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韩国风流爽记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韩国风流爽记
第四章

军和夏颖来到地下停车场,夏颖的座驾就停在最显眼的位置,一辆金刚黑的奔驰S600就稳稳的停在那里。军的眼里流露出贪婪的目光。这是他最喜欢的梦想之车。夏颖随手把遥控钥匙递给军说:「小军啊。今天我有点累了。还是你开吧。」

军接过车钥匙很绅士的给夏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恭恭敬敬的说:「夏女士您请,今天由我替您服务。」

十足的司机模样。

夏颖用粉拳捶打了几下军结实的胸膛说:「你小子就会贫。没想到你的身体还挺结实啊。快开车。」

军关好车门跑到驾驶室,启动挂档一气呵成。汽车像箭一样穿了出去。一路上军把自己的驾驶技术展现的淋漓尽致。车速虽快但乘坐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难受。

一路上夏颖对军的驾驶技术赞不绝口。「小军啊。你的车开的真棒。平时我都不敢这么开。」

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哪里啊。还是夏总您的车好。」

「不要老是夏总夏总的。在公司的时候买办法,私下里还是叫我夏姐吧。不然叫夏姨也行,毕竟我女儿跟你差不多大。」

「哦?是吗?我一直以为你也就30来岁,竟然有跟我差不多的女儿啊?真是看不出来。还是叫夏姐吧。这样比较合适。何况你这么漂亮叫夏姨都给叫老了。」

夏颖对着军的大腿轻轻的掐了一下说:「就你小子嘴甜。我对你这嘴是又爱又狠啊。」

两人一路调侃,不一会就到了日本餐馆。刚一进门老板堆满笑脸上来迎接:「夏总,您来啦。刚才您的秘书已经给您定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在三楼很安静,您快请。」

夏颖轻车熟路的引领者军来到3楼包间。坐下来互相客气了一下最后由夏颖随便点了点特色和2瓶清酒。

夏颖和军两个人边吃边聊,聊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夏颖问道军的女朋友的时候,军犹豫了一下说:「有一个女朋友现在在上大学。」

「哦。那你们两个很相爱吗?」

「嗯?还行吧。」

军含糊其辞的回答着。

「还行?看来你的女朋友不是让你很满意啊?这怎么可以。像你这么好的小伙要是从手里溜走了那是很可惜的啊。」

夏颖继续追问。

夏颖从包里拿出一款手机递给军说:「刚才听秘书说你的手机丢了?像你这样繁忙的人是离不开这东西的。虽然这东西平时很讨厌。你收下吧。一张新卡在里面。」

军接过手机一看是目前最新款的。非常漂亮。军刚想要开机夏颖赶忙阻止说:「先别开机,回去了在开。不可不想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扰。」

「呵呵夏姐你多虑了。这个卡是新的没有人知道我换的号。」

夏颖觉得有理但又不肯承认非常牵强的说:「万一是有打错电话的呢?还是别看了。」

军无奈的摇摇头把手机塞进背包说:「好,好我的亲姐姐。我们吃吧。我还饿着呢。」

夏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说:「我有些饱了,你先吃点然后我们喝酒吧。」

「嗯好好。」

军狼吞虎咽的把食物一通往嘴里塞。

夏颖笑的前仰后合说:「你慢点吃,也没有人跟你抢,你怕什么啊?让人看到多笑话啊。」

军一边吃一边说:「没事。这里也没别人。在自己姐姐面前有什么好在乎的,是不姐?」

夏颖笑的更厉害了勉强忍住一口气说:「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那你继续吃,这小嘴怎么张的真甜。」

军放下餐具拍了拍肚皮说:「我吃饱了。来我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随意。非常感谢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说着一仰脖一杯清酒顺着喉咙进入肠道。夏颖也不示弱一口干了。然后说:「军这酒你喝的惯吗?」

「小日本的东西怎么着也不对我的胃口。这里还有别的酒吗?」

夏颖说:「我在这里存了一瓶精装五粮液。我让老板拿来。」

不一会还没开封的五粮液就摆在餐桌上。军拧开瓶盖说:「这酒不错,光闻味道就知道是上品。来我先给姐满上一杯。」

军把自己的杯子也满上端起酒杯说:「刚才酒没劲,浪费点感情。现在重新来过。姐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说着又干了满满一杯。夏颖也不示弱满满一杯五粮液毫不含糊一饮而尽。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不大一会一斤装就已经见底了。

