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人妻教师的淫情地狱

成人小说搜索


Warning: array_filter()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bool given in /var/www/shared/source/helper/commonHelper.php on line 1193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人妻教师的淫情地狱
作者:天空之狼
第三十三章 陆美蓉的暴露初体验

“蓉姐?”

舒杭微微皱眉,轻轻敲了敲桌子。

“嗯?什么?”

陆美蓉才回过神来,楞楞的看着对面的舒杭。

“罗主任刚刚在和你说话呢!”

舒杭小声提示着,心里暗暗奇怪,这个陆美蓉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魂不守舍的,那天半推半就的被自己操了一晚上,也没看有这样的反应。

“不好意思,罗主任,我刚刚有点走神了,没有听见你说什么!”

陆美蓉连忙站起来给罗华道歉。

罗华不在意的摇摇头,“没事,小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事?如果需要大家帮忙的,尽管说出来!”

“没有的,”

陆美蓉挤出一丝笑容,“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状态不是很好!”

“没事就好,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也别放在心里,大家一起聊一聊就好了!”

坐在罗华对面的王慧如老师也劝道。

陆美蓉苦笑着向同事们表示了感谢,可是这件事怎么说,难道告诉他们自己被人威胁强奸了,不知道照片有没有删掉不说,还被拍下了视频?“下周三教育局的人会来我们学校检查工作,刚刚校长的意思是下午暂时停课半天,全校大扫除,小陆老师你要是身体不舒服,不如下午就回去休息吧,你班上的学生舒杭也都认识了,就让他帮你带半天吧!”

罗华想了一下,建议道。

“谢谢你,罗老师,我中午休息一下就好了,下午我也在这边吧,舒杭老师毕竟来的时间不长,我和他一起吧!”

陆美蓉其实并不想回家,一个人的房间并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还不如在学校里呆着。

罗华见陆美蓉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而舒杭则是一脸奇怪的看着陆美蓉。

今天的陆美蓉一改往日清纯运动的风格,上身着一件白色隐格小立领女式衬衫,下身穿了一条红色包臀及膝a字裙,几乎很少被丝袜包里的玉腿也套上了一双浅黑色透明连裤袜,脚上是一双黑色中跟高跟鞋,一头长发略显随意的披在身后,一股浓郁的少妇的味道充斥在她的全身上下。

脸上画了一点淡妆,原来就极为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诱人,灵动的大眼睛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略显有些无神,但是却无形中增添了一种慵懒的媚惑。

坚挺的双峰,把极为合体的衬衫用力的顶了起来,形成两个完美的半球,让已经试过陆美蓉的身体的舒杭,忍不住想抓在手里好好的把玩一番。

“蓉姐,你真的没什么事吗?”

舒杭轻声问道,陆美蓉抬眼看了看舒杭,轻轻的摇了摇头。

“中午有事吗?”

舒杭突然问了一句。

“没什么事!”

陆美蓉无意识的回应着。

“下班和我一起走吧,带你出去放松一下!”

舒杭提议道。

“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美蓉面对舒杭,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居然有一种对不起舒杭的感觉,在搞清楚自己的想法之前,她不觉得自己应该再和舒杭有什么交集。

“就是散散心,反正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呢!”

舒杭不等陆美蓉再次拒绝,“就这么定了,下班和我走就行了!”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陆美蓉坐在位子上没有动,而舒杭也没有走,一直到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都下班回家了,舒杭才站起身来走到陆美蓉身边,“蓉姐,走吧,下班了!”

从舒杭说过中午一起出去,一直到下班的这半个多小时里,陆美蓉心里一直都在挣扎,她虽然不知道舒杭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但是她却十分清楚舒杭对自己的欲望,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也根本没有给她静下来好好想想怎么去面对舒杭的时间。

尽管她内心里一直在强调,那天的事情只是个误会,是各种巧合下的偶然,可是她还是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会心甘情愿的让舒杭在自己的身体上为所欲为。

此时面对这个曾经细细的把玩过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的男人,陆美蓉的心里总是会莫名的产生一种羞意,是的,是羞意,不是讨厌更不是恨,更重要的是,华泽事件发生后,陆美蓉竟然发现自己感觉对不起老公李强的同时,还会感觉对不起舒杭,这种感觉让陆美蓉很害怕,她知道再发展下去会是什么,她不想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对不起自己的家庭。

“不去了!我中午休息一下,下午还有事呢!”

