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成人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淫纹工程师吴伊
作者:不详

敲门声响起,坐在办公桌前的金发美少女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动作,保存了自己写到一半的论文,随后出声道:“请进。”

走进来的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看外表都是20岁出头,应该是大学毕业工作不久的年纪。女方有着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五官精致,穿着一身黑色长裙;男方穿着一件格子衫,打理的清清爽爽,也算得上是个小帅哥。

吴伊拿起手边的平板电脑翻动了一下,随后开口确认道:“是预约了淫纹植入手术的梁成和陆雪夫妇对吧?”

对面的夫妻俩顿时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神色,面对着能够毫无波动的吐出淫纹这种词汇的美少女有些无法适从。

梁成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道:“是的。我听说吴医生是妇科,尤其是淫……咳,淫纹专科的顶尖专家,我以为您年纪会更大一点的,真没想到您看起来这么年轻。”

“我可不是人类,不要以貌取人啊少年——我的年纪比你们大多了。”美少女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黑色的文件夹,随后站起身走到了夫妻俩面前,两人这才发现美少女看上去比她坐在办公椅上时更为较小。一头金色的柔顺及臀长发,头顶戴着红色的发饰,两条红色的布条像兔耳一样高高竖起;白色的连衣短裙下面穿着红色的紧身内衬,露出光洁的一双长腿,包里裸足的是一双可爱的红色小皮鞋。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美少女身后的一根红色尾巴,心形的尖端上还用白布绑了个可爱的蝴蝶结。

“魅魔?”看到少女的尾巴,夫妻俩第一反应是这个种族。不过他们又马上在心中否定了这个想法——面前的美少女虽然十分可爱,但却并没有魅魔那种性方面的魔性魅力,反倒是散发出一种大龄处女的残念感;何况淫纹工程师这样与性紧密相关的敏感职业,绝不会接受魅魔这种以乱搞男女关系为荣的种族的报名。

“不是魅魔,是堕天使。”吴伊仿佛看穿了夫妻两人心中闪过的怀疑,主动进行了解释,随后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两人面前:“淫纹的主要功能和价格都详细标注了,具体细节你们可以再问我。”

两人红着脸接过了文件夹翻了起来。

“不用这么尴尬,性生活是夫妻间很重要的一部分——虽然淫纹这东西在各种作品中常常和洗脑、改造等等比较过激的剧情联系在一起,但我们这可是正规医院,淫纹作为妇科的一部分,主要是一种稳定温和的调整妇女的身体状况的手段——我们这里只有纯爱系的淫纹哦。”(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crxs.me)

陆雪有些脸红的回答道:“是的,我们的感情很好,但是生活中确实有些不太和谐。朋友建议我们可以试试植入淫纹的方法。我们了解了一下,这种“用于调整控制性器官及性功能的特异性魔法阵”在解决这种夫妻间的问题上很有效。”

梁成补充道:“朋友向我们推荐了吴医生,说您水平高超,并且洁身自好,是全国最优秀的淫纹工程师之一,所以才决定找您来主持夫人的手术。”

“你们的朋友对我评价还挺高的。”吴伊的尾巴愉快的摇摆起来:“不过我得强调一下,对于淫纹工程师来说,其实洁身自好比起水平高超重要多了。植入淫纹是一个很刺激的过程——我给很多人做过手术,多得是做完手术后觉得身体被我玷污了的女性和觉得被我NTR了的男性。”

“被像吴医生这样的美少女玷污了也不算什么坏事吧。”陆雪放松了不少,甚至开了个玩笑。

“真可惜,我的工作是维护夫妻感情而不是破坏夫妻感情呢。淫纹植入虽然刺激,但是夫妻感情好的话,植入淫纹后在爱情的催化下进行性生活才是真正的快乐——”

吴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向往的神色,随后又收敛起来:“有些跑题了。你们夫妻感情好的话,我强烈推荐以“情欲相通”为基础特性。”

吴伊伸手把梁成手上的文件夹翻到了某个页面:“对于有良好感情基础的情侣或夫妻,基础特性我一律推荐选择情欲相通。以双方的肉体为基底,情感为燃料,将相爱的两人心灵相连,情与欲相互呼应。对于相爱的人来说,这枚淫纹能让你们的感情快速发酵,既能保持相互爱恋的美好情感,又能在感情的助燃之下对于彼此身体保持着热切的欲望——是纯情小夫妻的不二之选。”

梁成眼前看了看文件夹上的说明,这正是之前自己在网上搜集资料后预想的效果。他与妻子对视了一眼:“那……就这个吧?这个是基础特性吧,那么需不需要附加特性……”

“你们这样的正常夫妻,弄个最简单的淫纹就绰绰有余了。”吴伊打断了梁成的话:“没必要花那么多冤枉钱,何况附加效果越多的淫纹也就越不稳定。价格的话,就标在这里。”

梁成看了看标注的价格,不是一笔可以忽视的小数目,但也并不至于造成什么经济压力,比起自己之前的预料还要低上一些。他很快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没问题。”

“那么很好,你拿上这个,跟我过来。”吴伊将文件夹从梁成手中拿了过来,红色的尾巴从饮水机旁卷起了一个干净的一次性塑料杯塞到梁成的手中,然后带着两人走到了一间小房间的门口,房间内摆着一张小床与一张小桌,桌子上摆着几本封面是火辣女郎的书本,将梁成推了进去。

“你准备一下淫纹要用的材料——”吴伊伸手做出虚握住某个棒状物的动作,随后做出上下套弄的动作:“懂吧?弄到杯子里,弄的时候记得锁门。我带她先去检查一下身体。”

“等等……”没来得及疑问,吴伊就关上了房门,将梁成关在了房间里。梁成无奈的拧上了反锁,看了看房间里的陈设:床倒是挺干净,看起来应该是洗过的;但桌上的小黄书上却明显有着不少可疑的浸润痕迹。梁成嫌弃的用指尖翻了翻几本书,随后叹了口气,坐到床上,掏出手机、撸下裤子。

