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小说搜索

不一样的野战
作者:不详

一直以来,我觉得淫妻就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自我调节生活的一种方式,淫妻能带给我们激情,调节夫妻关系。色!是做人的一个基础,食与性都是人的本能。我其实就是一个特别喜欢淫妻的人,我认为别的男人欣赏你的妻子,本就是一件骄傲的事情,说明你的妻子漂亮性感,有魅力。每当夏天我都会要求我老婆穿短一点的裙子,每当别人盯着老婆的腿看的时候我都莫名的兴奋。有的时候我都要求老婆不穿内裤,令我想不到的是,老婆竟然都欣然接受。老婆说,夏天不穿内裤本来就很凉快,更何况,她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不穿内裤,凉快还舒适。不过老婆是拒绝白天不穿的,因为怕走光,晚上就没事了,即便走光了也看不清。所以我就经常晚上带着不穿内裤穿短裙的老婆散步。

我们有时候去广场,有的时候去夜市,一想到老婆没穿内裤我就特别兴奋。有一次我们去夜市玩,老婆上身穿的吊带,下身超短裙,没有穿内裤,我们去夜市散步。夜市人真的挺多的,我们一边吃着小吃,一边看小摊的各种商品。走到一处甩卖小饰品的地方,老婆就说要看看有没有便宜的发卡。这个摊位是地摊,卖货的老板拿着一个喇叭喊着全部甩卖,便宜出售等等。我和老婆就蹲下来挑东西,老婆知道自己没穿内裤,所以她就两腿夹着裙子蹲在那里。人特别多,人挤人,看来这里的东西真的是便宜。老婆东挑挑,西看看,最后看到远一点的地方有个水晶发卡,她拿不到,就让我过去拿。

我起身离开人群,绕道那个发卡的位置又挤进人群。好不容易蹲下来拿到了那个发卡,冲着老婆扔了过去,这个地摊真的很大,东西也多。老婆拿到手,看了看,觉得不太满意,就伸手指我这边另外一个发卡,我又扔了过去。老婆就拿起那几个发卡比来比去。在我的位置看老婆,只能看到她一双大白腿,蹲在那里夹着裙子看不到下面,即便老婆微微一动,我也看不到,不过,因为是超短裙,所以基本两条大白腿是看的真真切切。这时我发现,有一个男的站在老婆的身后,始终盯着老婆看,他应该发现不了老婆没穿内裤,可他为什么一直盯着老婆看呢。

虽然我很奇怪,可也耐着性子看着。单纯的老婆还是蹲在那里看东西。这时,那个男人在老婆的身后也蹲下来了,老婆挡着,我也看不见他在干嘛。不一会就看见老婆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然后回过头来又开始挑东西,我知道,那个人一定是不小心碰到老婆了。过了没几秒钟,老婆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次我的心里莫名的颤抖了一下!那个人一定是故意的,如果第一次是不小心,那第二次呢?老婆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看着她,老婆刚想有所动作我就摇了摇头,老婆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我则是又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人群,朝着老婆的方向走去。

我又挤进人群,来到老婆的身边,掏出手机给老婆发了一条信息。“没事,别怕,我在你身边,是不是那个人占你便宜了?”很快,老婆回信息道,“是,他摸我腿!”我回信息道,“摸一下怕什么,我在这呢别怕,我看看这小子到底多大胆子!”老婆回信息道,“他又摸我!”我说道:“没事,这说明我老婆有魅力!”我低头一看,发现蹲在老婆后面的那个人真的伸手在摸老婆的腿,老婆回信息道,“烦死了!你也不管!他又摸我屁股呢!”我发现那个男的的手真的挪到了老婆的屁股上,由于老婆是蹲着的我是站着的,只能看见男人的手在老婆的下面,被老婆挡住了。老婆的信息又发过来了,“他摸到我屁股了,肯定发现我没穿内裤了,不行了,我不想让他摸了!太丢人了!”我回信息道,“丢什么人,他又不认识咱俩!你要是声张,他狗急跳墙说你没穿内裤!那才丢人呢!”老婆回信息道,“那他要摸我下面怎么办!”我回信息道,“摸一下就摸一下嘛,他又不能强奸你!”我又低头看了一眼老婆,还是看不到男人的手在摸哪里,只看到他的一只手在老婆身下。老婆发信息道,“这个变态摸我菊花!太变态了!好痒!”我回信息道,“原来摸你菊花你会痒啊!下次我也摸你菊花!”老婆的信息又过来了,“老公,他好像要摸我下面了,我感觉到他的手往前了!我们走吧!我害怕!”