陆美蓉头也不抬的推脱着,她怕自己抬起头后,面对舒杭的眼睛会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了,你一个人在办公室待着有什么意思!”

舒杭不由分说的直接拉起陆美蓉的手,把她从位子上拖起来,当陆美蓉被拉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左手顺势揽住了陆美蓉的腰,手的位置明显偏下,已经搭上了陆美蓉屁股的上部,两个人就那么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楞了有三秒种,陆美蓉的下身就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一抹绯红就攀上了陆美蓉的脸颊,赶紧伸手顶住舒杭的胸口,想要从男人有力的手臂里逃开,可又哪里是舒杭的对手。

“你快放开,这里是学校,一会儿让人看见了!”

陆美蓉大急,虽然现在放学了,可谁知道学校里还有没有别人,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可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呵呵,那你和不和我走?”

舒杭笑着问道,“你不同意,我就不松手!”

“你……”

陆美蓉又羞又气,同时心里还有点甜蜜,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好吧好吧,去哪儿?”

“这你就别管了,听我安排吧!”

舒杭慢慢松开揽住陆美蓉的手,“保证让你开心就对了!”

开心两个字说得特别重,让陆美蓉心里一跳,好像心里在期待着什么,但是又不敢细想下去。

“这是你的车?”

坐在副驾的陆美蓉莫名得感觉十分的尴尬,却又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像一直也没看你开过!”

“车是我的,”

舒杭转头对着陆美蓉笑笑,“不过我一个朋友非常喜欢路虎,所以几乎一直都是他在开,反正我也很少用车!”

“看样子你的家境相当不错啊,开得起豪车,还能住上别墅……”

说到别墅陆美蓉突然脸红的停住了,就是在那个别墅里,多么荒唐的一晚啊,想想陆美蓉还觉得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

不到十五分钟,车就拐进了一个地下车库,陆美蓉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想问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只好闷头跟在舒杭的身后。

一直到电梯到了顶层,两人又走了一小段楼梯,站在大大的天台上,眼前豁然开朗,这时陆美蓉才发觉两个人是在学校所在区域最高的一座大厦上。

“好高啊!”

陆美蓉超越舒杭走到天台的边上,手扶着边上的栏桿感叹道,“我还真是头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我们的学校好小啊!”

这一刻陆美蓉好像又恢复了往日活泼的一面,四下瞧了一会,“啊~~~~~”

陆美蓉放开双手不由自主的大声喊了起来。

“怎么样?”

一直等陆美蓉发泄够了,舒杭才走上前去,右手极其自然的搭在了陆美蓉的腰上,“在高处放声大喊的感觉不错吧!”

“嗯,”

陆美蓉轻轻扭动了一下纤细的腰肢,见没有甩开舒杭的手也就作罢了,“感觉不错,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呵呵,这才哪到哪啊,这座大厦还不到四十层,有机会我带你去更高的地方,那种感觉才叫不一样呢!”

“好啊,一言为定!”

陆美蓉笑着扭头看了舒杭一眼,发现舒杭也正微笑着盯着她的眼睛。

陆美蓉的脸又红了,刚刚想转身,却被舒杭的右手死死的卡住,人不但没跑开,还被舒杭给带得转了过来,两个人就面对面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下腹处传来的坚硬的感觉让陆美蓉清楚的知道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的想法,可是身体却软软的跑不开,似乎也不想跑开。

看着舒杭渐渐接近的双唇,陆美蓉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慢慢闭上了双眼,当微微颤抖的清凉如水的双唇,终于被男人火热的大嘴覆盖的那一刻,陆美蓉的身体好像瞬间被一团烈火点焰了,狂跳的心脏像一个水泵,不停的把一股股热力输送到身体各处。

