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受辱侠女
柳烟见他如此着急,便道:“大哥真是性急。”说完自己也按奈不住,将这美人屁股里的手指拔出,拦腰托起抱住,挺着火热的肉棍向菊孔里直塞。姑娘后庭被插,急得粉臀乱扭,却被在胸前肆虐的老大一把压住,一手按住自己的阳具直往粉嫩的阴户里塞去。女侠被绑成肉粽一般,哪里还能反抗,只由得两支坚硬火热的肉棍深入身体蹂躏起来。缩阴飞乳的药力发作起来,上官燕身上敏感的出奇,被捆绑着手脚,堵着嘴巴,屁股里两支坚挺的肉棒前插后耸,还被两人用手指拉扯乳头,蹂躏得晕头转向。勉强拼力挣扎,在绳索中扭动着的身体更刺激了前后淫动着的两人,一时惹来更加狂乱的抽插。
警花少妇白艳妮之番外篇
警花少妇白艳妮之番外篇李丽雅,36岁,身高1米68,一双标准杏眼,小脚36码,B罩,双腿修长,身材绝佳,但是身性保守,自由职业,经常穿着运动服,酷爱旅游。李丽芳,33岁,身高一米70,丰胸肥臀,也是小脚,36码,修长的双腿不亚于大姐,生活于都市,职业公务员,也比较保守,通常穿着职业OL装。李丽佳,29岁,身高一米66,相比二位姐姐比较娇小,但是五官最为精致,丹凤眼,特点是有一对豪乳,也是36码的小脚。职业检察官,给人一种凛然的感觉,极少穿丝袜,通常身着职业灰黑长裤。
警花少妇白艳妮
警花少妇白艳妮“喂,骚货,被挑了,如果不穿的话,要么就穿着内衣和我走,要么就留在家里不要见你的女儿。你自己决定吧!”一提到女儿,白艳妮只能屈服了。穿上了性感校服,白艳妮才发现,这衣服要比自己预计的短的多!上衣穿上后相当于露脐装,自己的黑色塑身完全可以让人看到蕾丝花边;校服裙子短的可怜,刚刚可以遮住自己的屁股和下身,内裤在走路时都是若隐若现。白艳妮穿上了性感的校服,又穿上了吕新给她带来的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足足13公分的高跟让她走路都有点不稳,颜色还是和自己的丝袜完全不配套的白色!在吕新的威逼下,白艳妮穿上了所有的性感而又屈辱的服装。原以为这就够了,可以去见自己的女儿了。但是白艳妮错了,吕新最后又拿出了白色的棉绳和白色的胶布。
三丽计划
三丽计划当晚,周吕新叫来李氏三姐妹和珍妮说,俩个月时间马上过去了,你们马上回复自由身了,你们各自去自己的岗位上班吧,不过我一旦有指令,你们必须马上回来接受任务和调教,珍妮你就不要回美国了,我帮你找了份教师的工作,三年后就让你回去,导游珍妮听后并没有愤怒,而是服服帖帖地跪在地上,和李氏三姐妹异口同声地回答:“是,主人。”
屈辱往事
屈辱往事一声令下,几个如狼似虎的民兵走上前来,走到妈妈等四人身边,开始上绑。我忍不住偷偷又看了看妈妈,捆妈妈的是两个膀大腰圆的青年民兵,妈妈纤弱的身子在两个粗壮的民兵的控制下无助地随着他们的动作而纽动,两个民兵先是将一根长长的绳子搭在妈妈的后脖子上,然后将绳子沿着妈妈的双臂一圈一圈地缠绕,绕到手腕处时,将两个手腕捆在一起,打结,再将多余的绳子向上穿过脖子后面的绳套中,用力向下勒,在套过手腕处的绳子后,又复向前绕,从乳房的上面和下面各绕了一圈后,才最后系死。经过这样一绑,不消说妈妈的双臂丝毫动弹不得,整个上身也象是一个粽子般,特别是两个硕大的乳房,原本是穿在宽大的衣服中并不显眼,但经这两圈绳子一勒,便也十分醒目地凸现在众人的面前。
水泊巾帼劫之女御林军