我刚要给老婆回信息,就来了一个电话,我一看是我好哥们阿文!我接起了电话说,“喂!阿文!什么事!”阿文道,“在哪呢大哥!”我说,“跟你嫂子逛夜市呢!”这时手机滴了一声,应该是老婆给我发的信息,我低头一看,那个人的手仍然在老婆的身下。电话里阿文道“这么浪漫,这是跟嫂子约会呢吧!”我说道:“少贫,快说什么事!”阿文道,“没什么事,我跟我老婆还有小强还有小强媳妇在一起呢,我们四个正打算去吃火锅想问问你跟嫂子有空么,一起去吧!”这时我的手机又滴了一声,我回答道,“好,我们这就去找你们,你们在哪?”手机又滴了一声,阿文道,“我给你发定位!你们快来吧!”我说“好的!”挂了电话,我低头冲老婆说道:“走吧!阿文请客火锅!”老婆哦了一声起身跟我走。我看老婆脸色微红,我问老婆“怎么了?”老婆说“没事!”随后我们就去了火锅店!

到了火锅店少不了胡吃海喝,席间我一直将手放在老婆的腿上抚摸她,偶尔也将手放入老婆胯间,指尖触碰到老婆的阴毛。在老婆的另一边坐着的是阿文,在我摸老婆腿的时候,阿文也是不时的用余光看老婆。说实话,老婆今天穿的短裙真的很短,也没有防备回去吃饭。正常情况下老婆出来聚餐肯定不会穿这么短的裙子的,即便是她穿了内裤,也不会穿的。所以老婆真的是略显尴尬。

老婆偶尔也会用手去阻挡我,可是不敢用力幅度也不大,她也怕别人看出异常。但是几杯酒下肚,老婆也就释然了不在理会我。这下我就肆无忌惮的去摸老婆了,然而一旁的阿文也是不停的用余光看老婆的腿。我是越摸越兴奋,小弟弟也已经抬头了。可以说这是当着阿文的面去摸我老婆,我也将老婆本来就很短的裙子向上推了一点点。老婆没什么反应,可能她觉得在桌子底下不会有别人察觉,殊不知旁边的阿文早已经虎视眈眈了。我又向上推了一点点裙子,现在老婆的双腿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一旁的阿文也是不住的偷看,甚至有的时候都扭头去看老婆。

我的淫妻癖一下就爆发了,兴奋的不能自己。我又将老婆的裙子向上推了一点,这样,从我的角度看来已经能看到老婆的一点点阴毛了。阿文偷看的有点出神了,就算小强敬酒也喊了他两遍,阿文才反应过来。这让我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我又将老婆的裙子向上推,我甚至都能看到老婆平坦的小腹了。阿文喝完酒坐下,很自然的又看了一眼老婆的腿。这次他一下就愣住了,他不但看到了老婆浑圆白嫩的双腿,还看到了柔顺乌黑的阴毛,还有一点点平坦的小腹。至于他愣神,那一定是他发现老婆没穿内裤的缘故!阿文一定没想到老婆不但穿这么短的裙子,连内裤也没穿。阿文这么一愣神不要紧,他的举动竟然被老婆发现了,老婆看了一眼阿文,又顺着阿文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赤裸的下体竟然被好友看了,一时间满脸通红,她瞬间用裙子盖上。扭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后她起身说去洗手间。我知道老婆是觉得尴尬了,紧接着我也起身说到我也去洗手间。

这个火锅店的洗手间是男女通用的,一个个的格子间,老婆前脚刚进去我后脚就跟了进去。老婆一看是我,就用手打我,说道:“你烦人!把我裙子掀起来!被阿文看到了!他一定看到我没穿内裤!”(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crxs.me)

我马上安慰道:“不要紧,没穿内裤怎么了,没穿内裤的人多了。再说了,你并着腿,他什么也看不见,你也没漏点啥的。”

老婆又说道:“多尴尬啊!我还怎么回去啊!”

我急忙说道:“没事,你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说罢我就伸手去抚摸老婆的下体,老婆还想说什么,我没给她机会,吻上了她的嘴。老婆挣扎了几下就顺从我了,她也回吻着我。我摸着老婆的阴唇,发现那里已经湿润了。我越摸越兴奋,就想解开裤子跟老婆做一次,老婆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只好作罢。回到饭桌上,老婆紧张的看了一眼阿文,阿文也是紧张的点了点头略显尴尬。我看了一眼,突然想起一件事,刚才阿文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老婆给我发了三条信息没看,我掏出手机看了起来。

第一条信息说的是“老公,他的手已经摸到我的下面了摸我的阴唇了。怎么办?”我接到阿文电话的时候,那个男人在摸老婆的阴唇了。我又打开了第二条信息,写的是“老公!他摸我的小痘痘,怎嘛办!我害怕!”原来是那个男人在摸老婆的阴蒂,是我一直在打电话根本没注意到这个事情。我又点开了最后一条短信,上面的内容让我瞬间激动起来,小弟弟也立刻站岗。“老公!他的手指插进我的阴道了!”真是让我兴奋的不能自己,我收起手机,凑近老婆,低声说道:“刚才在夜市,那个男的把手插进你的阴道了?”老婆看了我一眼,用手狠狠的捏了我一下。我推开她的手,嘿嘿一笑,继续说到“他摸你插你舒服么?”老婆一着急脱口而出“滚!”这一声滚,声音挺大的,所有人都看向老婆,老婆满脸通红。众人则是开玩笑说我光天化日之下占老婆便宜了,我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着。这次聚餐进行的很快,不一会就结束了,后来我一直想着老婆被摸的事情,小弟弟始终坚硬如铁。离开火锅店,因为跟老婆都喝了点酒,所以就想走一走,散散酒气!