陆美蓉的下体被顶的难受,下意识的向后弓起了一点身子,想要远离舒杭已经勃起的肉棒,可是马上又被早已在屁股上游移的双手按了回来,更加用力的和那不停跳动的怒龙贴合在一起。

衬衫的下摆被舒杭抽了出来,左手顺势游进了陆美蓉的衣服里,直接在美背上不停的摩挲着,而右手也在后边拉开了陆美蓉裙子的拉链,直接覆盖在那被裤袜包里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捏着。

在两只大手的抚弄下,陆美蓉感觉身体内部散发出的执力,就像是不断被催化开的药力,更加深入,更加彻底的融入到她身体的各个角落。

双唇和舌头还在与舒杭死死的纠缠着,一根银丝从陆美蓉的口角滑落下来,垂在了她的胸口,鼻间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以及间或传出的一点微不可闻的呻吟声,让舒杭的动作更加剧烈起来。

舒杭稍稍离开了一点陆美蓉的身体,胸口的压迫没有那么强烈,让陆美蓉的呼吸也略微顺畅了一点。

舒杭左手紧紧贴着陆美蓉的后背,一点一点细细的抚摸着,而右手也绕着陆美蓉的臀部和小腹不停打着转,不断的刺激着陆美蓉的敏感的臀肉。

直到屁股上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意乱情迷的陆美蓉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褪到了大腿弯处,如果不是小腿微微分开的姿势,可能现在整条裙子都已经掉在地上了。

“不要!”

陆美蓉挣脱开舒杭穷追不舍的舌头,想要推开舒杭把裙子提上来。

“丫头你放心,”

舒杭一把把陆美蓉的胸口顶在了栏桿上,整个上身成45度趴在栏桿上,而他自己则站在陆美蓉的身后,直接隔着衬衫握住了那对让无数人着迷神往的乳房,“这里是天台,不会有人来的,也没有人比我们更高,不会有人看见的!”

“可是,”

丝毫没有舒杭的称呼已经从蓉姐变成了丫头的陆美蓉,还是紧张得不得了,“可是谁能保证啊,万一要是有人上来了那可怎么办!”

“因为天台的门,已经被一个想要再次品尝一下丫头的身体的男人给反锁上了!”

舒杭把头俯在陆美蓉的耳畔轻声说道,“丫头你真美!”

热气随着舒杭渐渐浓重的鼻息一下接一下的喷在陆美蓉的耳朵上,让她感觉到全身都变得酸软无力,乳房上不断传来的被揉按的快感更是加快了身体软化的速度。

“你……你真是……”

陆美蓉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此时的舒杭也根本不需要她再说什么。

左手一边交互揉捏着陆美蓉的两只乳房,一边技巧的把衬衫的钮扣一点点的打开,而右手则抓住了陆美蓉的裤袜和内裤的边缘,一口气猛的拉了下来。

“呀!舒杭……你讨厌!”

陆美蓉徒劳的扭动着身躯,但是因为上身被半抱半压着搭在了栏桿上,根本没有办法活动,而单纯拨动赤裸的下体的动作更像是求欢而不似反抗。

正午的阳光照在陆美蓉雪白的屁股上,居然让舒杭在那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刺眼的错觉,陆美蓉的屁股不算大,但是两边的臀肉特别的紧致,因为突然暴露在外边的原因,被外界的冷空气刺激得瞬间收紧,绷紧的屁股居然显出了一个完美的蜜桃臀形。

舒杭三下两下扒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早已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的大肉棒,一根根青筋似的血管奋力的向外鼓涨着,马眼上也渗出了滴滴液体。

舒杭放开陆美蓉的乳房,两手分别卡住陆美蓉的腰侧,硕大的龟头再次顶在了陆美蓉两片肥美湿润的阴唇上,轻轻的上下左右研磨着,挑逗着陆美蓉的情欲。

虽然乳房上的刺激停下了,可是下体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陆美蓉心里感到无比的紧张的同时,一股莫名的快感居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而且越来越强烈。

随着舒杭的肉棒在小穴处不入神的研磨,两种完全不同的快感居然极为融洽的混合在了一起,而且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化学作用。

