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桃花岛
桃花岛
作者:不详
第三章
文字大小
文字大小
文字大小
文字大小
文字大小

当杨过醒来的时候,他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此时已是雨过天晴,大海上风平浪静,完全看不到之前的狂暴,这时夕阳已将西沉,红艳的阳光陇罩着洁白的沙滩,将沙滩也照成红亮亮的,微风轻扫树梢带起一阵清音,让一切宛如仙境。

但对杨过而言,真正让他觉得宛如置身仙境的,是眼前这张艳美绝俗的娇靥,黄蓉!竟然是黄蓉!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黄蓉全身湿透,一袭黄衫紧贴在动人的娇躯身上,将黄蓉骨肉匀称,玲珑有致,丰满诱人的完美体态表露出来,杨过全身被黄蓉紧抱着,两人的肉体全无间隙的紧挨着。

黄蓉受伤的右腿搁在杨过的赤裸的臀上,两人下身相抵状似交媾,而杨过的头正枕在黄蓉丰挺硕大的美乳上,透过湿透的衣衫,杨过完全能够感受到黄蓉美乳的绵软嫩滑。

原本自认必死的杨过,一醒来却发现,自己不但没死,还被黄蓉抱在怀里,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但杨过聪明绝顶,略一思量就知原因。

“郭伯母!是郭伯母救了我!”

望着黄蓉因脱力而苍白的娇容,杨过心中极为悔恨,心忖道:“自我到这桃花岛后,郭伯母就对我敦敦教诲,期望极深,可是我却时常忤逆,冥顽不灵。这次又闯下这等大祸,连累了郭伯母,杨过啊杨过,枉你自认聪明,却是个不明是非,不识好歹的蠢蛋,若你再不改过,那你真是枉生为人了。”杨过懊悔不已的下定决心改过。

只是现在杨过被黄蓉丰满成熟的胴体紧偎着,身体感受着黄蓉胴体的娇嫩,鼻子闻着黄蓉动人的体香,眼睛看着黄蓉绝美的容颜,再再都刺激着他年轻的肉体,不知不觉的,杨过那异于常人的胯下神龙,已然抬头发威,紧抵在黄蓉身下的妙处上,若非还有衣衫隔着,只怕早就寻隙而入了。

杨过自然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但杨过很留恋在黄蓉怀里的感觉,便也由得它去瞎撞。只是杨过感觉自胯下肉棒处传来一阵阵酥爽的快感,让他忍不住,轻轻的磨蹭起来。(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crxs.me)

其实杨过毕竟年幼,对男女之事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会这么做,只是觉得感觉很好而已,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淫念。

而黄蓉虽在昏迷中,却也感觉到下体妙处抵着一种火烫粗壮的棒状物,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棒状物,让她恍如回到和郭靖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只是郭靖纯朴笨拙,根本不敢对她无礼,还是她忍着羞涩,以处子之身循循善诱才得以成事。

而且郭靖人品木讷缺乏情趣,在房事上十多年来如一日,毫无变化,永远都是在漆黑的房里,男上女下,匆匆上马,挺动几下了事,哪会像这样磨蹭的自己心都开了,忍不住娇吟道:“啊~~靖哥哥,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的?啊~~磨的蓉儿~~好舒服哦~~啊~~”杨过听到黄蓉出声,以为黄蓉已经醒来,就爬起来喜道:“郭伯母!你没事了吗?”

这一动,黄蓉的伤腿立刻受到震动,让黄蓉感到痛澈心扉,惨叫一声,真的痛醒了过来。

杨过听得黄蓉惨叫,这才发现黄蓉的右腿已是血肉模糊一片。杨过惊呼道:“郭伯母!你受伤了!还伤的那么重,都是为了救我,郭伯母,我错了,是我害了你!我自己死了也就算了,还连累郭伯母才受此重伤,我真是~~对不起你!”杨过悔恨交加,忍不住跪在黄蓉面前,痛哭失声。

黄蓉眼看原本顽劣倔强的杨过,竟然会跪在自己面前痛哭忏悔,芳心大慰,叹道:“过儿,你也别太自责,郭伯母的伤将养几天就会没事了,其实这次的事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错,我没能体谅你的心情,还对你如此严格,让你都不想留在桃花岛上了,这全怪我的粗心大意,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只要你能了解郭伯母的一番苦心,那郭伯母就算为你受再重的伤,也是心甘情愿的。”

杨过抬起头来,泪流满面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朗声发誓道:“郭伯母放心,杨过在此立誓,从今以后必定努力读书练武,不负郭伯母的期望,做个有益于天下百姓之人。如违此誓,人厌之,天殛之。”

黄蓉最怕的就是杨过跟乃父杨康一样,成为祸国殃民之徒,如今见杨过发下如此重誓,高兴的说道:“好!这才不愧是我桃花岛的弟子,大宋的好男儿。过儿,你起来吧。”

杨过又拭了一下泪水才站起来,望着天色说道:“郭伯母,你看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找地方歇息吧。”

只是杨过一站起来,胯下巨蟒又颤动着出现在黄蓉面前,黄蓉看见他胯下尚未完全消退软化的怪蟒,一下子俏脸儿就红透了,她羞红着脸道:“你还是先找些东西来遮遮羞吧!”

