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受辱侠女
柳烟见他如此着急,便道:“大哥真是性急。”说完自己也按奈不住,将这美人屁股里的手指拔出,拦腰托起抱住,挺着火热的肉棍向菊孔里直塞。姑娘后庭被插,急得粉臀乱扭,却被在胸前肆虐的老大一把压住,一手按住自己的阳具直往粉嫩的阴户里塞去。女侠被绑成肉粽一般,哪里还能反抗,只由得两支坚硬火热的肉棍深入身体蹂躏起来。缩阴飞乳的药力发作起来,上官燕身上敏感的出奇,被捆绑着手脚,堵着嘴巴,屁股里两支坚挺的肉棒前插后耸,还被两人用手指拉扯乳头,蹂躏得晕头转向。勉强拼力挣扎,在绳索中扭动着的身体更刺激了前后淫动着的两人,一时惹来更加狂乱的抽插。
黄蓉襄阳后记
若说以前黄蓉会作这样动作江湖上一定没人相信,但这正在发生,这动作对黄蓉而言实在刺激,黄蓉仅着亵裤跪在三头色狼前,蹶起的屁股不断的挑战三人的忍耐力,目不视物也加深了对未知的刺激。小穴似乎更加湿了。眼看黄蓉束手待缚,虎老大赶紧用眼神较老王动作,只见老王不知从哪取出一条红色细绳与粗劣麻绳,怪笑的向黄蓉靠近。啪啪两声,老王朝黄蓉屁股连打两下,“唔……”黄蓉全身颤抖了一下,老王随即麻利的将细绳捆上黄蓉手腕,然后将粗绳依8字环绕过黄蓉玉乳根部,再将肩部固定打结,由于麻绳质地粗劣,不断摩擦着黄蓉光滑皮肤与敏感胸部,也使得三十八寸的大奶更为壮观。“啊……好痛!”黄蓉呻吟了一下。此时她一身的冰肌雪肤和胴体散发出的成熟女人肉香,如同一只待宰羔羊。
鲁鲁修之轮回
鲁鲁修之轮回“舒服吗,鲁鲁修!”玛丽安娜扶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鲁鲁修,将双腿张开到了极限,尽量接收着儿子阴茎的插入。可惜,鲁鲁修的年龄还是太小了,代表男性象征的阴茎在这几年来的调教,以及无数成人图片和影像的刺激下,已经初具规模,但是顶多只是柔韧而已,根本说不上坚挺,没有一丝硬感。但是玛丽安娜依然想尽了各种方法,自从她出征回来,决定了停止踏上战场,玛丽安娜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对鲁鲁修身体的调教中,除了最后一步,其他各种欢爱的方式,还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被鲁鲁修给吃透了。而随着娜娜莉和尤菲慢慢长大,两个小家伙也越来越可爱,鲁鲁修的注意力渐渐的从已经被他吃的一干二净的玛丽安娜身上,转移到了两个妹妹上面。
异能快感
异能快感天啊!她竟然一丝不挂的坐在欧圣钰面前而毫无知觉,难怪他要用那种“兽类”的目光看着她……“你……你你你还不快点出去!”脸上的温度彷佛已达到可煎蛋的程度,她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果然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你没听过“非礼勿视”这句话吗?”脚上的石膏让她无法及时起身找东西遮住自己光裸的身子,情急之下只好以手遮住上身,未受伤的脚缩起,双眼则是努力的瞪着他。岂料,她这副极力遮掩的动作却产生了更加诱人的效果且落入欧圣钰的眼中,他发现她此时羞红的脸颊与不自在的遮掩动作,让他原已升起的欲火更加火上加油,熊熊燃烧起来。
巨棒土匪香穴娘
巨棒土匪香穴娘对于小虎这种17、8岁的贫穷少年,平日里接触的尽是一些脏兮兮的苦劳力,今晚他近距离的见了主子张牡丹雍容华贵的脸蛋和白皙滑腻的大腿之后,心里的欲火早就把他的理智燃烧殆尽。“虎子,你真会说话,但张姨知道,张姨今晚肯定特别难看,脸都被那个王八蛋打肿了。”张牡丹说完,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整了整自己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端庄。“不,大小姐今晚比平时都要好看,我,我……我觉得……你是古城县里最美的女人……”虎子说完,同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药已经抹完,他不得不把手从张牡丹的脸上拿开。
