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姐姐的房间
我叫陈文俊,今年17岁,是个高二的学生。我有两个姐姐,大姐陈雅玲,25岁,二姐陈雅雯22岁,现在在电视台当记者,没错!就是现在正在报导新闻的美丽女记者,因为波湾战争的缘故,已经两天没回家了。大姐将做好的西式早餐端出来,一边也有点担心的说:“是啊!现在美国正在打伊拉克,电视台忙的要死,雅雯又刚进公司,急着有点表现,她可是很有企图心的喔!真怕她会累坏了。”我边吃三明治,边埋怨说:“这个海珊是白痴吗?没事干么去佔领科威特?
主持人的故事
我叫无名,今年16岁,是个放荡不羁的小淫虫。我有个邻居姐姐叫王小丫,不用质疑就是央视的金牌主持了。是不是很羡慕我呀。她住在我家楼上,我家住二楼,她家在四楼。她和姐姐的关系特别好,经常跑我家来玩。她没有兄弟姐妹,就把我也戏称为她的小弟弟。经常来我家逗我玩:“嘿,弟娃儿,给你好玩的。不过要叫我小丫姐姐哦!”我每次都乖乖地、甜甜地叫了她“小丫姐姐”后,她才告诉我,其实她什么都没有,逗我玩的!然后她和姐姐一同开心地大笑。
姐姐的暑假
姐姐的暑假我名叫郭建宏,今年16岁,学生。佳琪姐是比我年长八年的大姐,四年前出嫁,一年前更跟随夫婿移民到加拿大,我们已经有一年没见,所以当听到今次的旅行她亦会同行,对我来说总算是黑暗中露出的半点曙光。我会如此雀跃,是因为我跟姐姐的感情一向相当不错,由于父亲死得早,妈妈又要担起养家的责任,故此我自小学时期开始,就一直是全靠佳琪姐的照顾。煮饭,洗衣服,做家务,曾经佳琪姐是我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个人,我敬重这位大姐之余,对她亦带有一种奇特的情意,故此当她向妈妈提出想结婚的时候,我有着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
母子大胆性游戏
母子大胆性游戏好了,我还是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卡门(当然是我的网名,我不会直说我真实名字的),今年41岁,离婚已经有些年头了。尽管离开那个既花心又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对我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但家庭的变故对我儿子小翰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失去父爱对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我竭尽所能关心他、爱护他,一个人既当妈又当爹,终于让他的情绪平稳了下来。现在,小翰已经18岁了,读高中三年级,学习成绩还不错。
末日狂欢
末日狂欢齐东海黯然点头,继续说道:“一年前,美、俄、中、德、日五个国家的顶尖科学家秘密集合,在华盛顿开展一项重大科学研究。因为根据天文发现,有一颗巨大的彗星正向地球的轨道靠近。经过一年左右的研究,最后证实这颗彗星会在今年的年底给地球带来灭顶之灾。”会场响起一片哦啊的声音,大家都惊呆了,如此离奇的消息也实在太出人意外了。齐东海示意大家安静,朗声说道:“既然灾难不可避免,我们作为滨海市的负责人,就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当好滨海市一百六十万老百姓的父母官。在末日来临前,保证滨海市的稳定,让老百姓能平平安安地过好最后的人生。”
黄鸟
黄鸟璐君离开我整整一年了。这三百六十五天里,每天度日如年;一年过来,回首往事,却又恍如昨日……第一次见到璐君时,我是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的三年级学生,她是北京讲师团的教师,来我们学校教两学期的课。讲师团里都是一些年轻教师,比学生大不了几岁,宿舍里的弟兄们就按给女生打分的办法把那些女教师也评定了一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璐君名列第一。大家都打定主意要选她的课,哪怕是英语课也认了。
书记妈妈倪楠
书记妈妈倪楠薛明是倪楠非常欣赏的助手!23岁的薛明刚从警校毕业没半年!是B市高等警察学院的前校花,1米75的个子,体重约有55公斤!精致水嫩的脸庞好像一轮满月,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上去可爱又精神!说她又张天使得面孔一点也不夸张。可她偏偏同时又拥有一副魔鬼的身材!37。25。36的三围配上她健美修长的身躯让谁看了都会鼻子发痒!但是你千万别去靠近这朵含苞欲放的玫瑰,因为她的刺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她是B市上届运动会的散打冠军,是警校毕业考试科目格斗项目的第一名!被她碰一下的感觉可不是销魂那么简单的啊!