杨过还不明白黄蓉的意思,待见黄蓉满脸通红的样子,这才想到自己现在身上除了那个皮囊外,别无一丝一缕遮身,低头看见自己宝贝的丑态,羞的怪叫一声,双手挡着宝贝,施展最快的轻功,钻进不远处的树林内。

黄蓉原本也是害羞的无地自容,但她见到杨过仓皇逃进树林的有趣模样,实在无法跟他原本桀傲不驯的样子想在一块,忍不住喀喀娇笑起来。

杨过从未听过黄蓉笑的如此娇媚,从林隙间望向黄蓉,只觉得沐浴在夕阳余光下的黄蓉,竟是无比的美艳动人,想起黄蓉未醒之前,自己紧偎着她时,所感受到黄蓉肉体的丰腴娇嫩,不由呆呆的出神,胯下肉棒也独目怒张,硬翘的贴到自己的的肚皮上。

直到黄蓉见他那么久了还不出来,扬声叫他道:“过儿!过儿!你怎么样?有找到东西遮吗?”(成人APP精选(https://xchina.app),每款都经过站长人工审核

杨过这才惊醒,急忙环顾四周,只见满地的树叶,哪有什么东西可以遮丑,不禁急道:“郭伯母!怎么办?找不到东西遮啊!”

黄蓉想了一下,将自己的外杉脱下来说道:“过儿,你过来,先拿我的外杉罩着,其他的,还是等找到歇息的地方再说!”

杨过无法可想,只好双手护着宝贝,背向着黄蓉,扭扭捏捏的靠了过去。心里暗恨自己在沉船之时,干么脱的那么彻底,若是能留件小衣,也不会像现在如此的窘迫。

黄蓉见杨过只顾着遮前面,却露了个白屁股在自己面前,忍不住调笑他道:“怎么?还怕郭伯母看哪?别忘了,你们四个都算是我一手带大的,你们身上有什么地方是我没有见过的?还害什么羞啊!”

杨过红着脸,不敢答应,扭扭捏捏的接过黄蓉的外杉,绑在腰上,遮住自己的下身,这才回过头来,向黄蓉道谢。

黄蓉褪了外杉,露出了月牙白的绸缎短杉,但浸湿的白色短杉根本起不了什么遮掩的效果,让包里黄蓉丰挺双乳的贴身肚兜,清楚可见,锈着金线牡丹的浅绿色肚兜把黄蓉高耸饱满的美乳衬托的更加美艳诱人,成熟丰美的艳妇风韵,让年轻的杨过看的目不转睛的出了神。

黄蓉发现杨过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前发呆,不禁又羞又怒的双手抱胸,连耳根都红透了,娇叱道:“过儿!你在瞎看什么?不许对郭伯母无礼!”

杨过吓的跪下惶恐道:“过儿该死!过儿真是该死。”

杨过这样直认己非,不就摆明了他刚才确是在看不该看的东西吗?黄蓉满脸红潮,连玉颈都泛起了桃红,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本应该勃然大怒的黄蓉,却感觉不出自己有多少怒意,反而是羞意较多。

黄蓉只觉自己的心跳加速,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怒海之中原本是要救杨过,却被他异于常人的的巨大阳物吓的落海的情景,自己越想忘记,那怪物的形象却越清晰。暗自己责道:“蓉儿啊蓉儿!你到底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黄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波动的情绪,以现在自己所能做到最平静的语气道:“过儿,因为现在情况特殊,所以郭伯母并不怪你,只是你一定要记得,郭伯母是你的长辈,你绝对不能对郭伯母有什么不敬的想法,你明白吗?”

一句话提了三次“郭伯母”,这段话虽说是在告诫杨过,但黄蓉自己清楚,其中更多的是却是在提醒自己。

杨过沉吟片刻,抬起头来说道:“我明白了。郭伯母,过儿但有一事相求。”

黄容点头道:“你说。”

杨过道:“过儿自到桃花岛上来后,郭伯母养我教我,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刚刚郭伯母也说我是桃花岛的弟子,所以过儿想~~”

看着杨过欲言又止的模样,黄蓉就已经知道杨过要说什么了,不过她还是笑着问道:“你想如何?”