正好旁边就有一所大学,我跟老婆还处对象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约会,这次正好路过,就顺其自然的走了进去。夜晚的大学人都不多,三三两两,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的人也真是不少。本就激动的我,触景生情,犹如又回到了结婚之前。小树林里的情侣都拥抱着,接吻着,有的甚至还在互相抚摸身躯。我借势也去摸老婆,摸了没一会老婆也动情了,可能是夜市男人的刺激,也可能是阿文的偷看,亦可能是我们今夜喝了些酒。我就想跟老婆在这小树林里来一次。

老婆说什么也不愿意,怕别人看到。我说,“看到就看到,怕什么,就让他们看得到得不到!多刺激啊!”老婆还是说什么不愿意。

后来我好话说尽,老婆终于同意去旁边的体育馆里做一次,起码是在屋里。我们两个人来到体育馆,这是一个室内体育馆,刚进大门就看到有一个小伙子大学生在打篮球,这么晚了,竟然还在练篮球,一时间我竟看的愣住了。曾几何时,我也曾经汗洒赛场,曾几何时,我也曾独自练球到深夜。那青春涌动的激情,也早已是一去不复返了。

见我入了神,老婆就拉着我坐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一边看我还一边的品头论足,老婆也在诉说着回忆,当年哪个男生被喻为流川枫。哈哈,似乎我们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我问老婆,“你看这个小伙子帅不帅,有没有当年流川枫的感觉?”老婆看了几眼说道:“挺帅的,还真的有点流川枫的范!”

练篮球的小伙子早就注意到我们了,自顾自的练了许久,他便走了。此时偌大的体育馆就只剩我和老婆两个人了,我和老婆开着玩笑,说有没有跟当年的流川枫处对象啊啥的,有没有跟哪个对象上过床什么的。老婆也是一脸羞涩,敲打我,说我胡说。

我们就这样闹了一会,我突然抱着老婆,轻轻的吻起她的嘴。老婆也动了情,回吻我。真是浪漫的法式热吻,我感觉着老婆柔嫩的嘴唇,以及调皮的舌头。我用手隔着衣服抚摸老婆的胸,虽然柔软,但隔着衣服确实摸得不真切。我把手伸进老婆的衣服,解开胸罩揉搓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大不小,非常柔软,乳头很大,尤其兴奋的时候,又大又硬。老婆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换各种形状,我用手指揉捏着乳头。不一会老婆就娇喘连连了。

我顺势脱掉老婆的外衣,又拿掉了胸罩,这样老婆的身上就只剩一条短裙了。我掀起老婆的裙子,因为没穿内裤,老婆的整个下体就暴露在我的眼前。现在的老婆可以说是三点尽露了。我一阵激动,双手抱起老婆就来到了场地上,因为观众席确实不太方便。我将老婆放在地上,起身脱掉外衣。

就在我脱外衣的时候,我用余光看到,观众席上竟然还有一个人!我扭头一看,正是刚才练习篮球的小伙子,我以为他离开了,没想到还没走。看来他刚才应该是去冲凉了,因为他的头发还是湿的。

小伙子与我的目光对接,显得有点慌乱和害羞,呵呵,毕竟是个学生,哪见过这阵仗。我想,有个观众也挺好的,能满足我的淫妻心里,正好也给这个小伙子来个现场AV。我不在看他,低下头去亲吻老婆的乳房,我故意大声的吸允着,老婆受刺激,也呻吟出声。我用舌头从老婆的乳头,一路向上,舔到老婆的脖子。鼻息充斥着老婆的耳朵,我又用舌尖轻轻挑逗老婆的耳垂,老婆很受用,扭动着身躯。这是老婆最喜欢的挑逗方式,每次都能彻底激起老婆的欲望。

我又微微抬头看见那个帅小伙子流川枫,他一手抱着篮球,一手拎着袋子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满脸的不可思议,都看愣神了。

我的手想下摸去,整个手掌扣住老婆的阴部,慢慢的揉搓。老婆兴奋的不能自己,我贴在老婆的耳朵边上问老婆,“舒服么?”老婆一边呻吟着一边说,“舒服!”我问道,“在这样的场合做爱你兴奋么?”老婆点点头道,“兴奋,好刺激!”我又大力的抚摸老婆的阴部,又问道,“老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打野战,不在家里做爱么?”老婆说道:“是因为刺激么?”

我点点头道,“是因为刺激,你知道因为什么刺激么?”

老婆摇摇头道,“不知道!”