疯狂的心跳到底是因为被暴露在外的紧张,还是小穴口被研磨的刺激,亦或是对即将被插入的期盼?这一刻,陆美蓉感觉自己的心彻底乱了。

以前的自己穿衣算不上是保守,得也只是各种款式的短裤、短袖,也是为了配合自己好动的性格和娇小纤细的身材,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整个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

不仅是给身后的这个男人完全看在眼里,万一要是天台上来了人,或者附近有哪个无聊的就是想看看这个最高的楼上有什么,那不是把自己的屁股、小穴都看光了?越是这么想,陆美蓉心里的那种怪异的快感反而就越强烈,小穴只是被研磨而已,可是阴道里的蜜汁已经开始大量的向外涌出来,随着肉棒在穴口的动作,不时的发出“啧啧”

的水声来,而陆美蓉的屁股也开始不自觉得随着舒杭的肉棒开始不规则的画着圆。

此时舒杭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两手把陆美蓉还在轻轻晃动的屁股用力固定住,一直在谷口探头探脑的肉棒,一个招呼也不打的直接破门而入,把阴道里的淫水挤出了不少,发出“噗嗤”

的一声。

“啊呀……”

终于进来了吗?陆美蓉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只有被插入的快感,居然没有再次失身于舒杭的失落。

“丫头,上次在我家咱们虽然做了那么多次,可是还真的没有想到你的屁股要在阳光下看才会这么美啊!”

舒杭以快插慢抽的动作一下一下操干着陆美蓉的小穴,一边抚摸着陆美蓉的屁股,一边调侃着。

“啊……你……啊……你还……说……”

每一下快速的插入都让陆美蓉的情欲得以施放,快感得以攀升,而随之的缓慢的抽送,又让陆美蓉心中的期待再次升级,舒杭一下一下的操干,让陆美蓉不断的在满足与期待中徘徊。

“用力……快……快一点!”

“丫头,是不是很喜欢被我干的感觉啊!”

舒杭把上身紧紧的贴在陆美蓉的后背上,一手回到陆美蓉的乳房上轮番大力的搓揉着,另一只手则开始去解陆美蓉衬衫的扣子。

“你干……什么……”

陆美蓉抬手想阻止舒杭解开自己衣服的动作,这个天台上只是最简易的那个栏桿,如果衣服被解开,那真的有人抬头的话,那自己全身上下不是都要被看光了。

“没!什!么!”

舒杭一字一顿加大力度狠操了几个陆美蓉的小穴,直接把陆美蓉操弄得全身绵软,摊在了栏桿上,根本无力去阻止舒杭的动作。

舒杭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一边加大下身操干的力度,“丫头,没有关系的,不会有人看见我们的,你的身体只会被我看到!”

“我一直忘不了你那天的样子,丫头,不论你是什么穿着打扮,在我眼里,永远是那个赤裸裸挂在我家的秋千上,一边大声呻吟,一边浑身乱颤高潮不断的陆美蓉!”

“我忘不了你那娇小的身躯,香甜的小嘴,弹性十足的奶子,雪白的屁股,笔直的双腿,更忘不了在你两腿之间,那个总是会使坏夹住我的小嫩逼!”

“谁……谁……夹你……了……”

陆美蓉听到舒杭的话,又羞又气又欢喜,一时竟然忘了正在被舒杭慢慢扒光的事实,对于舒杭后来明显粗鄙不堪的词汇居然也没有太在意,“是你啊……先……欺负……我的……啊……”

虽然在分散着陆美蓉的注意力,但是舒杭肉棒大力操干陆美蓉小穴的动作就一直没停过,陆美蓉的小穴本身就有春水玉壶的成份,淫液比一般人要多,在几经调教下更显敏感,现在顺着舒杭进出的肉棒不断滴下的蜜汁已经打湿了陆美蓉的内裤和裤袜,而且还在慢慢的向下渗透着。

舒杭终于把陆美蓉的衬衫完全解开了,两手抓住衣领两侧的衣襟用力向后一扯,事件衣服就被从陆美蓉的身上扒了下来,在陆美蓉的双手还没有从袖子里抽出的时候,舒杭抓住衣服一绕,就把陆美蓉的两手死死的绕在了衣服里,右手一扯,更是直接把白色的纹胸也拉了下来。