打开播放软件,点开了一部收藏中评分较高的视频,一只前凸后翘的黑发魅魔被一名肌肉壮汉按住,趴在床上;男人如同巨熊一般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双手抓住魅魔头上的角按在床上,从后面插入粉嫩的小穴,一边发出兴奋的低喘声,一边狠狠抽插着。被压住的魅魔同样发出娇弱但却兴奋的轻吟,随着身后男人的大力抽插,双手无意识地把床单抓紧又松开;臀后的紫色尾巴被男人的胸膛和她的后背紧紧夹在中间,只有尖端能够比较轻松的动弹,随着激烈的性交而轻轻抽搐着,不时扫过男人的胸肌,有意无意的轻轻拨弄男人的乳头。

“小淫娃,舒服吗?”男人一边在魅魔的身后耕耘着,一边兴奋的出言调戏着身下的魅魔。魅魔兴奋的叫着:“啊啊~ 好棒~ 你的大肉棒干得我好爽!”

“哈哈,还有更爽的呢!”男人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激烈的性交持续了数分钟,终于身体猛地一阵颤抖,把持不住的狠狠将肉棒插向魅魔的体内,将精液释放出来。魅魔也随着男人的射精而陷入了兴奋的状态,身体猛地一阵颤抖,纤细美丽的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床单,足弓也随之绷紧,尾巴尖端的吸精器官更是情不自禁的狠狠咬上了男人的乳头,随着高潮而抖动着,给男人带来了别样的快感。

梁成也随着视频而兴奋的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不过双手带来的快感显然远远比不上魅魔的性器,梁成距离射精还有着不小的距离。高评价的视频自然也不会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长,魅魔和男人也都远没有满足,男人将肉棒从魅魔的体内抽出,从床边抽了几张卫生纸,擦掉从穴口缓缓流出的白色液体,随后又将魅魔正面抱起,开始了第二回合的激烈交欢。

这个体位下魅魔的行动显然自由了许多,她纤细的双臂紧紧环绕住男人,双手轻轻抚摸揉搓着男人的背阔肌;修长而丰腴的双腿环在男人的腰上,整个身体挂在男人的身上,随着男人不断的冲击而跳动着;之前被紧紧压住的紫色尾巴终于可以自由行动,紧紧环绕在男人结实的左腿上,显示着魅魔兴奋的想要合为一体的心情。

男人一只手托住魅魔的美臀,一只手抱住光滑的后背,狠狠的冲击着魅魔的身体,让魅魔随着每次冲击而发出快乐的淫叫。随着激烈的性交,魅魔情不自禁的将双臂收紧,仰起头吻上了男人的唇。男人把舌头伸入了魅魔的口中,扫荡着魅魔口中的津液,魅魔也情不自禁的努力吮吸着进入口中的舌头。当两人的唇舌分开之时,拉出一条漂亮的银色水线。

又是一番猛烈的交欢,男人终于又一次到了极限,慢慢移动身体背对着大床,缓缓退到床边坐到了床上;身体的冲击力度随着坐到床上而变小,冲击的频率却又一次提高,腰部疯狂的耸动着,在一阵猛烈的抽插之后,男人又一次在魅魔的体内释放了出来。

魅魔也随之发出高亢而兴奋的鸣叫,双臂紧紧抱住了男人,手指在男人的背后划出几道血痕;缠住男人左腿的尾巴也情不自禁的收得更紧,如果男人没有坐到床上而是仍站着的话,恐怕会因为这激烈的反应而摔倒在地。

将第二发狠狠射进了魅魔的体内之后,男人躺倒在了床上,发出粗重的喘息声,而魅魔则露出了意犹未尽的笑容,将射精结束后软下的肉棒从体内抽出,从男人的腰间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温柔问道:“还可以继续吧?”

“当然可以!”男人毫不示弱,伸手套弄了几下自己的肉棒,让它再次一柱擎天,随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魅魔坐上来自己动。魅魔轻轻发出动听的娇笑声,随后又一次坐上了男人的肉棒。男人抬起手,抓住了魅魔丰满的水滴形大胸,使劲揉搓着,腰部迎合着魅魔美臀的起落而耸动着;魅魔的脸上露出了放浪的笑容,双手按在男人健硕的胸肌上,起落着自己的下半身,用小穴狠狠榨取着男人的汁液。

男人的第三次看起来变得更持久了,但魅魔的淫叫中反而带上了一些不满的情绪。她的尾巴动了起来,桃心形的尾尖轻轻抚上了男人的腿,从小腿内侧缓缓上移,直到抚上大腿内侧、睾丸两边,先是左腿再是右腿,激起了男人一阵兴奋的轻吟,随后尾尖缓缓张开,吸住了男人的睾丸,同时下体暴力的榨汁动作也加大了力度。

“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在魅魔的猛烈攻势之下,男人终于坚持不住,吼叫着将自己的第三发精液发射进了魅魔的小穴之中。魅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轻轻俯下身子,在男人的耳边再次轻声问出刚才的问题:“还可以继续吧?”

男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魅魔就轻轻摇动起自己的下体。男人感受到一股热量从被魅魔的尾巴包里住的睾丸处传来,刚刚筋疲力尽的感受瞬间减弱了不少。

这一次魅魔根本没让男人把自己的肉棒从体内抽出,魅魔的小穴随着身体的摆动轻轻吸吮着男人的肉棒,在魅魔从尾巴上释放的魔法的帮助下,肉棒再次进入了战斗状态。

视频中的男人虽然身体再一次进入了性兴奋状态,神色却没了一开始的轻松与兴奋,显然是被魅魔已经榨的有些受不了了。男人转头望向镜头,说道:“我有点受不了了,让我休息一下再继续。”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知是摄影师还是导演的幕后男声,和骑在他身上的美丽魅魔,同时出声道:“不行/ 不行哦。”

男人的神色瞬间带上了一点惊慌:“等等,这和说好的不……”