水泊巾帼劫之女御林军女俘们都还只是些十几、二十岁的少女,虽然为了她们自己的皇帝,迎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承受一切可能的耻辱,但当耻辱真的来临时,她们还是止不住哭了。可眼泪换不来贞操,她们被反绑着双手,面对着十几围上来的男人,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人家把自己扯成各种各样不堪的姿势,任那一条条男人的东西捣入自己的圣地,象狂风暴雨一样蹂躏着自己的身体。而那些方腊的小妾和三个女将呢,她们的命运当然比普通女俘还要悲惨,因为她们不仅仅在义军中地位崇高,而且容貌上也是所有女俘中的姣姣者。有个理论,是说美貌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成功,女人尤其如此,这个理论无论现在、将来还是过去,都没有错过。
水泊巾帼劫之陈丽卿
水泊巾帼劫之陈丽卿这边陈丽卿早就放弃了抵抗,什么也不说,却该祝永清服软了,对一个男人来说,杀了他剐了他都可以无所畏,但如果干他的女人却让他受不了,少有几个英雄在碰上这种事的时候还能坚持得住自己的原则:“施英雄,施大侠,都怪末将糊涂,听了这贱人的话,害了孙女侠,如今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大量,就请饶过拙荆吧,把她千刀万剐都行,别让我再丢人了。”“呸!饶她?除非河水倒流,日从西出。”不提孙二娘还好,提起孙二娘受过的罪,施恩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走到陈丽卿旁边,把手从笼子空当里伸进去,一把就捏住那一颗粉嘟噜的小奶头,用力一搓一捻,陈丽卿登时杀猪也似叫将起来。
水泊巾帼劫之琼英
水泊巾帼劫之琼英田如龙摸得兴起,在四周壮汉的喝彩声中,自琼英的背后扯开了肚兜儿的带子,然后前面一扯,琼英胸前两颗挺拔的美乳“托”地弹了出来,白嫩嫩地顶着两颗粉红色的葡萄珠儿,瑟瑟地在身前乱抖。田如龙如何肯放过这般美味,立刻一口叼住了一只奶头,口里乱吮起来,手却不肯闲着,一只手从后腰滑下去,径直切进亵裤中间,另一则从前面伸下去,摸到了软软的小腹下一丛软毛。琼英不由“啊”地惊呼一声,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了,想躲却躲不开,摸着羞毛的手早伸将入来,直接摸到了洞口。琼英两条腿“得得”地抖动着,扬着头,张着嘴,嗓子里“嗯嗯”地哼叫,但无从挣扎。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方冕又饶有兴味地捏了捏扈三娘的屁股,这才亲自将她抓着辫子拎起来放入锅中,锅中盛了多半下清水,扈三娘一进来,水位自然提高,等那水面正好没到扈三娘的肩头时,方冕将她的辫子拴在铁锅上方的横梁上。打下手的兵丁们将饴糖、老酒和盐倒入锅中,又加上葱、姜、蒜、草果、豆蔻等各种调味品。扈三娘一到法场就知道要被活活煮死,如今一见他们在锅中加入各种调料,才知道是要吃自己,也明白了刚才方冕为什么那么有兴趣摸自己的屁股,那是在最后检查一下屁股够不够肥。
水泊巾帼劫之孙二娘