此时的陆美蓉,上身完全赤裸,两只手臂被衣服绕住搭在栏桿上支撑着身体,两个雪白的乳房各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或是揉捏或是拉伸,玩儿得不亦乐乎。

下身的裙子直接落在了脚上,内裤连带着黑色的裤袜被拉到膝盖处,粉嫩的小穴含着一根不停的快速做着活塞运动的肉棒,身体里的淫水不要钱一般顺着肉棒流出来,滴在已经湿透的同款白色蕾丝内裤上,再渗过去浸湿裤袜的裆部。

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其实很舒服,胸口虽然被粗暴的揉捏着,但是正好缓解了情欲上涨带来的双乳饱涨的感觉,不断被操干的小穴深处更是快感连连,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爽,可是陆美蓉的内心、思想包括她的身体还是会挣扎。

虽然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是站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几乎被扒光了操干着,还是让陆美蓉的理智上难以接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难以接受,身体上感受到的快感就越强,自己怎么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放纵这个舒杭的?难不成自己真的也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丫头,你的小逼真的很紧啊,和我上次操你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你还真是天生的极品啊!”

舒杭一边大力抽插着,一边在陆美蓉耳边说着。

“是……你太……粗……粗……了……”

陆美蓉脸上的潮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性欲,“别再……说……说……这样……的话了……”

陆美蓉好不容易在渐渐变大的呻吟间隙把话说完整。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丫头你的小逼真的是又紧又多汁,”

说着,舒杭一只手绕到陆美蓉的前面抚弄起陆美蓉的阴蒂来,几下的功夫就被引过来的淫液打湿了手掌。

玩弄陆美蓉阴蒂的手指,时而轻轻的揉捏两下,时而高速的来回拨动着,在手指和肉棒的前后协同作战下,陆美蓉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几乎是不间断的回荡在整个天台上。

感受到身下娇躯开始出现不规则的变化,舒杭保持力度不变,速度上却加快了不少,小腹不断撞击在陆美蓉的屁股上的“啪啪”

声频率也明显加快。

高速操干了三十几下后,陆美蓉猛的抬起上身,全身紧紧的绷成一条直线,以一个后仰的姿势靠在舒杭的身上,仰头望天,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声音来。

小穴拼命的收缩着,一下又一下死命的挤压着在阴道里横冲直撞的肉棒,一股接一股淫液强力的喷射在舒杭硕大的龟头上,舒杭的肉棒激流勇退,顺势抽了出来,没有了堵塞的蜜汁顺着中顺滑无比的阴道飞射出来,直接喷在了正对着的内裤和裤袜上,陆美蓉高潮了。

舒杭一手用力扣住陆美蓉的乳房,一手死死按着阴蒂不动,舒杭就这样把陆美蓉的身体完全的揽在怀里,细细品味着少妇高潮时身体的每一分颤抖。

一直过了近半分钟,陆美蓉的嘴里才“啊”

的一声发出一声娇呼声,整个绷紧的身体完全松了下来,闭上眼睛软软的靠在舒杭的身上。

“丫头,这么快就高潮了啊,那天在我家可是被操了很长时间才高潮啊,是不是在天台上很兴奋啊!”

舒杭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活动双手。

一手再次轻揉的抚摩着陆美蓉的乳房,另一手则直接把里着陆美蓉双手的衬衫缠在了栏桿的横桿上,抱着陆美蓉的身体稍稍身后退了退,随后把陆美蓉的上身压了下去成90度,陆美蓉的头顶就顶在栏桿的立柱上。

刚刚高潮的陆美蓉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就那么任舒杭摆布着,靠着栏桿的头部一点一点的向下滑着,最后如果不是因为绑在横桿上的衣服吊住了她的双手,陆美蓉很有可能就那么一头栽在地上。

舒杭的两手完成动作后就一直扶着陆美蓉的腰部,而肉棒也再次顶进了还有淫水流出的小穴,一改刚刚的狂暴,轻柔的抽插起来,因为陆美蓉的上身不停的住下垂,突显得她的屁股就更加的圆润挺翘。

