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女友乔琳
女友乔琳在中部一个建在半山腰的别墅区里某一间豪宅里,乔琳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身短洋装,黑色丝袜配上一双红色的高跟凉鞋,靠坐在栏杆上,脸上带着一丝诱人的表情,一只小手缓慢的自半合的红唇下移,顺着胸前姣好的线条,直到双腿的交会处,轻轻的来回抚弄,微仰着头,边发出动人的喘息声,边侧过头来,用荡漾着春意的眼神,扫视坐在身前不远处的几名男女。看到几名男子眼泛绿光,勐吞口水的样子,乔琳轻轻一笑,对着后方拿着摄影机的张叔送了个飞吻后,走到一旁桌子上散乱的几张扑克牌里,抽了一张看也不看的就塞进两乳之间的深沟,然后回到位置坐下,换另一名女子走到栏杆前,和乔琳一样展露风情。
看似清纯的人妻
老婆这时一边回答,一边端著菜从厨房走出来,看著老婆胸前围裙鼓起的那团美肉,让我忍不住的吞了口水,趁著她将菜摆放在餐桌的时候,我走到老婆的身后,用手环抱著她,还故意用下体碰触老婆性感的屁股。“啊,不要闹了,老公。”我看著老婆嘴里说不要,可是身体却没有明显的拒绝,于是接著,我的双手顺势伸进老婆的衣服里面,先用手掌感受著老婆胸部上面,被蕾丝胸罩包覆的丰满乳形,接著忍不住用手指头不规矩地揉捏著老婆随著呼吸不断起伏的乳房。
夫妻演义
夫妻演义我的妻子是市税务局财务部门的一个小头头,虽然官职不大,但是溜须拍马的人却大有人在,也算是个手握实权的小头头了。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妻子虽然从来就没有打扮过,但却很是注意保养,脸上没有留下年岁的痕迹,身材苗条依旧,唯一的缺点就是胸部似乎按照她的身材来讲稍稍有些大,但配上滚翘的圆臀,却正好搭配。妻子已经三十二岁了,却显得只有二十六七的样子,但成熟女人的魅力散发出来,却令各个年龄段的男人想入非非。
流欲风情录
流欲风情录毕业之后,我们几个同学租住在一个简易的楼房里,我住在里屋,外屋是别班的一对同学,顾波和他的女朋友于海燕。两个人都有点傻,没事还喜欢装正经,大家都不太喜欢他们,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把肌八插入到于海燕的浪屄里,让顾波戴上了绿帽子。于海燕据说是全国二级运动员,身高大约在170以上,而且身材十分的健硕。皮肤很白,两只大乳房像球一样,还有一个非常肥硕的大屁股,她的大屁股宽度差不多要在八十厘米左右,臀肉非常的肥厚,平时走路一扭一扭的,让人看了就想趴在她身子后边,让她厥起大屁股使劲操上一下。
两对夫妻一起看成人影片
​我叫阿莹,今年30岁,我老公阿明比我大6岁,因为我的原因,我流产了5次,我们一直没能生孩子。老公安慰我,没有孩子也可以过得很好,可以尽情享受性的快乐。我有一个好朋友慧卿,我和她无话不谈,是知心朋友。
与女友的暴露经验
与女友的暴露经验电影开场后,我鼓起勇气拉起了她的手,她转头看了我一下,将头依偎在我的肩膀,阵阵的体香,又是直冲我脑门。这是不是所谓的费洛蒙?每闻到她的香味,小弟不自觉地起了反应。我环抱着她,再度鼓起了勇气,转头亲吻了她湿热的嘴唇,那种厚实性感的体温、湿润的交流,立即像闪电般彼此来电。小弟的手也就游移到她的胸部,她才连忙说:“唉呀!有人会看到啦!”我回道:“鬼才会看到啦!后排又没人,谁叫每次都是你摸我,我也要摸回来!”她“噗哧”笑了出来:“你很可爱呢!”于是就没再阻止我抚摸她柔软的乳房。但是我摸来摸去:“咦?你没穿胸……”
