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人妻教师的淫情地狱

成人小说搜索


Warning: array_filter()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bool given in /var/www/shared/source/helper/commonHelper.php on line 1193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人妻教师的淫情地狱
作者:天空之狼
第二十八章 走向深渊

陆美蓉的极品玉穴当真不愧十大之名,超强的恢复力让舒杭也欣喜不已。

不论经过多长时间的操干,也不论是打桩似的暴力强干,还是温柔似水的缓抽慢送,都可在半个小时内恢复过来!虽然被操干得多了,也会有正常人的红肿反应,却也很是轻微,提枪再战,依然是如处子般紧窄。

这个结论的得出,也是舒杭付出了不少辛勤的汗水,整整一夜不停的操干着陆美蓉的嫩穴,一次次把陆美蓉送上情欲的高峰,才探知了这些连陆美蓉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在秋千上又一次把陆美蓉插到淫水横流之后,舒杭就把陆美蓉轻轻放倒在身边的大床上,一直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操干着,也没有再使用其他的道具,对于舒杭来说,眼前的陆美蓉只是被操得舒爽了而已,但是还没有达到可以让自己随意玩弄的程度。

当上午十点多钟的太阳透过轻薄的窗帘,肆意而贪婪的窥视着陆美蓉那完全裸露在外的雪白肉体的时候,陆美蓉还没有从一夜被猛插的疲累快感中苏醒过来。

虽然肉穴拥有着极强的恢复力,但是陆美蓉的体力早在不知第几次高潮的时候就消耗一空了,最后的几次插入,完全是四肢摊软门户大开的任君采撷。

舒杭从身后环抱着陆美蓉的娇躯,两只大手就紧紧的贴在高耸的雪峰之上,半软的肉棒还留在陆美蓉的体内,并没有完全抽出来,这也要多亏了陆美蓉的美穴会把男人的龟头卡在自己的肉壶里。

舒杭依然还闭着眼睛,但是双手却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引得还在酣睡的陆美蓉嘤咛一声,轻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了。

这一夜的蹂躏,让陆美蓉的乳房饱受摧残,现在还有点隐隐作痛,如果不是舒杭的手法够轻够柔,可能陆美蓉已经疼醒了。

舒杭睁开眼,看着怀中的雪白肉体,感觉着手上的弹性和下身传来的紧窄,舒杭的肉棒又不自觉得硬挺起来。

“不要了!”

陆美蓉轻轻的呢喃着,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醒了过来。

舒杭见机如此,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有意识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下身也开始微微的抽送起来,一点一点的挣脱开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缠绕住肉棒的软肉。

“嗯哼……”

陆美蓉发出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虽然没有别的动作,但是下体渐渐湿润的反应,和微微抬起上边压着的玉腿,给肉棒更多的活动空间的动作,还是让舒杭知道,这个小娇娃又动情了。

舒杭的把把陆美蓉翻过来,面朝下趴在床上,把自己的枕头抓过来垫在了陆美蓉的小腹下边,把她的屁股高高顶起,而舒杭本人则是骑在了陆美蓉的大腿根部,暴怒的肉棒还直直的插在陆美蓉的小穴里。

“不……要了……都那么……多次了……”

陆美蓉侧过头来,想阻止已经开始在自己的肉穴里抽插的舒杭,可是说出的话却总是那么绵软无力,含羞带娇的声音不但不能阻止舒杭,反而使得舒杭的肉棒如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涨得更大。

“蓉姐你真是太美了,不论和你操多少次也不够啊!”

舒杭伏下身,趴在陆美蓉的身上,两手从陆美蓉的身上绕过去,穿过白嫩的乳房,从上面固定住陆美蓉的肩膀,两只膝盖顶住陆美蓉的大腿,把两条玉腿分得更开,下身开始猛烈的冲击着。

这样的动作既有背入的快感,又给了陆美蓉一种被束缚的错觉,身体不能挣扎反抗,也不能随着体内四处乱窜的快感扭动,这种憋闷的感觉,居然让陆美蓉的快感在成倍的增加。

“快……快点……”

粉嫩的小穴已经被操干了一个晚上,身体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寸肌肤都被细细把玩过,陆美蓉也不想再在这个男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激情,大声的放纵的呻吟出来,寻求着更深的插入和更多的快感。

“蓉姐,操得舒服吧!”