舒杭抽插的力度虽然不大,但是却把陆美蓉刚刚有所减弱的欲望再次勾了起来,死灰重燃往往会带来更加猛烈的火焰,陆美蓉体内的刚刚发泄出去的快感就在这种情况下飞快的提升着。

渐渐的,已经不需要舒杭用更多的力气去扶住陆美蓉的身体,沈醉在肉欲中的雪白肉体已经自动的控制自己的姿势以获得更多的快感,陆美蓉大弯腰的动作,让不断扫视着她的娇躯的舒杭慢慢的把视线移到了她的菊花上。

舒杭的手指开始技巧的向陆美蓉的屁眼移动,并稍稍加大了一点操干的力度,当陆美蓉的呻吟声再次响起的时间,舒杭的手指已经开始在陆美蓉屁眼周围的细细的褶皱上按摩起来。

“别……别碰……那……”

陆美蓉的声音极其微弱的从下方传来,舒杭虽然听在耳中却并不想理会,在陆美蓉身后抽插着的舒杭,脸上哪还有什么柔情爱意,眼神中都是满满的欲望和不屑。

是的,不屑,对于舒杭来说,陆美蓉也只是他的一个猎物而已,要让他对女人付出感情,怎么可能。

屁眼周围的触感让陆美蓉以为舒杭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虽然和老公从来也没有玩儿过肛交,但是在梦幻城补了不少课的陆美蓉却知道了有这么一种玩法,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接受它。

陆美蓉知道自己这样的姿势声音很难传递上去,也没有办法大声喊,更主要的是舒杭那根一直在自己的身体里抽插的肉棒让自己想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很难,只好努力扭动着屁股,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希望舒杭能够明白。

舒杭的手果然离开了陆美蓉的菊花,在她的阴道附近摸索起来,陆美蓉刚刚松了一口气,在阴道附近捞了一把淫水的手指就再次回到了她的屁眼上,并且把手上的淫液全都滴落、涂抹在她的菊花周围,湿润的感觉让陆美蓉的屁眼微微有些放松。

还没等陆美蓉反应过来,一小截已经被她自己的蜜汁润湿的手指就挤进了她的菊花里。

“啊呀!”

陆美蓉的头终于再刺激下获得了抬起来的力量,仰头发现一声喊,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到想像中的那种痛,但也是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拿出来……快点……”

陆美蓉想回头阻止却没有办法,“不……舒服……”

可是舒杭的手指并没有因为陆美蓉的阻止而拿出来,反而是在陆美蓉的屁眼里前后抽插了几下后,更深的插进去了一截,而一直在陆美蓉的阴道里活动的肉棒,则陡然变得更快更猛。

“不……要……”

阴道里的快感成倍的在增加着,而屁眼里的感觉也慢慢变得不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相反因为手指有意的和肉棒保持着一插一抽的节奏,让陆美蓉的心再次迷醉了,嘴里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也不再阻止舒杭的插入了。

陆美蓉屁眼里的手指,每抽插一会儿,就会更深的插入,当陆美蓉完全适应了这种节奏的时候,舒杭的一根食指已经全根没入了陆美蓉的屁眼里。

舒杭的手指在陆美蓉的屁眼里一共抽插了二三十下就慢慢的退了出来,看得出来这是陆美蓉的菊花第一次被异物插入,舒杭可不想刺激她太过,一个搞不好把她弄得大便失禁了,那可就不是好玩儿,是恶心了。

“丫头,你的屁眼也这么美呢,”

舒杭做势闻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太难闻的味道啊!”

“你……你……变态的……”

陆美蓉羞得无地自容,那里能有什么美不美的,这个舒杭真是乱说话。

“丫头,我要开始了!”

“什么?”