我说道:“是因为打野战,随时有被别人看到的危险,正是因为这样才刺激。”

老婆急忙说道:“那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我说道:“其实野战的终极目的,就是想让别人看到,当着别人的面做爱,那种感觉多好啊!”老婆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我又问老婆,“如果我们两个在这里做爱,被别人看到怎么办?”老婆摇头道,“不知道。你说怎么办?”

我说,“看到就看到呗,这不是很刺激么。再说了,这里是大学,就算被大学生看到了,就当给他们上一节生理课了!”

老婆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怕把他们教坏么?”我说道:“说不定他们懂得比咱俩还多呢!”老婆哈哈一笑。在我们说话的同时,我的手一直没停下,我一边揉搓老婆的乳房,一边抚摸老婆的阴部。老婆又继续呻吟着,我分开老婆的双腿,一口含住了老婆的阴唇,老婆就开始啊啊的叫了起来。

老婆的阴唇肥嫩多汁,外面是皮肤色,里面是粉红色,翻开阴唇,阴道口就微微的张开着,仿佛在召唤什么东西进去一般。阴蒂是一个浅粉色的小肉球,也是老婆最刺激的地方老婆最喜欢的方式就是我舔她的阴蒂。舔了没几下,老婆就大声的叫了起来,“啊……啊……老公!你舔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受不了了!!”老婆双手捂着我的头,生怕我不在舔舐她,我又大力的吸允她的阴道,仿佛要将里面的空气吸干。老婆不停的呻吟,“啊……啊……好舒服!我最喜欢你这样亲我了!啊…………!”

不一会我就觉得老婆已经兴奋的不能自己了,我一边抚摸老婆一边说道:“老婆!要是有人偷看我们做爱怎么办?”老婆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着我道,“看就看呗,啊……啊……你不是喜欢这样么!啊……摸得我好舒服!”我嘿嘿一笑,又说道:“如果真的让别人观看咱俩做爱,你希望谁看?”老婆道,“啊……谁,啊……谁都行!啊……!”我着急道,“不行!你必须说一个!”

老婆道,“你希望是谁就是谁!啊……啊……”

我慢慢的道,“刚才练习篮球的小伙子行么,就是有点像流川枫的那个!”

老婆应付道,“行!啊……啊……谁都行!”我说道:“现在那个流川枫就在看我们做爱呢!”

老婆说道:“啊……啊……好!看吧!”

老婆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我没说什么,就将老婆的裙子脱了下来。全裸的老婆就躺在那里,躺在偌大的体育馆里!

我也将所有的衣物全部脱掉,趴在老婆的身上,小弟弟如同蓄势待发的剑,对准了老婆的蜜穴就插了进去。老婆深深的“啊”了一声,我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冲击着老婆。

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流川枫,他依然保持那个姿势站在那里,唯一不同的是,他宽松的运动短裤确是高高的鼓起了。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场面,也会激动的小弟弟昂首挺胸!我收回目光,继续在老婆的身上耕耘,被陌生人看我跟老婆做爱,尤其是看老婆赤裸裸的身体,那种兴奋真是不能自己。

老婆的呻吟连绵不绝,“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喜欢!啊……啊……老公!好爽!”插了有几十下,我对老婆说,“你来一会啊!”

老婆点点头。然后我就躺了下去,我躺的方向正好冲着那个流川枫,这样方便他能仔细的看老婆的裸体!老婆跨坐在我的身上,阴道如同一个大口,吞噬了我的小弟弟。老婆双手扶着我,慢慢的开始扭动腰肢。她抬头看着前方,身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她双手护着胸惊慌的对我说,“老公!老公!那边有人!”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早就看到了!就是刚才练篮球的流川枫嘛!”老婆嗔怒道,“你看到有人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说道:“告诉了!刚才我说让那个练篮球的小伙子看咱俩做爱行么,你说行啊!”老婆摇摇头道,“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想跟我玩点剧情呢!”

我说,“大不了现在就是真的剧情嘛!”老婆又摇摇头道,“不行!我害羞!都被人看光了!”我说,“反正也看了半天了,来吧我们继续,把这次做完!”

老婆说,“不行!”说罢就要从我身上下来,我急忙按住老婆,开始挺动腰部,冲击着老婆的蜜穴。老婆还是一脸羞涩,并不配合我,双手捂着白嫩的胸脯,也不呻吟也不叫了。我抬头看了看那个流川枫,他依然站在那里看,他现在也知道了老婆发现了他。我看老婆不配合,就停下了动作,说道:“今天你不是也被阿文看了么,那还是熟人呢,这次是陌生人,我们一会离开了就谁也不认识谁,怕什么!”