杨过呐呐片刻,方才鼓起勇气道:“我想要拜郭伯母为师。”

黄蓉毫不意外,默默的看着杨过,心里想:“现在我们身处荒岛之中,我又受了伤,只怕会有很多地方需要过儿帮忙,若是能先订下师徒的名份,也可以免了一些忌讳,过儿应该也是明白到这一点,才会想拜我为师吧!”心里暗赞着杨过的思虑周到。

杨过头低垂着,看不到黄蓉的表情,久久未听到黄蓉的回答,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好半响才听到黄蓉叹道:“过儿,你的心意,郭伯母明白,也罢,我就暂且收你为桃花岛第三代弟子。”

杨过听到黄蓉的话,大喜之下,连磕了三个响头,欢声道:“弟子杨过,叩见师傅。”

黄蓉受了杨过三个响头,待他磕完,示意他站起身来,肃容对杨过说道:“过儿,有件事必须先跟你说明白,眼下我虽然收你为弟子,但仍需我父亲认可,在我父亲尚未答应之前,你不得对别人说你是桃花岛的弟子。”

这有何难?反正杨过也不在意这个身份,便答应了。

黄蓉望着渐渐阴暗的天色,对杨过说道:“过儿,你先去找找看,这岛上有没有适合咱们歇息的地方!”

杨过恭敬的说道:“过儿遵命,只是现在天色已晚,师傅又有伤在身,留你一人在此,过儿实在不放心,不如我带着师傅一起去找如何?”说完,有点不安的望着黄蓉。

黄蓉犹豫片刻,知道杨过说的有理,无奈点头道:“也只好如此,只是师傅体重,怕你支撑不住。”

杨过喜道:“师傅放心,我身体好的很,没问题的。”于是杨过谨慎的避开黄蓉的伤处,轻轻的将黄蓉抱了起来。

虽说杨过已经很小心了,但黄蓉还是痛哼了一声,呻吟道:“过儿,不行,我的腿骨断了,现在移动不得,你先到林中找两根适合的树枝来作夹木,先将断骨固定起来。”

杨过连忙依言而去,不多时,便找到合适的树枝,杨过先将树皮去净,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黄蓉的伤腿固定好。

黄蓉感受着杨过细心体贴的举动,突然想到:“过儿真是温柔体贴的很,哪像靖哥哥……….”

黄蓉正在奇怪,自己怎么会拿杨过跟郭靖比较时,正巧杨过已经扎好夹木,将她拦腰抱起温柔的问道:“师傅,你觉得如何?还会痛吗?”

黄蓉试了一下,虽然还是会痛,但比起先前来说,已是好的多了,就点头对杨过说道:“现在好多了,我们走吧。”

杨过这才放心,笑道:“师傅不重么!轻的很,我抱的再久也没关系。”

黄蓉还在为着自己刚才奇怪的念头感到羞愧,如今又听到杨过的话,语含调笑,竟忍不住娇嗔道:“少说废话了,还不赶快去找个可以住人的地方,若找不到,今晚就罚你守夜,让你没的睡!”这句话哪像长辈对晚辈交代事情,反而像是平辈间的对话,而且话里还隐隐含有撒娇的意味,话刚说完,黄蓉就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杨过并没有察觉出黄蓉话里的异样,还以为黄蓉是真的生气了,只敢应了声“是!”就急往树林走去。只是黄蓉却在为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回话心虚着。

杨过抱着黄蓉穿林而走,虽说杨过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但黄蓉还是觉得伤处,又热又痛,很不舒服,慢慢的那股灼热的感觉由伤处蔓延至全身,最后连头脑也烧的昏昏沉沉的。

杨过察觉怀中的黄蓉娇躯越来越热,心中隐约觉得不妙,连忙低头一看,只见黄蓉俏脸昏红,呼吸急促,知道黄蓉先受腿伤在前,又在海中耗尽精力在后,贼去楼空,身体的抵抗力极弱,只怕现在正是风邪入体,受了风寒。

杨过眼见着黄蓉的情况越来越糟,自己也是心急如焚。

好不容易,终于在离海岸不远处找到一座岩洞,杨过连忙赶了进去,用脚将地上的杂草秽物踢开,然后将黄蓉轻轻放在地上,只是此时的黄蓉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只见黄蓉原本苍白的俏脸,现在却反常的泛着病态的红晕,檀口微张,呼吸短促,原本已经开始干了衣衫罗裙,却又被黄蓉的香汗浸湿。

杨过知道若不将黄蓉身子拭干,黄蓉病情只会更加不妙,忧心忡忡,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将黄蓉交给他遮羞的外杉解下,私下两截衣袖,然后将其余的铺在黄蓉身下,待见黄蓉香汗淋漓的身躯,杨过踌躇片刻,一咬牙道:“师傅为了救我而受伤染病,眼前只有我能照顾师傅了,我还犹豫什么?若是师傅怪我无礼,至多再让师傅逐我出师门便是,眼前却是救人要紧。”

