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我和我的七个女儿
作者:朝青暮雪
第十一章 峰回路转

孙妍跟著刘向阳从俱乐部里出来之后直奔停车场,上了一辆并不出色的丰田汽车,刘向阳还极具绅士风度的为孙妍开了车门。虽然现在的刘向阳已经是欲火焚身,但在开车的时候他却异常的老实,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孙妍聊了起来。

“徐小姐什么时候毕业的?做了几年事呀?”

刘向阳头也没动的问道。

“两年前,毕业出来之后一直在上海工作。”孙妍侧著身子看著刘向阳回答。

“哦,你老家是哪儿人呀?怎么会跑到S市来呢?”刘向阳接著问道。

“我老家呀?刘书记干嘛问得这么清楚,像查人家户口似的。”孙妍故作扭捏状,接著说道:“我老家四川的,至于怎么会跑到S市来,还不是因为你刘书记。”

“因为我?我听著有些迷糊。”刘向阳摸了摸鼻子笑著说。

“是呀!就是因为你呀。如果不是因为你把这个城市搞得这么繁荣,我的那些个姐妹也不会说这儿地上都有钞票捡呀,她们不说这儿有钞票捡我当然也就不会来啦。”孙妍把身子往刘向阳欠了欠,坚挺的胸部挨著手臂,把头靠在刘向阳的肩上有些撒娇的说道。

“地上有钞票?哈哈。你们也把S市说得太离谱了吧?”刘向阳用手肘捅了捅孙妍的胸,此时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越来越有意思,一个如此妩媚妖艳的女人说起话来怎么会这么天真?

“来到这儿之后我才发现根本就不是她们说的那样,这个城市是很美,美得连地上的垃圾都没有,哪儿来的钞票呀?后来我的一个朋友说,那是因为你胸大无脑!刘书记你看我是不是真的胸大无脑呀?”孙妍说完拉起刘向阳的右手朝自已的胸前按了下去。(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crxs.me)

刘向阳用手在孙妍的胸脯上轻轻的按了两下就转过头笑著对孙妍说:“你的朋友也太孤陋寡闻了吧?难道她们不知道有美貌与智慧并重这个词吗?依我看这个词完全可以用在你的身上嘛。”

说完后刘向依然镇定的从孙妍的胸脯上把手拿了下来。

孙妍干脆把背靠向车窗,右腿架到挡风玻璃上,左腿就从前排座位的空 伸到后座说:“刘书记,她们还说我这人太高,腿太长的女孩子生来就是穷苦命。你说我这腿是不是太长了?”

刘向阳刚在惊讶这女孩子怎么把腿伸到他眼前的挡风玻璃上,一回头孙妍正叉开双腿半躲著对著她。更让刘向阳感到意外的是双腿之间竟然连内裤也没穿,可是车内的光线太暗,只能从短裙的边上藉著路灯看到黑黑的阴毛。

一声汽车喇叭声让刘向阳猛一抬头,车身在一阵晃动中又恢复了平稳,刘向阳再一次摸了摸鼻子说:“徐小姐,你好好坐著听我说,要不我都没法开车啦。再说腿长怎么啦?听过婷婷玉立吗?那就是描写像这们这样身材修长的女人。”

当孙妍把两条修长的腿收回来之后车就在一栋高高的公寓前停了下来。刘向阳在下车之前从车内往四周看了看之后才开了车门下来,快步走到孙妍的车门前为孙妍拉开车门牵著她的手就往公寓入口处走去。在几声按密码的声响之后铁门应声而开。

一进入电梯刘向阳才松开孙妍的手说:“这儿是我一个人想安静安静时才来的住所,你也知道工作压力有时候会让一个人的精神极度紧张,尤其像在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上。”

“刘书记,你带我上这儿来就不怕我扰了你的清梦?”

孙妍挽著刘向阳的手臂说,刘向阳只是回以孙妍微微的笑容。

电梯就在二十一楼停了下来。走到房门前刘向阳把手伸进拉闸门的缝 里取出两支钥匙把门打了开来。不大的房间,两室一厅,一百平左右,不过装饰得很温馨,淡黄色的墙壁在灯光的照射下柔和而又温暖,家俱电器一应俱全。从家俱和电器的新旧程度来看这个房间布置得应该不久,要不就是刘向阳本人就很少来过。

“你要喝些什么?果汁?可乐?牛奶?还是酒?”