水泊巾帼劫之女御林军
水泊巾帼劫之女御林军女俘们都还只是些十几、二十岁的少女,虽然为了她们自己的皇帝,迎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承受一切可能的耻辱,但当耻辱真的来临时,她们还是止不住哭了。可眼泪换不来贞操,她们被反绑着双手,面对着十几围上来的男人,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人家把自己扯成各种各样不堪的姿势,任那一条条男人的东西捣入自己的圣地,象狂风暴雨一样蹂躏着自己的身体。而那些方腊的小妾和三个女将呢,她们的命运当然比普通女俘还要悲惨,因为她们不仅仅在义军中地位崇高,而且容貌上也是所有女俘中的姣姣者。有个理论,是说美貌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成功,女人尤其如此,这个理论无论现在、将来还是过去,都没有错过。
水泊巾帼劫之陈丽卿
水泊巾帼劫之陈丽卿这边陈丽卿早就放弃了抵抗,什么也不说,却该祝永清服软了,对一个男人来说,杀了他剐了他都可以无所畏,但如果干他的女人却让他受不了,少有几个英雄在碰上这种事的时候还能坚持得住自己的原则:“施英雄,施大侠,都怪末将糊涂,听了这贱人的话,害了孙女侠,如今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大量,就请饶过拙荆吧,把她千刀万剐都行,别让我再丢人了。”“呸!饶她?除非河水倒流,日从西出。”不提孙二娘还好,提起孙二娘受过的罪,施恩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走到陈丽卿旁边,把手从笼子空当里伸进去,一把就捏住那一颗粉嘟噜的小奶头,用力一搓一捻,陈丽卿登时杀猪也似叫将起来。
水泊巾帼劫之琼英
水泊巾帼劫之琼英田如龙摸得兴起,在四周壮汉的喝彩声中,自琼英的背后扯开了肚兜儿的带子,然后前面一扯,琼英胸前两颗挺拔的美乳“托”地弹了出来,白嫩嫩地顶着两颗粉红色的葡萄珠儿,瑟瑟地在身前乱抖。田如龙如何肯放过这般美味,立刻一口叼住了一只奶头,口里乱吮起来,手却不肯闲着,一只手从后腰滑下去,径直切进亵裤中间,另一则从前面伸下去,摸到了软软的小腹下一丛软毛。琼英不由“啊”地惊呼一声,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了,想躲却躲不开,摸着羞毛的手早伸将入来,直接摸到了洞口。琼英两条腿“得得”地抖动着,扬着头,张着嘴,嗓子里“嗯嗯”地哼叫,但无从挣扎。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方冕又饶有兴味地捏了捏扈三娘的屁股,这才亲自将她抓着辫子拎起来放入锅中,锅中盛了多半下清水,扈三娘一进来,水位自然提高,等那水面正好没到扈三娘的肩头时,方冕将她的辫子拴在铁锅上方的横梁上。打下手的兵丁们将饴糖、老酒和盐倒入锅中,又加上葱、姜、蒜、草果、豆蔻等各种调味品。扈三娘一到法场就知道要被活活煮死,如今一见他们在锅中加入各种调料,才知道是要吃自己,也明白了刚才方冕为什么那么有兴趣摸自己的屁股,那是在最后检查一下屁股够不够肥。
水泊巾帼劫之孙二娘
