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威伯斯云VPN
摸鱼图库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秘密
良久,唇分。两个女人俱是面颊通红,气喘吁吁,身体热得发烫,她们依然紧紧的抱在一起,乳房贴合着,仿佛能感受到对方激荡起伏的心跳。终于,还是柳玉洁先开了口,说道:「小妹,我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我也是。」华月虹激动的说道。柳玉洁笑道:「那你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寡居的女人都会变成同性恋吗?」华月虹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知知道刚刚那一刻,我好舒服,感觉心底不再空荡荡的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我喜欢那种感觉。」柳玉洁点点头,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你是女人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悖伦的娇妻们
悖伦的娇妻们我接过相簿,开始翻看起来,只是看了几页,就让我不禁对玉洁怜意大起。相片里,高中时代的玉洁只穿着白色的学生内衣,仰着身子双脚着地,被靠桌面的被固定在一张餐桌上,照片里,玉洁下身稀疏的阴毛,和粉嫩的小屄清晰可见。接着岳父出现在相片里,开始隔着内衣舔弄玉洁发育当中的乳房,一只大手中指来回的在小屄的细缝,来回的摩擦,可以想像岳父粗糙的手指在玉洁未经人事、娇嫩的小屄上磨蹭,会带给玉洁多大的痛苦和快感。接连几张相片,拍的是岳父亲吻玉洁的小嘴、耳垂、肚脐,一直吻到小屄,然后岳父爬到餐桌上,跨在玉洁的身上,将粗长的鸡巴塞进玉洁的小嘴,只是不论玉洁怎么样的尽力张开小嘴,依然还是只能含进岳父1/3长度的鸡巴,相片上玉洁的眼角都泛出了泪光。
家庭风暴
家庭风暴十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将精液射入妈妈的小穴深处,但是姑妈和大姐、三姨妈则不断的抗议,我不得已休息了一下之后又连干了姑妈和大姐、三姨妈,从中午到晚上八点多,这五个女人让我连翻的插了又插,最后我在三姨妈的穴里射了精以后才拖着疲累的身体回房休息。而在客厅里则留下一幅叫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神荡样的淫靡画面。五个女人赤裸裸的七横八竖的躺着,大姨妈躺在沙发上,阴户红肿的摊开;姑妈则靠在大姨妈的肚皮上,一只腿放在桌上,淫水沾满了大腿,三角裤仍挂在腿上;三姨妈则大剌剌的躺在地板上,淫水正因高潮刚过而不断涌出;妈妈则躺在桌上,一只腿垂在地板上,阴户仍不断的收缩着;而大姐则媚眼含春的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边直望着我,一副满足的神情。
我和姐姐的疯狂性爱
我和姐姐的疯狂性爱第一章我上中学时,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的平房里,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每年回家的次数和时间都很少。我和爷爷、姐姐一起生活。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管教,虽然我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但性方面的成长可能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我自从有了朦胧的性意识,就开始对姐姐发生了兴趣。姐姐比我大三岁,虽然长的漂亮,但因为天天都能面对所以也对她的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到是对她衣服里面我不熟悉的世界越来越好奇。当时我家的房子,我爷爷住一间,我在爷爷隔壁的大间(父母的房间,他们回来我就只能和爷爷挤挤睡,好在不经常这样)我住的大间里还有个小套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身材美妙的美少女穿甚么都是美的,女儿俩在爸爸面前一再表演时装秀,同时有意无意的展现了些脱衣秀,看得洛奇的鸡巴在裤中挺硬得难受。当碧丹丽第四度进入浴室,脱尽上下衣裤,准备试穿新购的内衣时,室门微动,已全裸的爸爸没有敲门便已进入。极为醒目的是爸爸腹下腿间的昂挺近九吋的肉棒,和大逾鸡蛋的紫亮龟头。比奈利的性器粗了一号,也长了三吋。双颊飞红的碧丹丽瞬即被爸爸强有力的臂膀抱住,尖挺高耸的乳峰被壮实的男性胸肌贴压,爸爸的粗壮生殖器伸进碧丹丽微分的大腿间,肉棒上沿贴压着女儿阴唇间的柔嫩肉缝,棒根粗浓的性毛紧贴女儿肥突无毛的阴阜。
性开放的世界
性开放的世界入浴清洗之后,接着便是照相留念。这次的主题自然是我妈妈。我们用了种种姿势摄影了近两个钟头,不但不累。反而更精神。因为好多镜头是要把肉棍儿插入一半来照的,又不能做全套,真是不够痛快。我们决定再来个余兴节目。三对人分成三组。当音乐开始时每对开始跳舞。每换一首音乐就顺时针交换对手。音乐结束便和当时的对手做到射出。李伯伯随便拿了一张唱片,开始了这个“曲终人换”的游戏。性感的音乐声传来,我搂着自己的妈妈起舞。还没几步。我已经轻车熟路地插入她的底下。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你的肉洞儿还是那么紧窄,并没有让别人撑大哩!”