陆美蓉迷迷糊糊的没听明白,刚反问了一句,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舒杭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两手抓着她的屁股,开始了大力的抽插,坚挺的肉棒一次次突破阴道层层肉壁的阻隔直达花心,而每一次有力的抽出都会被陆美蓉那紧窄的穴口死死的卡住龟头不予放行,越来越多的蜜汁被不断的挤压出来,滞留在阴道里的淫水被来回抽插的肉棒反复打磨成汩汩白浆,慢慢的流出来,顺着穴口的阴毛或是流到了陆美蓉雪白的大腿上,或是直接滴落在了下方的内裤上。

陆美蓉被一下快过一下的势大力沈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顶在栏桿上,两饱涨到极点的乳房欢快的来回跳动着,偶尔撞击在自己的肉体上会发出“啪”

的一声。

两个人的身体一次次撞击在一起,陆美蓉的阴蒂被舒杭的阴毛和腿毛一次次的刺激着,痒痒的却不着力的感觉让陆美蓉要疯掉了。

“丫头,舒服吗?”

舒杭的呼吸也渐渐的沈重起来,既要保持操干的力度,又要分神控制了陆美蓉越来越软的身体,即使对于舒杭来说,也是一个体力上的负担与考验。

“舒服……用力……再用力……”

陆美蓉不想再隐藏自己的感觉,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的,加上之前华泽的事情居然让自己有种对不起舒杭的感觉,陆美蓉意识到自己也是喜欢上这个偶尔也会口花花的男人了,虽然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老公,但是陆美蓉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得到鼓舞的舒杭再次使出全力,陆美蓉也终于放开自己的全部情感、负担,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场光天化日之下的性爱中。

“丫头,我要射了!”

舒杭在高速冲刺了几百下后,终于也到了体能的极限,肉棒狠狠的顶入陆美蓉的阴道深处,伴随着一阵阵的抖动,一股股阳精射进了陆美蓉的身体里。

被操干的舒爽到极点的陆美蓉根本来不及,也没想到要阻止,娇嫩的花心被舒杭的精液一烫,也猛烈的收缩起来,一阵高潮来临的眩晕感再次袭来,两个人的天台大战终于在双双高潮后跑到了终点。

舒杭射精后疲软的肉棒从陆美蓉的身体里抽出来,而失去了扶持的陆美蓉则整个人摊软在地上,全凭吊着双手的衣服才没有完全趴下来。

舒杭喘着粗气蹲坐在陆美蓉的身边,一边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陆美蓉的美乳,一边把陆美蓉的双手释放出来,把娇喘无力的美少妇揽在怀里,两个人就那么无言的静静坐着。

良久,陆美蓉活动了一下身子,屁股下边垫着的内裤和裤袜已经完全湿透了,坐起来很是不舒服,起身整理起衣服来。

“都怪你,这可怎么办!”

陆美蓉的内裤湿得可以挤出水来,显然是没法穿了,而纹胸也不知道被舒杭扯到哪儿去了,找也找不到了。

更重要的是,陆美蓉的衬衫因为被舒杭缠在栏桿上的缘故,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和铁锈,裙子也脏得要命,根本就没有办法穿了。

“你还笑!”

看着在一边轻笑了舒杭,陆美蓉气不打一处来,“下午学校还有事呢,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丫头,没事的,”

舒杭轻轻揽过还赤裸着上身的陆美蓉,“我来想办法,放心吧!”

“你能有什么办法啊!”

陆美蓉对舒杭叫她丫头并没有什么抗拒,只是担心着自己的衣服,自己总不能只穿着裤袜和高跟鞋出去吧,那不成神经病了。

舒杭一把抓住陆美蓉的内裤,双手用力“嗤”

的一声撕成两半丢在地上,“你干什么啊!”

陆美蓉急了,就算是湿了,自己坚持一下总还是多一件衣服吧,这个舒杭搞什么鬼!“湿成这样了还怎么穿啊!”

舒杭不理陆美蓉挥起的小拳头,直接把裤袜给陆美蓉拉上套好,又把裙子提起来给陆美蓉穿上,用力的拍掉不少的灰尘,然后脱下自己的运动外套,罩在陆美蓉的身上,把衣服的拉链完全拉到头。

舒杭的外套直接盖过了陆美蓉的屁股,连大腿都被盖住了一半,下面是一条略显有些脏的红裙子,虽然这个样子还是看起来很古怪,但是不知情的人还是看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这个样子太难看了!”