我的忏悔录
我的忏悔录上个月我跟老婆离婚了!原因是她在一年前为了还赌债,而到色情茶室上班被我发现。其实她让我戴绿帽并不是离婚的原因,倒是她另有新欢而闹离婚。因为我自己反省过,我觉得真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从我的记忆里,就有几十个女人“栽”在我的手里;甚至包括我的亲妹妹──你们说这不是报应是甚么?!记得有句话说∶“淫人妻女者,人亦淫之。”所以自知罪孽深重,想借此一角落披露我淫秽的一(半)生。或是坦白从宽;或是引以为戒;或是谋求一时的心灵慰藉;或是┅┅就由各位看官来个“自由心证”了!
交换身体
妈妈今天穿的裙子,领口处并不是很容易走光,但是她蹲在地上,上身前倾帮赵宇消毒,这个姿势太容易走光了,大半个奶子都尽入赵宇眼底,看著那白白嫩嫩的奶子在自己眼前晃晃荡荡,赵宇感到一团火在小腹处升起,他竟然可耻的硬了。赵宇大急,这要是被美女误会了,岂不是会骂自己耍流氓,平日和老婆做爱时想硬起来都很困难,就算硬起来也是硬而不坚,没想到此刻不想他硬,小弟弟却变得那幺给力,幸好妈妈在专心的给赵宇处理著伤口,没有看到什幺。
吸血鬼妈妈
吸血鬼妈妈“话说1978年,当时,我只是高中一年级的新生,正是对人生感到迷惘与憧憬的年龄,朝气蓬勃的过日子。开始参加疯狂的派对,尽情挥霍青春,常常疯到凌晨过后才回家,直到发现怀了你,才带给我无比的震撼,只怪我当时太无知,不敢让人知道这件事。我开始戒烟戒酒,不过仍然四处游荡,后来因为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只好辍学,由爸爸另请家教来教我,这段时日我跟家庭教师勾搭上……并且发现为什么他都只有在晚上才来找我!”
​我的娇妻与爱女
​我的娇妻与爱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华北平原西部太行山麓的一个名叫桃园的小山村。村子不大,只有五六十户人家,这里山林茂密,溪流综综,的确是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村里土地不多,所以粮食产量不高,但我们村有一个很大的桃园,出产的水蜜桃可是全国有名的,我想,村子叫桃园倒是名副其实的。那个年代,文革的滚滚洪流席卷神州,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也未能幸免。
沉浸在母子的性爱游戏中
沉浸在母子的性爱游戏中喂!阿文啊!你认为母亲是如何把你拉拔长大的呢?当你出生时,母亲曾经出血过多,差一点就死掉。那时候我就曾拜托医生“我自己没有关系,但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救肚里的孩子”,于是,我陷入了昏迷当中,直到醒过来时,你已经是躺在我的旁边,并且睡的很熟。”文志是我的生命。当告诉他这些话时,文治好像是正要上初中。
血奸
到了晚上十点,门铃急促大响,原来老爸送喝醉酒的老妈回来,要我下楼搀扶。“小宝,你妈喝醉了,你扶她上去,我还要陪朋友摸个几圈麻将,大概明天中午回来,你好好照顾你妈!”。老爸匆匆忙忙的交待了几句,开着车飞快的走了。
母爱的升华
母爱的升华蓝暖仪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这是儿子初中最后的一个暑假的第一天。在两年前的感情纠纷中,儿子被判给了前夫,随后前夫就把工作关系调到邻市。在这场战争里,到底谁是赢家蓝暖仪也说不清,反正她失去了儿子,丈夫则失去了她。两年加起来她能和儿子共处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月。昨晚她在电话里向前夫又求又拜的,才得以批准这宝贝儿子和她过一个月的假期。这可是以前用两年时间才可凑足的日子,如今一个月就全补回来了。
乱之曲
乱之曲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父亲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娶了两个太太,是一对出身名门的亲姐妹,外公是云南有名的神医,母亲姐妹三人,多才多艺,貌美如花,是昆明出名的姐妹花,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大姨妈是大太太,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妈就是二太太,生下了我,而小姨妈则嫁给了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生活也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直没有生育。