夏颖有些迷糊着说:「小军。我的头好晕。送我回去吧。」

军喝的也有点晃还是在服务员的帮组下把夏颖扶到出租车上。送夏颖回到她的别墅。

这是在山坡上建造的别墅群。后面就是大海。空气非常清新。夏颖的家是第三栋别墅。

进到夏颖的家军看到的是满屋子的奢侈品摆设的非常整齐。各种古董玉器是应有尽有好像置身与哪家知名展馆一样。

军把夏颖扶到床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重。

军刚要转身夏颖一把抓住军的手腕说:「别走。留下来陪陪我。这么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我好害怕。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军坐在夏颖的床边安抚着她说:「乖,你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不走。」

夏颖紧紧的搂住军的大腿睡的很甜。军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想想也很可怜。很早的时候老公就抛弃了她,年纪轻轻的带着一个女儿。虽然老公留下很多财产但除了物质生活其他的她是一无所有。军不禁怜悯的抚摸着夏颖的头发。

夏颖「嗯。」

了一声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把手放在军的两腿之间抚摸。在阴茎迅速膨胀之下军的手也落在了夏颖丰满而有弹性的乳房上面。军伸出罪恶的手探进夏颖的内衣更加直接的抚摸这个隆起的「异物」在军的挑逗下夏颖的乳头慢慢变硬。嘴里也不断传出夏颖的呻吟:「啊……啊……啊啊……」

面前这个丝毫看不出将近50岁的年纪的女人,和自己一再原谅,而又一再背叛的女友。军的邪恶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产生;「既然女友对我不忠。我也要把别的女人骑在胯下。女人就是贱。(女狼友不要生气袄。我也是为了达到文字效果而已。请广大女狼友赎罪)」

军褪去夏颖身上一切的束缚。赤裸的娇躯完全展露在军的面前。除了女友这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端详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体。军的舌头落在夏颖的乳房上舔、吸。虽然不是很专业。但久违经历风雨的夏颖同样是非常受用。

夏颖紧紧的抓着军的头发把乳房狠狠的捂在军的脸上。如果在晚一会估计军就要窒息了。军的舌头慢慢的往下移动。达到夏颖的神秘地带。夏颖的私处非常漂亮。毛虽然不多但刚好隐约可以遮挡住她神秘的洞穴。轻轻的扒开两片肉唇粉嫩的阴道口展现在军的眼前。军的舌头疯狂的舔着这个神秘的地带。久未经人事的夏颖自然受不了这么猛烈的攻击。双手使劲的推军的脑袋想要逃开军舌头的进攻。但军拿住夏颖的弱点也丝毫的不肯放松。一步步的紧逼。最后还是夏颖求饶:「军,不要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弄了啊……啊……啊……快……给我……啊……啊……」

军见时机成熟把自己的阴茎对准夏颖的神秘洞穴慢慢的挺近。夏颖的阴道非常的紧。在进入的时候军差一点就射出来了。军深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紧张刺激的心情。开始快速的抽插。次次见底。「啊……啊……军……你轻……点……啊……啊……好痛……啊……啊。」

在军连续刺激了十来分钟渐渐夏颖也慢慢适应了军的速度。

军把夏颖的左腿扛到自己的肩上。从侧面开始抽插。这下进入的更深了。夏颖喘着粗气呻吟:「啊……军……不要……不要这种……姿势……好不好……啊……你的花样好多……啊……我受不了了……啊……」

夏颖的淫水不断的流出体外。夏颖毫不掩饰的淫叫,加上夏颖紧入处女的阴道,让军的精液再也控制不住如绝提的洪水一样,一股脑的射进夏颖的阴道深处。

军抽出阴茎替夏颖清洁了满是精液的阴道后躺在床上点了一根烟。夏颖此时如娇妻一样依偎在军的怀中用手指在军结实的胸口画着圈说:「军。给我一支烟吧。好累啊。」

军把嘴里的香烟递给夏颖自己又点燃了一支叼在嘴里说:「刚才怎么样?」

夏颖有些羞愧的把脸深深的埋进军的臂弯处默不作声。军用腿在夏颖的阴道口摩擦着说:「你不说我还要来了。」

「不要了。你让我休息一会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那你就要回答我的问题。不可以装作听不到。你说刚才爽吗?」