乱伦四部曲之重返乐园
乱伦四部曲之重返乐园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妻子。这是我的小说处女作,是初步写作计划中的乱伦四部曲第一部。感谢每位看完我全文的朋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意见。我构思了一年,写了半年,修改了三个月,不管怎么样,这二十万字都是我的心血。希望每个人都能抽出几分钟,写几十个字,告诉我你们的看法。因为我还要继续写,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回应。鼓励和赞扬可以使我保持热情和信心。善意的批评可以使我保持进步和提高。恶意的批评可以使我不忘反思和敬畏。连人身攻击都可以锻炼我宽容和忍耐。感谢你们,感谢色城,感谢指导我发文的前辈。愿主与你们同在。
儿子是地狱使者
儿子是地狱使者小青很无奈的只好上唇咬着下唇,把身上的薄纱慢慢脱下,当小青脱光之后,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望着她一幅洁白无瑕的皮肤,还有一双滑滑的粉腿,中间少许的杂草,粉红色小小粒的嫩豆,忍不住要问她了! 「小青!你是处子之身?」我问。 「是的!大人有法力我不敢骗您!」小青受委屈的说。 我也真是的竟然要一名处子,脱得光光的站在我面前,实在很过份,但我喜欢呀! 「小青!你是处子之身怎么会不到瑶仙池呀?」我问。 「我们因为要轮多一劫才能上天报到!」小青说。 「小白!难道和小青也一样?」我问。 「大人!是的!我们是双胞胎!」小白答。
红粉恋
三年前续了弦──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后妻,也就是现在的姨母.后姨母进门时,只有二十一岁,和大表姐同年,不过比大表姐大了数月,然而,由于身材.巧,她却像是大表姐的妹妹了。三表姐由于生得高大粗劣,使你不敢亲近他。四表姐比我大一个月,除了二表姐外,要算她长得最出色,但却过于机灵了些,同样使你.老五生相平庸,人也像瘦猴子,亦无可取。
母夜欲
母夜欲“哦……小明…不可以啊…不可以在这里,会被听见的…呜呜…不要啊…不可以……要要要…啊…啊…喔…喔…舒服…喔…不可以……喔…会被邻居听见的……呜呜…喔…”。在这栋公寓的七楼门里,从落地窗洒进来的月光,映着一位浑身香汗淋漓、披散着秀发的美艳妇人;撩拨淫欲的淡紫色吊袜带还来不及褪下,双手正搭着那仿佛柔软的像要把人吞进去的沙发背,翘起那白嫩颤动着两片美淫臀肉,摇摆着两团绝美淫乳的狂荡身躯,迎接着正从背后猛力操着她淫烂熟肉穴的少年。而在这万赖寂静的夜里;一阵阵失神颤抖;令人血脉喷张、蚀魂荡骨淫声荡语就是从这传出来的……
新家族狂欢
新家族狂欢「爸爸┅┅不行啊!」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声,仔细一听,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则有一对男女,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几岁,长着一副绅士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这两人坐在沙发上,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把灯拉了,睡觉吧。”我起身把灯拉灭就躺在了妈妈的身边,这时,妈妈也转过身平躺在床上。此时的我依然是欲火中烧,渴望拥抱着妈妈的身体一直充斥着我的脑子,不管了,我又像原来那样,把手放在了妈妈的胸部,腿翘到了妈妈的腿上,这时,我的腿已经挨到了妈妈的三角裤,但让我更想不到的是,我的jj居然和妈妈的身体亲密接触了,这时,我才想起,只顾着拉灯睡觉,忘记穿裤衩了,妈妈没有作声,可能她不知道,或是没感觉到吧,这下刚提上去的心,又放了下来。“谢谢妈妈!妈妈,我想吃你的奶子?”也不知道怎么的,脱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祭母
祭母「麻野君……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了……」虚脱般的呻吟,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回响。声音温润而成熟,此刻略微显的沙哑,好像疲惫到了极致,却又透着一股苦闷的满足。「你的下面可不是这么说的呢,吸的这么紧,可没有半点不行的意思啊。」带着浓浓戏谑的少年嗓音回绕在凌乱的榻榻米上空,盘旋着拂过摊开的和服上,那具成熟妖媚的雪白裸体。「呜……怎……怎么这样……」女人轻轻摇着头,低低呜咽起来,乌黑的长发早已脱开了发髻的束缚,乱散在四周,几缕沾在汗湿的颈窝上。
多情的妻妹
我有一个和老婆同母异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关系,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小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别,老婆要比同母异父的妹妹高出十几公分,由于婚姻问题,小姨子离婚了,单位的效益还可以,只是离婚后孩子的父亲经常借口看孩子来骚扰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单位的领导,把小姨子调到了销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销售服务点,为的是能够帮助照顾,同时利用我的关系能帮助小姨子完成销售任务。