没等男人说完,魅魔便俯下身子吻住了男人的嘴,将他后面的话堵在了嘴里,身体却带着誓要将身下的男人榨干的气势,快速的在男人身上耸动了起来。视频中的男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带着慌张而又兴奋的神色,但这显然与黄片的观众无关,看着视频里的魅魔强行带着男人一次次登上快感的巅峰,梁成也情不自禁的加快了手上动作的速度。

另一边,吴伊带着陆雪走进了另一间房间,房间中央的地面上画着相互嵌套的圆形魔法阵。陆雪看了看地面上的魔法阵,轻松的认出了这个并不复杂的图案:这是高阶侦察术的变种,根据外圈的图案来看,应该是针对女性生理状况进行检查,看起来很像一些妇科门诊中使用的魔法阵,但是在细节上却有着些微的不同。

吴伊看着陆雪若有所思的眼神,说明道:“淫纹科的身体检查和一般的妇科检查还是有不少差别的,除了在生理状况方面我们会更集中于和性相关的项目,还需要对精神状况做一些简短的分析。”

陆雪有点紧张起来:“精神分析?按照规定,精神相关的魔法属于高度管制区间,应该是禁止在这种固定魔法阵上使用的。”

“并不是那种正式的精神魔法——准确来说,更像是精神科的各种测试量表那样子的“询问”,是可以拒绝回答的。”吴伊指了指魔法阵上的花纹:“看这一块,它的实际效果是“交流”,并不是强行从你的精神中获得答案,而是请你告诉医生你心底的想法。”

陆雪掏出手机,打开了扫一扫,将摄像头对准魔法阵,网络很快给出了结果:“医疗检查魔法阵变体——结构组成:生理检查(两性相关):80%/精神测试(性癖相关):20% (具体内容请充值VIP查看)”

“性癖测试?”陆雪发出惊呼,脸色骤然红了起来。

吴伊无奈地解释:“淫纹的作用效果太多了,因此总是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客人的——很多人连自己的需求都说不清抑或是说不出口,不如直接靠着这个测试来看看客人心中的欲望,往往能极大的减轻交流难度。”

看着陆雪只是说出性癖两字就明显变得尴尬起来,吴伊突然觉得很有趣,她做出一副回忆的神色,继续说道:“上次有个女孩想要用淫纹变成扶她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你能想象吗?其实扶她还属于比较正常的,无非就是同行情侣之间寻求性生活的改变罢了,有些十分过激的……”

“好了好了。”陆雪脸上已经是一片绯红,打断了吴伊的调戏,走到魔法阵中间:“先别说这些话题了,给我做检查吧。”

“啧。”吴伊意犹未尽的咂舌,但也不再东拉西扯,从文件夹中抽出了一张纸,随后让陆雪站到魔法阵中央,启动了魔法阵。

陆雪只觉得一股热流流过身体,一时间有种自己被扒下了全身的衣服裸露在吴伊面前的感觉。虽然知道这是侦察类魔法的影响——倒不如说是防止医疗类侦测类魔法被滥用而刻意设计的、让被侦察者能够察觉自己受到魔法影响的效果,但这种感觉还是让人颇为不适。她看向吴伊,医生刚刚从文件夹中抽出的纸上闪烁起点点银光,随后在纸上凝聚成字迹。

“嗯,果然你们夫妻间的主要问题是你有点性冷淡吗……”吴伊低头看着纸张上的报告,“对于正常的精神科或者妇科来说可能有些困难,但对于我们淫纹工程学来说这属于最容易解决的问题了。以“情欲相通”为基底的淫纹能够很好的平衡夫妻双方的欲望,轻松解决性爱过程中单方面的不满足。”

“真的这么有效吗?”陆雪明显的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嗯,你的问题并不是因为什么生理性原因造成的,那么解决起来可不要太简单。等我帮你纹完淫纹,你们马上就可以到刚才那个房间里去享受一场幸福快乐的性爱哟。”

陆雪顿时红了脸:“不用在医生这里了,我们开车来的,过会可以让老公直接载我回去……”

吴伊笑了笑:“植入淫纹的过程刺激可是很强烈的,何况植入过程中你们夫妻俩的情欲就会慢慢同步到一起——等你纹完淫纹,你的老公怕是也要走不动路了,不好好在这解决一下怕是会在路上出交通事故。”

陆雪有些受不了如此大尺度的对话,决定还是停下这个话题:“好了先别说这个了,我们等他把精……咳咳,“材料”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了吧?”

“嗯,你去刚才那个房间门口等他吧,等他完事之后就把精液拿到这边来,我先在这儿调配一套同来绘制淫纹的底液。”吴伊这样说着,将写着陆雪身体报告的纸放进文件夹里,随后竖起红色的尾巴,心形的尾尖闪烁起淡淡的魔法光芒。

地上的魔法阵色彩逐渐变淡,随后隐去;接着一张摆着不少玻璃制瓶瓶罐罐的、怎么看都像是化学实验室里的桌子和一张往往是出现在av中的、带着拘束手脚的带子的床从空气中浮现,逐渐由半透明凝聚为实体。

吴伊满意的“嗯”了一声,走到桌边,拿起一个玻璃瓶,将里面的液体缓缓倒入一个试管,又拿起镊子从旁边捡起某种矿石投入试管中。

陆雪看着认真操作的吴伊,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房间。回到刚刚离开的房门前,知道自己的老公正隔着一扇门在屋里自渎,陆雪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房间的隔音非常优秀,陆雪听不到一点屋内传来的声音,不过她却猜得到屋内的老公大概还没有完事。自己的性冷淡导致夫妻间的性生活不太和谐,而夫妻间的爱情还远没有被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磨平,让两人总是照顾着对方的心情。有时候看丈夫没有满足的样子,她也会主动为丈夫口交;有时丈夫看到她实在没有欲望,也会选择自己解决。

大概是因为夫妻间性生活不太满足的原因,丈夫最喜欢、最常用的片子果然还是一些魅魔出演的,以强烈、夸张的性爱过程为卖点的片子。不过魅魔这种生物属实罕见,刚看到吴医生的时候,看着那尾巴和形似魅魔角的头饰差点让她将对方当作魅魔,甚至一瞬间产生了自己会不会被ntr的担心。不过吴伊身上倒是一点没有类似魅魔那种魅力,外表虽然可爱,身上却只给人一种极度缺乏性生活的老处女的感觉,甚至让她情不自禁调侃了一句,只是没想到后来对方会用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荤话搞得自己尴尬了起来。

陆雪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情不自禁的抚向自己的小腹,却并没有像诸多黄色小说一样在下身产生一团邪火——倒不如说如果性欲正常,能够随着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兴奋起来,才更会让她高兴。

不知道等了多久,房门终于拉开了一条缝,陆雪马上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望向门缝,目光与自己的丈夫撞在了一起。梁成显然也颇为尴尬,幸好看到门口只有自己的妻子在,才慢慢拉开了房门,端着装有乳白色液体的一次性塑料杯走了出来,问道:“吴医生呢?”