「嗯。爽。」

「哪里爽?」

「这你让我怎么说啊?你好讨厌。不要问这个。」

「我就想知道。你说不说?」

说着就要作势要进攻的样子。

夏颖信以为真吓得连忙躲避军的挑逗说:「好好好。我说。只是求你不要在来了。我真的受不了。」

「那你说刚才哪里爽?」

「下面爽。」

「下面是哪里?难道是脚丫子?」

「讨厌。你知道的啊。」

「可是我现在不知道啊。你说啊。」

「……我的阴道。」

「嗯,这才乖嘛。以后我会让你更幸福的。」

「嗯。知道了。我的小老公。睡吧。我好累啊。晚上不要折磨我了。听到没?不然我把你小JJ剪掉。」

说着就做了个剪刀的形状。由于夏颖再次尝到久违的性爱体验后一发不可收拾。整天缠着军不让军离开。两个人每天都在不同的地点体验不同的激情。每个角落都留有他们做爱时留下的痕迹。厨房,厕所。客厅,阳台。

书房。甚至于夏颖女儿的房间他们都没放过。

连续3天的体力消耗甚至让军有些力不从心。夏颖的性欲越来越旺盛。不论任何时段,任何地点。比军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四天早上军早早起床由于几天来习惯性了在屋里赤裸裸的活动。军赤裸着身体来到客厅。

刚刚进入客厅沙发上一个女孩的背影吓了军一跳。赶忙喊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沙发上的女孩头也没回对着军说:「麻烦你回去穿好衣服在出来。我可不想让你的身体污染我的眼睛。」

军回到卧室叫醒夏颖说:「快起来。好像是你女儿回来了。」

夏颖赶忙坐起来问:「她发现你了吗?」

军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夏颖的回答。

夏颖赶忙推开军匆匆的套上睡袍就跑出卧室赶往客厅。等军收拾妥当刚来到客厅就听到夏颖哭着对女儿说:「燕燕,求求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也是女人。我也是有需要的。我跟他只是玩玩的而已。唔唔唔唔。」

军听到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到自己的头上本想发作但一想:「也是。我凭什么发火呢?难道我和她之间真的能有结果吗?」

想着这些军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于是来到客厅对着她们母女说:「我单位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说完刚要出门燕燕叫住他说:「你站住。没说清楚谁也别走。」

军有些火大但硬压下火气说:「事情就这样摆在你的面前,还要怎么说?你是女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妈妈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你难道非要逼出点事情才肯罢休吗?」

夏颖赶忙劝阻说:「你们两个小点声,不要让别人听到。」

燕燕对着夏颖说:「呵呵。听到。听到又怎么样啊?啊?你们两个事情都做了难道还怕人听到吗?当初你们两个想什么了?」

军听到燕燕荒唐的话语顿时火冒三丈走上前狠狠的给了燕燕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使屋内的时间凝固。如果有一根针掉落此时都会听的一清二楚。夏颖被眼前的状况吓的魂不守舍哑口无言的愣在那里。

燕燕捂着被打的微微隆起的脸哭着说:「你……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你知不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人打过我。我妈妈都没打我你凭什么?就凭你跟我妈妈见不得人的那点事吗?啊?」

军回手又是一个耳光说:「就因为从小到大所有人都顺着你才养成你现在这个脾气秉性。你自会在你妈妈的庇护下生活,如果没有你妈妈你什么也不是。除了一张算是看得过去的脸蛋和身材以外你还有什么?你有什么权利责问你妈妈。你妈妈一个人,是怎么把你拉扯大的你知道吗?你妈妈凭什么不能找寻自己的幸福?」

夏颖怕事情搞大赶忙把军推开说:「你凭什么打我女儿。你走。我以后不想在看到你了。你快走。你走啊……」

说完蹲在地上哭的痛不欲生。

燕燕也摆出一副小主人的样子指着军说:「你听到没?你快滚吧。我妈妈都不想看到你了。你就是一个小白脸。我妈妈玩玩你罢了。你不要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快滚。」

军看了夏颖一眼说:「这就是你的女儿,很了不起。这是你的车钥匙。再见。」

说着转身出门。刚出门就听到屋里燕燕冲着夏颖大呼小叫的声音,军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去。

回到家看到门口有一张纸条是小婉写的。

「亲爱的。好几天都找不到你的人影。电话也不通。你到底在忙些什么?我在你家等了你两天你都没回来。你们公司也往家打了好多电话找你。请你看到我的留言给我打个电话。想你。」