老婆道,“阿文只是看到一点点,这次我可是全裸!”我又继续道,“那你在夜市的时候还被人摸了呢,而且那个人的手指都插入你的阴道了!”老婆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啥,我又继续道,“你不也挺舒服的么,在火锅店我摸你的时候,你下面都湿了!这不过是看看而已嘛!”老婆没在理我,只是默默的坐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

我坐起来,搂着老婆的屁股,推动着,让她一前一后的摩擦我的小弟弟。几下之后,老婆仿佛是放开了,也可能是想通了,她不在双手捂着乳房,而是搭在我的肩膀上。动了几下之后,老婆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我大力的推动老婆,老婆又开始呻吟了,“啊……啊……舒服!啊……啊……好舒服啊!”我一边干着老婆一边扭头看了一眼流川枫,发现流川枫移动位置了,他可能是看的心血来潮了,有些激动,除了他的胯下坚硬如铁,我还看得出他也是满面红光。他已经走到我跟老婆最一开始坐的观众席的位置,那里距离我跟老婆也就五六米的位置。那里还有老婆脱下的外衣和胸罩。只见流川枫慢慢的伸出手,想要拿老婆的胸罩,他的动作很慢,也很小心翼翼,他的目光始终与我接触着,见我没有任何异常举动,他拿起了老婆的胸罩,放在手心里仔细观看。仿佛那是一件心爱的宝贝,看了一会之后,他又将胸罩放在鼻下,微闭双眼,深深的闻着,感受着老婆胸罩的气味。

我抱着老婆,用力的操着她说道:“老婆,你看那个流川枫,拿着你的胸罩闻呢,上面一定有你的奶香味。”老婆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啊……啊……才,才没有呢!啊……啊……!”我说,“你看他一脸陶醉的样子,肯定有!”这流川枫离我们这么近,我们的对话他肯定是听的一清二楚!老婆又摇摇头道,“啊……肯定没有!啊……啊……”

我不信邪,就扭头朝着流川枫说道:“帅哥!我老婆的胸罩有没有奶香味?”那个流川枫一愣,大概是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问蒙了。过了几秒钟,流川枫小心翼翼的说道:“有!”我满脸微笑,对老婆说,“你看!我说有吧!”老婆用手捶打我两下说道:“啊……讨厌!啊……啊……”我说,“我讨厌?我还有更讨厌的呢!你把住我!”

说罢,我抱着老婆站了起来,老婆抱着我,双腿盘着我的腰,我们的生殖器始终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接下来的举动,让老婆不断的敲打我,因为我抱着她正朝着流川枫走过去。老婆见拗不过我,就紧紧的抱着我,好遮挡她胸前的两点。我我们来到流川枫的身边,在旁边的椅子上做了下去,我依然抱着老婆的屁股冲击着我的小弟弟。我扭头问流川枫,“帅哥,平常也看A片吧?”流川枫道,“看!”我说道:“像这种现场版的看过么?”流川枫道,“没有!这是第一次看!”

我又问道,“是处男么?”

流川枫道,“不是,看片的时候打飞机,也跟女朋友上过床!”我哈哈一笑说道:“好!那你就好好欣赏这次的现场版A片吧!”说罢我就用力的冲击着老婆的蜜穴。

老婆呻吟之声不绝于耳,不断的“啊……啊……”的叫。流川枫就一手拿着老婆的胸罩,一边近距离仔细的观看老婆的裸体。老婆还是紧紧的抱着我,不肯漏出胸前的两点。我一下推开老婆,站了起来,让老婆面相流川枫站着,我从后面插入,老婆满脸羞涩不敢抬头看,双手也交叉胸前。

我也不知哪里来的欲望,老婆越是不给他看,我就越希望老婆给他看。我用力的操着老婆,扶着老婆的腰,一下比一下用力。老婆的呻吟也是一声比一声高,几下之后,老婆就有点重心不稳,她突然伸出双手抓住流川枫的肩膀,以防摔倒。这样老婆的双乳也算是完全暴露在流川枫的双眼之下了。流川枫惊讶的瞪大眼睛,欣赏着老婆的乳房。老婆怕我的大力冲击在把她冲倒,所以她刚想缩回双手就忍不住又扶着流川枫的肩膀,几次之后,我们就定格在了这个姿势。由于我的冲击,老婆的乳房也是跟着颤抖,老婆呻吟着,目光也时不时的盯着流川枫打量。我一边抽插老婆一边问道,“舒服么老婆?”老婆说道:“啊……啊……舒服!啊……”我又说道:“这个帅哥帅么?”老婆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帅!”我说道:“帅的话,你就抱抱他吧!”老婆摇头道,“啊……不!不行!啊……”我一边干着老婆一边向前推她。老婆的身体逐渐的前移,老婆拒绝道,“不行!啊……不行!啊……啊……”这时的老婆距离流川枫已经很近了,她的乳头甚至都已经接触到流川枫宽松的运动服。老婆嘴里一叠声的道,“啊……不要!不要!啊……啊……不要推了!啊……”

我并没有理会老婆,又来了几个大力的冲击老婆一下就贴在了流川枫的身上,两个手已经穿过了他的脖子,仿佛拥抱一般。流川枫透过他的运动服肯定已经感觉到老婆的柔软,以及胸前的两个凸点。我抽插老婆,老婆就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流川枫,流川枫此时肯定是激动的不能自己了,甚至有点把持不住了,因为我看到他的双手,已经扶住了老婆曼妙的腰肢。