“舒……服……”

身体不仅被压制,被狂干着,还要承载着舒杭的大部分体重,陆美蓉感觉自己连说话都有点费力,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这才是做爱吗?陆美蓉甚至在心里对以前自己的性生活产生了怀疑,男人就是要粗暴一点的吗?舒杭一边操干着滑腻的小穴,一边吻舔着陆美蓉的脖颈、脊背,因为每次深深的插入后,都可以借着陆美蓉那极富弹性的臀肉的弹力,顺势向往抽离肉棒,所以这样的动作对于舒杭来说,所消耗的体力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雪白的床单上,一具雪白的肉体倒趴在床上,双腿大大的分开,两手平放在头产两侧,乌黑的秀发早就散乱成一片,或是遮掩住了主人傲人的容颜,或是披散在肩颈上,把皮肤映衬得更加白皙。

一声高过一声,一浪猛过一浪的呻吟声不断的从小嘴中飞出来,融入到周围的空间之中,平添了无数淫魔的味道,圆润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挺翘着,整个身体快速起伏着,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根狠狠的插在玉门之中的黝黑的肉棒。

它蛮横的挤开两片早已充血的阴唇,在泥泞不堪的小穴里横冲直撞,不论是肉壁上的嫩肉,还是洞穴里的层层回廊,都被它一一破开,激流通进,直捣黄龙。

坚硬的肉棒再次项住了陆美蓉的花心,狂暴的冲击几十次后,居然再次突破了阻隔,小半个龟头硬生生探进了陆美蓉的子宫。

陆美蓉全身一紧,双手死死的抓紧了床单,脚趾快速的曲伸着,头部猛的抬起来,撞在了舒杭的头顶,一股阴精从体内喷射而出,狠狠地激打在舒杭的龟头上。

舒杭被意外的一撞一喷竟然精关失守,灼热的精华怒射进了陆美蓉的体内,两个人一起高潮了。

陆美蓉喘着气休息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一点体力,“你快下来!”

舒杭就势翻了下来仰躺在陆美蓉身边一只手还搭在陆美蓉的屁股上,揉捏着雪白的臀肉。

陆美蓉抗议似的扭了扭屁股,但是并没有把舒杭的手甩开,也就不再有其他的表示了。

两个人静静的躺了一会儿,“以后我们怎么办啊!”

陆美蓉低声喃喃的问道,在今天以前,虽然内心住着一个小魔鬼一直怂恿着她向前走,但是真的和舒杭发生了关系,而且几乎是整晚两个人都腻在一起,还是让陆美蓉对未来感觉有点茫然。

不要说曾经,就是现在,陆美蓉也坚信自己爱的还是老公李强,可是却又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和另外的一个男人在床上抵死缠绵,主动送上门来让对方予取予夺,还被摆成那种羞人的姿势挂在半空中,把自己的所有隐秘都暴露在他的视线下,并且被细细的把玩着。

陆美蓉突然感觉自己特别对不起自己的老公李强,他是那么相信自己,当自己欺骗他的时候,他甚至从来就没有过任何的怀疑,可是自己呢,都做了些什么?“蓉姐,不论是过去,还是以后,你都是我的好姐姐!”

舒杭轻轻翻了个身,趴在陆美蓉的身旁,一只手环过陆美蓉的美背,她她搂在怀里,他能感觉到身下的美女正在经历着思想上的激烈斗争,这个时候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了。

“你有一个幸福的家,我永远都只会是你身边的一个守护者,我会一直守望着你,分享你的开心、快乐,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身边!”

舒杭轻轻的在陆美蓉的耳边说道。

“可是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我感觉我很对不起我的老公!”

陆美蓉情绪终于有点崩溃了,她想不明白,就算是自己最近看了再多的情色的贴文,就算是舒杭的抚弄再怎么充满了爱意,可是自己沦陷的也太快了吧。

“蓉姐,你还是原来的你,你也没有对不起你老公,我们只是遵照了自己的内心。”

舒杭的手轻轻的陆美蓉洁白光滑的皮肤上滑动着。

“可是……这样是不对的!”

陆美蓉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蓉姐,人活一世,也就是几十年的时候,小的时候父母支配我们的生活,年老以后又会有孩子来掺和我们的生活,能让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的时间,可能也就这十几年的时间,我们为什么不把这有限的时间,投入到能够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快乐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中来呢?”

“这些事情就有意义吗?”

陆美蓉挣扎着坐起来,看向舒杭的目光微微有些发冷,“背弃自己的婚姻,背弃自己的诺言就是有意义的吗?”

舒杭靠在床头上,把枕头靠在自己的背后,“蓉姐,我们没有任何人背弃任何东西,我是因为对你的爱,而你,我相信,在你没有意识到的时间和地点,你也是喜欢上了我的。”

看到陆美蓉想要反驳,舒杭接着说道,“你不用急着反驳我,每个人的青春都只有一次,除了家庭幸福之外,我们其实还可以追求很多的东西,这一切只要遵循自己的内心就好了!”

舒杭的手依然在陆美蓉的脊背和翘臀之间来回游移着,陆美蓉却没有去阻止他。

舒杭坐起来面对着陆美蓉,“蓉姐,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呵护你,如果你需要的时候,姐夫又不能满足你,我可以随时来帮你,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陆美蓉刚刚平复一点我心境又乱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大部分还有着很清晰的记忆,自然知道舒杭说的是什么。

一阵娇羞涌上心头,冲散了心中的迷乱仿徨,自己被舒杭按在身下疯狂抽插至放弃一切矜持,疯狂呻吟呐喊的样子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舒杭见陆美蓉的脸上露出羞涩微红的样子,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凑上前去突然在陆美蓉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陆美蓉被这下偷袭搞得一惊,抬头楞楞的看着舒杭。

“蓉姐,你害羞的样子,和昨晚淫荡的样子一样可爱!”