我的变态之路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窗下,由于是背光我不怕被里面的人看到,慢慢的伸头向里望去,一看之下令我血脉喷张,之间我的母亲脱的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两条雪白娇嫩的腿张开着,一条压在坐在床边的男人,我们村里会计的身下,一条腿自己用手抱着,会计的另一只手正抓着我小时候吃过从里面流出乳汁,晚上睡觉时抓在手里玩着才能睡着的奶子,母亲的奶子又白又大,特别是两个乳头有带壳的桂圆那么大。
一千零一夜 二一夜 黑暗年代
一千零一夜 二一夜 黑暗年代在人来人往的市场内暴露身体,过激的刺激让她无法正常地思考,无数的视线使她敏锐的肉体自动地兴奋起来。其他的奴隶没有遮掩面目,可是身体还有丁点的布块蔽体。但苏菲亚和玛利亚两人的胴体却是无遮无掩,女性私秘的乳头,耻部和阴毛全都暴露在开放的空气之中,任由市场内的男男女女尽情欣赏。两具年青而美丽的全裸女体当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她们雪白的胴身上。两女在这种气氛之下,身体竟逐渐染红,乳首发硬突起,玛利亚更开始从阴唇中释出发亮的蜜液。“是奴隶吗?但她们好像很兴奋!”
欲心无尽的妈妈
欲心无尽的妈妈我妈妈在一家大型影楼做化妆师。身高一米七O,虽然三十六七的人了但她养颜有方,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非好,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和丰满成熟的胴体。她人美艶,平时极为浓艶的打扮,脂粉不离,难怪很多人说她看起来还似三十出头的少妇。
致命的诱惑
致命的诱惑“嗨,妈,今天还好吗?”随着他的问话,我听到他把背包扔在了餐桌上,朝我走过来。我正在洗涤池前忙着洗菜,他走到我身后,双手抚摩着我的肩膀,俯下身,在我脸颊上亲吻了一下。“我很好啊,我的小宝贝,你今天怎么样啊?”我回答着转过身面对着他,立刻就感觉到他的气息、他的抚摩,尽管事实上他早就已经拿开了按在我肩膀上的手。我鼓足勇气、带着些许好奇地注视着他可爱的黑眼睛,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着的火花。那种感觉再次涌上我的心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只要他在我身边、有时甚至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会无缘无故地有这样很奇怪的感觉。无论从主观或客观上来说,似乎都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感觉,但是我真的无法解释到底是为什么。
圣女母亲
圣女母亲我的娘亲姓雪,名傲芝,为当时所有武林人士都最尊敬的圣女,清心斋的首席大弟子,师父则是当年享誉盛名最怀有菩萨心肠的掌门人姚清儿,奉行以善立派,行善积德,虽然行事低调,可仍然广为传颂,而娘亲作为清心斋的圣女兼首席大弟子,几乎全部继承了姚清儿的长处,无论朝廷还是武林的大小事,只要有雪傲芝这个名字出现了,定然会把话语权交给娘亲。清心斋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一任掌门人都不得嫁作人妇,因为相传,只要被男方破了处子之身,一身的修为便会有八成转移到对方身上,这就让武林所有人都几乎争破头想要娶清心斋掌门为妻了,因为清心斋的掌门无一不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武功修为绝对能排在武林前五。
三十而已
三十而已顾佳生完孩子已经一个月了,自己的身份也从一个职业女性变作家庭妇女。虽然身份的快速转换让顾佳多少有点不适应,但她却没有一点不开心的地方,毕竟对于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来说,家庭的美满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最近却有一个小烦恼困扰着她,涨奶。生完孩子之后,胸部本不算雄伟的她,却越发的壮大。不知是不是因为产前担心奶水不够的缘故,她熬了各种鲫鱼汤,还安排了催乳食谱,结果就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孩子太小根本就吃不过来。早晨,收拾完厨房,顾佳拿了一个空的玻璃杯子回到卧室。看了睡的正香的儿子一眼,顾佳便自顾自的解开上衣,掀起白色束胸,一对雪白高挺的乳球弹了出来,鲜红的乳头对准早已放在那里的吸奶器,一只手扶着吸奶器贴上乳房,另一只手熟练的打开了吸奶器的开关,一个月的使用早已是轻车熟路。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威伯斯云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