“她在准备绘制淫纹的材料。”淫纹也是一种魔法阵,绘制淫纹所用的材料自然和很多魔法阵一样需要专门配置。好在淫纹毕竟是绘制在人体上,面积较小,能量的需求也并不高,相比于正规的魔法阵来说成本低廉,绘制完成的时间也非常快。

陆雪带着梁成来到了医生正在做着准备工作的房间,准备工作显然也进入了收尾阶段,吴伊看了看两人说道:“来得正好,把精液给我。”

梁成有些尴尬地把塑料杯递给陆雪,陆雪红着脸把被子拿到了吴伊身边。吴伊接过塑料杯,往杯中倒进了某种液体,随后轻轻晃动,让原本粘稠的白色乳液和新倒进的液体混合到一起,变成了不再粘稠的白色液体,随后被一滴不剩的被倒进了试管中,与配置好的半透明红色底液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带着粉色的半透明液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好了,可以正式开始工作了。陆雪你脱了衣服躺上去吧,梁成我建议你回刚才那个房间呆着,随着淫纹的完成,你们的情欲也会相互链接,这个过程会比较刺……嗯,非常的刺激,我觉得你会比较尴尬。”

梁成看了看屋中的床,床上还有着固定四肢用的绑带,怎么看怎么像黄片里面用于调教的情趣用品,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某种ntr剧情的既视感。毫无疑问,这种时候当然要选择陪伴在自己的妻子身边:“我可以留在这吗?”

“倒也不是不行,毕竟你们是夫妻,你老婆不介意的话没有太大问题,不过我还是要限制一下你的行动的。”吴伊打了个响指,房间中突兀的出现了一张椅子:“坐上去自己把腰带系上吧,哦还有这个——”

吴伊从桌上拿起一个盒子,从中取出一板粉色的药片,撕下一粒扔给梁成:“离得这么近,情欲链接的影响会很大,你刚刚才撸了一管,淫纹完成后你们肯定还得来上几发,先把这个吃了免得精尽人亡。”

梁成有些尴尬地接住药片,坐到椅子上将腰带系上后,他才发现虽然这椅子像是用魔法移动到屋中的,椅子腿却是紧紧固定在地面上的;腰带也是意外的结实,虽然对身体动作没有太大影响,但毫无疑问是没法随便离开这个位置。梁成看了看这个药片,正是市面上常见的一种合剂,可以无副作用的暂时提高男性能力,避免短期内多次射精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他剥出了药片塞进嘴里,顿时感觉一股火焰从体内燃起,自己的下半身立了起来。

另一边的陆雪红着脸褪下了身上的裙装,露出了自己纤细修长的身体。吴伊有些欣赏和羡慕的看了看身前的美丽女体,目测在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虽然也算不上太高,但是比起一米五二的吴伊已经高出了许多;双腿和腰肢纤瘦而匀称,胸部与臀部虽然算不上十分丰满却也是成熟圆润,在这具身体上格外匀称合适,若是再大上几分恐怕反而不太协调;皮肤白嫩而紧致,让这具秀美的女体充满了视觉上的美感,吴伊差点情不自禁的说出一句“你老婆真棒”。

“内衣也要脱吗?”陆雪有些犹豫的问道。

吴伊接过裙子,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微笑着回答道:“可以不脱,但我还是建议脱掉。不脱的话过会肯定湿透了,虽然结束后可以用魔法清理,但过程中大半时间穿着湿透的内裤肯定很不舒服。”

陆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了内裤。吴伊让陆雪躺到床上,将她的四肢固定了起来,然后用尾巴从旁边的桌子上卷起装着液体的试管和一个干净的空烧杯拿到手中,将试管里面的液体缓缓倒进了烧杯中。

纤细的手指伸进烧杯,吴伊一边轻轻搅动一边缓缓输入魔力,粉色的液体渐渐闪烁起荧光,原本淡雅的清香也逐渐变得馥郁。闻到这股香味的陆雪,突然感觉自己的体内升起了一团邪火,情不自禁的绷紧了双腿,微微夹紧。吴伊将液体倒了一些到自己的手心中,随后向着陆雪光洁滑嫩的小腹轻轻按了上去。

“啊——呀!”湿水的冰凉掌心贴在小腹上,带来的是有些冰凉酥痒的刺激,与此同时在腔内子宫的位置却燃起了一团火焰,仿佛是迫不及待的期待着某些东西的进入。冰凉与火热并存的异样感受带来了别样的刺激,陆雪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随后又有些尴尬的马上控制住自己的叫声。

不过吴伊的动作显然不会马上结束,她的手掌在陆雪的小腹上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冰凉的手掌逐渐变得温暖,但陆雪清楚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按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掌变得暖和了起来,更多的是因为魔力的涌入而导致的错觉。随着柔嫩小手的抚摸,陆雪的情欲也逐渐高涨,她轻轻咬着唇,发出逐渐粗重的喘息,感受着在药液与魔力的混合作用下,自己的小穴开始慢慢流出液体。

看着陆雪的反应,吴伊脸上的微笑更灿烂了几分,看了眼一旁被绑在椅子上梁成,在如此刺激的场面前,他的下半身已经撑起了一个帐篷,脸色尴尬得通红,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妻子难得的奔涌着淫水的下体。他的手无意识的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上,似乎准备着随时将裤子脱下来的样子。

