就欣然受用了。

小婉生硬的吞吐着军的阴茎。小手抚摸着军的阴囊。酥麻的感觉遍布军的全身。军兴奋的呻吟着:「啊……啊……原来这么舒服啊……」

小婉听到军的呻吟更是来了精神。吞吐的更加卖力了。一会军的一个颤抖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小婉的口中。

「咳咳咳咳。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都射我嘴里了。你好讨厌。」

说着把嘴里的精液吐在纸上包好扔到垃圾桶里。

小婉漱了漱口在外面喊道:「老公,快起来,我们去吃饭吧。好不好。我很饿袄。」

军起来穿好衣服这次的事件就打算这么过去了。毕竟他还是深爱着小婉。允许犯错但一定要懂得改正。

军收拾妥当来到客厅,小婉重新整理后又焕发着原来的青春活力。

小婉挽着军出了小区,在附近找了家粥铺,简单的吃了一口就分手了。

军来到公司发现今天的气愤相当的古怪。就爬在前台挑逗着前台接待。

「小李~ !今天有什么情况?」

小李冲军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说:「小点声。刚才老板来的时候我发现脸色很不好。不知道一会谁要倒霉。反正你是红人你不怕我们可不敢。」

军捏了一下小李的鼻子说:「就你丫头鬼机灵。什么事只要问你就知道了。」

军潇洒的把外套搭在肩膀上走向办公室。

小李摸着自己的鼻尖满脑袋画着问号:「今天军哥是怎么了?难道发现了我的魅力?」

小李心里想着美事脸上掩饰不住自己的笑容。还是保洁大姐用拖布把敲了敲吧台说:「丫头,想哪个男人想的这么美啊?小心发骚让人看见。」

「讨厌你。」

说着就开始收拾手里的文件。军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老板透过玻璃窗示意军进来。军来到老板面前坐下点了根烟问道:「大哥。什么事情让你一大早就不舒服?」

老板说:「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是不是你在我身边安插了间谍?」

军无精打采的说:「我可没那闲心窥探老板的隐私。说吧什么事需要我去办?」

老板在桌子下抽出一叠文件和一摞子钱推到军的面前说:「这是夏颖公司的资料。本来是小张在跟进的但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夏颖要退单。毕竟夏颖在这行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我想你去帮我摆平。」

军拿过资料大概看了一下说:「背景不小啊。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试试。」

老板把钱又往军的面前推了推说:「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不够就说。我全力支持你。」

军也不客气把钱塞进扣带后说:「那老板到时候别在哭着说钱花冒了。」

老板把手中的笔扔在军的怀里说:「去你姥姥的。咱哥俩什么时候因为钱的事犯过话。你就可劲的造。把夏颖稳住了还有丰厚的奖励。」

军告别老板开始调查夏颖的背景以及兴趣爱好等等他所需要掌握的资料。我不得不佩服军有侦探的天赋,没到2天夏颖的资料已经摆在了军的面前。

姓名:夏颖性别:女年龄:49岁现任职务:某跨国集团中国区总经理家庭背景:离异。有一个女儿。现任某休闲中心健美操教练。夏颖对其女儿非常喜爱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

经历:退伍军人,担任过某市重点企业总经理。

社会背景:极其复杂。

等等等等。军看着这些四处搜刮的资料制定了详细的行动计划。

几天下来军的计划进展的非常顺利。夏颖对这个来访者也是倍加关注。短短一个星期事情就办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重新签约。

这天军兴奋的拨通了小婉的电话想告诉他自己的这一成就。男人都想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露在自己的爱人面前。这就是男人的尊严。电话接通军抢着话说:「小婉,今天晚上我就可以签约了。一会儿去逛街吧?」

电话那头却是一片安静,军再次对着电话说:「小婉?你在吗?小婉?」

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声音,但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小婉现在不方便接你的电话,一会让她回给你吧。」

「你是谁?小婉的电话怎么在你那?」

军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是小婉的朋友,昨晚我们一起喝了点酒,小婉喝多了今天早上临走的时候把电话落在这里了。一会我给她送去。」

军生气的把手中的电话远远抛去,「啪~ !」(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紧接着就是汽车警报的声音传来。军气的脑中一片空白。呆呆的在原地站了有2个多小时。直到签约的时间快到了军才看了下手表打了个车就去和夏颖签约。

夏颖的秘书在门口看到军来了就跑上来问:「军哥,你的电话怎么了?一直打不通啊。」

军歉意的说:「电话丢了,不好意思来晚了。」

夏颖的秘书说:「哦,不不不,你没晚是夏总让我在这里等你的。请上楼吧。夏总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签约」「谢谢你啊。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没有你事情不能这么顺利。」

说着手搭在夏颖秘书的肩膀上拍了拍。

夏颖秘书腼腆的笑了下说:「不客气。吃饭就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军哥请吧。」

说着二人来到会议室。夏颖也在此时出现在门口,两个人互相打了个招呼就进去签约了。由于事先都已经谈好所以签约就是一个形式。30来分钟签约正式结束了。

夏颖把手中的文件交给军的时候说:「小军,一会儿有约会吗?要是没有一起吃个饭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日本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军结果夏颖的文件同时把自己的那份递给夏颖说:「既然夏总肯赏脸那就算是有在重要的约会也可以往后推一推的。一会这顿饭我请。走吧。」

夏颖对着秘书说:「把车钥匙给我吧。一会儿我自己开,你留在公司吧。有什么事情都给我推到明天。就说我今天有重要的客人。」

说完对着军眨了眨眼说:「走吧。坐我车。」

秘书恭恭敬敬的结果夏颖手中的文件说:「知道了,夏总您放心吧。一路上您注意安全。」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