水泊巾帼劫之孙二娘孙二娘照例被八名绑缚手从木驴上解下来,抬在空中上了高台,并绕台三围,把她的阴户展览给围观的人群看。孙二娘同所有女英雄一样,没有挣扎,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一刻早些结束。为了让孙二娘活得时间长些,这一次没有用铁钉,而是把她在两根大木桩上绑成一个“火”字。按照惯例,绑好以后,刽子手先是把她全身玩儿了一遍,又两根木杵被塞进了女杰的阴门儿和屁眼儿中。这两根木杵的侧面各沿长度方向开了一道一分宽,半寸深的槽,孙二娘并没有注意,那是为后面行刑作准备的。午时三刻,祝永清下令行刑。刽子手手持牛耳尖刀,站在孙二娘面前。二娘脸上带着屈辱的泪水,却昂着头,把朝廷和蔡京一伙奸臣大骂不止。
水泊巾帼劫之段三娘
水泊巾帼劫之段三娘刑车到得市曹,停在高台前,一群绑缚手先上了后面的车,把张氏和孙氏两人从车上解下来,随手又五花大绑捆上,并拴了两只脚腕。那两个可怜的少妇早已吓得软作两滩烂泥。有绑缚手搂着小腰儿把她们撅起来,两个白白的小屁股翘在半空,露出那小小的菊花门和两腿间毛茸茸的肥厚肉唇。另有绑缚手硬是扒开她们的屁股蛋儿,将两团白粗布给她们强塞进屁眼儿中,就整得两个小妇人杀猪般嚎将起来。这般处理完了,才两人一个把她们挟上高台,一边一个按跪在台上。接着,八个绑缚手上了段三娘的囚车,先有四个人每两人抓住三娘一条肥白的大腿,向两边一分,向上一举,就朝半空中翘了起来,把胯下那女人的地方完全暴露出来,人们这才知道她游街时那两腿紧绷的原因。
女警日记罪证
那一次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性交没有一丁点乐趣,那只是男人专利;整个作爱的过程我都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惧和高度麻木之中。给我唯一留下的回忆是在第二轮强暴时,他们四人扯住我的手臂和腿,一人扶着我的头并来回悠荡,那个领头的也是最先夺去我童贞的人,握着硕大无比的阳具,随着悠荡的频率来回抽插着我的产门,他肚脐上方有一颗天然形成的蝴蝶斑使我终身难忘。
美女犬候群之打工仔狂想曲
我是这公司的主任,职位上虽然并不怎么高,可是从我毕业以后就一直在这家公司打工,这公司可说是变成了我的第二个家。八年前,公司还是刚起步不久,我就一直与前老板并肩作战,共同努力。时至今日,公司由最初的五只小猫,变成了二十多人的中型业务,我所付出过的心力和汗水,即使没有功也有劳。
女体赛博之女体赛车
女体赛博之女体赛车张怀站在一旁欣赏着自己女儿的胴体,恍惚间才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满了16岁了,她身材高挑,有1米7左右,继承自母亲的标准模特身材,一对d罩杯的水滴型双乳上颤巍巍的点缀着两颗粉红色樱桃大小的奶头,除了双乳以外,最让人注意的就是那一对修长的美腿,笔挺而又健美,没有丝毫臃肿,她全身除了头部以外都在手术时顺便来了个除毛处理,两腿中间一对较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在一起,露出诱惑的神秘缝隙。爸别看了张莲忍不住叫了起来。
温存的诱惑之欲海轻舟
温存的诱惑之欲海轻舟说实话冯恢恢自己也觉得太过惊秫,惊得她都有些灵魂出窍!也光溜溜一丝不挂披头散发的女人叮叮当当的从那个散发着让人窒息味道的大坑里出来了,确切的说是爬出来的!冯恢恢看到那个女人身上脏兮兮的,唯一可以看清楚的是她哪两个让所有男人都会春心荡漾的超级大奶!李渊突然打开一个水龙头朝着那个几乎有些神志不清的女人喷去!那个女人似乎没有什么挣扎的举动!她就像一尊石雕静静的趴在那里让李渊用水喷自己!冯恢恢看到那个女人的手脚都被铁链拴着!就在冯恢恢看着李渊冲洗的那个女人的同时,那个女人的后面又多出了三个和她一副模样的女人!