我爱妻子爱交换
汪刚勇和妻子在一起聊天时,倒是有说有笑的,妻子对汪刚勇的印像极好, 俩人好像相见恨晚似的,晚上我和汪刚勇在一起喝酒聊天,聊者聊者时间已是晚 上十点多了,后来妻子说:“你们俩睡在床上聊天吧,我睡沙发。”我们都没说什么。妻子是最后洗澡的,那时我和汪刚勇已在床上聊着天躺了 很久了。
一次刺激难忘的旅游换老婆
我以前在网上刚看到换妻的文章,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我就想到自己老婆,虽然自己的老婆属于内心淫荡的类型女人,但要自己性感漂亮的老婆给别人搞,确实不能接受;不过我倒是很喜欢看这类文章的;看得多了也就觉得似乎有点可以理解了。
美妙淫妻之漂流淫遇
听妻子说瑶瑶的老公要回来了,最近要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瑶瑶的老公叫沈磊,从以我了解瑶瑶的性格来看,沈磊出差这大半年,瑶瑶没少给沈磊戴绿帽子。估计沈磊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记得在瑶瑶和沈磊结婚前还和一个叫许强的人鬼混呢。沈磊也知道这个事情,可还是如期举行了婚礼,也许是因为瑶瑶的脸蛋?身材?性格还是什么。这个就是我们一直不知道的了。其实我的妻子,从外表看,是一个标准的白领,白净的皮肤,秀发披肩。当妻子穿这白色的公司衬衫,下身穿着束腰黑色短裙,一袭健康的黑发和她白嫩光滑的大腿,让很多人看到都会有种很原始的冲动。
美丽心情
美丽心情沈思慢慢地转过头来,眼光看向辛键的这个方向。她白皙的脸仍然美丽如昔。“她看到我了?”辛键心里泛起这个想法。沈思尽管看向辛键的这个方向,但只是无意识地张望而已。辛键终于移动了脚步。近了……近了……两人终于打了个照面。沈思的眉毛一扬,眼睛一刹亮了起来。“辛键,是你!”“是的,是我,沈思,没想到你还认得我。”“说什么呢?老同学。”沈思的嘴角泛起了他熟悉的微笑。
群爱人生
群爱人生已是凌晨一点,秦坚静静地靠在床头,感觉还是没有一丝睏意。他借着窗外透入的路灯光看着身边已熟睡的老婆雅琳,雅琳平躺着,从睡衣一边露出一只白皙小巧的乳房,秦坚伸手过去抚摸它,乳房软软的在手中滑动,乳头渐渐硬起。秦坚左手摸着自己的阳具,右手探向雅琳的下身,顺着她多毛的阴阜摸索到两片微微张开的阴唇,手指轻轻探入抽动,一丝阴液粘在手指上,秦坚缓缓捋动阳具,许久下体却无一丝情欲升起,雅琳轻哼一声翻过身仍沉沉睡着。
今夜谁与你同眠
今夜谁与你同眠我从国外回来后,当天晚上,我和妻子小梅(这是她的真实名字)把孩子安顿好以后,我们快乐地温存起来。半小时后,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小梅去卫生间清洗完毕,回来后,我们并头躺着,一齐看着天花板,各想各的心思。我主要在想着第二天和老总汇报些什么,这时,小梅转过脸,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嘴角暗含笑意。我拍拍她的肩,“怎么这么看我?睡在你身边的男人难道不是你老公?”小梅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红着脸,点着我的额头,小声地说道:“你好下流哦!”