老婆的皮肤细滑紧致,相当有手感,老婆肯定也感觉到有另外一双手扶着她的腰了。老婆没有什么动作,我却是感觉到了流川枫粗重的呼吸声。我看见流川枫的双手向上慢慢的移动,目标正是老婆柔嫩的乳房。

老婆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啊……啊……你!你!啊……你不要乱摸!啊……啊……”

听到这样的话,流川枫的手不敢动了,他的手停止在老婆乳房的下边缘。其实我是想让这个帅哥占点便宜的,有时候淫妻癖就是这么奇怪。流川枫的手虽然停止在了老婆乳房的下面,可是他的手指却是来回的滑动,已经触摸到一点老婆柔软的乳房。

老婆一把推开了流川枫,说道:“啊……啊……不要!不要乱摸!啊……啊……”本来还身体贴个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了,我看的出来,流川枫有点失落,就开口道,“老婆,这个帅哥真的是特别想摸摸你的奶子,你就让他摸摸嘛!又不会少块肉!”老婆摇头道,“不行!啊……啊……不能摸!”

我没理会老婆,就从后面紧紧的抱住老婆,禁锢住她的双手说道:“帅哥,想摸就摸!没事!”说罢流川枫的双手就轻轻的扣在了老婆的双乳之上。老婆一开始还挣扎,自从被摸上了双乳,也就不再挣扎了。

流川枫轻轻的揉搓着老婆的乳房,我也慢慢的放开了老婆,老婆的双手自然下垂,没有阻止的意思。流川枫的手捏着老婆的乳头,乳房也在他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流川枫就这样摸了一会,脸色潮红,血气上涌,看来他的欲望已经高到一个境界了。只见他突然探身,用嘴亲吻在了老婆的乳房之上。老婆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尖叫一声,双手紧紧的抱着流川枫的头,也不知道是在推他还是生怕他的嘴离开自己的乳房。不得不说,这个流川枫肯定是有经验的,他亲吻了没几下,老婆就浑身颤抖有点瘫软的意思,嘴里的呻吟声更大了,不停的“啊!……啊!……啊!……”的疯叫!流川枫双手环过老婆的腰,俯身用力的亲吻着老婆的乳房,我看的的激动不已,仿佛到达了射精的边缘。我也疯狂了,用力的干着老婆,干着干着我就感觉到有一只手触碰了一下我正在抽插的鸡巴,我连忙低头一看,原来是流川枫的手,他在摸老婆的阴户!我实在受不了了!简直兴奋的无以言表!淫妻欲望让我的精关失守,我爆发了,一下一下的将我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阴道,期间还感觉到流川枫的手又触碰了我几下。

我拔出筋疲力尽的鸡巴,一股精液也顺势从老婆的阴道流淌出来。没有我鸡巴的阻隔,流川枫的手摸的更加肆无忌惮。我感觉到非常疲乏,就坐到了旁边的座位上。老婆感觉到了阴户上的手,也知道那不是我的手,身体扭曲挣扎着道,“啊……啊……不要乱摸!不要摸!啊……啊……!”在我坐着的位置,刚好平视老婆的屁股,透过她的两腿之间我看见流川枫的手指在揉搓老婆的阴蒂。我兴奋道,“摸摸就摸摸嘛!你刚才在夜市的时候,不也被别的男人摸了么,而且手指还插入了呢。”

听到我说这话,老婆的身体就不在扭动了,嘴里说道:“不行!啊……啊……不要摸了!啊……啊……”我又说道:“看这个帅哥的手法,应该是个有经验的老手了,怎么样老婆,他摸得舒服么?”老婆没有回答我,嘴里呻吟道,“啊……啊……啊……”老婆的嘴里只剩下呻吟了,在没有拒绝的话语。我知道,老婆被摸的一定是很舒服,老婆甚至又将双腿分开了一些,开始享受着。

我看到流川枫的手一会抚摸老婆的阴唇,一会揉搓老婆的阴蒂,偶尔也将手指插入老婆的阴道,我看的入了迷,一阵阵的快感在我的内心升起,我淫妻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老婆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不断的“啊……啊……啊……”的叫,看来老婆真的是特别舒服啊!我从老婆的手包里拿出手纸,擦拭着我鸡巴上的精液,眼睛始终盯着老婆的下体,被别的男人抚摸的下体。突然,透过老婆的双腿之间,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落地,我定睛一看,是流川枫宽松的运动短裤,我不明所以,他一手拦着老婆的腰,一手抚摸老婆的蜜穴,怎么裤子突然滑落了?莫非?