可爱女友和她的家人被轮奸调教
可爱女友和她的家人被轮奸调教颤抖的手点开了视频,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佳怡被蒙着眼睛身上穿着透明的情趣校服,像狗一样的跪趴在坐在沙发上穿者浴衣的男人的脚下。这个男人大概20岁左右。长着一张足够让女人为他尖叫的脸。他旁边一个金发的猥琐的男人对沙发上的男子说:" 韩少,这个小妞已经吊几天线了,今天我抢了她的包,她就傻忽忽的跟着我跑,结果跑到小巷里被刘强用药给迷到了。刘强那小子看这个小妞一副童颜蛮清纯的样子,差点拔掉裤子直接就上了,嘿嘿,嘿嘿。"韩少:" 行了,知道你忠心,知道有好货色先给少爷我享受。很好,这小妞很我非常满意,一会找宽叔拿奖励把。"韩少又对着摄影机的方向说:"魏彪给我好好拍,这女人相当不错,我要好好的调教一翻,是个不错的游戏呢!"说罢韩少用手托起了佳怡的下巴,我突然发现佳怡的状态有些不对,佳怡没有任何的反抗,童颜上布满了不正常的红晕,小嘴像小鱼似的不停的张合,甚至还有一丝晶亮的唾液从嘴角流下。
天锁
天锁段路手里拿着摇控器紧紧按住不放,可怜的陆芸芸疯狂的扭动雪白身躯,光滑如缎的优美背脊上,汗条如雨般滑落,饱满的乳房激烈摇颤、修长的双腿在极有限的自由下踢动,悲惨的想挣脱镣铐的束缚。围住她的众多杀手均已脱下黑衣,裸露他们健美结实的肌肉,跟着陆芸芸凄凉的挣扎而兴奋吆喝。“让她高潮!让她高潮……”杀手们喊着。段路被高亢的气氛感染,残忍的将电力推到最大。“呃……”陆芸芸猛扬起被汗沾湿的长发大声哀啼,四肢用力扯紧禁锢她的铁炼,瘦美的玉腿一阵颤动,大量淡黄色的液体竟从下体涌出。“尿了!她尿出来了……”“首领万岁!”现场爆起高潮的欢呼,陆芸芸瘫软的胴体任由铁炼垂吊着,凌乱的长发黏在她的脸颊和裸背上,温热而难堪的水汁仍不停沿大腿内侧爬下,她现在的样子已经无法用狼狈来形容,根本就是……贱到了极点!
大学艳史(第一部)
大学艳史(第一部)她一个个看过去,有将近二十来个是自己认识的男生,几个不熟、但有数面之缘的社团学长学弟,更还有几个年纪较大五、六十岁的但自己从来没看过的阿伯,甚至还有一个浑身发着臭的流浪汉,而且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把一间教室塞得满满的,比平时上课的人还多。其中有一个舒慧认得是一堂通识课的外系学长,长的黑黑矮矮的十分粗壮,面貌丑陋,绰号阿草的,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他对舒慧说:“今天祝你生日快乐,因为你平时交游广阔,大家都来帮你庆生。最后,大家商量要来给你个惊喜的礼物,明天是假日,还有好多时间,你等着慢慢享受吧!”舒慧生气得大叫:“你们在干什么?快放开我!”阿草笑着说:“安安静静的躺着,你还需要节省体力呢!”舒慧一听不由得害怕起来。
淫虐江湖志
淫虐江湖志黑风寨的后堂里,却是另一番淫秽景象。一个全身精赤的光头黝黑大汉正坐在堂上的虎皮大椅中,大汉身上十几条刀疤,面上一条从前额到鼻梁的刀疤更添凶悍之气。黑大汉怀中抱着一个长发垂下,全身赤裸的少女正在奸淫。少女一丝不挂的身上布满暗红色的鞭痕,乳房周围还有仿佛是烙铁留下的疤痕。一对娇小坚挺的乳房正在黑大汉的大掌用力的揉搓下变换着形状。深红的乳头上竞然穿着一对铁乳环,此时也被大汉套在手指上不停的拉扯。少女反身背对大汉跨坐在大汉大腿上,双手却被一副手枷铐锁在背后,蜜穴上方的阴核正被大汉另一只手狠狠的搓弄,而蜜穴正被黑大汉黝黑粗壮的肉棒贯通到底不停的抽插着。
出墙的天使
出墙的天使“这样吧,你们不是教我打球么,现在你们再教我做那事,我就不追究了,好吗,嘻嘻。”此刻的芙雅犹如一个羞涩的小女孩,却又风情万种,诱人无比。陪美人做爱,这样的好事他们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况且芙雅这样说了更是无法推脱,芙雅一个女人,丈夫常年不归,这样绝好的机会去哪找呢。饶是阿达几个人不是无耻之徒,面对女人的诱惑也无法不动心。何况,这还美其名曰:“教……”阿达几个人跟着芙雅来到她的卧室,灯光明亮的房里放着一张双人大床,几件内衣裤随便扔在上面,2 枕头随意摆放。芙雅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平时休息的地方,没怎么收拾过。”说完,回头看见几个男人都愣着站在门口,几双眼睛不断在芙雅身上扫视,胯下的帐篷似乎要把裤子涨破。“怎么,这里不好吗?我跟老公都是在这里的……”“不,不,这房间很漂亮啊。不过,不过,我们真能与夫人你干那个吗?”阿达支支吾吾地说。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