陆美蓉略微有些不满,没有内裤直接穿着裤袜的感觉很奇怪,湿透了的裆部感觉上凉凉的贴在自己的阴阜,吹过的微风好像可以透过外套、裙子、裤袜直接抚在她的小穴上一般,虽然外边套了几件衣服,但总是有种会被人看穿的感觉。

“也只能先这样了,一会儿我们下去,我再帮你买几件衣服吧。”

舒杭耸耸肩,无奈的说。

陆美蓉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同意了。

两个人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鬼鬼祟祟的从天台回到了地下停车场,一钟进车里,陆美蓉就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快去买衣服,马上就要上班了!”

陆美蓉看了一下时间,赶紧催促舒杭。

“铃……”

刚刚在位子上坐下的陆美蓉松了口气,总算是赶上了,还好没有迟到,不过舒杭就惨了,想到被自己强烈要求要分开走,不有一起去学校的舒杭,陆美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咦?小陆,你这件衣服是新买的啊!”

起来倒水的王慧如正好走过陆美蓉的身边,“很漂亮啊!”

“呵呵,谢谢!”

陆美蓉客气的回应了一下,可是脸上还是不自觉的红了一下。

衣服是舒杭去买的,陆美蓉只敢躲在车里,说什么也不肯和舒杭一起去,一方面是怕被熟人看见,另处一方面陆美蓉也总担心有人会看穿自己的装扮。

结果,舒杭买了T恤、裙子、裤袜、纹胸却没有买内裤,“你是故意的吧!”

陆美蓉挥着拳头问舒杭。

“哪有啊,T恤和裙子都无所谓,裤袜、纹胸也是我看没人注意直接拿的,可能是太紧张了,把内裤给忘了,我一个大男人啊,哪买过这些东西啊!”

舒杭叫屈,“就这样,结账的时候收银员还以为我是个变态呢!”

“噗嗤!”

陆美蓉想想当时的情景,忍不住笑出声来,“可是没有内裤怎么办啊!”

“要不一会儿你自己去买一套?”

舒杭看看时间,“下午不行就请个假,晚一点去,反正也没有什么事!”

陆美蓉正犹豫着,舒杭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就算没有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这不还有裙子和裤袜呢吗?”

“算了,你转过去,我先把衣服换了!”

陆美蓉挥挥手,示意陆美蓉转过头去,自己可以在后座上把衣服换了。

“我不!”

舒杭耍起了无赖,“丫头的身体这么好看,我还想多看看呢!”

“你快转过去!”

陆美蓉整张脸都羞红了,发生关系是一回事,可是直勾勾的看自己换衣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吧,好吧!”

舒杭无奈的转过头去,“又不是没见过,真小气!”(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你闭嘴!”

“闭上了!”

陆美蓉又羞又气的开始一件件的换上衣服,当衣服换到一半的时候舒杭又转了过来,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雪白的肉体重新被一件件衣服包里起来,而看到舒杭回头的陆美蓉也没有再要求他转过去。

就这样,换了一身T恤、短裙的陆美蓉终于在上班前的一分钟,坐到了办公室里,舒杭的眼光明显一般,白色的T恤比陆美蓉平时穿得要宽大一些,虽然谈不上不合体,但是也不是陆美蓉平时那种紧身的风格。

黑色的短裙比早上的红裙要短一些,丝制的垂坠感把陆美蓉的屁股完美的衬托了出来,裙子的下摆还没有及膝,大概还差五寸左右的距离。

腿上的黑色裤袜被换成了薄薄的肉色,如果不细看的话,几乎会以为腿上根本没有东西,再配上一双短跟小皮鞋,整个人好似重回了大学时代。

“小陆,还不去你的班上,今天下午的大扫除可不能马虎啊,这是要迎接检查的!”

罗华走进办公室看到陆美蓉还坐在位子上,马上催促道。

“好,您放心吧!”

陆美蓉笑着站起身来,一边感受着丝袜直接贴在阴阜上带来的清凉,一边向自己的班上走去。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