妻子在自己的手下被性欲冲击着,丈夫却被绑在一旁看着,放到某些作品里这妥妥的是夫目前犯的NTR场景啊——吴伊如此想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缓,一边将进入陆雪体内的魔力凝聚起来向着阴道涌去,一边俯身靠近了她的耳朵,言语挑逗道:“没必要压抑,尽管叫出来吧——主动接受这份情欲,才能和你的爱人有着和谐的性生活。”

“性、生、活……”陆雪有些恍惚的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被快感冲击得有些迟滞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突然感觉原本输入自己体内的热流凝聚成形,骤然涌向了自己的下体。小穴像是被什么东西粗暴的塞了进来,充实而满足的感觉骤然涌起;然而生理上的感觉却又清楚的告诉大脑,自己的穴道内依旧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感官的冲突带来了别样的感受,陆雪情不自禁高亢的叫出声,双腿使劲的夹在了一起,似乎是想要将那并不存在的、盈满自己下体的东西留在自己体内,然而那并不存在的虚幻充盈感却一闪即逝。

旁边椅子上的梁成听着爱人的轻吟,脸色通红,双手情不自禁的在裤裆上摩挲着,恨不得当场脱下裤子与爱人共赴云雨。可惜椅子上的腰带十分结实,四肢虽然行动自如,想离开座位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当自己的爱人发出高亢鸣叫的瞬间,梁成终于情不自禁的解开了裤子,握住了自己的阴茎,缓缓撸动起来。

然而,握住阴茎的瞬间,梁成就感觉到这和平时不太一样。和平日自己撸管时不同,欲火燃烧得诡异而炽热,梁成低哼着,虽然刚刚已经发射过一次,但药品的作用显然相当靠谱,随着双手的套弄,欲火燃得越来越高,梁成的感官渐渐混乱,感觉自己的阴茎仿佛进入了一条密道,而非是在自己的手中上下移动。

另一边,陆雪从快感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吴伊轻轻将覆盖在她小腹上的手掌挪开:先是抬起手掌,手指却没有离开陆雪的身体,而是轻轻划过已经完全吸收了药液与魔力的小腹。药液已经在魔力的催动下完全融入了陆雪的身体,小腹上光洁白嫩,没有留下一丝液体的湿迹,但身体更往下一点的洞口,一丛浅浅的黑草已经被流出的液体完全润湿了。

吴伊的手指在陆雪的小腹上轻轻的划动着,宛如顽童涂鸦一般时轻时重,指尖凝聚起催情的魔力,画出一条条淡粉色的光芒,陆雪体内的药液也随着吴伊划过的痕迹而呼应着,在划过的地方显现出淡粉色的淫纹雏形。陆雪在经受过一次快感的冲击后,又看着在旁边已经掏出肉棒的丈夫,终于也不再压抑,随着吴伊的动作而快乐的叫了起来。

一旁的梁成在如此场景的刺激之下,也终于忍受不住,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片刻之后终于把腰一挺,白色的精液喷洒了出来。时刻注意着他的状态的吴伊,看到梁成喷射的同时,催动魔力,陆雪小腹上若隐若现的淡淡淫纹突然散发出热量,让她发出浪叫,登上了巅峰。

之前被某物充盈的感觉骤然间再出现,陆雪情不自禁的夹了夹腿,却听到自己的丈夫随着自己的动作发出了一声呻吟。陆雪惊讶的望向旁边椅子上的梁成,同时意识到这份快感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次一样一闪即逝,自己的下体仿佛被自己所熟悉的那根肉棒所填满了。

感受着自己的下体上传来的包里感,随着陆雪的动作而被包里住阴茎的虚幻肉穴摩擦着,梁成也迎向陆雪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耸了耸腰,顿时激起了陆雪地一阵轻吟。两人惊讶而又羞涩的对视着,相互配合着微微搏动着,仿佛在进行一场秘密的性交。

然而两人的感官虽然链接在了一起,性器官却毕竟没有接触,虚拟的性快感与真实的空虚感相互冲突着,梁成情不自禁的再次将手握上了阴茎,随后发出舒爽的叫声;而四肢都被固定住的陆雪茫然的夹着双腿,迷茫的眼神逐渐转向了吴伊的手指。

“别这么看着我,作为医生我可不能以任何方式在物理上侵入你的身体,这是最基本的医德。”吴伊无奈的摇摇头,倒是对于面前美女的状态没有多少惊讶,也不管在欲火焚烧下的对方能听得懂多少,补充说明道:“淫纹才完成一半,这个状态下进行真实性交可是很糟糕的,自制力不足的人很容易沉溺于这种快感之中,就像药品不注意用量就会变成毒品一样。我们这里可是正规医院,怎么能把过来接受治疗的病人搞成只知道交配的母猪。”

令她惊讶的是,陆雪虽然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却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语,勉强点了点头。吴伊露出微笑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好孩子,接下来我要把你们的感官链接逐渐清除,让淫纹只剩下同步你们的性欲与正面情感的功能,要挺住哦。”

然而陆雪似乎已经在一波波虚幻的快感冲刷中逐渐无法控制意识,原本盯着吴伊的手的双眼也逐渐失去了焦距,只剩下轻轻扭动下体,迎合着事实上并没有插进自己小穴中的那根肉棒的抽插。

吴伊无奈的笑笑,尾巴从桌上卷起了一根粗细与长度都和钢笔差不多的小木棒,伸进装有剩余的粉色液体的烧杯中蘸了蘸,随后拿到手上,伸到陆雪的小腹上画了起来。

当小木棒碰到陆雪小腹的一瞬间,陆雪的轻吟情不自禁的打了几分,她微微拱起身体向上抖了抖,似乎在示意着让这棒状物不要停留在小腹上,而是再下移几分,插进她空虚的小穴。可惜吴伊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淫纹工程师,丝毫没有受到她这些小动作的影响,木棒稳稳地划过小腹,顺着那发出淡淡微光的淫纹图案移动着,木棒上的液体与半成型的淫纹图案相接触的瞬间,便发出妖艳的粉色光芒,随后融入到陆雪小腹上的纹路中。