刘向阳在孙妍在沙发上坐下以后站在她身前说。

“我在这儿,要是有这么个家那该有多好呀?今天晚上我想喝点酒,最好是烈酒。”

孙妍有些感叹的说完后,张著手整个身子就往沙发上靠了过去。

刘向阳笑了笑,从酒柜上拿来一瓶二锅头对著孙妍说:“这酒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啦?要不咱们喝点啤的或是红的?”

“就这个,在大连念书的时候,冬天里我们宿舍几个女孩子都爱喝上一口。喝完之后一出门身上就像背著个火炉。”

孙妍站起来抢过刘向阳手里的酒瓶,把盖给拧开了。

才只不过四小杯,孙妍就感觉身体像著了火似的,额头上也渗出一些汗水。

而刘向阳只是坐在孙妍的对面拿眼珠子在孙妍的乳沟和大腿间扫来扫去。刘向阳觉得这咱隐隐约约的感觉比脱光了更让人感到刺激,简直就像年轻的时候无意中在大街上看到某个女孩子走光一样让他冲动不已。

“好热,我想先洗个澡。”

孙妍站起来就想往洗手间走去。

“别洗了,我就喜欢你身上的汗味。那是你身体里的味道。我想比任何香水都要来的醉人。”

刘向阳一把抱住孙妍的腰,双手就在孙妍的双乳上揉搓开来。

此时此刻的刘向阳再也不想保持刚才的绅士风度,欲火已经从脚底烧到了他的脑门,阴茎也把那条宽大的西裤给顶了起来。双手一抹,那件束胸连衣短裙就从孙妍的身上剥了下来,刘向阳此时想起了小时候在家剥葱皮的感觉,衣服一去就剩下白晰而又粉嫩的一段身子。

孙妍也有些激动的为刘向阳脱去身上的衣服,在脱裤子时孙妍还是保留了刘向阳那条宽大的花颜色的四角裤。在刘向阳把孙妍抱向卧室放在床上的时候,孙妍手里的阴茎竟然没有了刚才的硬,躺在床上的赤身裸体的孙妍看著床前有些焦急的刘向阳双手在自已的胸前抚摸起来。

刘向阳面对著渐渐疲软的阴茎也有些不解,“刚才在车上,在客厅不是都硬起来了吗?怎么这会儿倒软下去了?”

心里越著急,那玩意竟然越不争气,连刚才半软的状态也没能保持下来。看了看床上光著身子的孙妍,刘向阳转身就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等等,我马上就好。”

孙妍此时更是感到迷惑,刚脱裤子的时候还是硬的,怎么等他要上马的时候就软了呢?一开始还以为老爸的情报有误,这会儿看起来倒是真的。不过也不完全对,怎么刚才又能硬起来了?孙妍躺在床上苦苦的思索著这个问题。

而此时躲在浴室里的刘向阳更是一脸愁容,好不容易碰到个能让自已翘起来的女人吧,怎么关键时刻就抛锚呀?躲在浴室也不是办法呀,想到这儿刘向阳拉上短裤就朝卧室走去。

当刘向阳回到卧室时,孙妍以为此时的他已经重振雄风,合拢的双腿也向外稍稍的张了开来。能抓住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但可以得到老爸的肯定,这市委书记也不能少给她好处呀?可此时的孙妍在刘向阳眼里根本就失去了刚才的诱惑力,一个光著身子的女人刘向阳见多了,就算眼前的孙妍容貌娇美身材修长,该挺的地方也挺,可就是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子激情。

刘向阳在孙妍的侧面躺了下来,一双大手就用力的在孙妍的双乳上像揉面粉团子似的揉了起来。嘴唇更是就著孙妍的汗水在孙妍的脖子上又啃又咬。

“啊!痛……你轻点儿。”

孙妍痛苦的咬紧牙关,一手推著刘向阳的头,一手推著胸前的手。

可刘向阳根本就顾不了孙妍有什么样的感受。既然不能占有这身子,就算是摧残也不能让这小妮子在我这好过。此时的刘向阳有著一种不能行人事之后的报复感,这在刘向阳以前的经历过程中是没有的。