水泊巾帼劫之孙二娘孙二娘照例被八名绑缚手从木驴上解下来,抬在空中上了高台,并绕台三围,把她的阴户展览给围观的人群看。孙二娘同所有女英雄一样,没有挣扎,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一刻早些结束。为了让孙二娘活得时间长些,这一次没有用铁钉,而是把她在两根大木桩上绑成一个“火”字。按照惯例,绑好以后,刽子手先是把她全身玩儿了一遍,又两根木杵被塞进了女杰的阴门儿和屁眼儿中。这两根木杵的侧面各沿长度方向开了一道一分宽,半寸深的槽,孙二娘并没有注意,那是为后面行刑作准备的。午时三刻,祝永清下令行刑。刽子手手持牛耳尖刀,站在孙二娘面前。二娘脸上带着屈辱的泪水,却昂着头,把朝廷和蔡京一伙奸臣大骂不止。
水泊巾帼劫之段三娘
水泊巾帼劫之段三娘刑车到得市曹,停在高台前,一群绑缚手先上了后面的车,把张氏和孙氏两人从车上解下来,随手又五花大绑捆上,并拴了两只脚腕。那两个可怜的少妇早已吓得软作两滩烂泥。有绑缚手搂着小腰儿把她们撅起来,两个白白的小屁股翘在半空,露出那小小的菊花门和两腿间毛茸茸的肥厚肉唇。另有绑缚手硬是扒开她们的屁股蛋儿,将两团白粗布给她们强塞进屁眼儿中,就整得两个小妇人杀猪般嚎将起来。这般处理完了,才两人一个把她们挟上高台,一边一个按跪在台上。接着,八个绑缚手上了段三娘的囚车,先有四个人每两人抓住三娘一条肥白的大腿,向两边一分,向上一举,就朝半空中翘了起来,把胯下那女人的地方完全暴露出来,人们这才知道她游街时那两腿紧绷的原因。
风骚小昙花
风骚小昙花她知道自己不讨爷爷欢心,是源自于她的血缘。爷爷看轻她娘亲是外族人,气她爹亲不肯听从他的安排,娶个门当户对的书香闺女,也不开心她是女孩而非男孩,更不满她没遗传到月家人画技精髓,斐知画不过是个让爷儿俩拿来争吵的无辜配角儿。她很清楚这些,但她很难不对斐知画生气。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就满肚子火,只要他笑,她就会当做他在嘲笑她,他的眼神一亮,她就以为他在算计她,越看到他的意气风发,她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一公升的精液
一公升的精液明明有“他心通”的地铁公公,故意羞辱我:“我听不见你任何回应。你既然不肯做女生,我也不会勉强你。“神罚”已完,我也要走了。”“地铁公公请留步,请留步!要是真的可以回复男儿身,那就算要先变为女生,给其他男生强暴,我也甘心情愿接受。”以往我在车厢非礼女生时,常常想入非非,幻想着进一步把她们都强奸了,岂料如今恶有恶报,自己竟要反过来变成被男人强奸的女生。一想到此,我几乎是一边忍住泪水,一边答应地铁公公的这般荒谬的要求。“好!我现在先把你变成女生。如果你能够在七七四十九日期限内,从不同男人的大肉棒那儿“收集”到一公升的精液,我就算你成功赎罪,恢复你的男儿身原状。”
回民绿帽之马怜儿
不是说秀色可餐吗,杏脸桃腮、纤体如月的怜美人儿哪怕穿着布衣衩裙,都是俏丽可人、柔媚万分,叫人瞧了赏心悦目,以色佐酒,那酒似也逾加香浓,这客人又怎能不趋之若鹜?而且数月前,那美人儿身上也不知发生了何事,身段儿越发妖娆,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媚力,直令人不饮便醉了,所以也难怪这酒家时时爆满了,也幸好那关守备的公子时常到店里来,明显对这美人有意的话,就是这周围的混混痞子不来骚扰美人,当地的官员差役怕不也要上门强抢马怜儿了。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魔劫
江湖淫雄传之侠女魔劫张啸天发觉叶婉霓浑身发热,脖子附近雪白的肌肤泛起的红潮不断蔓延,知道叶婉霓此刻定然已经情动,他把嘴巴伏在叶婉霓的耳边,悄声对她说道“叶兄弟,贼人就在附近,不要乱动。”他用手捂住叶婉霓的嘴巴,稍微抬起自己的下身,轻轻用下体蹭了蹭,试图将叶婉霓的亵裤退下。下阴不断被勃起的肉屌磨蹭着,叶婉霓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身体里面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她感到自己被压在下面的乳头开始发涨,肉屄也开始收缩律动,里面渐渐湿润起来。她不断扭动着浑圆的臀部,试图摆脱肉屌的进一步肆虐。