交换校园女友
我的中学生活在香港度过,临近中五毕业时,曾经有过一段趣趣的桃色经历。那是一个天文臺悬挂三号风球夏夜,我约了两位同班的同学到我女友小杏家里,准备搞个小小的舞会,一起庆祝她十八岁生日。他们就是阿顺及小誌,我请他俩来,是因为他们也会把自己的女友带来凑热闹。
美丽的爱痕
美丽的爱痕当辛键再次见到沉思的时候,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一个黄昏。在人群中,沉思还是那么地亭亭玉立,引人注目。辛键本以为这么多年以后,见到沉思应该是心静如水,但却管不住地心情澎湃,脚步都迈不开去。沉思站在街道的一个角落的报亭边,长发披肩,披泻而下遮覆在肩膀,挂灰褐色的风衣诀然飘飘。沉思慢慢地转过头来,眼光看向辛键的这个方向。她白皙的脸仍然美丽如昔。“她看到我了?”辛键心里泛起这个想法。
淫乱的官场换妻
淫乱的官场换妻通往青岛的高速公路上,高速奔驰的车辆川流不息。其中一辆灰色别克商务车紧随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同速飞驶着。两辆车都挂着w市的牌照,奥迪是××00002,别克是××00138。韦岸开的是奥迪,跟着汽车音响轻松欢快的小夜曲,他轻声吹起同样欢快的口哨。秦书记喜欢坐他开的车,也喜欢听他吹口哨。但现在他吹口哨完全是为了调节车里稍稍有些尴尬的气氛,也为了缓解一下自己和老俞的紧张情绪。
奇异的换妻之旅
奇异的换妻之旅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分享。但想了很久,还是不下得了决心。于是我瞒着女友,又找了一个情人。这个情人,105斤,1米68,胸也有点小,不过对我还是死心塌地,外表很冷漠。除了和情人做爱外,我还在想怎么说服她一起3P4P或者更多。虽然她知道我的人生不会以她为中心,毕竟除了她我还有另一个我深爱的女人。最后也许我们会分开。但现在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至少暂时愿意。在和她一起几个月后。我开始慢慢实施我的计划了。
失控的交换
失控的交换我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中等身材,相貌尚可,今年四十二岁了,在一家民营电信公司上班,现在的职位是业务处的副处长。我工作的地点是在台北市仁爱路的总公司大楼里,这里有近千名员工,单是我的处里就有数十名职员,大玮和丽芬是我公司里的同事,他们是一对夫妻,结婚时我是他们的介绍人,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彼此很恩爱,却还没有小孩。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者的良心忏悔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者的良心忏悔换妻,是件敏感,遭人唾弃,却又让人好奇的事。我叫徐磊,我的妻子芸涓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见第一面时我就喜欢上了她。结婚四年,现在我依然像最初一样爱着她,可生活中只有爱还不够。列夫托尔斯泰说过,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车尔尼雪夫斯基也说过,生活,只有在平淡无味的人看来,才是空虚而平淡无味的。或许我们就是走上了人生和生活的岔道,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公司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知是因为生活的压力太大,还是被工作耗尽了精力,近两年来,我和妻子的感情慢慢变淡。
换妻俱乐部是这样形成的
我和老婆燕儿结婚五年,有个四岁的儿子,三口之家生活的很美满。去年,父母想念孙子,借口他家离幼儿园近,把孩子接去,长久驻扎,家里只剩下我们两口。两个人的世界很方便,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亲密,只要有一方想做爱,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做。我们很感谢父母,给我们创造出这便利的条件。可好梦不长,芳打电话来,说她家的房子被拆迁了,正愁没地方住。一开始她要到父母家,可离单位太远了,交通很不方便。于是想租房,可是便宜的租房没有了,剩下的都是昂贵的,两口子都是工人,实在拿不出太多的钱。转了一大圈,才委婉的说出想借我家的房子,住个一年
大胆说出来,我们夫妻的交换经历
谈及此事,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也许很荒谬,却给了我们不一样的体验,让我们重拾了夫妻间的激情,准确的说应该是彷佛回到了当初懵懂青涩刚刚接触性的年纪。我和老婆结婚已经快三年了,说是结婚三年,其实我们偷吃禁果已经有七年多了,我们在本科相恋,在这个思想开放的年代,我们很难固守防线,早早的在上学期间就吃到了性的甜头。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威伯斯云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