孙妍的大腿内侧已经被刘向阳掐的从红色变成的青色,脖子和乳房上也都留下了刘向阳的咬痕。疼痛虽然在继续,抗拒也在进行,可孙妍并没有想过就此罢休,要不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孙妍也只是象征性的在挣扎著以减低这种暴虐所带来的疼痛感。

刘向阳忽然跪起身子,掏出软软的阴茎在孙妍的脸上使劲的揉弄著,忽而放进孙妍的嘴里,忽而抽出在她的脸上抽打著。然后爬在孙妍的身上成六九式的把头埋上孙妍的下身。

孙妍仍然努力的吸吮著眼前的阴茎,想让它奇迹般的复活,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而刘向阳则用双手掐著孙妍的大腿外侧极尽的向外分,舌头和嘴唇就在孙妍的阴部舔食起来。汗味,尿臊味,香水味,淫液味全都夹杂在一起。可刘向阳仍然张大了整张嘴,把吸进嘴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吞进了胃里。

阴茎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可孙妍身上的伤痕却越来越多。等刘向阳终于放弃努力,疲惫地往床的另一半躺下去的时候,孙妍才放松的展开了紧凑的眉毛和紧咬的牙关,可是那种从身上各处传来的痛仍在继续。

当刘向阳从手机的的响声中醒来时身旁已经失去了孙妍的身影,起身时只在床头发现一张用白纸留下的电话号码。坐著的刘向阳兴奋的发现早已失去生机的阴茎竟然是硬的,接完电话之后刘向阳重重地把身体再一次躺向床头。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连清晨的勃起都再一次的出现啦。怎么会这样?昨天晚上在俱乐部的时候有感觉,在车上的时候也有,在大厅里仍有。可为什么一到了床上这些都感觉都没了呢?”

刘向阳苦苦的思索著昨晚经过的一切。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每当我有意或无意间对徐霓羽进行偷窥的时候,我的阴茎都会随著大脑因为偷窥的兴奋而兴奋。难道我非要经过偷窥才能获得阴茎的勃起?可是刚才怎么又硬了呢?”

兴奋的同时还是有少许的失望,不过此时的刘向阳可以肯定徐霓羽是一个可以让他重焕生机的女人。

孙妍一个晚上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半睡半醒的度过。当窗外出现一缕阳光孙妍就从这座公寓走了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我,“老爸、、呜呜……、刘向阳他根本就不是个人……呜呜……他是禽兽,是个性无能。只会虐待女人。”孙妍向我哭述著。

“孙妍,你在哪儿?你怎么啦?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接你。”我心急如焚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呜、、老爸你快点来接我回家。”

离开刘向阳那个房间。在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孙妍终于忍不住放声的哭了起来。

“你打车回俱乐部,我马上就到。”

我挂上电话后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刘向阳,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回到房间看著仍然安祥的小乔,在她脸上亲吻一下之后就换了衣服往楼下跑去。

当我从俱乐部跑到孙妍的房间时,孙妍一把从里面就扑到我怀里痛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眼前的女孩,只是用手轻轻的拍打著她的后背让她在我怀里尽情的哭泣。

孙妍在长时间的哭泣后慢慢的停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慢慢的从我怀里离开。看著她那哭红的双眼我心里恨不得将刘向阳五马分尸。孙妍用一件浴袍紧紧的抱著自已的身体站在我眼前,嘴角动了几下,几经犹豫之后终于说:“老爸,你看!”

说完后孙妍在腰间一扯浴袍就从她的身上滑落下来。

从脖子到胸前,从腰间到大腿,一块块的青紫无一不在撕扯著我的心。我忍著心里的痛,将孙妍抱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说:“你等等,你给你去找些药酒。”

说完就往楼下跑去。一把敲开保安的房间我就吼道:“你们谁有药酒,跌打损伤用的药酒?”