没画多少,蘸在木棒上的液体就已经全部被陆雪小腹上的淫纹吸收融入。吴伊将小木棒从陆雪的小腹上拿起,再次伸进烧杯蘸取液体;陆雪则在木棒离开她小腹的瞬间发出不满的娇吟,在木棒重新来到她的小腹上时再次震动起身体。

随着小木棒的划动,散发着粉色光芒的淫纹在陆雪的淫叫声中渐渐成型,梁成看着自己的妻子,感受着虚拟性交的快感,终于控制不住,再次喷涌而出。陆雪也能感受到丈夫的阴茎一阵颤抖,随后是一股事实上并未进入自己体内的热量涌入自己的肉穴,冲入自己的子宫,虚幻的甘霖似乎大大减缓了自己下体的饥渴,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浪叫。

随着快感的冲击结束,陆雪终于回复了一些意识,勉强集中起精神,她终于注意到,随着淫纹的完成度逐渐升高,自己与爱人性器的虚拟联系似乎变弱了。

欲念得到控制本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即使这股虚幻的充实感被抽离,却也只让她感到一阵空虚,疯狂的夹紧双腿,仿佛这样就能让这份虚假的充实感留在自己体内不再流逝。

“啊啊……不要,不要……”陆雪混乱的呻吟着,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想说不要停下还是不要继续。吴伊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一丝不苟的继续在陆雪的小腹上划动着。随着淫纹的完成度逐渐提高,陆雪只觉得欲火越发高涨,原本能给自己空虚的穴道带来一丝慰藉的充实感却在慢慢抽离。意识逐渐从欲望中清醒,理智越是恢复,身体对于性的渴求却越是强烈。

终于,欲火突破了理性的界限,陆雪双腿无意识的摆动着,先是紧紧的将双腿夹紧,发出“不……不要把它拿出去”的呜咽声,又时不时的将双腿打开,渴望的盯住吴伊的手指,发出“求求你,求你把它插进来”的恳求。

一旁被固定在椅子上的梁成也同样经受着欲火的冲刷,只是相比于四肢都被固定住动弹不得的陆雪,他的状况还是好上不少,虚幻的包里感虽然渐渐抽离,握住肉棒的双手依旧能带来实感。在药物的作用下,肉棒虽然已经发射了三次却又顽强的挺立着,梁成一边套弄着,一边把如狼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妻子,恨不得马上狠狠插入她的身体。听着陆雪的呻吟与她向吴伊发出的恳求,梁成的欲火中夹杂上了一丝复杂的情绪,微微有种头顶一绿的感觉。

吴伊无奈的笑了笑,把木棒放回杯中,腾出手来按在了陆雪的眉心,一边释放着凝聚意志的魔法,一边轻声安抚。陆雪在魔法的帮助下终于又勉强凝聚精神,却依旧无法对抗欲火,只是控制住自己不再向吴伊求欢,她将目光转向自己的爱人,如同哭泣又如同祈求的喊着:“老公~ 老公……”

梁成也似乎心有灵犀,迎着陆雪的目光,不再只是用手撸着自己的阴茎,也配合着手的动作大力的挺送起腰部,虚拟的性器接触感随着双方加大力度而进一步增强,陆雪虽然依旧空虚,却终究是好受了不少。她咬住下唇,感受着空虚与充实并存的下体,发出声声呜咽,漂亮的双眼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露出一副像是做爱时奋力抽插的对方却始终插不到花心一样的委屈神色。

看着两人继续着虚拟做爱,吴伊微笑着,从烧杯中拿出木棒,再一次放到了陆雪的小腹上。陆雪随着小腹上的触感,似是勾引似是啜泣的淫叫着,感受着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棒触感逐渐削弱,越发夹紧双腿发出悲鸣,腰部的晃动也变得越来越大,不仅是想要加大交配的力度,更是无意识中希望自己的动作让吴伊发生失误,让淫纹的绘制暂时中断,让这份虚拟的充实感多停留一会,不要这么快就从自己的股间溜走。

然而吴伊只是娴熟的移动着右手,陆雪的抖动似乎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雪白的肌肤上,粉色的淫纹在吴伊的笔下逐渐变得凝实,散发出诱人的粉色光芒。

陆雪也只是悲鸣和呻吟着,在欲火与快感的驱动下扭动着身躯;一旁的梁成也更加奋力的撸动自己的肉棒,挺动自己的腰肢,发出兴奋的低吼。

欲火燃得越来越旺,体内被肉棒搅动的感觉却在逐渐减弱消失,在淫欲的折磨下身上的淫纹终于完成,陆雪低声呜咽着、祈求着,祈求着即使是虚幻的肉棒也不要从自己的体内离开,祈求着充实感将自己填满;一旁的梁成努力的撸动自己的下体,欲望虽然高涨,快感却越来越弱,仅仅靠着自己的双手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满足,发出声声低吼。

吴伊收拾好手上用于绘制淫纹的道具,看着两人几乎失去理智寻求快感的模样,轻声叹息:“果然还是应该让他们分开,让丈夫去隔绝魔力的房间中带着吗……在同一个房间中果然相互影响的情况太严重了……”

“算了,接下来的时间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在这里好好享受性生活吧。”吴伊看着对自己的言语似乎并没有反应的两人,摇了摇头,稍微走远,随后打了个响指。

固定住陆雪四肢和梁成腰部的带子随着吴伊的响指脱落下来,两人似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到数秒后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脱离了束缚,才猛地做出反应:梁成从座位上跳起,冲向陆雪,陆雪也坐起身,张开双臂迎面抱住了自己的爱人。

梁成站在床边,陆雪坐在床上,丝毫没有注意吴伊还在一旁并未离开这个房间,两人已经对准了性器的位置,将肉棒狠狠的捣入了穴口。插入的瞬间,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从结合之处传来,随着放荡的大声浪叫,两人展开了激烈的性交。