军看完字条随手扔到楼道内的垃圾桶。

军回到屋里打扫了一下卫生刚要出门,小婉就进来了。看到军小婉像见到UFO一样惊讶的张嘴「啊。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见下文军只好接过话头说;「你什么?我出现在自己家里有什么不对吗?」

「哦。不不不我是想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两天你都去哪里了?」

「我刚回来。这两天我被人保养了。陪一个女人玩了几天。她还送我个手机。

是我一直就想买的,你看看漂亮不?「说着把夏颖送给他的手机在小婉的眼前晃了晃。

小婉气的大哭:「呜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告诉我你说的不是真的。你出差了对不对?你不要骗我。」

「我没骗你。是真的。」

「你现在怎么变的让我都不认识了。」

「你不是也有新欢了嘛。还找我干什么啊?在说跟你这么久我对你已经失去兴趣了。」

「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想你很清楚。那天接电话的男人是谁?」

「他……他是我表哥。刚来这没地方住我爸爸就让他住我们家。怎么了?」

「你表哥?你什么时候回家住了?你不是很讨厌那里吗?你爸爸不是死也不同意你和我在一起吗?不知道是你妥协了还是你爸爸妥协了?」

军一步步的紧逼「你……你混蛋。」

小婉有些气急败坏。

「我混蛋?是啊。我是混蛋。你三天两头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你……你说我跟别人你有什么证据吗?」

「那天在学校门口我都看到你在那里亲热你还有什么可说。我们分手吧。」

小婉被问的哑口无言。调节一下情绪对军哀求道:「军。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也不计较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只要你能回头。我真的很需要你。」

「需要我什么?我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吗?」

「我……我跟我爸爸说过,我一定会跟你到永远。我求求你。」

「因为你爸爸?哈哈。你跟我在一起就是因为你跟你爸爸的一个承诺?」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我也是真的很爱你。求求你原谅我原来的任性,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不要分手。我求你了。」

说着搂着军的脖子痛苦流涕。

军拉开小婉的手说:「好。既然这样我也不想事情做绝。以后我们在看看吧。但在重新确认关系之前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同样我也不希望你来干涉我。」

「我……」

「好了,不说了。你想在这你就在这吧。我要去公司了。」

说完出门离开了。

来到公司向老板展示了他这几天的成果。老板对军的能力是赞不绝口一个劲的表扬。恨不得把所有可以用作表扬的词语全都用在军的身上。

这时军的电话响起来老板的喋喋不休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军接听电话:「喂?那位?」

「还能有谁啊?别人谁还知道你这个号码?」

「哦。是夏总啊。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你旁边有人吗?怎么又叫我夏总了?那天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一会儿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赔罪吧?」

「夏总吃饭就不用了吧。我现在还在单位。」

军的老板一听夏颖要请军吃饭赶忙冲军一瞪眼悄悄的说:「快去。夏总请吃饭一定要去。不然我扣你工资。」

听到老板的命令军继续说:「夏总,那好吧。我们老板说要是不陪你吃饭就要扣我工资了。看我工资的份上我们一会见吧。」

军老板的面色铁青。拿起桌上的本子就砸在军的身上。军挂上电话把本子捡起来放在原位说:「老板别生气。我不是也希望把你的好意传达给夏总嘛。要不一会我们一起去?」

「得得。别了。人家夏总是请你我去什么啊。你把夏总给我陪好了。」

「呵呵。陪好无所谓啊。可是夏总出入的地方我可消费不起。上次你那点前也就吃一顿饭。」

「你这小子,钱可以花但必须是实报实销。不许跟我俩谎报军情。到时候我可是要核查的。一会儿你去财务领3万吧。我一会给他们打电话。」

「3万?少了点吧。万一夏总要是没稳住下回被人撬行了你可别说我没用啊。」

「那……那那你说多少?」

军在老板面前张开一个手掌说:「5万。老板你包的那二奶一个月怎么的也是这个的倍数吧?」

「行了,您老就嘴上留个把门的吧。钱照你说的拿但是你一定要给我把夏颖稳住了。」

军打了一个OK的手势对老板说:「没问题。我办事您放心。」

说完转身出门。

军和夏颖约在一个宾馆大堂的咖啡厅见面。军来的时候夏颖已经在哪里等着了。军来到夏颖面前客气了一下说:「夏总。不好意思来晚了。今天怎么有时间约我出来喝咖啡啊?」

「军。不是说好了没人的时候叫我姐吗?」

「我感觉我还是叫您夏总比较好。这样比较礼貌。姐姐我有些高攀不上。」

「怎么?军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吗?」

「不敢。我怎么敢生您的气呢?」

「你还是在生我的气。在那种情况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办。呜呜呜。」

说着说着这个女强人竟然在军的面前掉下了眼泪。

军有些心痛的说道:「夏姐,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的不该发生那样的事。

这件事就当过去了以后都不要在提了。我很愿意当你的朋友。更愿意聆听你的苦衷。「军坐到夏颖的身边安慰着她。

夏颖的头靠在军的肩膀擦了擦眼泪:「好久没有依靠的感觉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扮演的女强人的角色。但我也是一个女人。也需要找个人来依靠。」