几个保安擦著朦胧的睡眼一看是我全都战战兢兢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你们没听到我说什么吗?药酒!有没有,没有就快去给我买回来。”我大声的喊道。

“有,有,有!”一个保安从床底下拿出半瓶药酒递给我。我拿到药酒之后抛下这群仍在发呆中的保安,往楼上跑去。

回到房间后孙妍蜷缩著把自已靠在沙发的一角,身上盖著那身洁白的浴巾。

我极力的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有些可怕的寂静,或者说随便说些什么来安慰眼前这个受伤的女人。可我越想要表现得从容却越是欲说无语。

潜意识里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任何一个出卖自已的身体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社会环境,和个人成长经历所培养的世界观和¤值观决定的。如果有人想要来指责这些出卖肉身的女人,那么他还不如去指责这个社会。如果人人都能丰衣足食我想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任人凌辱!

轻轻的解开围在孙妍身上的白色浴袍,醒目的伤痕又加深了我对刘向阳的怨恨。倒出少许药酒放在掌心时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候我才想起男女是应该有别的,我是否真的应该为她擦上这些药酒?这些药酒也许能对这些伤痕有用,可内心的创伤我想任何药物也无法见效!犹豫片刻之后把药酒放在床头,正准备离去时,孙妍一把拉住了我。

“老爸,你就帮我擦吧。我现在不想一个人,你陪著我好吗?”

孙妍带著恳求的眼神看著我说,然后在我的面前脱下浴袍在床上平躺下来。

对于一个身高超过170的女人来说,孙妍的身材绝对算得上匀称,大多身材高挑的女模特,乳房小而不挺,有的还有稍稍下垂的感觉,双腿瘦弱,骨感太强。可孙妍不一样,坚挺的双乳感觉刚好能握满整个手掌。双腿修长而又有些肉感。

再一次倒出些许药酒,双手就在孙妍的大腿上揉搓开来。孙妍时而紧凑双眉忍著疼痛,时而深深的呼吸感觉大腿不断涌来的酥麻;时而咬紧牙关紧闭双眼似拒还迎的摆动著双腿;时而轻咬嘴唇双目凝视著我的一举一动,坦然接受著我那似抚实揉的动作。

面对著孙妍的表情,和身上的伤痕。我的下身竟然开始蠢蠢欲动。我不知道现在性欲的来临是否应该,我极力的想要掩饰住自已燃起的欲火,稍稍的调整了一下坐著的身躯。可孙妍赤身的举动和身上的伤痕又无一不在挑动著我。

虽然人是上天创造的一种具有极高智慧的生物,可上天仍然让他保留著原始的野性。面对著受虐后的孙妍此时我的性欲竟然来得那么突然和特别!揉动在孙妍身上的手此时也不断的开始加重力量,我惊讶的再一次发现此时的我与刘向阳有著惊人的相似!一种想要对孙妍施虐的心态油然而生。

“老爸!你弄疼我啦!”孙妍惊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慌张的向孙妍道歉。

“老爸,你怎么啦?”孙妍坐起身子挽住我的手臂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我生怕孙妍发现我此时的心态而说谎。

“老爸,你真好。知道吗?这些伤对我来说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让人疼痛,只不过早上突然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找不到一个可以听我说话和给我关心的人。也许是有些感怀身世吧?又也许我想要得到某个人的呵护,能让我在这座欲望的城市里得到片刻的慰藉。对于我来说好久没有过充满激情的性爱,更没有过情感的性爱。可是老爸,当面对你的时候我有著与面对其它男人不一样的感觉。老爸!你说如果性爱里少了这些,生活还有什么好期待的吗?”

孙妍的话让我感触狻多,出卖自已身体的女人又有几个能从这种交易性质的性爱中获得快感呢?虽然说有些女孩子会有,但是我想像有孙妍这样想法的女人肯定不在少数。我轻轻的把手伸向孙妍的脑后抚摸著她的秀发,扶著她躺下时在额头印上了我的嘴唇。此刻我想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亲吻和拥抱比手里的药酒也许更有效果。

我侧著身躯在孙妍的旁边躺了下来,用手把孙妍的头扶正面对著我,深深的吻就在孙妍的嘴上施展开来。当我的口腔打开时孙妍的舌头就伸了进来肆意的在我的嘴里缠绕。孙妍反转身躯用背对著我,把屁股顶向我下身的同时,舒展著自已那修长的身躯。我的舌尖在孙妍的耳垂和后颈扫过,伸过脖子的左手和右手同时感觉著双乳的坚挺,已经硬起的阴茎也不断的向著孙妍的臂部挺动。