妈妈的护肤液(续篇)
妈妈的护肤液(续篇)好几次,我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画笔,掏出肿胀的肉棒插入妈妈的淫穴来回抽送。通常妈妈这时候一般是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撅着肥美的屁股供我临摹,总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手忙脚乱。这个世间最迷人、最性感的屁股以各种造型留在了画纸上,我用笔记本电脑将这些“素材”汇集,并用3D绘图软件设计了一个仿清代将军罐。由于妈妈变相参加了设计,她也显露出浓厚的兴趣。兴致勃勃的坐在我旁边看我操作,凭着女人天性的审美情趣不时指指点点,居然也有不少好的创意。
妈妈的护肤液
妈妈的护肤液卧室、客厅、厨房、洗漱间甚至阳台,都曾经作为我们的战场。经过性爱滋润,妈妈的卵巢重新焕发活力,体力雌性荷尔蒙明显增多,所谓的女性更年期就在这种充满肉欲的激情日子中悄悄溜走了。如今我24岁而妈妈也44了,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需求却一点也没减退。妈妈的身材依旧那么婀娜多姿,床上依然风情万种。抱着美艳妈妈的屁股耸动也许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候……
阿标的一家人
阿标的一家人李培的打桩机又开始发动,外母和女婿借着这机会,尽情发泄,一时间淫声浪语,“啪啪”声的撞击声,和急剧的呼吸声,充斥在这房间里。标妈突然间混身打震,“噢噢”乱叫一通,屁股乱顶,大腿乱扭。“哎哟┅┅好舒服啊┅┅我要泄喇!阿培┅┅呀┅┅糟糕┅┅你不要在里面射,快┅┅抽出来┅┅”阿培没有听她的话,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地伏在她的背後,无论她怎样挣扎,仍然是紧压着她的腰。“阿妈┅┅舒服吗?你的小洞很暖,让我留多一会吧。”
32D表嫂白色的奶罩
我家对面住着一对结婚刚刚满一年的小夫妻,新婚一个多月,太太就有了身孕,小夫妻俩待人还算亲切和善,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着点头,小夫妻也很少吵嘴,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锦华,为了亲近,见面时我都喊她锦华姐。她生得姿容秀丽,一头棕色的卷发,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艳妩媚,令人神迷;菱型的樱桃小嘴,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悦耳动听。她十月怀胎后,在一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她先生不太满意,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可惜却事与愿违,为了这点小事他的脸色最近不怎么好看,邻居们都劝他男孩和女孩都一样嘛!如果真的喜欢
我丈夫要回来了!爸爸、我怎办?
我老公去国外工作,一去两年。女人日子不好过,更何况,我妈走得早。我的苦,你能理解么?一个人真能理解另一个人么?这些年,什么什么都我一人支应着。她妈死得早,我又当爹又当妈,一人把孩子拉扯大,我容易么我?再找一个?是,道理上讲,应该再找一个。搭帮过日子,分担家务财务负担,老了以后互相有个照应,最起码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威伯斯云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