我转到两个人的侧面,竟然发现老婆的手紧紧的握着流川枫的鸡巴,想必他的裤子也应该是老婆给脱得。由于我一直坐在老婆的后面,根本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时候开始摸流川枫的鸡巴的。我惊讶的说道:“老婆,你刚才还在跟我装纯,还不让摸!你看你,自己就摸上了人家的鸡巴了,还把人家裤子脱了!”老婆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啊……啊……我都被他摸了,啊……啊……被他占了便宜,啊……啊……我也得,也得站回来!啊……啊……他摸我我就摸他!啊……啊……不能让他白摸!啊……啊……!”我嘿嘿一笑,觉得很有意思,也觉得刺激,我点起来一根香烟,慢慢的欣赏老婆和其他男人的互摸。这种激情,无以言表!

他们互相摸了一会之后,就听老婆说道:“啊……啊……不行了!啊……站着好累,啊……帅哥!让我坐一会吧!啊……啊……”说罢,老婆就在我的旁边坐了下去,大口的喘着粗气。流川枫楞在那里,仿佛没摸够,他的鸡巴坚硬如铁,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股激情必须得到释放。

老婆似乎也看出了流川枫的窘迫,招手道,“帅哥,过来一点!”流川枫走到老婆近前,老婆伸出手,握住他的鸡巴套弄起来几下之后就又说道:“你刚刚是去洗澡了么?”

流川枫说道:“是的,刚洗完澡出来,就碰到你们在……啊!”

流川枫的话还没说完就舒服的啊了一声!原来是老婆一口含住了他的大鸡吧!他竟然有这种待遇,我吃醋道,“老婆!我刚才都没有这个待遇,我给你口了,你都没给我口!”老婆抽空说道:“人家洗澡了,干净!”我竟然无言以对,只能看着我全裸的老婆给那个帅哥口交。

老婆嘴上的功夫其实特别厉害,会吸会舔,每次给我口的时候我都有飘飘欲仙的感觉。这个流川枫算是赚到了,一定特别舒服,从他粗重的呼吸,和呻吟之声就能看出来。老婆的嘴,一次次的吞噬着他的大鸡吧,嘴角微微泛起白沫。流川枫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双手抓着老婆的两个大奶子不断的揉搓。

突然,流川枫一把脱掉了自己宽松的运动服,全裸的站在老婆身前。他将自己的大鸡吧从老婆的嘴里拔出来,老婆不明所以愣在那里,奇怪他还没射怎么不让口交了。流川枫蹲下身体,搬开老婆的双腿,在老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用嘴亲吻上了老婆的蜜穴。老婆大惊失色,嘴里喊到,“不要啊!不要啊!那里脏啊!刚做完!”流川枫根本不理会老婆说什么,大力的吸允,舔舐老婆的蜜穴。

老婆还是呻吟道,“啊……啊……不要!啊……真的,啊……真的脏啊!啊……啊……”我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观看。老婆也不拒绝了,嘴里呻吟的声音变成了,“啊……啊……好舒服!啊……啊……你舔的好舒服啊!啊……啊……”只见流川枫的嘴一会吸允老婆的蜜穴,一会用舌头舔舐老婆的阴蒂,亲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他又伸出双手揉搓老婆的双乳,老婆享受的眯起迷离的双眼,不住的高声呻吟,“啊……啊……太爽了!啊……啊……太舒服了!啊……啊……!”

流川枫亲了一会老婆的蜜穴,觉得这个姿势有点累,就抱起裸体的老婆放到在地上。继续亲吻老婆的蜜穴。流川枫的嘴离开老婆的蜜穴,开始慢慢的上移,舔舐过老婆松软的阴毛,亲吻她平坦的小腹。老婆屈起双腿,夹着他的头,微微扭动着身体。流川枫伸出舌头,绕着肚脐舔了几圈。舌头继续向上来到了老婆的双乳之间,来回舔舐了几下,就朝着左侧的乳房亲了下去。

老婆一阵娇喘,“啊……啊……啊……舒服!啊……啊……!”他亲完了老婆左侧的乳房,有开始进攻右侧的乳房。时而吸允,时而有舌尖拨弄老婆的乳头,老婆兴奋的不能自己。亲了一会乳房,他的嘴巴继续向上,舔舐老婆的脖颈。他们现在的这个体位,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很近了,有的时候甚至都有点触碰到了。每一次的触碰,我的心里都有一次剧烈的跳动,激情伴随着欲望,充斥着我的全身。流川枫的嘴巴继续上移,开始舔舐老婆的耳垂。老婆的耳垂是老婆绝对的致命点,只要一舔,她就会兴奋的任人宰割!老婆疯狂的叫着“啊……啊……太爽了!啊……啊……我要!我要飞了!啊……啊……!”最主要的是,我看到流川枫的鸡巴已经抵在了老婆的下体。老婆的大阴唇如同嘴巴一样亲吻着他的阴茎,龟头却是在老婆菊花的位置。也许是他感受到了老婆阴唇的温度,流川枫兴奋的挺动下体,在老婆的外阴摩擦。流川枫亲吻了一会老婆的耳垂,就去亲老婆的嘴。即使是最浪漫的法式热吻,也比不上眼前这对裸体男女吻的激烈!他们的舌头纵横交错,四片嘴唇相互吸允着,发出滋滋的亲吻之声,伴随这个声音的,依然是老婆的呻吟,“嗯!嗯!啊……啊……”