从脖子到胸前,从腰№到大腿内侧我的吻落在每一处伤痕上,并极力的想要用舔食来治愈这些醒目的伤痕。最后在两腿之间那条缝前驻留,口液和淫水在片刻便混合的分不清那是谁的液体,欲火已经让我忘却了此时的孙妍伤痕,原始的野性让我轻咬著有些浓密阴毛的阴阜。

此时的孙妍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双手上的力道似乎要把我的头按进那条细缝里一样。顶直上抬的下身让我的鼻子找不到呼吸的空间。舌头伸出时就能进入那条细缝,舌尖不断传来硷硷的味道, 腔也传来香水、药酒、尿液和下体奇特的味道。

我用力分开孙妍的双腿,抬起头,仍然从后面抱紧孙妍,沾满了液体的嘴唇再一次碰上孙妍的嘴。脱下裤子的同时阴茎就滑进了孙妍的那条细缝。紧紧的拥抱,舌与舌的交缠;轻轻的蠕动的下身。虽不激烈但充满柔情的动作让呻吟在孙妍的喉间徘徊。我的头发也被孙妍的双手死死的抓紧著。

当我的手伸向孙妍的下身触碰那粒突出的阴核时,孙妍的全身都在颤抖。我们没有换过任何姿势,就这样保持到双方高潮的来临,就这样感受著激情之爱,就这样孙妍在我怀里沉沉的安然睡去。我拉过一边的床单盖在我们身上,双手在孙妍的胸前轻轻的抚摸著。此时的我已不太想如何来对付刘向阳,只想让这片刻的宁静和温存能够时间再长些,再长些!直到我也在温存中睡去!

我和孙妍同时被床头柜上的电话吵醒,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才十点多一点。我们只不过才睡了不到二个小时。我和孙妍都有些怨恨的看著床头的手机。

孙妍拿过电话:“喂!你是?……啊!不会吧?……那好吧!嗯!好的,晚上八点公寓见!”

我呆呆的看著眼见的孙妍放下电话。

“老爸!刘向阳打电话来说让我明天早上提前陪他去云南昆明,还说要把那房子送我!”孙妍有些开心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孙妍说道。

“呵呵,刚才刘向阳打电话来向我道歉,并说我能让他有特别的感觉,对了老爸。你不是说刘向阳有病吗?他确实有病,不过还没到病入膏肓的地步。”

听完孙妍的话,原以为失败的计划又多了一线希望。我拍了拍孙妍的脸,刚才的温存荡然无存,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计划照常进行!”

色友点评 (11)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11 楼 匿名色友(155.243.*.*)
2022-01-17
写的真好,看的我也想去写小说了
回复
取消
回复
10 楼 匿名色友(54.49.*.*)
2022-01-17
写的真好,看的我也想去写小说了
回复
取消
回复
9 楼 匿名色友(147.191.*.*)
2022-01-16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回复
取消
回复
8 楼 匿名色友(68.49.*.*)
2021-12-29
刚看了个开头就把我吸引住了,收藏了慢慢看~
回复
取消
回复
7 楼 匿名色友(133.8.*.*)
2021-12-27
这不就是写的我老婆的故事吗?
回复
取消
回复
6 楼 匿名色友(147.151.*.*)
2021-12-26
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作者身上无法隐藏的那股骚劲
回复
取消
回复
5 楼 匿名色友(1.220.*.*)
2021-12-18
读书使人头脑聪明 --伏尔泰
回复
取消
回复
4 楼 匿名色友(247.134.*.*)
2021-12-16
楼主一生平安!(请狼友保持队形).....
回复
取消
回复
3 楼 匿名色友(145.191.*.*)
2021-12-04
读书使人头脑聪明 --伏尔泰
回复
取消
回复
2 楼 匿名色友(229.222.*.*)
2021-12-02
刚看了个开头就把我吸引住了,收藏了慢慢看~
回复
取消
回复
1 楼 匿名色友(112.232.*.*)
2021-12-01
真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文章啊!
回复
取消
回复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