杨过下定决心,颤抖着双手,先将月牙白的绸缎短杉脱去,刚才隐约可见的锈金牡丹的浅绿色肚兜就出现在杨过面前。黄蓉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臂和柔细雪白的肩胛锁骨,被绿色肚兜衬托的更加美丽诱人。

杨过被眼前这从未见过的美景震的倒吸了一口气,胯下的巨蟒又抬头挺立起来。好一会,杨过才想起来该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杨过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将黄蓉的浅绿色肚兜脱下。虽说早有准备,但杨过还是被黄蓉的惊人美态摄的失了魂魄。

夜晚明亮的月光,自洞口透进来,照在黄蓉绝世无双的娇躯身上,只见黄蓉一对高耸挺立的玉乳是如此的丰腴饱满,在两峰之间形成深深的乳沟,随着黄蓉呼吸的急促的呼吸而不停的颤动着,峰顶上两点艳红小巧的突起,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幻现着无比妖媚的艳光。

杨过出神的看着黄蓉这对形状优美又极为丰满的极品美乳,完全自己忘了要做什么,直到听见黄蓉痛苦的呻吟声,这才想到要为黄蓉拭干身体。

杨过手持一截衣袖,小心温柔的擦拭着黄蓉身上的汗水,只觉得黄蓉的娇躯竟是如此的绵软滑顺,白嫩可人。

杨过一边擦着,一边却不可自制的伸手握住自己的巨蟒,一种前所未有的爽快感觉,迫使他开始套弄着自己的巨蟒,随着那种又酥又麻,又酸又痒的快感袭来,杨过手中的衣袖早已不知去处,左手变成毫无阻隔的在揉搓着黄蓉的巨大美乳。望着黄蓉雪白的美乳再自己手中变换着千种美态,杨过已经看得目眩神迷,再加上从两手分别传来不同的美妙触感,却同样的刺激舒爽,让杨过忍不住也开始呻吟起来。

昏睡中的黄蓉随着杨过搓揉双乳的动作,原本痛苦的呻吟,竟也变成无比销魂动人的淫声。

杨过听到自黄蓉口中流出来如泣如诉的淫声,不觉得更加兴奋,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了起来。

然而原本只是轻声娇吟的黄蓉,突然间叫了一声道:“过儿不要!不可以!”,正沉溺在初次手淫快感中的杨过,突然听到这一声呼叫,大吃一惊,一股白浊的童精就一股脑的全射在黄蓉娇美的俏脸和胸前。

杨过以为黄蓉醒来,吓的连退三步,心想自己竟然对师傅如此无礼,非被师傅当场格杀不可。奇怪的是杨过虽然紧张却并不惧怕,反而觉得自己能享受到刚才的极乐,就算是死,也是死而无憾。

只是看了半响,也不见黄蓉醒过来,杨过壮着胆子,趋前窥视,只见黄蓉虽是娥眉轻颦,却双目紧闭,毫无清醒过来的迹象,更让他吃惊的是,黄蓉竟然伸出香舌将杨过射在她脸上的童精,舔入口中。

杨过看的目瞪口呆,试着用手指将射在黄蓉胸前和脸颊上的精液刮起,放入黄蓉口中,却见得昏迷的黄蓉竟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那神情竟是如此淫媚,让杨过大感刺激,刚刚才发的巨蟒,竟然又应声挺立,硬度尤胜先前。

总算杨过还有一丝理智,连忙将黄蓉身上擦拭干净,先将黄蓉先用干草覆盖,再用另一截干净的衣袖弄湿,覆在黄蓉发烫的额上,然后生火将黄蓉褪下的衣物烤干,最后再为黄蓉穿戴整齐。

一切整理完毕之后,黄蓉还犹未醒来,只是也许是发了一身汗的关系,黄蓉脸上的表情让人感觉她已不再痛苦,反而像是睡的很安稳似的,神情安祥。

忙完所有的事后,杨过这才到海边将那截沾满汗迹和精液的衣袖洗干净。可是杨过在着洗衣袖的时候,却想起当年自己在嘉兴怡红院听到院里打手老刘,又高兴又向往的说话。

“小鬼,你给老子听明白了,当一个男人只有在将自己的大吊插入女人胯下的小穴里面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爽,老实说,如果艳红肯天天让老子的大吊插进她的小穴里去,老子告诉你,就算给老子做神仙,老子都不干。”

色友点评 (1)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 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评论,注册用户会显示昵称,未注册用户会显示所在国家;
  • 本站崇尚言论自由,我们不设审查,但对以下情况零容忍,违反者会受到封号乃至封禁 IP 的处罚:
    • 发广告(任何出现别站网址或名称的都会被视为广告);
    • 暴力、仇恨或歧视言论;
    • 无意义的灌水;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