他们热吻的时候,老婆突然瞪大了眼睛,身体挺直,嘴里发出急切的“呜呜……”的声音!我仔细一看,兴奋的差点昏厥过去,只见流川枫的鸡巴已经顶在了老婆的阴道口了,两片肥硕的大阴唇,已经吞掉了大半个龟头。流川枫的鸡巴依然慢慢的前进,他的嘴紧紧的封住老婆的嘴,老婆用力的推他,可始终推不动,嘴里惊慌的“呜呜……”的声音一直没断!流川枫的整个龟头已经完全陷入老婆的阴道了。老婆看向我,发出求救的眼神,伸出一只手抓向我,仿佛要抓住某一根救命的稻草。可我这根救命的稻草,却是被淫妻癖点中了死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眼看着发生的一切。流川枫的鸡巴仍然前进着,甚至大半个阴茎就已经没入了老婆的阴道,我看到老婆的眼角噙着泪花,那是欲望的泪花,还是羞愧的泪花呢?终于!流川枫的整个鸡巴插入了老婆的阴道,两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老婆嘴里的“呜呜……”的声音停止了,向我伸出求救的手也落地了,哪怕是那眼角噙着的泪花也顺着脸颊就躺下去。老婆闭上双眼,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流川枫的鸡巴此刻又慢慢的退了出来,整根的退了出来,他也不在亲吻老婆的嘴了,而是抬起头深情的望着老婆,好像欣赏一件艺术品。老婆感觉到了下体一空,知道他的鸡巴拔出来了,不明所以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流川枫。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流川枫又缓缓的挺动下身,他的鸡巴又慢慢的冲向老婆的阴道,先是龟头慢慢的没入,然后是阴茎。老婆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流川枫。当他的鸡巴整根插进老婆的阴道的时候,老婆的嘴里传出了一声呻吟,“啊……”。然后流川枫就将鸡巴又慢慢的退了出来,周而复始,又慢慢的插进去。每次插到底的时候,老婆的嘴里都会传出一声淫荡的呻吟之声,“啊……”他们两个人仍然对望着,仿佛在交流什么,也仿佛是在仔细的感觉双方下体传来的快感。几次之后,流川枫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老婆的呻吟之声也跟着快了起来。随着速度的增加,他们下体结合发出的啪啪的声音也传了出来。看的出来,老婆也动了情,一方面是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挺帅的,像流川枫,一方面也是被这个小伙子弄舒服了。只有我像一个观众一样,欣赏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帅气又陌生的男人!

流川枫抽插了一会之后,就对老婆说,“我可不可以在下面,你在上面?”

老婆应声道,“好!”

说罢,流川枫躺在了地上,老婆起身跨坐在他的身上,用手扶着他的鸡巴指向自己的阴道口,慢慢的坐了下去。如果说老婆刚才是拒绝和别的男人做爱,那么现在,她就是全心全意的接受了。看着老婆的阴道吞噬着别人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插进去,我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有愤怒和醋意!

老婆的阴道吞噬了整根鸡巴,然后她就扭动性感的腰肢,尽情的享受着性快乐,嘴里放声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啊……啊……顶到我的花心了!啊……好爽!啊……”

我觉得我刚才疲软的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昂首挺胸了。我走了过去,站在一旁,老婆看了一眼我的鸡巴,不顾一切的含了进去。就这样,老婆下面挨着操,上面给我口。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射了,流川枫也射了。完事之后,我们就打算各自穿衣服,这时流川枫对老婆说道:“能把你的内衣裤送我么?”

老婆笑着说道,“只有内衣了,我今天出门没穿内裤!你要是想要的话,可以把内衣拿走!”

流川枫一脸失望。我说道:“老婆把你的短裙送他吧!”流川枫不住的点头,老婆说道:“我也不能光着屁股跟你回家啊!”我说道:“你把你所有的衣服都送给帅哥,然后穿帅哥的运动服,这个运动服这么长,都到你膝盖了!简直就是连衣裙嘛!”老婆点头说也好。就这样,我带着仅穿一件运动服的老婆离开了,而那个流川枫,则是光着膀子,拿着老婆的衣服也离开了!

这绝对是一次激动人心的经历,人的一生就是由许许多多的经历组成的。经历的越多,才不枉费这一生!感谢观看!

色友点评 (1)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 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评论,注册用户会显示昵称,未注册用户会显示所在国家;
  • 本站崇尚言论自由,我们不设审查,但对以下情况零容忍,违反者会受到封号乃至封禁 IP 的处罚:
    • 发广告;
    • 暴力、仇恨或歧视言论;
    • 无意义的灌水;
  • 请尊敬为我们带来美好记忆的女优和模特们,不管你是不是喜欢 TA,请在评论时手下留德。
1 楼 中国色友
2022-12-08
文笔不错,就是剧情略感单薄
回复
取消
回复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