军说:「夏姐我们换个地方吧。去我家好吗?」

「你们家会不会不方便啊?你的女朋友不要误会了。」

「不会的。我女朋友现在不在我这里住了。」

「你们吵架了?女孩子是需要哄的。你好好哄哄她吧。」

「夏姐。我们不要在说她了好吗?我去开车你在门口等我。」

说着军起身拿起夏颖的车钥匙就去开车了。

一个小时后。一辆奔驰S600停在了军家楼下。一对看似恋人的男女携手走进楼洞。这一场景全部记录在花园旁边的一双泪眼中。

小婉无意间看到军带了一个靓丽的女人回家。这还是军第一次带自己以外的人回到这里。夏颖的容貌虽不比花季少女但在夏颖体内透出的精明强干以及少妇们特有的妖艳气质都让这个未经世面的女孩深深折服。感到有些自叹不如。

两个人来到屋里。

军说:「夏姐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夏颖四处参观一番说:「你家收拾的还挺干净的。是你女朋友打扫的吧?」

军来到厨房倒水的时候看到楼下花坛边站着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此时军的脑海浮现一个阴损的计划。军拿着一杯白水来到客厅递给夏颖,然后去阳台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后又返回到沙发上搂着夏颖的肩膀说「上次离开你家后我满脑子都是你的靓丽身影。我好想念你的身体。」

说着手不老实的在夏颖身上游走。

夏颖象征性的躲闪了几下跑到阳台说:「你别乱来。上次是个错误。我可不想错误继续发生。」

军把上衣脱掉扔到沙发上赤裸着上身跑到阳台抱住夏颖说:「你不要在逗我了。我想要你。」

说着亲吻夏颖的耳垂,舔着夏颖的脖子。自从上次以后夏颖何尝不是天天想着这个充满年轻活力的身体。夏颖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声:「嗯……啊……啊……啊。」

此时外面的那双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阳台出现的场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终于鼓足勇气迈开她娇嫩的步伐走向楼道口。

军和夏颖正在阳台上互相亲吻挑逗的时候。门口的电铃声响起来了。「叮咚……叮咚……」

夏颖推开军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来到客厅沙发上坐好。军依旧是赤裸着上身去开房门嘴里还不断嘀咕:「谁这么会找时间。真TM想抽他。」

说着气哄哄的打开房门。小婉满面泪水的站在门口看到屋里的二人呆呆的愣在那里。

「进来吧。来都来了。别站在门口了。」(看成人小说:https://crxs.me)

军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

小婉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夏颖问道:「她……她是谁?你怎么把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来?」

「小姐拜托你。这里好像是我家吧。我愿意带谁来就带谁来。好像不用请示你吧?」

说着走到夏颖身边坐在沙发扶手上双手很自然的搭在夏颖的肩膀。

「你……你混蛋。呜呜呜。」

小婉哭的非常伤心转身跑了出去。军重新把门关好说:「现在没有障碍了。我们继续吧?」

夏颖拿起外套说:「你是故意的吧?我真鄙视你。」

军上前抢下夏颖的外套把夏颖按倒在沙发上:「那你为什么来这里?还不是需要我的身体。难道你真的能接受我?」

军不顾夏颖的抗拒强行把夏颖的衣服一寸寸的撕开。夏颖大大的奶子不安分的跳出已经无法束缚它的胸罩展露在军的眼前。

军用牙齿狠狠的咬着这个看似少女的丰满乳房。夏颖痛的撕心裂肺:「啊……好痛啊。不要咬。啊……你放开我。」

不论夏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逃脱军野蛮又暴力的撕咬。

一丝丝鲜血顺着夏颖的奶头流了下来。军用舌头舔着夏颖的鲜血,右手伸到夏颖的阴部揉捏她的阴蒂。在上面和下面双重疼痛下夏颖又一次昏迷了。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