下体不断地耸动着,上肢则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似是要将身体揉在一起似的拥抱着。

“啧啧,真是激烈啊。”吴伊如此感叹着,倒也没有多加围观,发动魔法挪走了之前束缚梁成地椅子,又在屋里加上了一张更适合做爱地大床,才安静地退出了房间并带上了门。在门外稍微思索了片刻,吴伊又为这个房间加上了一个隔音魔法。

充实、满足、温暖,屋里的一对男女只感觉自己从未感受过如此幸福的快感,两人的双唇亲吻在一起,将舌头深入对方的口腔之中,搜刮、肆虐,交换着津液。

真实的快感终究比虚拟的感受强了无数倍,早已在淫纹绘制过程中被撩拨到极致的两人在激烈的抽插之下,迅速地共同登上了巅峰。

强烈地快感传来,梁成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狠狠将肉棒插向爱人地花心,将乳白色的精液播种进陆雪的体内;陆雪同样颤抖着,双腿已经盘在了丈夫的腰上,紧紧禁锢住他的身体,似乎想用下体将对方完全吞下,感受着肉棒将自己的下体塞得满满的,一股灼热的液体冲击在自己的体内,充实而满足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发出快乐而悠长的呻吟。

随着高潮的来临,小腹上的淫纹闪烁起粉色的光芒;终于又得到了一次性的满足的男女,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随即又感受到了下体链接处传来的热量。梁成将目光投向下体连接处,随即又被白嫩小腹上正在发出光芒的粉色淫纹勾去了目光,还没有完全从快感中清醒的脑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心里便骤然升起了某种感应,满足、快乐的情感从心底升起。

陆雪也缓缓从快感中缓过劲来,感受着小腹上微微散发的热量,与插在自己体内的灼热肉棒,她轻轻呻吟着,感应着淫纹带来的感受——那是她从未感受到过的欲望,她的身体仿佛在鸣叫着——不够,这样还不够。感受着刚刚射完精的肉棒有些软化的迹象,她轻轻摇动着自己的下肢,小穴稍一套弄,体内的肉棒再一次变得坚挺而灼热。

使用了丈夫的精液作为材料、绘制在妻子身上的淫纹,默默地发挥起它的作用。随着陆雪的动作,梁成的满足与快乐瞬间被再次升腾起的欲火压下;欲火也通过淫纹的力量传递到了陆雪的体内,她轻轻的咽了一下口水,双臂抱住丈夫的身体,将自己的身体拉起,再次与丈夫激吻起来,随着高潮而松开了的双腿重新盘上丈夫的腰,保持着下体相互连接的姿势,双腿发力、臀部离开了床,把整个身体挂到了丈夫身上。

保持着下体与双唇上下两处相互连接着的姿态,梁成挪动脚步,抱着妻子一遍轻轻抽插着一边走到了大床旁边,随后背对着大床躺倒下去。依旧连接在一起的下体随着躺倒的冲撞而深深插入,让陆雪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淫叫,随后又因为在躺倒的过程中磕在一起的额头而转变成轻声痛呼。

陆雪双手在梁成的身边按在了床面上,支撑起上半身,与自己的丈夫对视着,看着丈夫眼中夹着着欲望和爱情的炽热眼神,她知道自己的眼神也一定如此炽热。

这就是淫纹的力量吗——这份欲火,这份快感,在他们的心中共同燃烧着,绝非某种丑恶的东西,而是在他们的爱情之上开出的灿烂的花。

梁成轻轻耸动了两下下体,陆雪却不配合的发力向下一坐。梁成惊讶的看着妻子明明与自己一样充斥着性欲的眸子,却又随即感受到某种情绪让他解开疑惑。

“我很快乐——”陆雪开口道:“正常人的性爱竟然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平时和我做的时候你一定总是不能满足吧,这一次让我主动把。”

其实正常人的性爱也不会像这么爽啦,不过这一次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性福——感受着着从心底传来的念头,陆雪微笑着在梁成的身上起伏着,让爱人的肉棒从自己体内抽出,又随着身体的落下而重重插入,之前射进体内的精液也在激烈的动作中顺着小穴缓缓流出,和淫水混杂在一起涂抹在肉棒上。

已经绝顶数次的女性身体毕竟体力不足,陆雪快乐的喘息中很快就带上了一丝疲惫。梁成抓住时机,迎向落下的臀狠狠顶起了腰,将肉棒向着陆雪的穴内捅去。陆雪发出一身娇呼,原本有力的起落动作瞬间软化,从女方主导变成了双方共同配合动作。梁成一只手扶上了妻子的腰肢,另一只手抓向了妻子漂亮的乳房,一边揉捏着一边说道:“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来呢——让我们一起享受吧。”

丈夫的耸动与妻子的起伏相互配合着,激烈而兴奋的喘息与淫叫充斥着房间。

肉棒在体内剧烈的冲击着,陆雪的身上慢慢布满了汗珠,淫纹却在激烈的性交过程中越发闪亮,随着高涨的淫欲而散发出一股股催情魔力。终于,两人再一次共同达到了顶峰,随着梁成的颤抖,陆雪发出快乐的尖叫,随后脱力的趴倒在了丈夫的胸膛上,发出阵阵喘息。

梁成被陆雪压在身下,双手抱上了妻子的腰,陆雪的头靠在他的肩上,温热的喘息轻轻拍打在他的胸口。两人以这样的姿势休息了片刻,梁成翻过身,让陆雪躺到了床上,自己则弓起身子,将已经微微软化的肉棒从她的体内抽出。陆雪望向两人分开的下体,神色中露出一丝疑惑,梁成伸出一根手指,伸进陆雪的小穴扣挖起来。

陆雪随着梁成的动作发出淫叫,听得他又一次兴奋了起来。随着梁成的抠弄,小穴里流淌起了淫水,在梁成的扣挖与淫水的冲刷下,让射精体内的精液慢慢流了出来。

梁成抽出自己沾满了淫水和自己的精液的手指,犹豫了一下,随后将手指伸向了陆雪的嘴边。陆雪感受着丈夫兴奋、期待又有些担心自己接受不了的心情,微笑着张嘴吞下了他的手指吮吸起来。