剑湖山庄
剑湖山庄李玉英被白玉楼弄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双眉紧蹙,娇嗲如呢﹕“嗯……亲大哥!……我……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突然李玉英四肢紧紧箍住白玉楼,使白玉楼在抽插时竟把她身体带离了床,李玉英紧咬被角,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魄散,白玉楼只感到李玉英肉穴深处一阵阵颤抖,洒出阵阵热流,一股浓热的淫水从李玉英大肉穴急泄而出。
欲恋MAX
欲恋MAX索性今天就不去上学了,他给她的班主任打电话请假,简单吃了点东西搂着她躺下,手里握着平板电脑给她念女生经期时的注意事项,说者有意听者无心,洛嘉芊早就折腾困了,这又不是听故事,一点意思都没有,洛倾池看着臂弯里睡熟的小女孩,无奈的亲亲她的额头,算了,这些事他记住就行了。洛嘉芊十七岁的时候,洛倾池周围的男生都开始慢慢涉猎性事领域,有的已经开荤,有的在开荤的边缘,即使没有的,也都会看看岛国片对着各位老师自撸什么的。狐朋狗友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过他:“你也不是娘炮,是不是不行啊?这事还得趁早治疗的好。”
美女风水师
美女风水师秦曦汶拿起银色的花洒,扭开水龙头,让热水淋在她身上。胸罩是纯黑色的,深V加厚杯垫,前扣式。把她一对半圆球形乳房托起并挤在一起,形成一条迷人的乳沟,下面是黑色的透视内裤,这条内裤虽然跟胸罩同样是黑色,但不是一套的,胸罩是Triumph,内裤则是秦曦汶在旺角一间性商店所买的“情趣内裤”,Made In Taiwan。对着镜子,秦曦汶双手托着一对乳房,对露出的乳沟很满意。26岁了,一对乳房依然坚挺结实充满弹力!当模特儿时,因为要穿比基尼泳衣,所以秦曦汶索性剃掉了阴毛。现在不再当模特儿,她让自己的两腿中间重新长出浓密的阴毛。看着镜子,透视内裤的底部,透出一片乌黑。穿好胸罩内裤后,秦曦汶再穿上黄色的天师法袍。
诛仙之写轮眼
诛仙之写轮眼那张洋溢着少女青春气息、带着几分稚嫩而娇气的脸蛋,竟然配上了这么一对另无数大婶都叹为观止的巨无霸!!这简直是要逆天啊!!!火红的衣裳,在浸泡了湖水后,湿漉漉地紧贴在田灵儿身上。曼妙的身材,玲珑的曲线,此刻通显无疑!而那一双超越少女自身极限、与她的娇小细瘦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的乳房,更是显眼无比!!!林星甚至有些担心,这纤瘦的身材会不会因为这对超乎常理的巨乳,失去平衡!她在走路的时候,不会向前倒下!!!?而且这湿透的衣衫包里在身上,那对巨峰,简直给人一种破裂而出的强烈视觉震撼啊!!!
淫女修仙传
淫女修仙传妓女,直接了当的说就是让男人爽的职业,但自己能不能爽到却相当令人怀疑,要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温柔体贴,很多时候粗鲁任性才是这些嫖客的本质,自然也不能指望他们搞什幺浓情蜜意两情缱绻,服务女方更是痴人说梦,很多都是衣服裤子一脱,老二捅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开矿似地乱捣一通,射了就没了。因此当妓女的虽然号称夜夜春宵,但春宵了一二十年没一次高潮的所在多有,有些倒楣的甚至一辈子没经验过,还是人老珠黄不得不“靠自己”才知道高潮是什幺感觉的。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