“滚!”

陆美蓉恼羞成怒,一把推开舒杭,摇摇晃晃着向浴室走去,这个该死的舒杭,哪有用淫荡形容人的啊!看着脚步还不稳的陆美蓉走进了浴室,舒杭才露出一个淫乱的笑容,“什么良家,还不是让人整夜整夜的操,不过这个小骚货对sm的接受度还挺高的,以后有的玩了!”

舒杭正在意淫着,浴室里突然传了陆美蓉的惊呼声。

舒杭马爬起来,快步来到浴室门口,只见陆美蓉正靠坐在马桶上,大叉着双腿,一手拿着花洒对着小穴,一手在肉壶里挖弄着。

“蓉姐,这么快就又想要了?”

舒杭当然知道陆美蓉在做什么,却故意用言语刺激她。

“都怪你!”

陆美蓉急得已经带着哭腔,“你怎么都射在里面了,要是……”

刚刚进浴室,陆美蓉透过镜子上下打量着自己。

精致的五官隐隐还透着一股春意,一直束在脑后的头发放下来其实已经盖住了小半个屁股,被玩弄了一夜的乳房布满淡淡的红痕。

一直都梳理的整齐的芳草如今杂乱的或伏或翘,美美的阴唇略显红肿,却不见论坛上说的那种被长时间操干后的不适和刺痛,看来贴文也有夸张的成份。

阴唇上和阴毛上带着点点的精斑,那是刚刚舒杭射进去的……陆美蓉突然楞住了,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自己被内射了!昨天晚上因为药物的原因,陆美蓉一直都是被干得晕晕忽忽的,被射了几次已经记不清了,今天早上激情过后又开始自我纠结,加上陆美蓉从来没有采用过任何的避孕措施,又只有过李强一个男人,所以一直到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看着陆美蓉着急的样子,舒杭却是一点也不担心。

早在很长时间以前,舒杭就在陆美蓉的水里掺了东西,一方面是调理陆美蓉的体质,排出杂质,另一方面也是一种长效的避孕药,别说陆美蓉还在被动的服药期间,就算是现在地药停掉,一年半载之内,陆美蓉就算是想怀孕都不可能。

但是这些舒杭自然不会和陆美蓉说的,“蓉姐,不用怕,如果有什么,我会承担责任的!”

“谁要你承担责任,我只要我老公的孩子!”

陆美蓉急吼吼的朝舒杭喊了一句,“怎么办啊,会不会太晚了!”

舒杭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转身出去,一会拿回来一盒紧急避孕药,“蓉姐,用这个吧!”

陆美蓉连忙把药吞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虽然还是很担心,但是人也冷静多了,看看手里的避孕药,想想昨天晚上的秋千,陆美蓉发现自己对舒杭好像还真的不是很了解可是两个人却发生了这么实质性的关系,这算什么?最熟悉的陌生人吗?洗完澡陆美蓉才想起来,自己的内裤和短裤还在舒杭手里,纹胸和t恤也脱在了客厅里,脚上的一双运动鞋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甩到哪里去了。

尴尬至极的陆美蓉只好围着一条浴巾回到卧室里,发现舒杭还是一丝不挂的靠坐在床上,肆虐了一晚上的怒龙正软软的趴在腿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陆美蓉脸一红,“你怎么还不穿衣服,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陆美蓉的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不大的浴巾只能勉强护住乳头至小穴的部分,明显又是舒杭特意为之,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紧紧的并在一起,拼命想护住那一块神秘的花园,可总有几根调皮的阴毛探出头来想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舒杭跨下的巨龙又隐隐抬起头来。

舒杭呵呵笑着站起身来,走到陆美蓉的面前,两手攀上陆美蓉的肩头,“蓉姐着什么急,现在时间还早,这就着急想回去了?”

“还早,都快中午了。”

陆美蓉看了一下时间,“我今天必须要回去!”

舒杭点点头,“好吧,我也不强留你,反正也中午了,吃过饭再走吧!”

说着一把把陆美蓉的浴巾扯了下来,不顾陆美蓉娇羞的反抗,再次把陆美蓉扑倒在床上,陆美蓉喝止了几声后,诱人的靡靡之音再次响起,“噗叽噗叽”

的插穴声、耻骨相交的“啪啪”

声、催人情动的呻吟声,交织成一曲少妇偷情曲。

许久之后,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和女人数度高潮后的慵懒娇吟,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两个全身大汗赤条条的人影,紧紧的交织在一起……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