看着妻子将手指上沾染的淫液清理干净,梁成兴奋的吞咽着口水,下身再一次雄风大振,将陆雪按在身下,再次插进了她的身体。陆雪也微微撅起屁股,迎接着丈夫的进入。下身的淫纹闪耀着荧光,她感受到没有完全流出的精液似乎在体内融化,随着淫纹的闪烁而化为一股热流进入她的身体,补充着她的体力。

逐渐从疲惫中缓过劲来,陆雪的呻吟逐渐再次放开,身体也不再只是被动的接受着冲击,而是随着丈夫的动作微微撅起迎合着。又是一阵激烈的性交后,两人终于再次登上绝顶。这一次,两人终于感到了疲惫。

“满足了吗?”陆雪翻过身子,从梁成的压制下离开,随后又轻轻抱住了他的手臂。

“怎么会呢——不过这一次可以先到此为止了。”梁成轻轻吻了吻妻子,感受着欲火逐渐消退,侧身将妻子拥入怀中,默默感受着难得的幸福与满足感。

两人温存了片刻,陆雪的脸色突然红了起来:“之前,吴医生,吴医生她…

…”

梁成的脸色也顿时红了起来,却又很快控制住了情绪:“没事的,吴医生是堕天使,她的年龄恐怕少说也有一千岁起步了,在她面前这种事估计根本算不上事……何况你有听说过吗,男科那些做肛门指检的女护士对于病人会勃起甚至射出来都是见惯了的……”

“确实,我们的表现在淫纹大师看来恐怕也是很普通的吧……”陆雪轻咬着嘴唇:“不过,就算她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外表上毕竟是个美少女呢。”

“是啊,是个美少女呢——”梁成感叹道:“可是不知道问什么身上总有一种不沾情欲的感觉呢……明明是这种工作……”

啪嗒一声,门被突然打开了,两人顿时受惊的抱在了一起,互相挡住身体的隐私部分,望向门口,开门的正是刚刚谈到的吴医生。她脸上带着笑容,一只手上抱着一坨衣物,举起另一只手向着两人挥了挥,问道:“哟,监控显示房间内的荷尔蒙浓度恢复正常了——你们应该完事儿了吧?”

看着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吴伊点点头:“嗯,看来是完事儿了。”吴伊走进房间,将手上的衣服放在了两人旁边,正是陆雪之前脱下的衣服。抽了抽鼻子,感叹道:“你们做得可真激烈啊,看来下次有类似的情况还是得强烈建议男方不要呆在同一个房间。”

吴伊拍了拍手,两人便感受到暖烘烘的魔力扫过自己的身体,原本粘在肌肤上有些变干结块的淫液痕迹慢慢消失了。“免费附赠一个清洁术,避孕术就不需要我帮忙了吧,合法夫妻应该早就准备过了?”

“不用了,谢谢医生。”陆雪尴尬的做出了回答,很快便和丈夫一起穿好了衣服。吴伊等着两人整理好仪容,伸手递出了一张卡片和一块粉色的圆形晶片。

“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再联系我;这块晶片是没有用完的淫纹颜料,包含了你们身上淫纹的主要素材信息,我已经做过处理让它不能再用作法术材料,但是它依旧包含不少信息,以后你们的淫纹要进行任何检查的时候都记得带上。”

梁成接过两件东西并表达了谢意,看了看名片上的手机号码,问道:“费用直接转到您的账户上可以吗?”

“没问题。”吴伊掏出手机,让梁成扫了扫自己的收款码,收完了对方的付款:“那么我的工作就结束了,祝你们接下来过的快乐性福哟。”

色友点评 (17)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17 楼 匿名色友(104.16.*.*)
2022-01-19
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作者身上无法隐藏的那股骚劲
回复
取消
回复
16 楼 匿名色友(0.27.*.*)
2022-01-16
读书使人头脑聪明 --伏尔泰
回复
取消
回复
15 楼 匿名色友(97.253.*.*)
2022-01-16
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作者身上无法隐藏的那股骚劲
回复
取消
回复
14 楼 匿名色友(184.191.*.*)
2022-01-16
读书吧,它会使你的生活变得舒畅愉快 --高尔基
回复
取消
回复
13 楼 匿名色友(60.144.*.*)
2022-01-15
救救孩子,让孩子本着自己的兴趣多读书吧 --不是鲁迅说的
回复
取消
回复
12 楼 匿名色友(177.86.*.*)
2022-01-15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回复
取消
回复
11 楼 匿名色友(214.76.*.*)
2022-01-14
故事很精彩,看in了
回复
取消
回复
10 楼 匿名色友(77.231.*.*)
2022-01-14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回复
取消
回复
9 楼 匿名色友(63.160.*.*)
2022-01-14
在我所有看过的小说里,该文属于最棒的1/n(n>=1000000)
回复
取消
回复
8 楼 匿名色友(187.235.*.*)
2022-01-13
喂喂喂,有人吗?好像还没完结呢,抓紧写完呀,加油!
回复
取消
回复
7 楼 匿名色友(69.14.*.*)
2022-01-13
故事很精彩,看in了
回复
取消
回复
6 楼 匿名色友(192.18.*.*)
2022-01-12
喂喂喂,有人吗?好像还没完结呢,抓紧写完呀,加油!
回复
取消
回复
5 楼 匿名色友(37.116.*.*)
2022-01-12
给大大手动点赞👍
回复
取消
回复
4 楼 匿名色友(66.198.*.*)
2022-01-12
这是一篇积极的催人泪下的小黄书,请带着健康的心理观看
回复
取消
回复
3 楼 匿名色友(179.189.*.*)
2022-01-12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回复
取消
回复
2 楼 匿名色友(112.137.*.*)
2022-01-12
写的真好,看的我也想去写小说了
回复
取消
回复
1 楼 匿名色友(250.8.*.*)
2022-01-11
这种真情实意的小黄文是没有一定的亲身体验写不出来的
回复
取消
回复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